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约定终生
作者:英歌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待到孤叶架着雪翼回来,皇城上空已是繁星闪烁。大雪又悄然而至,皓月飞雪之景又出现在了皇城之上。

  太子阁,望月楼屋顶之上,雪翼如一大团棉花般静卧在瓦顶上。孤叶与凤舞二人则仰面躺在雪翼那宽大温暖的身上。两人仰望星空,共同观赏着这家乡特有的“皓月飞雪”。

  屋顶微风吹过,不免会让人感觉有些冷意。凤舞悄悄的往孤叶身边靠了靠。孤叶见状,贴心的把揣着的手臂伸开,示意让身边的凤舞躺过自己怀里。

  凤舞没有迟疑,嘴角带着一抹幸福,如小猫般索进了那自己认为最温暖的怀抱。孤叶也一把楼紧了自己认为值得用生命去守护的可人儿。

  这一刻,两个人都没有心思再去欣赏那“皓月飞雪”,二人眼睛停留在星空之中,思绪却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大雪纷飞中,二人就这么傻傻的任雪花落在自己身上。夜空、微风、雪花,对于此时是两人来说,都已不再重要,能够静静的看着对方,足矣……

  雪越下越大,通人性的雪翼懂事的伸过一只翅膀将两个主人盖在身下。两人身边空间顿时变得狭小,但是却很温暖。

  翅膀下的空间内,此时只剩下不规律的呼吸声和急促的心跳声。两种声音交织成一种懵懂而又美妙的旋律,旋律在这对璧人的心中激起一圈圈涟漪,一层层勾起他们内心的悸动与渴望。

  月光透过羽翼的缝隙,洒在凤舞绝美的脸上。一丝丝少女独有的体香调皮的钻进少年的眉心,眼前美人如玉。情窦初开的孤叶再也抗拒不了这种诱.惑。于是孤叶,靠近,再靠近。凤舞则微闭双眸,三分害怕七分期待。

  终于,四唇相接。孤叶瞬间沉醉于这香甜之中。凤舞也被温热的男子气息所融化。双方彼此贪婪的吮吸的对方的柔软,凤舞也任由孤叶的双手探索自己默许属于他的温柔……

  此时的孤叶,全身细胞仿佛都在不安的跳动,每一个毛孔都有前所未有的舒畅。他的眉心竟出现了一条微小的细缝,那细缝正在疯狂的汲取天地间游离的能量与星月精华!

  “就是这种感觉!”孤叶心中大呼爽快,内心无比激动,那种开眼的契机又被自己触摸到了!

  就当孤叶努力去触摸这种奇妙感觉之时,凤舞却打破断了他。

  “孤叶哥哥,我快喘不过气了。”凤舞轻轻推开孤叶,娇喘起来。

  孤叶这才睁开眼,眉心的细缝也随之消失了。轻轻擦拭着凤舞嘴角的痕迹,一脸柔情的看着眼前的绝色美人。尽管孤叶被凤舞打断,但孤叶却没有一点埋怨凤舞的意思。

  “如果这样能够寻找契机的话,那以后就多跟小舞……”孤叶想到这里,心里那叫一个爽!不仅以后有理由和小舞亲热,最重要的是还能够顺利进入天人境界!

  想到这里,孤叶认为自己与凤舞就是上天安排的,不禁重复起了幼时的承诺:“舞儿,我会守护你一辈子,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此时孤叶对凤舞的称呼已经变得更亲密了。

  凤舞眼中闪着泪光,认真的点了点头。感动的带着哭腔:“你说的,一辈子,不许赖。”说罢便扑进孤叶怀中,似乎此生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

  “恩,一辈子!”孤叶暗下决心,这一生,用生命守护凤舞!

