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七夕玄月,光影心境迷乱
作者:莫幽兰      更新:2015-06-26 17:44      字数:0
  七弯八拐的,我拉着他,在夜月中奔跑着,蓝白相间,是那么的和谐开心。跑着,释放着热情与快乐,把他们都甩在后面。

  他突然停下来,拉住我,问:“我们只是去哪?”他看着我,其实他的眼神自从有了光彩之后是那么的有神。

  “呵呵,京城最好的喝酒地方当然是玄月亭了啊!”两人一路跑向那里。

  “你就这样出来,你身边的人怎么办?”他问着。

  “放心把,他们会找到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你身边的那个小书童不也会找你吗?他们和紫灵香雪在一起,没什么问题的!”向他挥挥手,安心。

  “清修是我徒弟,他知道在那里等我的,不用担心。”他解释道。

  漫步来到玄月亭。玄月亭,顾名思义,是观赏月亮的地方。我们走到亭子里面,坐在扶栏上。“等我一会啊……”转身到了离亭子不远处的树林里。

  苍松染绿了星光,星光在枝头跳跃;跳跃的星光送来了微微的清风,轻轻的抚摸这我的发丝,也带动着我们的衣袖。

  “你在干什么?”他还是跟过来了。因为玄月亭在京城的郊外,夜晚的样子很美,特别是在这个七夕的不一样的夜晚。

  “没事,今天既然来请你喝酒,怎么能够没有酒呢?这可是我十年前来这里亲手埋下的女儿红,今天我们试试!”伸手在挖。

  他也走过来,开始帮忙。“呵呵,今天我很高兴呢……”看着正在闪闪发光的那盏琉璃灯,脸上的笑容在洋溢着……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出来了!“你自己弄得可以喝吗?”正在我很高兴的时候,他竟然来了这样一句!

  “哼!就是不能和,你也要给本小姐喝光!”把一整坛直接丢给他,身手矫健的他接着了。我跑回亭子里坐着。这可是当年我和皓天哥哥一起埋得,给你喝,你还说我勒!哼!

  坐在亭子里生着气。咦?我干什么要在这里生闷气,凭什么!“你……”话还未说出口,一条白色的手帕就递了过来。

  手就这样自动的抬了起来,伸手,接过,“谢……谢谢!”我干什么要和他说谢谢。慕凝霜,你搞错没啊!你不是很任性吗?你干什么呢!

  “枫,谢谢拉!今年的七夕我不会忘记的!”

  “啊……”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扶栏边上,是不是会听见酒瓶的碰撞声音,清脆的,豪迈的,爽朗的……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两个知心好友在月下对饮,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从不认为喝酒畅饮只是男子可以做的事情,我也行!”我喝着喝着,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上来了,使我的头昏昏沉沉的,望着月亮,说着这些话。“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算是交友把……”

  “你为什么总是封闭自己的心呢?”声音有些落寞。此时天空上飘来的白云遮住了那一轮月光,把周围笼罩在黑暗里面。

  “黑暗,想要吞噬人的黑暗,不时的包围着我,出不去,找不开,我只能靠着仅剩的光芒在黑暗里寻找出口……”这时的样子和在集市上的她不一样,泪花,哭了……脸颊上留下了那如数串珍珠般滚落的痕迹,朦朦胧胧。

  “你……”枫的话没有问出口,他不知道该怎么问。

  “枫,不要把自己束缚在困苦里,封闭自己,只会让自己更难过。我们是朋友吧!”望着他的眼睛,静静地如流水一般。

  “啊……”乌云挡住的月光再一次从云层中透露出来,落下了一丝丝的光芒,照在凝霜的身上,彷如牛乳中沐浴过的仙子一般,高洁,神圣。“今夜我很高兴认识你!霜……”第一次正式的叫了名字。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但是那笑容却深深的留在了他的心里。

  她吹箫——起身拿起他的玉箫,微微一笑,音乐在耳边回荡。箫声清越,如清风般拂过心田,安抚了躁动的心,心灵渐渐平和。

  他舞剑——白色的衣袖在黑夜中给加明显,步履轻盈,那宝剑在他手上,便如同三尺白绫,柔的不能再柔,轻的不能再轻,偏偏却又寒光凌凌,像水一般至柔、至美、至刚。

  他吟诗——唯借烈酒万般思,

  奈惜丹桂空留香。

  玉盘轻舞寂寞纱,

  恐惊钩月随西下。

  喝酒,吟诗,作对,舞剑……两个人在黑夜里是么的快乐。这一夜,留给的是记忆?是回忆?是感情?抑或是心底的情愫?

