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半年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易府后连绵起伏的山脉绵延千里,树木郁郁葱葱,时而鸟鸣啼叫,时而树林深处隐有兽吼传入耳间。这片山脉杳无人烟,紧邻易府后院也就被当作了易府的赐地。山脉的另一端连接的是神泣大陆六大禁地排名第三的魔兽之林,曾经有强大的魔兽从魔兽之林闯入这片山脉行凶,造成无尽杀戮后被人类强者追杀回了魔兽之林。从此,这片山脉便被划为天龙禁地荒芜了,只有易府中的下人在山脉边缘砍砍柴而已。

  “呼呼……”

  一座山的半山腰上一个少年双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豆粒大的汗珠从脸颊上不断低落,汗水顺着颊背流淌,打湿了那仅穿的一条小短裤。

  三个月一晃而过,已是六月天气,炎炎烈日称职的挂在天空。

  易泽从遭受雷劫那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那天他回到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按照脑海里的那份计划去锻炼。看着简单的事永远简单,只有当你做的时候才知道它的艰辛。

  这座山从山底走到山顶大约有五里地,有一条还算平缓的小道,山顶有一个小凉亭。每日的清晨,易泽开始行动,从山底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山顶,不得休息然后自己再能多快有多快的冲下去。

  三个时辰一直重复做着这一件事,以十个来回为限。当能在三个时辰以内完成十个来回,然后负重,依然是十个来回、三个时辰为限,逐渐递增负重。

  开始时,易泽还认为不会太难,可是他在第三次上山的时候就累趴了,这还是在雷劫后他的身体已经增强了许多,不然恐怕第一个来回他就倒了。他不能放弃,放弃的后果是他活不到十五岁,易家从此甚至断后,爷爷、父亲、母亲、灵儿、绿儿、红儿……这些都是他舍不得的,坚持不住这些都会消失。他摇摇晃晃的站起,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着。

  在他眼里只有山底和山顶两个地方,从此每天上午在这座山上有了这样一个瘦小的身影,一不一个踉跄,摇摇欲坠。

  易泽擦擦额头的汗水,短裤已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他抬头向山顶望去,这是第十个来回,今天一定要在三个时辰以内完成。易泽稍停了片刻,直起腰来,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前进,努力调整呼吸,三步一呼三步一吸,这是那个计划里强调的。

  三个时辰到了,山底一个单薄的身影缓缓的行着,依然是跑,只是这跑太慢了。

  呼,易泽扶住身旁的大树,十个来回终于到了。

  他没有回到府中,在不远处有一处寒潭,“哗哗……”水的打击声不绝于耳,抬头仰望,真是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瀑布敲打一块巨石,常年由瀑布的冲刷仿佛被打磨了一般,光滑圆润。阳光照射在巨石上,熠熠生辉。水珠四溅,极小的聚在一起便成了水雾,有阳光经过形成一道彩虹,横跨瀑布,端是美丽。

  易泽没有时间去欣赏这等美景,他在寒潭里洗了洗手,手入水冰凉,热意顿时被驱散了不少。寒潭的水常年冰冷,不论春夏秋冬,据说玛雅大雪山之巅有一处活水源泉,彻底冰寒,长有冰天帝莲这样的极品灵药,但却不知有没有人见过。因为就连圣者也无法踏足玛雅雪山真正的巅峰。传说,三百年前有一个震古烁今的天才——逍遥子为救自己的妻子曾前去玛雅雪山之巅寻找冰天帝莲,最终结果如何却无从考查。那时逍遥子已是圣者大成巅峰的绝世强者,整个神泣大陆能与之匹敌的也不到只手之数。二十九岁突破到圣阶,已是绝世的天才,最有可能突破天地束缚,打破万年来无人飞升的桎梏。可自从上了次玛雅雪山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他妻子去世,依然如此。

  有人说,逍遥子已经在玛雅雪山有所突破,突然就地飞升。也有人说,逍遥子已经葬身于这玛雅雪山之巅,先不说冰天帝莲这样的极品灵药也必然有强大的魔兽守护,就单是那极尽冰域的恐怖都让人胆颤。当然,这些都仅仅是人们的猜测,事实如何,至今也无人能说的明白,更多的人偏向于后者。

  寒意袭身,易泽的手逐渐凝起白霜,神经被寒冷刺激着,越来越清晰,疲惫的感觉轻了很多。

  易泽每次都是这样,用潭中的寒冷来快速的去除身上的疲惫,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这处寒潭他也是在三月之前无意中寻到的,发现这里潭水冰冷,早已过了结冰的程度却依然是活水,很是奇怪。而且由于寒潭的存在这周围于这炎炎夏日也变的十分凉爽。

  易泽晃了晃脑袋,将手收回,打坐休息。他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用来休息和解决自带的饭食,他必须去珍惜这每一秒的时间。

