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刘雪琴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冷月阁位于皇宫最远的北面,后面是皇城高耸入天的红墙,周围全高大茂密的树木。穿过树林沿着小路一直往西走,那里有一座荒废破烂的宅院,门前有一幅巨大的匾额,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承恩殿’。

  “承君情意感君恩,春宵一度误妾身”应该是‘承恩殿’最佳的写照,因为,这个艳丽的名字实实在在是挂在冷宫的门前。

  真是讽刺!

  奶娘说,公主四岁时曾经跑出冷月阁,彷佛有人指引一样,一路来到承恩殿,见到了面容狰狞的丽昭仪,公主竟然一点儿不怕,还和她玩儿了大半天。

  承恩点一如往常,殿门破败的斜挂在门框上,似掉不掉。门前的石狮已经风化得只剩一个模糊的轮廓,原本宽敞的庭院满是没人清扫的落叶,腐烂的臭气令人作呕。

  走过九转十八绕,月双来到后厢,还未走近就听见里面一个温婉的声音,“是月双吗?”

  “是,昭仪娘娘,您起身了吗?公主差奴婢来请您过去一块儿用早膳。”月双停在门前,透过破败的门,依稀看见里面床上有人影晃动。

  月双不知道当年四岁的公主是怎么七拐八拐从门口走到丽昭仪房门口的,还因此结识了被皇上打入冷宫的昭仪娘娘,并好运气地替自己寻了位授业恩师。

  门打开了,丽昭仪微笑着走出来,“走吧!”月双低下头,扶着她的手往外走,看着一破一破的昭仪娘娘,心里暗自叹息。

  进宫十年,不是没见过嫔妃间为了争宠相互陷害,可是,结果这么惨烈的却是头一次见到。杀人不过头点地,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以色侍君的嫔妃,被打入冷宫已经是结局凄惨了。却有人还嫌不够,还毁了她的容貌,打瘸她的腿,令她永远无法翻身,这样的手段,这样的人,不是一个狠字能形容的。

  可是,丽昭仪却从来不提是谁将她害成这样的,依然坚强的活着,月双有时在想,或许她活着就是为了看害她的那个人是如何下场吧?毕竟这样了还能活着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

  “月双,公主她最近可好?”示意月双停下,吴婉丽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虚弱,走几步就气喘嘘嘘,看来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公主她……”月双有些为难,公主再三交代,不许向任何人提及她晚上做梦的事。

  “她怎么了?”吴婉丽沉下脸,紧盯着她,脸上从眼角到唇角的疤痕更显得狰狞,“说实话!”

  “公主她,晚上睡不好,总是做恶梦,还,还不许奴婢说。”月双跪在地上,眼睛微红,公主越来越沉默寡言,有时候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整天,有时又消失大半夜,而且总是一副神游九虚,若有所思的样子。

  “奶娘知道吗?”清晨第一道阳光落在她的背后,薄雾中的丽昭仪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公主不许奴婢说。”对着太阳,月双看不清她的表情。

  “恩,此事不可向任何人提及,知道吗?”

  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问,垂下头,“是!”七岁进宫,管教嬷嬷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少说话,多做事,不该打听的事别打听,不该听到的事即便是听到了也要立刻忘记。

  “好孩子,走吧,公主该等急了。”吴婉丽很满意月双的听话,宫里是非太多,防不胜防,即便是公主也难免不被波及。优箩性格清冷,外冷内热,虽然聪颖毕竟年幼,当年好不容易拣回了一条小命儿,不得不加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