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从此做个乖宝宝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天龙帝国首都天龙城内,元帅府。

  人们忙忙碌碌,来来回回。

  卧室门外小厅,更是人流碌碌,许多丫环、妇人进进出出。

  一高大中年在厅内晃来晃去,好一副品貌,玉面朗目,剑眉隆准,真是个气宇轩昂。

  身着束身紧装,甚是麻利干练。下身袍子金底薄履,好一双马靴,金色白边,绣有金粉花纹,端是好看的紧。本是刚毅面容,此时却透漏着焦急,气机杀伐果断也略显慌乱。

  “你给老子停下,走来走去,晃的老子头晕!”似咆哮却又有些压抑、放不开。花白长发束于身后,仔细瞧量倒是与那高大中年有些相像,不过一身气势更是刚硬凝练。虎目圆睁,紧盯那高大中年。

  “啊!呵呵……”一阵憨笑,“父亲,我也是着急嘛!”手起挠头,那副尴尬样颇让人忍俊不禁。

  高大中年便是这天龙帝国现今大将军授有侯爵之位——易长空。吼他那人是他父亲,天龙开国大元帅兼一等公爵——易霸天。

  “你着急,走有个屁用,没出息的东西,给老子老老实实坐着,等着。”易霸天本就是农村出身,大字不识一斗,带兵打仗却是一绝,戎马一生,辅助异姓兄弟天龙的先皇打下大好河山,为人颇为豪爽。

  易长空讪讪干笑,坐在厅内黑木椅上,似热锅上的蚂蚁般怎么都呆不住,来回挪动。

  易霸天看儿子的样子不住摇头,其实他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没个底。心中期盼:“一定要是个男孩啊!我可不是重男轻女,关键是易家上下单传,可不能断了香火啊,要不然来个龙凤胎也行。”

  原来,今天正是将军易长空的妻子——凌霜生产的日子,怪不得全府上下热火朝天。原在守护疆边的易长空是回不来的,心中正有愧疚。但天龙皇帝见边疆安宁,易家可谓是功不可没,下旨召回易长空,在家守着待产夫人。

  一刻一刻的走着,时间在焦急难耐的等待中,悄悄滑走。

  咻,一道红光急速闪过,俯冲而下,方向正是易夫人待产的房间。

  顿时,煞气冲天,杀伐气机震人心弦,这一刻,全府犹如坠入冰窖,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透着寒气,忍不住打颤,心惊胆寒。就连久经沙场,杀敌成千上万,从血中爬出来的易霸天也是背后冷汗连连,心脏承受着可怕的考验,仿佛下一刻就要崩碎。

  这股煞气转瞬即逝,亦让人有种魂归地狱的感觉,甚是可怕。恐怕这一刻,易府上下一生铭记。

  待得煞气归去,易长空后背已被冷汗打湿,心中恐惧犹在。与老父易霸天相互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股骇然,不可思议。

  易霸天与易长空猛的回头,脚步杂乱快速的朝易夫人的房间奔去。压下心中的恐惧,转为急不可待。心中呼唤,可千万不能有失啊!

  易霸天和易长空双双闯入房内,一个婆子看到上前拦住,“老元帅、大将军,夫人正在生产,切不可打扰啊!”

  他俩虽然着急,但见屋中没有情况,心稍稍放宽,易霸天抓住婆子问道,“刚才房内可有异常情况?”

  婆子有些疑惑老元帅和将军为何这样问,但口中还是答道,并无异常情况。两人安静下来,皱眉思索,静静等待,却没有离开房间。这样他们才能放心些。

  “我靠!”黑暗的空间一道红光亮起,爆出一句粗口。对面一个极小的金色光团渐渐趋于熄灭。

  “不会这么倒霉吧,怎么就死了呢!我怎么回去?”愤怒的声音,质疑的口气在空间渐远。

  “元帅、将军。”一个稳婆抱着一个小红棉被包裹从账后走出来,脸色迟疑。

  “怎么样?生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啊!”两个大老爷们毫无形象的抢着奔过来,问道。

