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刘雪琴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几碟小菜,一碗清粥,几个馒头,就是十七公主的早膳,简单得有些寒酸,可公主毫不在意。月双曾经向她描述了以前迳庭殿九公主远黛早膳时的排场,那些几乎听都没听过的菜名,精致得如同摆设,可公主常常看也不看一眼就赏给了下人,优箩听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完全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她是真的不在意。

  用罢早膳,优箩扶了吴婉丽到卧房。

  “母妃,我去求父皇,还是请太医过来看看吧。”优箩眉头轻蹙,看着吴婉丽瘦弱得彷佛风中弱柳,剧烈的咳嗽让她原本就已经有些佝偻的身躯更加弯曲,仿佛随时都会折断。

  “咳,咳,咳!”吴婉丽摆了摆手,接过优箩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说道:“咳,不要去,我早已是该死之人,苟活了这么些年已经很满足了。你不同,你的路才刚刚开始,你虽个性清冷疏离,可母妃知道,你心里比谁都善良。只是,身为皇家公主,你的身份自与常人不同,你聪明绝顶,天赋异禀,加上你这天上有地上无的绝美容貌,母妃相信他日你必定能大放异彩,凌驾于众人之上。”

  “母妃!!!”优箩骇然,母妃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凌驾于众人之上的那是皇帝,莫非她想让自己效仿锦帝,成为天启的女帝王?怎么可能?且不说自己上面十几位兄姐,单是皇叔裕王爷就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以他的战绩绝对无人敢有异议,更何况还有满朝文武大臣。

  吴婉丽拍拍优箩交握的手,“孩子,别怕,你知道你在卧房里发现的无忧天地是谁的书房吗?”

  “知道,是先祖锦帝她老人家的秘密书房。”

  “不错,可你知道这无忧天地为何会建在此处吗?而且还藏得如此隐秘。”

  优箩站起身,恭敬地向吴婉丽施了一礼,说道:“请母妃明示!”

  “无忧天地的‘无忧’,乃是锦帝她老人家的小名,她原是中原卓氏皇朝的长公主,皇朝名满天下的皇妃将军安若的女儿,一身武艺尽得其母真传。一百多年前,她带着四名护卫游历江湖,偶遇了当时的江南第一才子慕容丰谷与西胡第一王子索特胤帧。两个人一样的丰神俊朗,灼灼其华,一样的雍容高贵,气度非凡。一个容光绝世,优雅从容,一个气度沉稳,深藏如水。而两人同时喜欢上了无忧公主,公主也是对这两人难以取舍,于是三人联袂闯荡江湖。直到三年后的一天索特胤帧突然不告而别,当时,大家都以为他厌倦了争斗,放弃了公主,竟不禁有些惋惜。可是,没过多久,就传来西胡国君病逝新君即位的消息,随后西胡突然出兵,大军直逼皇朝边关,皇帝连忙派人防守,却又接到西胡新君派出的使臣,使臣以新帝的名义向无忧公主求亲,并承诺以整个西胡为聘礼,若不答应他就大军压境。此事在皇朝掀起了不小的风浪,最后,公主为免百姓遭受战火的荼毒,答应下嫁西胡,并成为了西胡的君王。慕容丰谷也跟随公主来到西胡,此时大家才知道他竟然是公主的表兄。而跟随公主下嫁西胡的四名侍卫,一名御医,一名贴身女护卫,还有慕容丰谷,这七人就是后来天启闻名的七将王。无忧天地就是这七人与公主商议国事的秘密书房。”

  吴婉丽说完,两人久久无语,过了许久,优箩才悠悠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书房里挂着一副画,上面七个打扮各异的男女,拱卫着中间身着帅袍的女子。那女子眼眸深幽如水,容貌倾国倾城,难怪先祖肯以国君之位为聘礼,将她娶到手。

  可是……优箩抬起头,望向吴婉丽。

  “呵呵,你是想问母妃怎么会知道吧?”吴婉丽慈爱地笑了,正色道:“我的先祖就是七将之中唯一的女将,锦帝她老人家的贴身女护卫鞠若烟。平定天下后,先祖辞了官,嫁给了一个私塾先生,过上了相夫教子的平静生活。”

  优箩明亮的眼神亮晶晶的,盯着吴婉丽也不说话,只抿着嘴笑。

  吴婉丽哧地笑了,道:“你这鬼灵精,就知道瞒不过你。”整了整脸色,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道:“不错,先祖是奉了密令辞官的,先祖奉命为锦帝物色人选,一边培养暗影护卫,用来执行一些隐秘的命令,一面利用自己教习夫人的身份,于民间收集各种讯息传回宫中。”

  只是,鞠若烟并未将她做的事告诉家人,也许是怕家人泄露机密吧,所以自她去世之后,吴家便断了与宫里的联系。慢慢的变成了真正的老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也是无意中从先祖的手札里看到,因此知道了宫里有这么一个隐秘的书房,所以当你说发现了一个藏在书架后面的书房时,我就猜到了。”吴婉丽抚着优箩的手,脸上的表情温柔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