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焚体 (上)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时间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丹药的药力也越来越强,易泽身上的冰体也越来越厚。

  易老见时间差不多了,长袖一挥,寒潭顿时波涛汹涌,澎湃起伏。水柱冲天而起,落入岸边精钢打造的铁桶中,不一会便已灌满。

  站在铁桶旁的易老消失,一团光晕出现在易泽的周围,将他轻轻托起,想着盛满寒潭水的铁桶飘去。

  易老的声音传入易泽的灵魂深处,“平心静气,接下来是关键时刻。你要做的就是不断的运行我交给你的功法,保持心灵一丝清明,切不可昏睡过去,否则万劫不复!”说到最后易老非常郑重,这关系到易泽的生死不可掉以轻心。

  易泽有很多疑问,他一句话也说不出,他知道现在他只有按照易老说的去做,尽自己的全力,否则真的会万劫不复。

  冻成冰块的易泽被光晕放进铁桶中,冰遇寒潭水,冷的更是极致,易泽身上的冰块却是没有再加厚,寒潭水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难以结冰,真让人奇异。

  光晕撤去,回到铁桶前三米处化为易老。

  易老郑重看着铁桶里的易泽,双手大开大合,画了一个圆形。骤然风起云涌,天地灵气(修者修炼所需要的能量又称灵气)疯狂的向着易老涌去,双手飞快走动,灵活的手指结扎出一个法印。

  去,低声喝道,六点亮光从易老袖中飞出,似钻石一般的物体分射铁桶的六个方位。那是神界的元晶,可遇不渴求,易老这次可是下了血本。

  元晶就位,易老手中的灵气分为六道射向六块元晶之上,六道灵气彼此交缠,成六芒星状泛起金光,将铁桶托起。天地灵气疯狂运转聚集到铁桶周围,易泽成了灵气旋窝的中心。

  若是神界有人在此定会惊讶的发现此乃小六星聚灵阵,对修炼之人来说这可是聚集灵气的顶级阵法。

  易老布完小六星聚灵阵并没有停手,而是分出一部分灵魂之力,当这部分灵魂之力被抽出的时候,易老顿显疲态,可见这对他的伤害可不小。

  抽出的灵魂之力将铁桶圈了起来,位于天地灵气旋转的中心。

  易老眼中嗖的射出两道精光,围在铁桶周围的灵魂之力忽然燃起,白色火焰释放着惊人的高温。

  这一刻,灵气被烤的噼啪作响,好像也要燃起,三寸厚精钢打造的铁桶瞬间化为通红的铁水,但依然包裹着里面的寒潭水和易泽。

  易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用自己的灵魂为易泽引发灵魂之炎煅体。起点越高,基础越是牢固。所以易老冒着灵魂变稀薄的后果,也要用自己的灵魂引燃这灵魂之炎。

  灵魂之炎,顾名思义是由灵魂燃烧而生的,有三个等级:低级、中级、高级。低级为白色,中级就转化为淡紫色,而高级就成了深紫,近于黑。据说,高级灵魂之炎一旦燃起,无法灭之,可焚尽世界的一切。

  当然,易老为易泽引燃的是最低等的灵魂之炎,也是易泽现阶段所能承受的极限,这还是因为易泽灵魂不一般的缘故,否则的话现在已经成为灰烬了。最低级的灵魂之炎也是高于世间一切其他的火种的,不说能焚尽世间,也可毁山灭地。

  白色的灵魂之炎腾腾升起,火苗飘忽不定,通红的铁水中寒潭水冒起了白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天地灵气疯狂运转,急剧向着易泽涌去,但是没经过那灵魂之炎时便会无限的被提纯,庞大的灵气化为一丝涌进易泽的身体之中。易泽身上的冰块早在灵魂之炎刚刚燃起之时刹那间融化。

  灵气通过灵魂之炎是已是奇热无比,再如易泽体内,本应焦灼,幸亏易泽体内早已寒气遍布,正好抵消了灵气所携带的热气,是易泽能够不被其灼伤。灵气被灵魂之炎提取的十分纯净,杂志几乎不见,易泽吸收起来十分顺畅。按照功法流转,部分灵气存于肌肉之中用来滋养肌体,一部分流入经脉润滑一番进而存于丹田内,还有一部分透过肌肉与经脉附于骨骼之上,缓缓渗透。