  “是个小少爷,只是……”稳婆说道,有些不忍、悲戚。

  “怎么了?”易长空脸色变了变,沉声问。

  稳婆抽泣起来,泣不成声的说:“小少爷,小少爷他……他夭折了。将军节哀!呜呜呜……”

  “什么!”易霸天和易长空如遭雷击,身体摇晃。

  易长空不相信慌乱的上前从稳婆手中结果那红色包裹,嘴中不住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的……”

  掀开红色棉被,一张婴儿的脸蛋映入眼前,滑嫩的皮肤细腻柔软,小巧的鼻子惹人喜爱,那大大的眼睛却是紧闭,没有婴儿诞下的哭声,没有叫喊,他是那样安详的闭目,没有了呼吸、一动不动。

  手颤抖着,想要抚摸那滑嫩而又胖嘟嘟的脸颊,却又不敢下手,似是怕吵到这遭天妒忌的玉婴。

  颤抖的双手还是没能下去抚摸,改为放在红被下,双手拖着那婴儿,头缓缓低下,眼角泪珠不断滑落,身体颤抖,用脸轻轻磨娑着婴儿的脸颊。

  “我儿呢,我要看看我的孩子。”易夫人虚弱的声音从账中传来。

  易长空听到,身体陡然一震,将婴儿交给父亲易霸天,并示意所有人不要出声。他擦去脸上的泪,吸了口气,装作没事的样子,向着床边走去,只是怎么看都像有事。

  易长空看着夫人苍白的面孔,露出一个不算很难看的微笑,坐下来抱着夫人,说:“呵呵,霜儿是个大功臣,为我易家诞下一子。孩子没事,先休息一下,等醒了咱再看孩子。”

  似乎感觉到有些异常,她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看到自己夫君这反常的样子,他是一个军人,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心中慌乱不已,母子连心,有种不祥的预兆,一个可怕的想法形成。

  她死死扣住,依然止不住地身颤,不敢去确认的的说:“易大哥,告诉到底发生什么了,孩子怎么了?”声音颤栗,低沉却无尽悲伤。

  易长空紧紧的抱着夫人,泪再也止不住的流出,悲惨不忍又有些嘶哑,“霜儿,是我不好,我们的孩子死了!”

  如遭雷击,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想着自己十月怀胎,时常抚摸肚子,说着,我儿乖乖,等你生下来,娘给穿娘做的那小红衣小红裤,肯定漂漂亮亮。你爹见了你,一定会开怀大笑,抱着你乱跑。……没了,一切都没了,无尽的黑暗吞没,世界要倒塌了,孩子死了。“不,不!”歇斯底里的吼着,不住的挣扎,想要下来看看自己孩子,始终不相信,始终认为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易霸天站在那里,怀中抱着婴儿,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心中也是悲戚难忍,易家九代单传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去了,到底是天意弄人,还是有人针对我易家。想起之前那种如下地狱的感觉,那股令人心惊胆颤的杀机。暗暗发誓,若是有人针对我易家,不论何人,不论天涯海角,我易霸天定让你碎尸万段!杀气外漏,先天高手气势压迫,站在他身边的稳婆惊恐的望着易霸天。仅仅刹那,易霸天收回自己的气势与杀气,低头看着怀中的孙儿,眼中的慈爱与悲伤交杂,泪光闪动。

  整个房间被悲伤笼罩,气氛那样悲重。有的只是,那令人悲痛,闻着流泪的哭声。

  就在这时,没有人发现。一道白光从空中划过,落入易夫人的房间,慢慢变弱,几乎透明,无声无息的射进了婴儿的眉心,就连易霸天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黑暗的空间亮起,白光逐渐明亮,大有要照亮整个空间的趋势。

  “咦?这是什么?”闪烁的红光陡然增强,红光中好似有个东西。

  红光靠近,大骇:“尊者之魂!”

