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一 身灭、轮回
作者:水木溪      更新:2015-06-26 17:49      字数:0
  “轰隆…….”

  乌云密布的天空,电闪雷鸣。雷声怒吼,若天地咆哮;电闪炽焰,似撕裂空间。

  万丈山崖,直插云霄,刀削凛冽,如九十度角般陡立。石面光滑难以想象,仿佛有天工巧匠精心打磨,又似惊天神剑一剑削出。

  偶有闪电落下,与山石相撞,泛起凛冽火花,如钢铁般撞击声那样刺耳,那样震人心弦。

  雷云铺天盖地,电闪纵横交错,缝隙间血红刺目,腥味扑鼻,煞气冲天。若是寻常神人便是这股煞气足以让他神智迷失,心智大乱,陷入永无止境的杀戮之中。此间,仿若血腥炼狱,又似血煞魔间。自成一处空间。

  无情崖,相传是远古神帝——绝无情修以无情绝道,在此参悟千年,终有大成,修至上尊者,踏足至上道途。当双目睁开之时,目光犹如万丈巨剑,直刺鸿宇,将面前的万丈山峦削成山崖,似神剑般屹立于极尽之南万里荒山之中,素有“南之极巅”相称。

  盛传无情崖乃神帝绝无情证道之所,是以刻有无情大道之印记,所以非绝情绝欲绝义达致无情之境者,非大成得道者不可靠近,否则必定形神俱灭,被无情极光化为飞灰,从此消散于天地。修无情道者在此修炼可快百倍、千倍,天资聪颖者说不定可悟得无情道印,虽说可能性微乎其微,数十万年仅有四名无情道者在此修心达通,获得的无情至上道印,大道终成。或不如远古神帝绝无情修成至上尊者,但俱在神界八首之中取得一席之位,成为神界八方势力的一方。大成得道者在此可感悟道韵,印证己道,若有所获亦是天赐机缘。相传万年前,有一帝以杀入道在此有所悟,于百年后勘破大道,成就至上尊者。

  如今,万丈崖顶,素有“南极之巅”之称的百里平台上,本应是冰雪覆盖,寒风凛冽,此时却是冰雪全无,山石裸露,风还是凛冽比之前犹有胜之,但风中所蕴含的并非寒冷,而是铺天盖地的杀气与煞气。

  “舍得兄,动手吧!”声音不大,却中气十足。一血衣中年,衣衫褴褛,状若乞丐,但面容刚强,有着病态似的白皙,棱角分明,星目剑眉,眉宇间有着一血色印记,似火、似水,神帝之下若是盯着这印记便会神智迷离,陷入无情的杀戮之中直到死去。一头如血般的红发披肩而下,蓬乱糟杂,风吹却不动,显的如此妖异。血衣中年全身被铁链包裹,琵琶骨被钉穿,周身遍布密密麻麻的复杂的符文,双手双脚被铁链锁住,朝四方拉起,就这样悬浮在空中,受雷劈之痛,电烤之苦,锁链之上还时时泛起紫色电弧。

  轰隆……又一道碗口粗的雷电劈在其身,啦啦啦……身体摇晃,锁链摇摆。紫色电弧布满全身。这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九天神雷,一道便可让人灰飞烟灭,纵是神帝也要皮开肉绽,虽不说重伤但也要狼狈不堪。血衣中年遭受此等,仅是全身抽搐一下,可想其有多么强大,肉体有多么强横。

  “易兄,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化解之法了吗?”一身绿色长袍,头扎枯木簪子,却有浓浓生气。绿发如影随行,看似在飘,待得定睛一看却有没有动。雪白的长眉搭在胸前,晶莹的双目似宝石明亮、散发勃勃生机,长满皱纹的脸庞却有着惊人的红润,感觉他不应该是位老人该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身旁弥漫着强大的生命力。眉宇间也有着一印记,是绿色的、似嫩芽初开的绿叶,清爽盎然。仔细一看,让人仿若再生、体力充沛、精神饱满。

