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异变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第二天晚上,寒潭边。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皓月当空,如圆盘一般,光华皎洁柔和,笼罩寒潭,风儿拂过,波光粼粼。

  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大大的铁桶缓缓行走,在他身后是一个个深深的脚印,可想其所受到的重力。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易泽,在铁桶下的他是那样瘦小。额头汗水时时落下,但步伐依旧稳健,速度不快,却很扎实。

  “咚”

  大地好似有些晃动,易泽走到寒潭岸边将铁桶放下,发出一阵轰响。

  易泽右手扶铁桶,粗气呼呼,左右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我草,这铁疙瘩还真他玛的重,不是人干的活啊!该死的老头,肯定是故意的弄个桶还要精钢的。”易泽心中不甘的埋怨着,这一遭着实累的不轻。

  歇了一会,易泽走向寒潭,捧了一把潭水洗起脸来。凉意阵阵,已不再刺骨,毕竟已经训练了半年,易泽的扛寒能力可是非常惊人的。

  凉意让易泽乏意略减,见老头还没有出现,他跳进寒潭,向着那呆了一百八十多个夜晚的巨石游去。爬上巨石,身体还十分疲惫,但他并没有就此停止,重复了半年之久的动作又做了起来。双腿分开,躬身扎马,手掌前伸,水打击在易泽的身上,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光雾缭绕,水汽弥漫,不同的是易泽的身上由于背负铁桶卸去了布甲负重。

  进过半年训练,易泽已经能够身负五百斤的重量训练了,虽然不是很轻松,但也可以顺顺利利的完成。现在易泽身体强度已经可以和中级武者相媲美了。

  昨晚,易泽回家后,就提出要求打造这铁桶,打造个桶或许很简单,但是要融掉半方韧性很好的精钢,然后打造成桶,也绝非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可在易泽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后,易霸天虽然很好奇,却是没有询问,给出的是绝对支持,不遗余力。

  在易泽的亲自监督,易霸天的全力支持下,易府上下忙碌了起来,动用天龙城最好的铁匠,请来宫内五品炼药师丹青先生借来灵火融钢,将这本应七日方可完成事愣是连夜赶工用十二个时辰搞定。

  易泽在昨晚回去后便没有休息一直忙碌,而今在瀑布下训练心渐渐平静下来。半年来按这易老给他的一片功法运转,寒意入体,易泽没有感到冰冷,反而很舒服。肌肉的疲乏之感迅速消去,冰凉的气息缓缓注入到肌肉内,沿着肌肉纤维游走,在经过丹田时分出一丝进入,腹部光晕朦胧。

  天空中皎洁的圆月移动到易泽头顶斜上方四十五度角的地方,柔和的光晕正好照射在易泽的眉心处。骤然,易泽眉心光华闪烁,似乎受到月光的招引,一道银光射出通向圆月,易泽眉心与明月形成一个通道,丝丝月的精华沿着这个通道在易泽眉心没入。

  灵台空明,思路清晰,瀑布拍打岩石的啪啪声,水流的哗哗声,甚至岸边草丛中的虫鸣都一丝不差的传入易泽耳中。

  这一刻,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片天地就在他的掌控之中,周围的一点一点如此清晰的映入他的脑海。水中寒鳞鱼在嬉戏,岸边草丛一条小蛇缓缓爬行,滴滴晶莹的水珠沿着铁桶滑下。

  嗖,一道金光从易泽眉心射出,易泽全然不知,他还在停留在那份意境中。

  岸边一人高的铁通旁,易老凭空出现,依旧是那么飘渺,无声无息。

  “神识~!”看着还在吸收月之精华的易泽,易老惊疑不定。

  “果然是神识!但又有些不一样,好像多了点什么。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易老在仔细感受后,心中十分震惊。

  神识,顾名而义,自然是神才可拥有,易老对神识没什么感觉,他所拥有的要比神识要高的多。但易泽在还没有踏入修者便修炼出了神识,不说后无来者,也绝对是前无古人,让易老在心中也是掀起波澜。而且这神识就连他也看不穿,想来并非神识那么简单。

  忽然,易泽眉心有青芒闪动,顺着那条连接易泽眉心与圆月的通道缠绕。不一会,银色略带淡黄的通道,逐渐染上青晕。青芒继续沿着通道节节攀登,好像是冲着那轮圆月而去。

  看着通道上的青芒,易老双眼微眯,精光闪烁,低声呢喃:“那丝血脉还在他的体内。”

  瀑布下的易泽并未发现这一系列的变化,他还留恋在那意境之中。掌控天地,听起来就让人激动,可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不说没有,但就易泽所知道的在神泣大陆上,无人能达到如此境界。