  “好了舞儿,咱们该回去了。父亲和丹叔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

  凤舞默不作声的装睡着,硬是赖在孤叶怀里不起,无奈最后孤叶把凤舞抱回了家中……

  燕国的冬天,白天是很短的。下午饭时就已入夜,皇城观星台上。宫灯照的观星台四周通亮。石桌旁围坐着三人,桌上摆的山珍海味的数量却远远超过了三人一餐的份量。

  “来,我们为大燕国多了位六阶强者共饮一杯。”燕王举起酒杯对旁边二人道。

  现在的人界东大陆,每一位天人境界的都被视为强者。只要对他国不存在恶意,在各国都是受到礼遇的。四阶以上的高阶强者,就更是如此了。然而一旦达到六阶,那就几乎是可与一般国君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饮尽一杯,太子丹边为燕王斟酒边问道:“父王对秦王提亲之事,是何决策?”

  燕王西放下筷子,用绸帕抿了抿嘴:“虽然传闻扶苏是个好色之徒,但他却是秦太子的身份。秦国的强势,有目共睹。如果不答应,势必会使嬴政认为我燕国有与之抗衡之意。答应了,虽对舞儿不利,但是却能保燕国太平。所以我认为还是答应了的好。”

  “可是父王,嬴政早有一统天下之心。就算把舞儿嫁给扶苏那个花花公子,最后也避免不了与秦国开战,反而会使身在秦国的舞儿成为我们的软肋。请父王三思”

  燕王听到太子丹的话,显然很不悦。他实在不想与秦国交锋,他的对策就是能拖一年是一年。能多做一年皇帝就多做一年。“你身为太子,未免太过儿女情长。依我看,明日就回复秦国,答应这门亲事!”

  荆轲听到燕王喜的这番话,眉头微微一皱。他与太子丹结拜兄弟多年,情同手足。深知燕王喜对太子丹心存疑心,大有废了他这个太子的想法。怕在秦国灭燕之前太子丹夺权,想把这个王位带到棺材里。单单念在凤舞公主叫了自己十几年伯伯的份上,荆轲也要帮凤舞一把。

  再者,自己的儿子孤叶与凤舞自小青梅竹马。再加上白日看到孤叶与凤舞情意绵绵那情景,燕王喜那番话等于把自己的准儿媳妇拱手送人!荆轲岂能答应?

  “大王,我赞同太子的说法。据我所知,凤舞公主年仅十六,就已经达到天人三阶。这样就把公主嫁出去,等于伤我大燕元气。大王还是再考虑下吧。”

  “父王,荆轲先生此言有理。”太子丹与荆轲二人一唱一和。在这种场合,荆轲与太子丹二人还是以正式尊称的。

  “荆轲先生此番话是很在理,只是我们皇室也有皇室的难处啊,此事还是我们皇家下去再作商议吧。”

  燕王喜作为一国之君,还是很有心计的。虽然荆轲与太子丹二人不说,燕王喜也知道太子丹与荆轲的关系。太子请荆轲回来的目的也就不言自明。燕王喜只知道荆轲是作为外人帮太子说情,所以就拿家事来搪塞荆轲。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正坐在这,硬要把燕国第一刺客,蓝瞳六阶强者心中认准的儿媳妇嫁给一个秦国的花花太岁!

  荆轲听了这话怒了,这分明是把自己当做不相干的局外人。心中暗自算计,自家这准儿媳妇,我是替叶儿要定了!这就是六阶强者的霸道之处!完全没有把眼前这个老头子当做一国之君。

  荆轲心中暗骂:“把我惹急了,就是拆了你的皇城,你也只能看着!”

  “那,大王的意思是定要把凤舞公主嫁给扶苏那王八蛋?”怒气下的荆轲也顾不得自己的话得体不得体了,连粗口都带上了。

  一旁的太子丹也略微猜到荆轲动怒的原因了,自己从小看着孤叶长大,也挺中意自己这个姑爷的。不禁心中暗喜,有自己这个天人六阶的大哥坐镇,舞儿十有八.九会没事。

  燕王喜一听荆轲势头不对,心中暗道。“这荆轲未免也太过仗义了吧,为了结拜兄弟不惜得罪自己这一国之君?”但是碍于自己这老面子,还要硬撑下去。

  燕王喜咬了咬牙道。“为了燕国子民,为了燕国皇室,寡人还是决定牺牲凤舞公主。”