  下午,他要做的是一个时辰的俯卧撑和引体向上交叉进行(俯卧撑和引体向上各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的仰卧起坐,然后再是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这些运动都是在挑战身体极限,以最快的速度做,然后在时间限制内若能感觉轻松完成就开始增添负重,让身体时刻处在极限,不断突破。

  到了晚上,就是易泽真正的苦难日,也是训练中最难的一项。在寒潭里瀑布下的那块巨石上扎下马步,不仅要站稳还要一动不动的坚持三个时辰,同时运转着计划里记载的那份不知名的功法。当得可以适应的时候,依然如之前一样逐步增加负重,让困难始终是困难,让身体不断去超越极限。

  巨石被瀑布冲的十分光滑,就算没有瀑布站在上面都很容易滑倒,而现在加上这瀑布从百丈高的崖上急湍而下,单是那水的重力造成的冲击都能将普通人击成重伤。如今,不仅要站在光滑的巨石上扎下马步,水还是这般寒冷的彻骨。

  其实,那份锻炼的计划里并没有要求要用这冰冷刺骨的寒潭水,但是易泽觉的这样应该效果会更好,再加上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瀑布了,所以就选择了这里。

  光着膀子,短裤从早晨到晚上一直没有干过,晚上本就有些凉意,寒潭水寒的更是彻骨,如刺一般扎进肉里,刮磨着骨头。全身打着冷颤,牙齿一刻没有歇息,不停交战。寒冷没有让他麻木,更多的是让他清醒。

  一次次的摔倒,一次次的从巨石上被冲下,一次次的站起,一次次又重新爬上去,身上开始了青一块紫一块,背上一片通红,水的冲击让他难以承受,红中透着青黑,冰冷的寒潭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他的底线,腿泡的水肿,还在咬牙坚持。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不放弃,他站在了巨石上,虽然有些踉跄。

  易夫人、绿儿、红儿看着易泽每次出去都将自己弄的很狼狈,非常心疼,几次想去询问怎么回事,想让他好好休息,都被易霸天拦了下来。

  易霸天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孙儿,看着他出去是整装待发,回来时狼狈不堪。眼中浸满泪水,非常心疼,却又是满是欣慰。

  想起三个月前的夜晚,易霸天在自己的书房,易泽突然闯入,没有给易霸天任何询问的机会,就说了这么一段话:

  “爷爷,我知道我是先天绝脉,怕是活不过十五岁了。但是我不甘心,我舍不得这个家,舍不得爷爷、舍不得父亲、舍不得母亲,所以我要活着。天要我死,我便逆天;神要我死,我便杀神。”

  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易霸天呆在书桌旁,回味着易泽的话,还有那坚定的眼神。天要我死,我便逆天;神要我死,我便杀神。这是何等的霸气,不愧是我易霸天的孙子。好!好!好!大叫三声。

  他一直知道易泽肯定知道自己活不过十五岁,他想过易泽会很难过,可他不敢和易泽谈心,他怕,他怕易泽会掉着泪向他埋怨上天的不公。看着自己的孙子要面对死亡,自己这个爷爷却无能为力,真的很窝囊,很没用。听到易泽的这番话,他知道自己错了,自己的孙子很懂事,也很坚强。他很欣慰,若能过去这个坎,他相信自己的孙子定能龙跃九天。

  从那以后,易泽忙碌了起来,早出晚归流连于易府后的山脉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没有人去打扰他。

  日复一日从未间断,易泽仿佛与世隔绝了,白天没人能找的到他,只有在夜深了才能找到他的身影。这一直以来在上官灵儿要去皇家内院报到时的前一晚他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以上官灵儿的天分被皇家内院选上是再正常不过,就算在圣地这也绝对是天才级别的,若选不上他倒要怀疑皇家内院的那群导师们是不是都眼瞎了。

  那段时间上官灵儿找了易泽很多次,但都没有找到。那天夜里,易泽没有带任何人来到了宰相府。上官灵儿虽然一直没有见到易泽,也听绿儿和红儿说了很多有关他的情况。此时,看着易泽眼中的疲惫,心中疼楚,慢慢眼睛红了,泪水打转。她扑到了易泽的怀中,紧紧的抱着。

  易泽双手放到上官灵儿背后,环着她,轻轻抚摸。这一刻,易泽的心里没有任何猥琐的念头,有的只是满足。

  这一夜,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相互拥着,是彼此心灵的安抚,无言的沟通。明朗的夜空,满天的星辰,皎洁月光下的草坪,一对恋人相互依偎,天造地设,好一对金童玉女。

  第二天,易泽没有去送上官灵儿。易泽知道灵儿一直是那个跟在他屁股后、不管对错都站在他身边的小灵儿。灵儿也知道易泽一直是那个不论何时何地都爱她、护她的易哥哥。

  日子一天天的过,汗水一滴滴的流。易泽依然奔波于那座山,挣扎在那处潭,不同的是他身上肌肉的线条越来越分明,身上的负重一天天的再增加。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又是三个月。就这样,半年的时间悄然走过,没有任何招呼,等你发现时,它在顽皮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