  易泽心中惊喜万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能力。他不服天地,天地也没有给他什么,他只想让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保护自己,守护自己在乎的。在这一会,他感觉自己有了那个能力,连天地都可掌控又有何不可,心中又怎能不喜。

  就在易泽迷恋在这种感觉中时,一股庞大而纯净的能量从眉心钻入,瞬间传遍全身,蕴含在肌肉中,滋养着。随着越来越多的能量的注入,易泽的肌肉强度越来越强,那种掌控天地的感觉更加明显。

  温和的能量改造这易泽的身体,让易泽舒服的想要呻吟,易泽在迅速的成长着。陡然间,也就是在那青芒闪出眉心顺延而上时,能量更加庞大,却不再温和,变得狂暴无比。

  狂暴的能量如波涛汹涌的大海,没有再去滋养易泽的肌肉,而是直接冲入了经脉之中。易泽的经脉应该是除了心脉其余的都已死去才对,能量又怎么会进入经脉之中呢!易泽没有去想,他也无法去想,因为他此时正在承受这难明的痛苦。经脉被狂暴的能量冲击,随着能量的增多,越来越鼓,有胀破的趋势。

  易泽满脸通红,身体颤抖,慢慢鼓胀,身上仅有的小短裤也被崩裂,成为一片片碎步挂在腰间,险险的遮住那不该露的地方。

  青色光芒迅速攀沿,已经越来越接近圆月,随着一路上对月之精华的吸收也越来越壮大,由开始的一丝变成了现在的小指粗。

  易老看着胀大的易泽面色猛然一变,暗呼一声,不好!

  易老飞身而起,一顺间飞到易泽身旁,大喝:“醒来!”

  随着喝声发出,易老手脚也不慢,右手一挥,切断了圆月与易泽眉心的通道,将那正沿着通道冲向圆月的青色光芒堵了回来。

  通道一断,青色光芒找不到了方向,停留在空中。易老看着那滞留在空中的青色光芒,脸色阴沉,他早已将易泽当作了自己的徒儿,刚才若是自己出手再慢上分毫,后果不堪设想,怒声道:“差点害了我徒儿的命,还想逃。哼!”

  灵魂之力蔓延,不是很庞大,却十分的精纯。青色光芒感觉到了危险,嗖的钻进了易泽的眉心,一闪即逝。

  易老看着青色光芒钻入易泽眉心并没有阻拦,这也是他想要的。双手轻浮,一团柔和的光晕将已经昏死过去的易泽包裹。凭空而起,诡异的向着岸边飘去。

  “这小子。”易老看着躺在岸上的易泽摇头苦笑,“太过急进了。”

  夜慢慢流过,圆月悄悄的走到了中空,现已是半夜时分。

  “嗯。”易泽缓缓醒来,第一感觉,疼!全身都疼。他睁开双眼,手抬起想去摸摸疼痛欲裂的额头,但就是这一个动作让他龇牙咧嘴。

  “还知道醒!”易老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这次不再是飘渺不定,而是严肃异常,有些沉重。

  易泽艰难的坐起扭过头,看到易老站在他的身旁,依旧是一身白衣飘飘,不过脸色有些难看。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死了!”语气严厉,面色阴沉,显然这次易老很生气。

  听到易老这样的语气,易泽本想直接说一句,那又怎样。可是看到易老眼中的关怀之意,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怎么回事?”易泽轻声问道。

  “小子,记住,要想成为强者,不仅要有变强的信念,还要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易老没有回答易泽,说了这么一句话。

  易泽听了有些纳闷,这是哪跟哪啊!他没有再问,他知道即使他问了易老也不会说。

  易泽仔细回想,慢慢的,刚才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惊出一身冷汗。总算明白为什么全身疼痛难耐了。

  易老看着易泽劫后余生的表情,口气放轻了些,缓缓说道:“强者要有强者的心,不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本心,不可迷失。而你却仅仅只是一种感觉就险些让你丧命。刚才的那种意境对修炼的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若把握得当能得到莫大的好处,你却竟然迷失了自我。如果你还是这样,就趁早滚回你母亲的怀抱等死,早死早投胎,别再提什么逆天,什么守护你在乎的。”

  易泽听到易老的话,没有反驳,陷入了沉思。是啊,仅仅是那种掌控天地的感觉便让我迷失了,还凭什么成为强者。

  其实这也不能全部怪到易泽的身上,他来到这个世界就从没有强的感觉,一直被人嘲笑,若不是因为生在元帅府恐怕也是任人欺负。前世的他虽然不是什么强者,但也绝对是个不受欺负的主,谁敢动他一毫,他便双倍奉还,这一世固然丰衣足食,富贵非常,可是他那颗倔强的心对能力的渴望超乎常人。

