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试武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岁月总是无情,匆匆溜走;伸手张怀挽留,难免惆怅。

  十二年光阴,一晃而过。

  皇家试武场,天龙城内各大贵族子弟检验之地。

  一大早,试武场内已是人满为患。各大贵族锦衣绸缎,带着儿女缓步入场,武场周围平民百姓翘首以盼,兴趣盎然。

  今天正是天龙城试武检验的日子。检验各个贵族之中这一代孩子的天赋再予以分配。若是天赋上佳的可到天龙帝国的皇家学院进修,天赋极佳者可进皇家内院。

  试武台下,已是人声鼎沸,沸沸扬扬。各大贵族也趁此机会拉拉关系,各自套套近乎。

  “陛下,驾到!”

  随着这一声的传入,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望着入场口,神色恭敬。

  不一会,一金銮御驾行驶而来,四只狮兽高大威武,棕色毛发油光锃亮,并排而行,脚步轻扬。

  “吼!”四兽齐鸣,声啸百里,气势恢宏而浩大,颈间长长的鬃毛摆动,身高近两米威武不凡。

  狮停车止,金帘扬起,金色龙袍映入眼间,李天赐缓步而下不急不忙。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百上千人整齐跪下,声音嘹亮全场回荡。

  “呵呵,平身。”

  众人逐渐起身,李天赐走向主台落座。左手边是老元帅易霸天,右手边是宰相上官明,正前方就是那试武台。

  试武台是由一块整形大石砌成,台面宽两丈,长三丈,并不是很大。特殊的地方是台中央有一圆形石柱,石柱约一米高,直径约二十厘米。在柱顶有一个圆球,碗口大小占领了石柱顶端的正中央,看不出是何材料的,呈灰色,仿佛普通石头一般,那是试金石,可又并非试金所用,是用来测试少年斗力层次,根据其年龄判断天赋所用。

  “陛下,人已到齐,可以开始了。”上官荣海身穿军装,气宇非凡,钢炼果断。

  李天赐挥手示意上官荣海退下,然后起身走到主台前,双手下压,有些嘈杂的试武场立即鸦雀无声,上位者气势弥漫,笑着说道:“好,试武开始!”中气十足,声音不大却能让全场清晰可闻,不震人耳却有股威压震慑全场。说完,李天赐回到主位。

  一群少年出现在试武台右侧,逐一上场。

  第一个出场的是李雅香,是天龙帝国的香香公主,李天赐长子李元清的女儿。李天赐有两个儿子,大皇子是李元清也是当今太子,二皇子是李元坤。

  李雅香今年十四,已出落的婷婷丽丽,皮肤晶莹如玉,细致小蛮腰惹人无限遐想,修长细腿紧崩,这时就有了将近一米六的个头,真不知等这朵花成熟后会有什么样的海拔。精致漂亮的面容闪过一丝笑容,纤纤玉手抬起,轻轻落在那灰色圆球上,圆球氤氲缭绕,光芒陡射,强烈刺眼,不一会圆球上出现一个九字,斗力九段!

  呼,台下一片惊呼。

  斗力九段,香香公主修炼斗力不过近半年,斗力已有九段这速度让人惊讶!要知道,五年前天龙帝国曾经第一天才龙修涯十二岁斗力觉醒,到达斗力九段时也修炼四个月,如今被紫薇圣地收录门下,是内门弟子重点培养。

  主台上李天赐受着众臣的恭贺,面露微笑,对这个孙女非常满意。要论修炼天赋,李雅香比她哥哥和二叔家孩子要好的多,十三岁觉醒斗力,修炼不到半年成九段,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进入初级武者境界了,这天赋没的说啊!