  “舍得兄,我穷极一生屠戮天下,杀死百万之数,不敢说没有无辜者但大都是恶人、该杀之人。想以血炼体,成至尊之体,以武入道,追寻至上道途。或许是我杀孽太重,或许是我太天真。百万凶恶之徒的负面情绪是何其庞大,岂是我等所能承受。我以功法成就血魔企图待他成熟之时,将他吞噬,以求突破帝身成就尊体。最终还是未能成功。七百年前,遭血魔反噬,神智迷失,陷于血腥杀戮之中,多少无辜死于我手,罪孽深重啊。当年若不是舍得兄、涟妹、天机老道念及旧情,恐怕我早已形神俱灭。近千年苦修,终未能领悟至上道韵,杀念日渐增重,杀戮之力吸食镇压之力大涨有冲破之势。舍得兄,快将我杀了吧!让涟妹不要等我了。”

  “难道天意如此。当年劝你放弃,你不听。现在…….唉!涟妹若能放下,岂会有这千年等待。今日,我便破你帝身,废你杀戮之道,入轮回去吧。”绿衣老者摇头叹息。

  “谢啦!哈哈,想我未到五百年成就帝位,是何等天赋。奈何,终未步入至上之道。天意弄人啊!我愿轮回,来日逆你乾坤,成就我己至上尊者。”血衣中年手指苍穹,放下如此雄言。

  “啊啊!舍得,快动手,我要压不住了。”血衣中年双目血红,青筋暴起,血气翻腾,镇压之力猛发,身上符文泛起青光,强烈而刺眼,与闪电交织,紫青交错,强大的气势喷勃而发。血衣中年血洒长空,红发四起,身体鼓动,一涨一缩,似是在积蓄力量一举突破枷锁,直冲九霄。

  “快!”血衣中年大喊。

  绿衣老者虽有不忍,但又无奈叹息,手段也不慢,双手合十,嘴里念叨有词。就在此时,狂风大振,绿色藤条从老者背后冲天而起,结成罩状向血衣中年罩去。

  血衣中年被罩住,老者右手握拳,肘部弯曲后摆,左手前伸,五指弯曲,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手心产生。空中弥漫交错的紫青光彩,仿佛找到了目标一般,疯狂的向老者右手手心涌去。

  因强大力量的涌入,老者左手肿起,随后那股镇压之力与九天神雷之力顺着老者的左臂流通,穿过肩背,流过右臂,汇聚于右拳。

  紫青光华闪烁,紫色雷电在拳前成螺旋尖状,顺时针旋转。青色镇压之力悬浮与螺旋状周围,显现一个个的符文,远古文字“镇、魔、神”。老者丹田处亮起,是一颗小树,枝条伸展,上面还有嫩芽,似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又似奋发鹏展的叶芽苞。一股庞大的生命之力从中而出,顺着脉络与右拳的紫、青两力交合。

  瞬息万变,绿色的生命之力,紫色的雷电之力,青色的镇压之力三者交融,泛起白色又近透明,螺旋尖状逆时针转起,在其周身之剩下一个远古符文,复杂而气势强大,让人窒息。“灭”。

  这一刻,宛如静止了一般,白色几近透明的螺旋尖状从老者右拳延伸,老者的绿衣、绿发被映上白光。一飞冲天,悬浮在空。下方是同样悬浮在空中,青筋暴起,双目血红,面目狰狞的血衣中年抬头望着老者,周身的符文已经黯淡了很多,紫青光芒也仅是微微闪烁,好像都被老者吸走了似的。

  “万物。灭”老者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回荡在整个崖顶空间。

  随着老者喊出,螺旋尖状迅速旋转起来,肉眼看去如静止、没有旋转一样。这是达到了一个极速临界点,快到了眼睛无法分辨,一道道残影遍布,是以给人没有旋转过的感觉。

  螺旋尖状急速前行,向着下方的血色中年轰去。

  看着那极速旋转的螺旋尖状物,感受着那澎湃的毁灭之力。这一刻,血衣中年狰狞的面目竟然平静了下来,露出一丝慧心的微笑,似欣慰、似解脱。“涟妹,我始终还是欠你那么多,对不起。”嘴里低声呢喃,闭上双眼,眼角一滴透明珠状物划过脸庞。