  易泽就那样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神呆滞,想着什么。

  没过多久,呆滞的双眼焕发生机,变的坚定,战意盎然。他抬起头望着苍穹,不容置疑的说道:“我会成为强者。”

  易老看着唤起斗志的易泽,满意的神色一闪而过,说:“那你要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磨难,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我相信,我能承受!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不相信我比任何人差。”易泽不加思索的答道,他决定了一定要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这么多年来被人的嘲讽,他受够了。强者为尊的世界,有了足够的实力,你才有说话的资本。

  “好!好一个、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易老大声叫好,眸中精光四射,显然易泽的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看到易泽现在的样子,他十分高兴。他相信,这将会是他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他坚信,易泽定会有破茧而出、一飞冲天、翱翔九霄的。

  天才不是很多,努力的天才更是不多,一个人可以没有天赋,但必须要有一颗强者的心,永不服输。否则,你永远攀不到巅峰!

  “你认为自己还可以吗?”易老看着易泽询问道。

  易泽精神一阵,看着易老。他不知道这个老头今天要让他做什么,还让他带这么个铁桶,但他相信肯定和他绝脉有关。只是易泽不知道,这与他的绝脉无关,却造就了他今后到达别人无法企及的巅峰。

  “没问题!”这一句斩钉截铁,十三年的绝脉,七年他人的嘲笑,在这一刻即将斩去,心潮澎湃。

  “好!这次你会承受着你想不到的痛苦,只要你能成功,巅峰皆由你踏,神亦是难阻!”易老也被易泽的激情带起,说出一番此等豪情状语。

  “你吃下这颗药丸,然后打坐按照我之前给你的功法运功。”易老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枚白色丹药,龙眼大小,光滑圆润,晶莹剔透,月光映射下,五彩斑斓。白色丹药一出,清香扑鼻,却寒意十足,空气中温度陡然降低。周身的大地、草木瞬间起了一层白霜。

  易泽看到易老随手拿出一枚丹药,心中震惊。作为元帅府独子他还是知道,丹药由炼药师炼出,而且神泣大陆上的炼药师本就不是很多,上品丹药更是稀珍。炼药师在每个国家都享有很高的待遇,这次易霸天为给他铸造铁桶请来的丹青先生便是一名五品炼药师,是天龙帝国的供奉,而且还是因为易霸天与丹青相交莫逆才将他请来。

  易泽不知道这枚丹药品质如何,但就他的感觉这要比丹青先生当初为给他治疗绝脉的时候所用的六品丹药——洗髓丹还要精致,品级还要高一些。

  易泽接过丹药,身体打了个冷颤,如万年寒冰,冰彻灵魂,险些给扔了出去,让他心中十分惊骇。像他这样对寒冷已经习以为常的人都险些承受不住,若是那些普通人岂不是还为碰触便被冻成冰棍,灵魂消散。

  寒气逼人,易泽却没有犹豫,一口将丹药服下。丹药入口,寒意更盛,舌头瞬间成了冰棍。易泽没有放弃,硬是顶着冰寒将丹药咽了下去。

  丹药入腹,易泽身体骤然变的僵硬,身表皮肤凝结出冰屑,束于背后的乌发生出冰晶,闪闪发光。英俊的脸庞白的吓人,清秀的长眉被白霜覆盖,嘴唇挂着冰凌。

  易泽艰难的盘腿坐下,身体咔嚓作响,是关节出的冰碎裂的声音。寒意侵袭全身,仿佛要冻裂肺腑,冰彻灵魂。易泽急忙按照易老留给他的功法运转,刚开始并没有多大效果,痛苦依旧,身体早已麻木,感官也不再灵敏,但那直袭灵魂的酷寒却不需要感官的感知,让他难以承受。

  时间悄走,寒意似乎受到了指引,随功法运转渗透肌肉,与一块块肌肉交杂缓缓凝成冰晶。更多的寒意游走于经脉之中,之前被狂暴能量崩出的裂痕被寒意顷刻间全部修复,脉壁冻结成冰壁。

  易泽此时已经感受到了经脉中有能量流转,这说明自己的经脉已经没有问题了。可是他来不及思考更多,全身心的投入到引导寒气游走于奇经八脉。

  易老双手背于身后,看着变成冰块的易泽。寒意遍布整个寒潭,岸边已是慢慢的白霜,离寒潭较近的草木上的露珠化为冰凌挂在枝上、叶间。可奇异的是,易老脚下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绿草茵茵,波光粼粼的寒潭依旧水流缓缓,与这冰晶随处可见的白色世界相搭诡异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