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易泽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第二日,清晨。

  “陛下,驾到。”

  “谁喊的,扰了本公子清梦!忒不道德了。”腹中啡议。怎么办?哭呗!

  “哇,哇,哇……”

  嘹亮的哭啼声,响起整个院落,小手小脚不听话的在床上乱蹬。由于那小婴儿一直抢占主权,易长空被剔除了上那大床的资格。就这样,小家伙把床给霸占了,只留了易夫人这个母亲。其心可诛啊!忒霸道了。

  易霸天、易长空等前来迎接圣上。

  李天赐正是天龙帝国的开国皇帝,易霸天的拜把子兄弟。当年与之结拜的还有当朝宰相上官明,这三人可是天龙帝国的开国元老。大哥易霸天,二哥李天赐,三弟上官明。

  “哈哈,大哥,添一虎将,可喜可贺啊!”金色龙袍加身,声似洪钟,铿锵有力,王霸之气收起,更像邻家老人,但多年形成的威严依存。虽已是烛目之年,两鬓亦已斑白,但身体硬朗,脸色红润,深邃的双眸时有精光闪过,有心人定知此人不可小噓。

  “呵呵,借陛下吉言,易家九代单传,空儿三十才取上个媳妇,如今三十又五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来续上香火,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了啊!”

  “大哥这是说的什么话,正是宝刀未老,你那列祖列宗要训,还得等着。”李天赐眼睛虚眯。

  易霸天和李天赐厅堂上座,易霸天稍矮于李天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两人谈笑不断。

  “空儿,边疆苦了你啊!如今,疆域尚且安宁,虽与沧澜帝国略有摩擦,那实属小打小闹,量那蓝海老儿也不敢怎样。闲暇之时常回家看看,陪陪霜儿。”李天赐像长辈一样对易长空叮嘱着。

  “长空,此次蒙受恩宠在家陪同夫人待产,已是皇恩浩荡。末将定当竭尽全力,誓死效忠于帝国。”

  “呵呵,陛下,为国效力是我易家的职责,空儿能为国镇守边疆是他的荣幸。哪有这么矫情,咱易家男儿没有一个是孬种。”易霸天看着易长空慢怀欣慰,心想,这孩子其实还是挺有面子的,镇守边关近十年,大小仗打了近百场无一败绩,把沧澜帝国那帮小兔崽子们打的屁滚尿流啊!

  “哈哈,大哥还是如此豪爽啊!私下叫我二弟即可,你都说了哪有这么矫情,陛下、陛下的叫着听着别扭。空儿,你叫二叔,知道了吗?”

  当年三兄弟一起打下这江山,被大哥三弟拥为帝王,李天赐做皇帝做了这么多年,勾心斗角磨去了他的豪情,当年的情谊也变的如同薄纸一张,未透却也差不许多了。这易家在天龙帝国声望极大,易霸天是开国元帅,易长空又是大将军,常年守卫边疆,着实有些功高震主啊!固然这些年来削弱了易家的不少实权,可是边疆为了抵挡沧澜易长空手中仍掌有数十万的兵马大权,而且易家在天龙帝国的威望多年来不但未减,还有增的趋势。不可过份依赖,但也不能太过冷落,一个处理不好可成大祸啊!李天赐为此没少费心。

  “不可,万万不可,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不能让失了礼节。”易霸天虽然是大老粗一个,但也是粗中有细,这些年来,这个二弟登上皇位,对易家的疏远,逐步要架空易家大权的趋势,他都看在眼里,可又能说什么。权利可以改变一个人,本来不信,但现在不的不信!人情冷暖也是看透了,始终谨记着自己是臣,要忠于君。“他不仁,我不能不义啊。”心中无奈叹息。

  “呵呵。”李天赐笑笑,“对了,孩子在哪?我可是要认他做干孙子啊,大哥到时可不能怕我抢走了孙儿不同意啊!”

  “哈哈,怎么会!陛下如此,求之不得啊!我这就差人将娃抱来。来人啊!”易霸天笑道。

  “艾,不可。孩子刚出生怎么可以这样,感染风寒可就不好了。我们过去吧!”

  “嗯……”易霸天稍作思忖,“那也行!陛下,现在就这么宠着那小家伙,把他惯坏了,长大闯了祸,你可要给他擦屁股兜着啊!”易霸天生性爽快很是讨厌那些该死的繁文缛节,虽然察觉当年情已不在,但秉性依存,希望有一天能再回到当年。

  “哈哈,有何不可!”

  众人来到易夫人的院落,走到易夫人房门外。易夫人欲起身相迎,拜见。

  李天赐赶忙阻止,“霜儿,产后不久,身体虚弱无须多礼了,赶快休息吧!”