  小混混易泽还在追逐妈妈的怀抱,突然看见一个红色物体出现在身边,挡住了去路,很是碍事。“滚开!”一巴掌过去。

  “啊!”伴随着一声惨烈至极的叫喊,红光变淡被扇向远方,射入无尽的黑暗中。

  小混混易泽没有去管那道红光,看着爸爸、妈妈远去的身影,很是焦急,赶忙追了过去,口中呼道:“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

  有些模糊,似幼儿咿呀学语,吐字不清。但在这个被悲云缭绕的房间是如此嘹亮,是那么的有穿透力。

  静,嘎然而静,针落地的声音在这一刻相信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易霸天双手抖了起来,却是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之物。低头看着,一双灵动的大眼,浓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煞是可爱的紧。小手缓缓抬起,放在眼前晃动。

  “孙儿。”

  不可置信,但又无尽惊喜。

  床上易长空夫妇着急燎火的奔来,跌跌荡荡,让人惊讶的是那速度真叫一个快。

  站在易霸天身旁,看着他怀中还在晃动小手的婴儿,易夫人心情激动,双手捂着樱桃小口,喜极而泣。

  “哈哈……”嘹亮浑厚,儿子失而复得,易长空双手举起,仰天长笑。

  “我靠,你丫的,疯子一个,震的老子耳朵疼。”

  “嘶,等等。这是谁的手,怎么这么小,这么肥。左、右、左、右……呀嘿,怎么我让它往左它就往左,让它往右它就往右。难道说……”

  “我了个去,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个情况?!”我们的小混混易泽,歇斯底里的狂吼。

  但发出的却是,“嗯嗯……啊啊……”黄莺啼鸣般的童声,这一刻是这么喜人。

  易夫人赶忙从易霸天手中将孩子,抱在怀中,在那肥嘟嘟的脸蛋上亲了又亲。房中顿时被喜悦笼罩,就两丫头、婆子等都嘻嘻笑着,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珠。

  “哇!好香啊!嗯?这小娘子是哪位?长得秀美惹人,漂亮的紧啊,胸前很柔软。”胖嘟嘟的小手捏捏了,“靠,很有感觉,料很足啊!”小混混易泽心中幸福的呐喊,可下面这一句话着实让我们的小混混易泽难以接受。

  “我儿啊,真是淘气,这么小就这么不老实,是饿了吗。来,娘亲给奶吃。”易夫人脸色晕红,抱着孩子走回账后,羞涩的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易霸天和易长空则被婆子赶了出去。他们虽然很想看看孩子,但也知道留在这不太合适,只得忍着。

  我们的小混混易泽幸福的吮吸着乳汁,压下心头的旖旎,仔细的想着。

  “我不是死了吗?那个小孩肯定得救了,我记得我看到了爸爸、妈妈。现在还真有了个爸爸、妈妈,不过咋看他们穿的服饰怎么也不像21世纪的人该穿的。再说,TM的我救了个婴儿,你不能就把我变成个婴儿啊!”脑门串串黑线,好好打理一番脑海中的想法,最终总结。

  “我了个去,我承认,我遇到了那传说中的狗血镜头,我穿越了!一个婴儿成了我的载体,悲哀的我现在是口齿不清话都不会说的小家伙。更加杯具的是,我没有法宝,目前还没有奇遇,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就算知道,我那能把乾隆当作康熙他爹,始终坚信楚高祖是项羽,汉霸王是刘邦的历史也不够我像那些大神一般玩转朝野。罢了,往事云散去,前生无牵挂。现在至少有了爸爸、有了妈妈、有了一个家,算是补偿吧!嘿嘿,会不会来个三妻四妾,要不要弄个后宫,嗯!主意不错!哇,哈哈……”

  小混混易泽生前本就没有什么可牵挂的,所以很容易想的开。可话说回来,想不开又能怎样?回去,至少现在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现在他脸带奸笑,更加卖力的吮吸甘乳,色心刚起,又迅速压下。

  “阿弥陀佛,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罪过,罪过。”

  母亲是神圣与伟大的,怎能有那龌龊的想法,猥琐的念头,该死,该打。

  天啊,你惩罚我吧!我是一个成年人啊!抬眼看到那秀美端庄的面容,是那样慈祥、和蔼。还在低声抽泣,是喜的,难以抑制。看着那幸福的样子,心中惭愧不已。

  有妈妈真好,决定了,从此做个乖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