  “哼!得意什么啊。我和绿儿修炼不到四个月就到斗力九段了比那龙修涯都快上一些,她这快到一年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台下的某个角落里,一个好听的声音不满道。

  “哈哈,知道我们的绿儿、红儿更厉害,是天才、大大的天才。”稚嫩的声音却带着些老成,让人听起来不免有些古怪。

  目光走向台下,那个稚嫩装着老成的声音发出的源头正是易泽。现在的易泽已不是当年那个咿呀学语的婴儿了,日渐成熟,黑袍随身扯到身后,席地盘坐,秀发乌黑束在背后,剑眉星目,英俊不凡,似是翩翩公子,但眼眸中时而闪过的沧桑让人不禁沉迷对他越发好奇。清瘦的脸庞略带病态的白皙又有着孩童的稚嫩,嘴角含笑,有点邪异。

  在易泽身边有三个女子,个个是倾城倾国,甚至都不比那香香公主李雅香差上分豪。尤其是其中一个白衫女子,与易泽黑袍好似黑白情侣配装。三千青丝披肩而下,肌肤如玉,晶莹又有着惊人的滑嫩,嫣然一笑,扣人心弦,比那李雅香更胜一筹。她看着此时的易泽恬静淡雅。

  那个不满声是由其中一红衣女子发出,红色羊毛薄衫,红色紧身小裤,更加奇异的是一头红发扎成个马尾,热情如火,有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她的身边是一个绿衣裙衫的女子,同样一头长发不过是绿色的,裙衫坐于身下,水灵灵的大眼,惹人怜惜。两人一模一样的脸庞让人惊奇,若非一个文静恬雅,绿发披肩,似小家碧玉;一个活泼开朗,红发扎起,似火般热情,还真分辨不出。

  白衫女子自然是上官灵儿,绿衣裙衫的是绿儿,红衣似火的是红儿。被三位美女围绕,易泽满足的很啊!看着周围那些男同胞仿佛要杀死他又羡慕的的眼神,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

  “少爷。没有啦!”绿儿被易泽夸的有些脸红说着,红儿却仿佛这是事实一样没有一点的一样,甚至有些得意。“要说天才,理应是灵儿妹妹。灵儿妹妹十二岁斗力觉醒,修炼了这才一个月多就已经斗力七段了,我想到不了半年恐怕就要有斗力九段了。”

  “姐姐,我承认灵儿妹妹是很厉害,可我们也比那个香香公主厉害多了。哼!我们都没有得意,她有什么好得意的。”红儿撅着嘴,丝毫不掩饰对李雅香的不满。

  绿儿、红儿确实也有着骄傲的资本,也是十二岁斗力觉醒,不到四个月斗力九段,现今十八岁已是黄级三阶的实力。可不要小瞧这黄级高手,在修者中也算是中流了,有的人修炼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也只是一个武者根本无法踏入修者的行列。易府中修为最高的易霸天是青级六阶巅峰,易长空刚迈入青级一阶不久。当然绿儿、红儿的情况也只有府内几个人知道而已,易府的丫头有此等天赋比那些所谓的天才也犹有过之,又怎能让外人知道。

  易泽微笑不语,虽然绿儿、红儿已经十八岁了,可是在这个十三岁的少爷面前就像个小丫头一样,但她们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好像本就应该如此。其实,称他们小丫头也不为过,易泽体内可是有一个算起来也有三十多岁的灵魂了。

  “绿儿、红儿姐姐的实力真的很强,很厉害呢!”优雅动听,似空谷幽兰。上官灵儿睁着大大的眼睛说道。

  “嗯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嘻嘻……”红儿及时附和道,一点都没有难为情。

  “哈哈,灵儿,等下要到你了哦。”易泽抚摸着灵儿的头,目光柔和。

  “嗯,真没意思。易哥哥,要不我不去了在这陪你好不好。”上官灵儿拉着易泽的手摇晃着,抽动秀鼻,撅着小嘴,那叫一个可爱。这易哥哥叫的易泽那叫一个舒坦,差点点头答应了。

  心中一惊,这丫头这么小就有如此魅力,看着她竟有些痴了,这还了得,长大后肯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

  易泽赶紧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说:“这怎么可以,这要让三爷爷知道了,他老人家跟我还不得跟我没完没了。听话,乖哈!”