  渐渐的这里趋于宁静,她渐渐的睡着了……把身上的斗篷盖在她的身上。“谢谢你,霜!”留下了这句话,点上了七彩琉璃灯,转身,在月光下离开了。相逢既是有缘,这个七夕夜,我见识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呵呵。

  天地间的灵秀之气,都在她的身上凝聚着,霜,包含着天地的露水,有着这样的灵气。在醉酒中,穿着的那一身蓝色水袖霓裳,在闪烁着温情的火光中,是那样的寂寞;似乎迷糊的双眼,微微收敛的一闪……没有多余首饰的烘托,静静地,就这样……

  而他呢?他自己没有发觉的地方,笑了。

  今天的夜晚注定是不平静。这里在把酒言欢,可是身边的人呢?

  “紫灵,小姐说要去喝酒,以小姐的性格,肯定不会在镇子里,我们去城外,小姐喜欢在玄月亭里!”香雪赶紧说着。两人赶紧的向城外走去。

  “你不去找你的师傅吗?”另一边的绿萝在路上问着。

  “师傅不会有事的,你们的小姐也不会有事的。有师父在,你们放心吧!”清修说完便走了。

  他的师傅虽然冷漠了一些,但是照顾人的话,他的师傅是不会做什么的。更何况今天师傅还是和那位小姐一起赢得了比赛,以师傅的能力,还不用他这个徒弟来担心。所以他准备回茅屋等着。

  那边两人急急忙忙的赶过去。“快看,是郡主!”香雪大叫。跑过去,看看,“太好了,郡主只是睡着了……”她们两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郡主身上的斗篷,那位公子应该已经走了。

  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很温暖的感觉,很开心,很快乐,温暖在心中环绕……

  “郡主,您醒了啊……”紫灵端着水进来。

  “我?……”昨晚不是在玄月亭吗?怎么会回到这里。不是王府吗?

  “郡主,您昨晚真是让我们好找啊……您昨晚喝醉了,后来贝勒爷找来,才带您回来的。”香雪也近来服侍,似乎看出我的疑问,解释着。

  “呵呵……呵……”笑着,不过今天的心情真不错,天气好,心情也好!

  穿戴完毕,走向前厅。

  凝霜有着清亮含情的凌波目,含丹如花的樱桃唇,肤若凝脂,眉似墨描。她身穿绿色绣着白色牡丹抹胸,腰系绿烟水百花裙,手挽薄雾紫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水玉兰花簪子。宛如一朵出水芙蓉。

  “凝霜,昨天玩的怎么样?”刚刚进到大厅,泠月姐姐就拉着我的手问着,似乎要的到什么。

  “嗯,当然不错啦!而且得到了七彩琉璃灯!啊!”像是惊讶什么?

  “东西让香雪给你挂在了书房!”哥哥接着说。呵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着丝巾装装淑女。不,本郡主本来就是淑女嘛!

  “话说回来,哥哥,你和泠月姐姐昨天也应该很‘开心’把!”特地的把开心连个字重读,果不其然,看见了泠月姐姐的脸红了。

  “你昨天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跑到那么远去喝酒啊,还喝醉了,啊?”哥哥正襟危坐的问着。

  “额……交个朋友嘛!枫是个不错的朋友,很有才呢……”我笑着说。

  “凝霜,你可是只这么说过皓天,除了他,这可是你第一个称赞的啊……”泠月姐姐又把话题车到了我的身上。

  “那是皓天哥哥太全才了,那么的天才,现在还没找到和他那样的全才啊。而且我和和他没说什么啊,只是赞赏啊!我感觉的赞赏啊……”打打马虎,就这样过去了。

  “哥哥,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早上刚刚起床,香雪就告知说哥哥在花厅等我,说有事情找我。

  “嗯,前线传来战报,我方对战丽高、出云大获全胜,阿玛从前线传话回来,很快就会回来了!”提到阿玛,哥哥的脸上一脸的敬佩。

  “啊!真的啊!阿玛要回来了!可以见到阿玛了!”这样就更加的开心啦,而且嘛,“先恭喜哥哥姐姐啊!等阿玛回来一定成功啊!”呵呵,顺便调恺一下,这两人就这样愣着,看着我。

  “呵呵,哥哥,妹就不在这里打扰了啊,先回房间了啊……香雪,紫灵我们走。”快速的闪人。果不其然,才到不远处,就听见了哥哥的大叫!

  呵呵,其实王府并不是这么的无趣,至少和我从前的认知不同……

  七夕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