  “臣妾谢陛下恩典。”

  “呵呵,这便是那孩子吧!多俊俏啊!”李天赐看着易夫人身边襁褓中的娃赞道。

  “来,让朕抱抱。”

  李天赐从易夫人手中接过,看着那晶莹的小娃脸,喜欢的很,不住称赞。“不错!不错!这虎父无犬子,此子钟秀灵动,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哈哈,谢陛下吉言。”

  “大哥,这娃有名字了吗?”

  “还没有呢,不如陛下给这娃赐名吧!”

  李天赐将手中的娃交与易霸天,转身走到一张书桌胖,铺开纸张,提笔疾驰。

  不一会,两个大字已默然而现,苍劲有力,笔走龙蛇,大气磅礴。不的不说确实是一手好字。

  易霸天本来识字不多,看到这两字时有些窘迫,虽然疑惑,但那个易字他还是认得的,想必陛下给写的这两个字便是那名字吧!

  李天赐放下手中的笔,大声笑道:“哈哈,天赐福泽,我天龙又添一员虎将,那就取单名泽字,易泽如何。愿这孩子今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越大哥,超越长空贤侄,成为我天龙帝国的福泽。”

  “哈哈,好名字啊!还是陛下厉害,要是要我这个大老粗想的话,恐怕半天也憋不出来。”易霸天由衷的说道,确实,他感觉这名字也挺不错,挺对味。虽然感觉不如自己的名字霸气,但这天龙帝国的福泽他可是懂的。易霸天一生征战为的就是天龙帝国,他对天龙帝国的感情毫不犹豫的说要比李天赐这个皇帝要真,要深。自己的孙儿能被说成这样还是当今陛下亲口,心中定然十分欢喜。哪怕在知道李天赐这些年的作为,心中也一直不愿去承认、在逃避。他放下了手中兵权只是让李天赐能够放心他易家,让他知道易家是忠于帝国,忠于皇室的。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一起扛过长枪,打过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今日听到李天赐如此说,想起当年的共同上阵杀敌的情形,心中很是激动,已经冷下的心再次泛起热度,他心中那颗希望的火苗,他一直认为,李天赐是记得当年情谊的,只是迫于要巩固皇权才会如此。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主动放下了大权,甘愿在家养老不问军中之事,还一直教导易长空要忠于帝国,忠于陛下,他易家的职责就是守护天龙。

  易长空走上前,看到桌上的那副字,赞道:“名好,字也好!陛下,这字刚劲勇猛,大有猛虎下山之势。”

  他们交谈之际,没人注意到正在襁褓的那孩子本摇晃的双手在听到易泽两字时猛然一顿,双眼瞪大,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由于太小倒显的有些滑稽。

  “我靠,易泽,这TM的是巧合还是天意。这老头真TM有才。”心中大喊,那叫得瑟啊!“老子有名字了,易泽。哈哈哈哈…….”(主人公的名字出来了,也叫易泽。嘿嘿)

  看着李天赐,本来觉得他虚伪做作的臭老头,这会儿越看越可爱。小手一不留神拍起掌来。

  这一拍可了不的,屋内陡然静了下来。小易泽虽然一惊,但是已经拍起来了,那就接着拍吧,反正鼓掌不要钱,就是有点累。

  众人诧异的看着易霸天怀中的易泽,但咱们的易泽如无所觉,越拍越起劲还嗯嗯啊啊的直叫。

  易长空走上前,笑着说:“呵呵,陛下取的果真是好名字啊!你看这娃很喜欢,拍的多卖力。”

  李天赐哈哈大笑,看着易霸天怀中的易泽,眼底深处寒光一闪而过,却说道:“这小家伙这么小就知道讨人开心,我这干孙儿可不得了,很聪明啊!将来必成大器。这孙儿,大哥我可是一定要认下啊!”

  易霸天看到易泽拍掌也是一愣,听到李天赐这样说,笑道:“哈哈,那必须啊,能得到陛下这样的厚爱,这小家伙可比他爹有面子,比他爹聪明多了,长空跟个榆木疙瘩一样,傻不愣几的,刚出生时就只会哭还尿了我一身。”

  易长空站在一旁,再厚的脸皮也有些微红,一脸的郁闷,心里嘀咕,“怎么我的种好像比我这个你的种跟你还要亲啊!虽然你是他爷爷,但好歹我也是他爹啊,没有我哪来的他,再说我都这么大,怎么还说这些,你刚出生的时候说不定还没我好呢。算了,反正夸的也是我儿子,我这当爹的就做次绿叶吧。儿子牛了,老子更吊。哈哈…”这样想着想着易长空心里感觉舒畅多了。

  没过多久,李天赐便以宫中还有事要处理为由离开了易家回到宫中。在离开时,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已经在易夫人怀中熟睡的易泽,一道冷厉寒芒从深处闪过,谁也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