  远在极尽之北的一处冰宫的房间里,一位女子正襟危坐在桌旁,乌黑亮丽的秀发高高盘起,冰玉莲花簪子精致小巧插在发间,柳叶弯眉很是秀气,灵动大眼很是有神,高挺的鼻梁,瓜子状的脸颊,樱桃般的小嘴,尖尖的下颚。近于完美的五官巧夺天工的排列,身着银色纱段,白玉粉色宽带束腰,身段玲珑有致,该凸即凸,该凹即凹,着实惹人火大却生不出亵渎之意。雍贵高雅、不染人间烟火,翘臀稳坐,手中拿着一副鸳鸯图正在绣制。

  “咝….”绣花针扎到了手指,一股暖流缓缓流出,那是血液,竟然是金色的。“成就千年号称不灭不坏的帝身竟然流血了,怎么总是心神不宁,好像要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心中想着,忽而女子望向极尽之南,低声呼道“易哥。”身形消散,人已奔向那南方。鸳鸯图右下角,上绣古篆体:易泽。下绣:涟漪。被金血浸染,边缘金光闪动。

  “咔嚓…….”螺旋尖状与血衣中年相撞,方圆百里山崩地裂,无情崖依然屹立不倒。

  狂风大做,电闪雷鸣。这个独处的空间泛起风暴,铁链断裂,雷云涌动。在原先血衣中年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窝,那是风暴的中心,好似黑洞一般在吞噬,吞噬周围的一切。

  当一切归于平静,雷云已经散去,雷电已不再现。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无情崖,与无情崖对面神帝绝无情曾经参悟时所坐的石台。

  “唉!”一声叹息响起,百里之外一个绿色身影逐渐显现。

  原来,是那个绿衣老者,“易兄,去吧。待你轮回归来,是否能成至上之道,望你莫要再造杀戮。”

  呼呼……

  阴风阵阵,灰灰蒙蒙的空间,泛起一阵阴冷。

  在灰蒙空间的中心有一个很大旋窝,在顺时针旋转,形状似人的眼睛,周围仿若眼皮,灰色气体缭绕。往里好像也有个眼球,眼球的中央似瞳孔般,宛如有股魔力让人目眩神迷,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道有情亦无情,无情作正,掌赏罚之度;有情多扰,戏红尘三千。道可道非常道,道一、道二、道三……至上之道演四九大道,又生三千小道。道法自然,道化万千,无为而治,由心而作。修道本逆天,何须心有恐。刚猛则易折,百折要不挠。勇猛有余,圆润不达。无情本难却并非唯一,断情、断欲、断义,我执着了。”似天音,若有若无,虚无缥缈。

  “咳咳……”一阵虚弱的咳声在这静谧的空间响起。

  “这是何地,我死了吗?”

  一团金色能量体忽闪忽烁。

  “嗯?”有着些许疑惑,更多是惊讶。“灵魂体?呵呵,看来我是死了。”

  金色能量体缓缓蠕动,不一会逐渐成人形,定眼看去,咦,那面貌正是那血色中年。身体凝实,容貌清晰,看去依然先前的装扮,依旧一身血衣但已不是衣衫褴褛,整齐装戴,披风不再飘扬,血发亦纹丝不动。

  双眼打量着这片空间,目光回神,望向中心似眼般的存在,嘴中呢喃,“这便是轮回之眼吗?!”

  “哈哈,一世千于年苦修,终是化为黄土飞灰。”

  声音沧桑,亦有着无奈。

  “罢了,能在这最后时刻,有所悟,一脚踏入至上之道。值了,待我轮回归来之时,定冲击那至上道途,成就尊位。若是天地相阻,我便逆转乾坤。哈哈……谁能奈我何?”张扬霸道声音四起,仿是他这大逆不道之言惹怒天地,轮回空间暴起,黑色雷电交加,雷吼震天。

  “咔嚓。”黑色雷电劈在血色中年的身上,周身泛起白色而又半透明的光芒,不刺眼却让人无法正视,这是一个极端。黑色电弧缠绕,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哈哈哈,魂雷又能奈我何!”