  “好啦。好啦。去就是了,板着脸干什么,脸拉这么长,大驴脸。哼!我去啦!”上官灵儿起身,在经过易泽身旁的时候凑到他耳边轻声轻语:“易哥哥,刚才我可看到你痴了哦,嘻嘻。”说完,转身而去。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被绿儿、红儿给听到了,她俩在那偷偷的笑个不停,易泽一脸尴尬。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少爷我其实已经是很淡定了,你看那边那群色狼一个个的口水哈喇子流的,竟然还喷鼻血。”易泽指着远处看呆的男同胞,那样子直接被易大少归为色狼了,其实最色的就是他自己。

  “是是,少爷比他们强多了,是色中极品。”绿儿打趣道,掩嘴轻笑。

  “呀!绿儿有长进啊,连色中极品都知道了。来,少爷赏你一个。”易泽伸手绕到绿儿身后在她那翘臀上狠狠抓了一把,一脸得意,心中呼喊:靠,真爽!真软啊!

  “啊!嗯”轻呼过后紧接着是一声轻吟,绿儿瞬间由脸红到了脖子,低头不敢抬起。易泽看着绿儿那娇羞的样子哈哈大笑。

  “哼!少爷偏心,摸了姐姐不摸红儿。”红儿看到姐姐的样子顿时不满。绿儿、红儿常年在府中,心性单纯,也一直被易家灌输着只属于易泽一个人,只能忠于易泽,忠于易家。她们在心中早已都把自己当作了少爷的人。

  易泽脑门直冒黑线,绿儿望着妹妹也是无语,周围的人更是目瞪口呆,强悍啊!羡慕啊!

  易泽伸手搂过红儿,在她那紧绷的臀上也是来了一下,奸笑着说道:“嘿嘿,这回可以了吧!要不要再来下。”心中呐喊:太TMD幸福了,真有弹性!

  “呀!”红儿赶忙逃离,满脸通红,“不要,嘻嘻,少爷欺负我们,我要告诉夫人。”易泽直倒,哎呀,这丫头被我教坏了啊!竟然知道威胁了。

  上官灵儿走上试武台,之前的嬉笑可爱早就没了,一脸淡容,对人总是一股淡淡的微笑挂在脸庞,不冷也不热,但依旧让人惊羡,惊为仙女下凡。只有在易泽和家人面前她才会显露一个最真实的自己,显露自己的另外一面。

  纤手轻抬,缓缓印上那圆球,台下一片宁静,有一点嘈杂好像都是对台上这位仙女的不敬、亵渎。

  光芒四射,虽然没有李雅香的那么刺眼,可也相当不弱,圆球上缓缓显现:七。

  此时,台下一片错愕,斗力七段,她才多大,看那样子顶多十二三岁,那她又是什么时候觉醒的。

  李雅香面色很难看,别人不知道上官灵儿什么时候觉醒的,她又怎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对头才觉醒了一个多月啊!一个多月月斗力七段,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易泽面带笑容,他那深邃的眼中有着一丝苦涩,双拳在袍下握紧,我的命运难道真的要如此吗?!我不甘心!

  上官灵儿依然是淡淡的微笑,没有丝毫波澜,走到台下,走到易泽的身边,紧紧握住易泽攥紧的手,给他一些安慰,她看到了他微笑下的苦涩,心中发誓:易哥哥,不管怎样,不论多苦,我一定要让你好好的。一幕情景在脑海停留,那是一个男孩,周围一群孩子在对他踢打,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长得很好看,面色恶毒的看着中心被打的人。被打男孩的身下是一个小女孩,她望着面前那个因痛面容有些扭曲但始终微笑着的稚嫩的脸庞,男孩的眼神是那样坚定,那一刻女孩的心暖融融的,却又那么疼,眼泪模糊了双眼,为男孩疼。那个微笑深深烙在了女孩的心底。

  主台上,上官明可是笑个不停,那是自己的孙女啊!自豪!易霸天也是一直微笑,心中很欣慰,他早把上官灵儿从心里当作了自家的孙媳妇,也早有了婚约,只是易家不能误了灵儿啊!她是个好女孩。易霸天有些心酸。

  李天赐虽然在微笑,心中却非常震惊,眼神惹人寻味,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事。

  易泽等人在上官灵儿回来后就离开了,易泽双手放于头后摇摇晃晃的走着。三女看着那背影,眼睛都有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