  这就是功法的奇特,神泣大陆的上的虽有炼体之法,但皆需要经脉蕴存天地灵气,在丹田聚集,经脉越是宽阔,修炼天赋越是高。而易泽先天绝脉之体,除心脉外皆已死绝,故而无法修炼,心脉也逐渐枯竭,是活不过十五岁的。如今这功法对经脉并没有什么要求,反而对肌肉和骨骼的要求倒是很高。易泽感觉经脉通络修炼这功法倒有些格格不入了。

  灵魂之炎缓缓升腾,灵气好像真的燃烧了起来,在灵魂之炎外出现了一层蓝色火焰。能涌进易泽身体的能量更加少了,精纯程度却再次提高了。

  寒潭水不停的蒸发,不一会便已见底。随着寒潭水的缺乏,通红的铁水围成的桶也在慢慢变矮,已经露出了易泽的脖颈。

  易泽的身体有了精纯灵气的注入,渐渐的亮了起来,更加滑嫩白皙,如刚出生的婴儿,又如出浴牛乳的藕片,让女人看到都要嫉妒死了。

  灵魂之炎的高温烘烤着易泽,体内聚积起来的寒气渐渐消失。

  下一刻,寒潭水消失殆尽,通红的铁水在瞬间化为乌有,连蒸汽都没有留下。精纯灵气还在源源不断的输入易泽体内,火焰慢慢接触到易泽皮肤。炙热的气息,让易泽皮毛烤的焦黑,发出阵阵肉香。

  终于,易泽体内的寒气还是被烘烤的差不多了,这一切也仅仅在一瞬间发生。

  被放在火上烤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疼痛强烈的冲击着易泽的神经。易泽五官纠结在一起,牙齿紧咬溢出鲜血,但被瞬间蒸干。额头青筋暴起,飘逸的长发也早已消失,连灰烬都没有,光秃秃的头顶变得皮焦肉绽。

  赤裸Luo的全身,滑嫩白皙的皮肤消失了,都已是焦痕纵横,看起来十分恐怖,让人反胃。

  若是这样下去,易泽恐怕就真的成了历史上第一个练功被烤熟的家伙了。

  易老慎重的看着被火焰包裹的易泽,怎么还不出现,手紧紧的攥着,显出了他心中的紧张。

  在易老期盼中,异变终于发生了。易泽身上泛起微弱的白光,附于易泽的皮肤表面。灼伤快速愈合,重新恢复正常。

  灵魂之炎遇到这层白光没有被阻挠,似乎找到了养料,吞噬着白光,如打了兴奋剂一样,越来越旺。

  易老看到这一现象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他没有想到灵魂之炎还能够吸食尊者之魂的力量。尊者号称不死不灭,可长存于天地,重要的并不是尊体,而是那灵魂。相传只要尊魂不散,便可永恒的存在。

  由此可以看出尊者之魂是多么的强悍,可易老毕竟没有成为真正的尊者,否则也不会来到这里,是以他对尊者之魂和灵魂之炎的了解也是有限的。

  灵魂之炎无物不燃,灵魂之炎的等级固然是燃烧前灵魂越是强大等级越高,据世人所说,灵魂一旦燃烧就会永恒不灭,但是在世上却不会长存,过一段时间就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相传,自古以来在世上存在最长的时间也仅仅是七天。当然,灵魂之炎永恒不灭,又万物皆燃,若是再一直存于世间,恐怕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了。

  人们只知灵魂之炎亘古不灭、无物不燃,想来这等逆天的存在必定也是永恒不变的,生来什么强度就一直什么强度吧。这种惯性思维不仅仅影响了普通人、神人,就连易老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人们所见过的灵魂之炎并不多,而且每见过的一个随着时间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众人都忽略了一点,万物有生有死,有生就有长,或许有些东西可以伴天地永恒,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不变。灵魂之炎也不例外,它也会变的强大,而它变强大的前提就是不断的吸食灵魂。尊者之魂自然也就成了灵魂之炎最渴望的养料,可尊者之魂过于强大也只有高级灵魂之炎可以吞噬。不过,易泽在遇到危险时所散出的力量也只是尊者之魂的万分之一,就这样成了这最低等灵魂之炎的补料。

