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异象
作者:缘奴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景雨独自一人在后山上颓废放荡。虽说他自诩个人心理素质很好,但也抵不过每天的受辱。前生的他是个IQ超高的数学王子,在比脑袋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逊色过。换了一片天地,没换的是他那颗强者的心。

  “丫的,这穿越也太不靠谱了吧。前世的穿越小说中的穿越男,各个都天赋超常,进展迅速,没过多久就被家族重视,然后美女钱财都滚滚而来。我这倒好,没钱不说,天赋还如此不堪入目,甚至连唯一的美女都没成年,还是近亲,这让我情何以堪啊……”景雨一边说着一些不知所云的话来释放自己内心的不悦,,一边双手插兜望着天空,双眸满是迷惘与不甘。

  想当初,在他们学校的天使路的尽头便是操场。刚进入大一之时,新闻报道有狮子座流星雨降临,他们便跑去操场在寒冬中等待。不过,等来的不是流星雨,而是阴天之下的流星偶尔划过,而且是瞬间难以捕捉的那种。他们大声呼喊着期末考试不要挂科,似乎真的相信这流星会保佑他们一般。也只有景雨是迫于无奈,被舍友生拉硬拽去看,他心里却是在想:“这玩意儿顶个屁用啊,如果真管用的话,老子天天在宿舍睡觉,整个学期的工作重心就是等待流星雨降临,一群无药可救的家伙……”

  正在回忆着前世的种种可笑与无药可救,景雨非条件反射般地双手捂住了脸,原因无他,撞到树上了……幸好还没有不顾形象的叫出声来,虽然周围顶多就是几个禽兽,没有同类的存在。

  过了半分钟左右,鼻尖的痛终于消散,景雨眼泪汪汪地看着天,愤懑地骂了一句:“妈的……老子投湖自尽吧,再穿越回去,反正我是不会指望什么流星雨……”

  也许是老天长了耳朵,也许是是景雨的人品确确实实有问题,话还没说完,拖音还在继续,他便愣在了原地,因为,流星雨来了,不期而至,说流星流星到啊。

  这次流星雨和前生的景象截然不同。前生,在那座城市,工业污染非常的严重。星星并不是很亮,仿佛人类剥夺了苍天的泪光。然而此时此刻,景雨的心情是无以复加的,完完全全的震撼。漆黑的星空像是电影的背景,在这之上,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由四个巨大的星云漩涡组成,散发出不同的光彩,像巨型磨盘一样缓缓转动,忽然间,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光芒闪烁一下又黯淡下来,像是隐藏了起来,唯有北方的星辰磨盘渐渐地失去光彩,然后骤然一亮,流星雨纷纷落下,就像命运之轮转动甩下来的水滴,被抛弃的一无是处,虽然在某些人的眼中,他们是浪漫与幸运的象征。

  景雨呆呆地看着,嘴巴张成了O型,两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半饷,才回过神来,双手继续插兜,摆出一个极其风骚的造型,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配合,那再帮我个忙,让我牛逼起来吧……”

  骤然间,北方天空的光之精华浓缩成了一个圆形龟壳的形状,然后蓝光大盛,飞也似的落下了,而后光芒渐渐收敛。

  “我靠,竟然跑这边来了。”景雨看那团蓝光想后山方向降落,二话不说,拔腿跑去寻找。在一个小河边,蓝色光团静静地悬浮着,呈龟壳状。

  在景雨出现的瞬间,龟壳光团再次异动,朝景雨飞来。景雨大骇,正要走脱,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龟壳光团就那样悬浮在他的头顶,一阵阵波动从景雨脑海中响起,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灵气不断地从龟壳中传递到自己的身体里,让他心情澎湃,忽然,他感到脑中铭刻的某个东西像是被触动一般,缓缓的从脑域向小腹方向转移,不过这个过程很是痛苦,要知道,景雨自身经脉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随着痛苦的加剧,他晕了过去。

  等醒转过来,他摸了摸疼痛的脑袋,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回眸四处搜寻那光团的踪迹,却什么收获也没有。双手撑地,慢慢地站起身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小心惊呼出声,以前起身根本不用费力的,自己最起码也是个五级的武者,不过这次好像有些不同,和前生的感觉一样,而且还不如前生。仔细感觉了一下,他淡定了,由不得他不淡定。因为他发现,身体之内空空荡荡,好不容易修炼来的一身灵气荡然无存。