  轰轰……又是数十道雷电炸起,直向那身影劈去。

  轰…轰…轰……百余道雷电已降下,声音渐渐小去,仿佛累了一般直至消失不见。

  风暴停止,雷电消去,旋转又恢复之前的缓慢,静谧下来。

  血色身影依然屹立,仿若亘古。

  双目争起,精光四溢,如刚才的雷电一般。瞳孔收缩,深邃悠远。仅仅一瞬,所有异相消失不见,所有归于平静,一双平凡的双眼显现。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脸庞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扣人心弦。

  “天昭昭于兮兮,气血如海,腾龙九霄,有待一日离乾坤,看我笑傲苍穹。去也!”恢宏嘹亮,霸气十足。

  “桀桀……那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机会。”阴冷的声音响起,出人意料。

  血衣中年扭头循声望去,见一黑色身影,从头到脚全身被黑袍包裹,只留下一双阴冷慑人的眼睛,惊讶起又迅速压下。“魔无常!”声音淡漠,仿佛事不关己,但心中已留了个心眼,小心,心头有些凝重。

  “嘿嘿,没想到吧,正是本帝。”

  “轮回空间,夺天地造化,给人今生来世。非灵魂之体,非死寂不坏之身,不可进。你是如何来此?”

  魔无常手持一盘状物体,上面灰色气体缭绕,有一太极图案,但并非是黑白交替,只是纯粹的灰色。得意道:“你看这是什么?”

  “轮回盘!!!”惊呼起,“不对,只有半面,是往生轮。”从惊疑到确定,心才稍微平静些,暗暗做起准备,心中呼道,魔无常来此绝非观光,来见自己一面。

  “伐天帝果然见识非凡,桀桀……今日你一脚踏足至上道,这灵魂大补啊,易泽,去死吧!解魔体,噬尊魂。”魔无常知对方在暗暗积蓄力量,不待啰嗦,迅速发起攻击。无上天魔秘法施展开来,乌光大起,笼罩整个轮回空间,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除轮回之眼外,空间的一切都在被吞噬。

  本已平静的轮回空间风暴再起,比之前更加强烈凶猛。许许多多前来转世的灵魂体大叫,哭喊,尖锐的声音无处不在。

  “呜呜……”“啊!啊!”

  血色中年——易泽,全身金光暴起,灵魂之力全力施展。时而透明,时而纯白,忽而又转为纯金色。

  “啊!伐天。死而后生!”血腥席卷而来,身体变为赤红,血色笼罩,身下血海汹涌澎湃。在这关键时刻,易泽用了自己的保命秘法,亦是他的成名绝技——伐天中从未使用过的最后一式。

  乌光占了整个空间的三分之二,血海占了三分之一。黑洞仍在吞噬,似乎这一切都不该存在,去毁灭。

  血海在强烈抵抗吞噬之力,奈何犹有不足,逐渐溃败。在易泽用出最后一招时,血海收拢,汇海成茧,然后瞬间蜕化为一柄血色巨剑,剑身古朴大气,两面刻有双龙戏珠之样。前后各有一条蜿蜒起伏的五爪金龙,龙头聚于剑身中心,一颗火中龙珠冉冉升起,夺目流光。龙须扬起,嘴大张大开,怒目圆睁,利齿尖锐,活灵活现,一股不吞眼前龙珠誓不罢休的气势冲天而起。剑柄是双龙交缠,龙身汇聚交织,龙头反向,无龙尾。上端龙头伸出,口含一龙珠,晶莹剔透,偶有金光闪烁。下端又一龙头延伸,龙嘴大张,不怒自威,龙须下垂如尖刺一般,剑身由龙嘴吐出,自然大气,没有一丝瑕接之处,好像本身就是一体。龙眼泛起血光,杀伐气机铺天盖地。

  血色巨剑冲天而去,对着那还在吞噬的黑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去,血雾弥漫。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红光借着血气缭绕之势闪过,甚是微小。在这血色巨剑夹杂巨浪冲去之时,根本难以发现。红光急速飞驰,眨眼消失于轮回之眼中。

  血色巨剑与黑洞相撞,无声无息,时间仿佛静止,空间似乎停顿。血色与乌光交替,黑洞急速旋转,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渐渐,乌光占领大盘阵地,血光慢慢被吞噬、被笼罩。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片刻。一切消失不见,只剩那让人迷失的轮回之眼依旧缓慢旋转,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