  易老早就发现易泽拥有尊者之魂,他也不知道这个下界的小家伙怎会拥有传说之中的尊者之魂,所以他霸道的要收易泽做他徒弟,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也只有他有资格教导易泽。

  看着越来越旺盛的灵魂之炎,已经见见有了淡淡的紫晕,易老焦急的踱来踱去。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他现在只是个灵魂体若是上前也定会被现在的灵魂之炎吞噬,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引燃的火焰却要将自己的徒儿烧死了。

  易泽的身体烤焦、复原、再烤焦、再复原,就这样不断的重复着,每次释放来修复身体的力量也越来越大,灵魂之炎的成长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些,易泽却都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无边的痛苦,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被火生生烤焦的滋味,他只期盼那股神秘的力量赶快出现,修复伤痕累累的身体,那股凉凉的感觉让他难忘,那段时刻是他最幸福的时候。

  就这样,易泽一会面容舒展,好似在享受;一会又纠结在一起,狰狞可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整个寒潭被炙热笼罩,没有一丝的风,到处充斥着可怕的高温。寒潭的水在灵魂之炎下依旧冰凉,水面却明显的下降了。岸边草木化为飞灰消失不见,大地在龟裂,瞧不见一滴的水分。

  岸边的易老也是越来越着急,他若是有实体的话怕是细汗早已密布于额间了。

  灵魂之炎增长的速度令人咂舌,也变相的证明了尊者之魂的强大。灵魂之炎变成了紫色,更加强势,不断的燃烧易泽的身体,想要从易泽那里得到更多的那种力量。

  那股神秘的力量渐渐有些势尽不殆了,修复的趋势也慢慢的跟不上了。易泽也没有了幸福的时刻,身体被燃烧,那中痛苦可想而知,可他依旧紧紧守住灵台的最后一点清明,功法急速运转,想要赶走炙烤。现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运转功法不但没有赶走火焰,反而将火焰引进了体内。

  五脏六腑燃烧了起来,熊熊的紫色火焰跳动,如此妖异。易泽面部已经没有了任何变化,他也没有力气去维持那痛苦的表情了,现在的他仅仅是那丝执念在支撑——我不能死,我还有爷爷、父母,我还有灵儿,还有绿儿、红儿……

  “坏了!”易老暗呼不好,尊者之魂固然很强大,若是全面爆发恐怕还真能压制这灵魂之炎,关键是易泽并不能控制,只能尊者之魂凭着本能去保护自己。

  灵魂之炎的紫色越来越深,不是中级灵魂之炎那么简单了,慢慢向高级灵魂之炎进发。

  易老有些后悔了,是真的后悔了,这一切俨然超出了他的预算,也超出了他的控制,这样一个好苗子因为他的一时疏忽就要这样葬送了。他叹息仰头,疲惫之色浓重,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岁,有些绝望了,心中愧疚的念叨:“小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易泽全身紫色火焰旺盛,身体肌肤似乎被燃烧没了、透明了,骨骼裸露,五脏六腑尽出,却尽是在燃烧。要说还算好一些的也只有头颅了,至少还能认出易泽的模样。

  易泽感觉自己可能很难熬过去这关了,他没有去埋怨易老,这是他的选择。可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在坚持着,他不要死,就算是天也不能决定他生死。疼痛已不再是重要的了,他最后一点的清明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最后的时刻,他仍然可以思考,前世的画面快速闪过,这世的种种停留在脑海,他好像看到了爷爷刚毅和蔼的面庞,父亲严肃却亲切的表情,母亲抱着他时幸福的笑容,绿儿、红儿活蹦乱跳的身影。“易哥哥!你舍得灵儿吗?你走了,灵儿会陪你而去。”灵儿凄凉而坚定的声音穿过时空直透灵魂。

  元帅府,易夫人在床上辗转难眠,手紧紧抓着易泽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心中踹踹不安。

  皇家内院藏书阁中,上官灵儿手中翻阅的书籍啪的掉在地上,她心中颤抖,疼痛万分,不舍万分,扭头透过窗户望向元帅府的方向,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下。风儿呼呼刮过,地上书页哗啦翻着,书本合上露出封皮——疑难杂症大全。

  “啊!”

  声啸震天,易泽快要坚持不住了,发出不甘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