第三章 高太后
作者:山村梦里人      更新:2015-06-26 17:50      字数:0
  自从半路相遇之后,赵佶赵佣兄弟俩来往边日见密切,赵佣早慧,且年长很多,对事情挺有看法,赵佶因为装着一个成熟的灵魂,很多事情虽装着无意中说出,但赵佣却能生出知己之感。

  兄弟俩人共同听夫子讲课,没事再问夫子几个奇怪的问题,看着夫子尴尬的表情,兄弟俩私下总要偷着乐上半天。

  神宗皇帝因为对身体有着这样的那样的担心,便刻意让赵佣经常出现在群臣的面前,无论如何先混个脸熟,让群臣对接班人先熟悉熟悉。

  在一次宴请群臣的聚会上,赵佣的表现让群臣颇为称道,恭谨知礼,温和雅俗,神宗给赵佣一一介绍群臣,也当众夸奖赵佣,把他过往的成绩讲给群臣听,比如可背诵论语七卷等等,在这个夸孙不夸子的年代是不寻常的,大臣们当然也是溢美之辞不断,老奸巨猾之辈亦从这不平凡的举动中嗅到了异味!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久后的一天,兄弟俩被传召到福宁殿。神宗正在卧榻上,面色有些苍白,原来上午的时候,神宗在宴请辽国的使节,突然手臂一阵抽搐,将杯子打翻了,虽然随后也没什么大碍,也及时掩饰住,没让辽使生疑,不过宴会还是匆忙结束了,回到寝宫福宁殿便把赵佶赵佣兄弟俩召来,也许是潜意识里想做些安排。

  等他二人来到,神宗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自己不过偶有不适,现在感觉有些疲劳罢了,也无大碍,就安排两人说了会话,问了问功课,敦促了一下!便打发他们离开.

  二人刚想动身,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皇儿,今天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吓到母后了!’

  赵佶转身一看,来人满头白发却精神抖擞,面上虽有老态,但目光却是坚毅和关心。赵佶赵佣赶忙行礼“孙儿给皇祖母请安”

  原来来人便是号称女中尧舜的高太后。赵佶赵佣都是比较怕见高太后的,平时随母妃去请安的时候,高太后给人的感觉都是比较严肃,不苟言笑,事事都要讲究个规矩,包括朱妃,陈妃两人在她面前也是大气不敢出,对这两个孙辈也是慈爱不足严厉有余.

  赵佶还好,毕竟年龄还小,赵佣每次去了高太后都要询问功课,还要当时背诵,想糊弄都不行。赵佶脑海里出现了这样一段资料.

  高太后,本是出身名门,其曾祖为宋初名将高琼,祖父是名将高继勋,母亲是北宋开国元勋曹彬的孙女,姨母是宋仁宗皇后曹氏。高太后小名滔滔,从小就被曹皇后视为亲生女儿,养在宫中,被称为“皇后女”。当时宋英宗赵曙年幼,也在养在宫中,被称为“官家儿”。

  两人刚好同岁,当时的宋仁宗对曹皇后说:“将来要让他们结成一对”这样,高滔滔和赵曙青梅竹马,有着很好的感情基础。长大后,宋仁宗和曹皇后亲自为两人主持婚礼,当时有“天子娶妻,皇后嫁女”的说法。赵曙即位为宋英宗后,立即立高氏为皇后,二人的感情一直很好。高氏自小在宫中长大,经历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见识相当不凡,绝非普通女子可比。

  平时都是看她一脸严肃,现在看着脸上的焦急和慈爱,看来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无论孩子多大,总是让母亲担心,也无论母亲有多高贵,爱子之情都是一般无二。见到两个孙辈行礼,嘴里说道“罢了,都起来吧!”脚下却是未停,直走到神宗榻前。“我儿,这是怎么了?”神宗尴尬的笑了笑“都是这些奴才多事,让母后担心了,儿臣没什么,只是偶有不适罢了!”

  原来高太后从劝阻神宗变法以来,母子的关系便不是那么融洽,神宗作为一个想有所为的皇帝,知道现在的宋朝虽看起繁荣,实则危机重重,不变法早晚有国破家亡的危险,故而虽为天下人不理解,但仍是坚持.

  高太后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变法,她崇尚老子,认为一动不如一静,大宋历朝以来祖宗的法度实行的好好的,实在没有改变的必要,只是徒增变数罢了。

  不过高太后知道儿子才是皇帝,虽然不满,但也未加阻挠。后来变法几年,由于地方官员的急功近利和王安石的固执己见,使一些地方负担更重了,也除了不少的乱子,再加上皇亲国戚的利益受损,不时有人来宫里向太后诉苦,所述的新法简直一无是处,把自己的处境说的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才有了后来的高太后和曹太皇太后的哭谏,使神宗罢了王安石的宰相之位。

  虽然高太后心愿得以实现也使得母子更是疏离!基本除了礼仪上的问安,难再说交流。这次神宗的病情反而将母子的心再次拉近。神宗也知道,若是自己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孩子的依靠只能是高太后,向皇后无意朝政,对政事可以说所知有限,朱妃陈妃更不必说,而高太后身份尊贵,对政事也颇有见地,虽说远见不足,至少抱住大宋的江山是没有问题。思及此处,神宗的态度更是恭敬,一时母子关系甚是融洽,在福宁殿里拉起了家常。赵佣赵佶看到此处,赶忙告退。

  回来的路上,兄弟俩一路无话,都在默默担心着神宗的身体,回到赵佣的宫中,赵佶知道神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虽是伤心,但更清楚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对他已经赵佣命运的影响。

  现在的高太后将是掌握他们命运的关键人物,能否抓住高太后的心。毕竟将来高太后的选择是在儿子和孙子之间,儿子可是亲生。

  想及此处,赵佶便说“六哥,皇太后那里我们要常去看望,多尽尽为孙儿的孝心。”“十一弟,我们是孙儿,自该是多尽孝心,只是祖母太过严厉,每次去了都是很不自在。”赵佣皱着眉道。“呵呵,原来六哥也是怕祖母呢,我也怕呢,不过我们作为孙儿,不能为了怕祖母就减少孝道,多去几次就不怕了,以后就我们俩独自去,以前母亲在,祖母那面要依规矩,我们去说不定祖母会通融呢!”

  赵佶笑着做了个鬼脸,赵佶不好说我们的父皇命不久矣,不抱紧皇祖母的大腿,你我的皇帝帽子都怕没了踪影,只得极力鼓动赵佣去和高太后联络感情,赵佣知道父亲和祖母之间嫌隙的由来,他是支持父亲的,觉得祖母太过守旧,对大宋无益。但架不住赵佶用孝顺的帽子压他,只得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