  其实皇室就是这样,对于老燕王来说,自己姬妾成群。这把年纪,别说孙子孙女了,就是儿子女儿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个了。为了多当几年国君,别说嫁一个孙公主了,就是十个也不心疼。

  “那我要是想要凤舞公主作我荆轲的儿媳妇,这,又当如何?”荆轲语气很平静,平静的跟这句话的分量可以说是是两个极端。同时他又目射.精光,盯着燕王喜,六阶蓝瞳的气势悄然散发开来。

  荆轲不愧是以剑开眼,他的目光就像一把利剑,直指燕王!逼得燕王喜不敢直视,仿佛自己的心脏随时会被刺穿,咽喉随时可能被割破!一时间也乱了阵脚。

  一头冷汗的燕王喜余光一瞥,才想起一旁的太子丹。赶忙向一旁的太子丹发出求助。“丹,你看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太子丹此时正在暗喜,收到燕王的求助后,也故作为难。

  “荆轲先生,父王也是刚刚才听说您有意让令郎与凤舞公主喜结良缘。您看,是不是先听听父王是不是有话要说……”

  荆轲听到太子丹这番话也明白目的已经达到,便收回气势。“恩,也对,不知者无过。大王您现在对凤舞公主的婚事有何新打算呢?”语气又恢复之前的平静,仿佛之前那如狂涛般的气势瞬间转至风平浪静。

  此时的荆轲居然反客为主,六阶蓝瞳的荆轲足有这种资格。像荆轲这样的天人高阶强者们,早已经对金钱与权势没有欲望了。这两样东西唾手可得,拥有太多,反而会耽误自己的修炼进度。

  一般不是迫不得已,这些高阶强者是不愿参与太多俗事的。一个国家要想养一定数量的天人境界强者,权势、金钱、美女,这些都是一小部分。没有足够大量可供那些天人们提升实力的天材地宝,那是不可能的!

  直到荆轲收回气势后,燕王喜才恢复正常。可心还是忍不住砰砰的在胸中乱撞。他的脑中此刻正以最快的速度权衡利弊,现在的情况很清晰。

  得罪秦王,大不了把不可避免的战争提前一些,自己还能过一段逍遥的皇帝日子。但是现在惹怒了荆轲,只怕活不过下一刻。然而一旁的太子丹则会名正言顺的接手自己的皇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哈哈哈。”燕王喜假的不能再假的干笑了一声。“早就听闻荆轲贤侄是太子的结拜大哥,成了这桩姻缘,简直是亲上加亲啊!寡人自当赞成。只是,这秦国那边令寡人也甚是为难啊,只怕到时两国开战,避免不了生灵涂炭。早闻荆轲先生是大侠士,你看这事……”

  荆轲心中暗道:“就知道这老狐狸不会这么轻易答应,还拿燕国百姓给我施加压力。哼哼,幸亏我与太子早已计划好了对策。”

  “秦国那边大王你不用担心,你尽管通知嬴政派迎亲队伍来迎娶凤舞公主,来人越多排场越大越好。等迎亲队伍到了秦国,你不就脱离干系了?”

  这下燕王喜可就费解了,努力想知道荆轲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脑中开始胡乱猜测其中会不会有诈。一顿胡思乱想下来,竟让这老头大脑都有点缺氧了。

  太子丹在一旁看到平日里计谋高深的父王一脸费解,恐怕他再胡乱猜忌,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于是就安慰道:“父王您就宽心吧,荆轲先生可是蓝瞳六阶。一定不会出问题的。”

  “恩,寡人相信荆轲先生的实力。天色已晚,寡人就先歇息了。”燕王说完便转身离去。

  “恭送父王。”

  荆轲也起身懒懒的说了句“大王慢走。”

  燕王喜走后,荆轲与太子丹二人就没有了先前的拘束。兄弟二人开始推杯换盏,大有一醉方休之势。

  这个二人觉得万无一失的办法,却在日后出现了巨大的变故。竟打破了凤舞与孤叶二人十几年来,乃至日后的平静生活……

  (存稿多,砸票,我保大家看到大呼过瘾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