  “Fuckyou!”当发现经历了这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奇遇之后,自己的变化竟是由一个五级的垃圾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心里的强烈失衡使他爆了句粗口,还是前世外国的语言。

  这天晚上,景雨躺在床上,并没有哭,只是在想,想前世的他有多么的狂妄和意气风发,凭借着他那聪慧的大脑,他可以每次都等到宿舍熄灯之后去安慰考试挂科心灵受伤的舍友。而现在,他还是很狂,但没了资本。只有一颗变强的心够么?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他摇了摇头,好让自己清醒一下,认清一下现状。

  “现在,景家三代当中最强的是景岩,但他肯定不会来安慰自己,就算来安慰,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不对不对,这个比喻不恰当,不恰当的原因不是我残废到连鸡都不如,而是那家伙的奸诈远超黄鼠狼,嘿嘿……”就这么想着想着,这丫的竟然独自笑了起来。黑暗的房间里进不去月光,不时传来几声猥琐的笑,令景家旁边老树上的乌鸦竟是一个哆嗦,差点掉下去。

  随着一声略带寒意的“呱呱”的乌鸦叫声响起,景雨才从无限意淫中回过神来,眉头微皱,仔细思考着前世今生的点点滴滴:“那天我被人推下水去,感到有什么东西冲进了我的脑海,铭刻下来……今天那龟壳光团给我灌输灵力的时候,我感到脑海中的那个印记好像向小腹冲去,停在大约丹田的位置。我明明感觉到龟壳光团灌输给我很多灵气,而我并没有损失,也就是说,问题出在那个印记上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唉,我还是武者,不是刀客,没有觉醒刀魂,还不具备内视的能力,否则,哼哼,我肯定让罪魁祸首四马分尸……”景雨无所谓地哼着,全然不知伟大的中华文化之成语就被他随口糟蹋了。

  “阳光很冷漠,岁月很蹉跎。举杯邀明月,明月不理我。天上星河转,屋里知冷暖。冷暖自知处,蛋儿圆又圆……”自从景雨穿越过来之后,他抛弃了赖以装逼的数学,转而创作打油诗来抒发内心情感。因为在这个世界,你就算说出了柯西中值定理的千万特例,人家也只会以为碰到了一傻子。而你手拿大刀威风凛凛地往那里一站,就有千万中老年妇女为之倾倒。然而,景雨目前的状况貌似是希望渺茫,所以干脆用前世那超级烂的语文来抒发郁闷,缓解心脏疲劳。也只有穿越后才知道,多学点东西真的很有用的说。

  这一夜,真的很难过,因为他不晓得,明天的曙光,能不能像黑夜般具有安全感。他第一次期盼,黎明,但愿来得晚。

  第二天,训练场上。教官一来,便下令训练开始。刀客就是这样,没有女人的啰啰嗦嗦,也没有政客的油腔滑调,前世的人们总是抱怨说人心不古,但在这里,民风很淳朴,武风也是同样的。

  “咦?!”一声惊叹,打断了正在训练的孩子们。只见教官满脸疑惑,快步走到景雨身旁,握住了景雨的右手。突然,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从他的右手处亮起,而后熄灭。“怎么可能,你的身体里面怎么会一点儿灵力也不存在?”

  要知道,武者之所以锻炼身体,是因为他们的经脉承受能力有限,只能储存有限的灵力。若要储存更多的灵力,唯一的方法是锻炼肉体扩展经脉和肉身的强度。在成为刀客之前,他们不能觉醒自己的本命刀魂,也就没有灵力源头,这时候的他们灵力是分散在身体中的经脉里,而非刀客那般灵力储存在刀魂中,以刀魂为核心,走遍全身的各个经脉。如今的景雨,身体强度还在,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静修,吸收这片天地间的灵气入体,才能恢复到五级灵力的水准,当然,顶多也就是五级罢了。

  听到教官的这句质问,再看一脸无奈的景雨,队伍里顿时传来了景岩的尖声讽刺:“哟,这不是风流倜傥的景雨么,不是修为达到五级了么,强悍的五级武者一夜之间就变成这幅样子了么,真是可惜啊可惜。”他一边说着,一边低头轻叹,但神情全然没有露出同情,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欠他钱却不还的人突然被驴踢死了,那叫一个解恨啊。

  景雨脸色有些难看,对着教官无奈地摊了下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然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