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七夕豪举,便惊无数才人
作者:莫幽兰      更新:2015-06-26 17:44      字数:0
  “嗯,你的舞蹈也不错。”不,是很好,刚刚的你,宛如天仙。凌洛枫心里想着。可是他自己也下了一跳,这也是第一次这样的放纵自己。也许这就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公子的琴技真是绝啊,一曲《流水》弹得让老夫如临其境,姑娘的一支舞蹈,让老夫如临仙境,仿佛看见了仙女!”叶先生走下来说着。大笑着,十分的高兴!

  “清新,淡雅,除尘,脱俗。”欧阳雪来说着,“你们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舞蹈和音乐声,我们认输,我们相信即使在比下去,也不会赢得。”欧阳雪走过去拉着凝霜的手。

  “霜儿,谢谢你们让我们看见了这么美的一场舞蹈!”那两人相视一笑,便走下了台。

  “呵呵,两位,现在虽然只有两位了,但是两位要答出我的题目才行啊……哈哈哈哈……”好久没有碰见这样子的年轻人了。叶员外抚摸着胡子笑着说。

  “武试已经过了,那么开始文试吧!”叶先生说了。走上来几个人。

  “他们是张巧生,方槐,郭浩,他们就是这一次的审判人。”叶先生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坐在上面,等着接下来的节目。

  张巧生,方槐,郭浩,三人是京城的私塾先生。“叶老,您今天可真是下血本啊……”方槐说着。

  “二位真是才子佳人啊……不过这彩头也不是这么好拿的。必须过了这射、武、联、诗、乐方可过关。”张巧生接着说。

  “三位,我们二人明白,所以请出题吧!”我付上一个笑容。

  “姑娘,倾国倾城,这位公子,您真是好福气啊,刚刚的一曲舞蹈,陪着音乐,真是余音绕梁啊……”郭浩抚着胡子说着。

  “老夫不才,先出题。”张巧生走向台前,抬头看着月亮,“天界舞流萤,牛郎夜点灯,鹊桥七夕下,偎语到天明,银汉浅且清,隔水渡疏星。”转头说出了上联,“请姑娘对出下联。”他又抚摸这胡子。

  轻轻的愣了一下,望向不远处正举着火把照亮的人,转身,“员外,这次小女子要不客气的赢了。”自信的笑容。看向枫,“人间看群星,织女日纺丝,彩虹二心里,相思在岁中,红尘歌又舞,举火照众生。”

  他们倒吸一口冷气,十分惊讶的望着我。等待着……“好好好!姑娘不愧是才女啊!老夫认输。”张巧生走到我的身边,连笑着大说了三个好!

  “姑娘,真的不错!这副诗对,上下联皆是一首五言六句诗,每句相对却又十分工整,写出了七夕节时人们的心境与世间的风俗:,把刚刚的一曲舞蹈描写的活灵活现,我们甘愿认输。”他们洒然一笑。

  “呵呵,多谢夸奖!让各位见笑了!枫,不错吧!”像一个做了事情要奖励的孩子,凝霜笑着走到他的身边。

  “不错!”轻声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身边的声音太大了。

  “没什么。开始吧……”枫上前一步。不就是让你把夸我的话在说一遍吗?小气!

  “公子,老夫的上联是半个七夕月,添烛照天明,天不老,情难绝,鹊桥上系同心。”张巧生继续出着题目。

  带有诗文形式的对联并不好对,要对仗工整,平褶协调,一言一子都具有独特的风格。而且要把他们对成诗的形式注意的就更多了。

  “千古双星事,减字慰心清,地怎荒,意未尽,葡架下听爱声。”枫用他柔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出了下联。不愧是才子,工整,华丽。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一对金童玉女啊!这场比赛老夫输的心服口服,张老,怎么样,这次心服了吧!哈哈哈哈……”叶员外笑声不绝余耳。

  “公子果然厉害,这一副对联,是以词入联,整副对联就如同一首词的上下阙,文藻华丽,对牛郎织女的爱情作了高度评价,在这个七夕的夜晚,我们几人认识了两位,是我们的荣幸!”张巧生停下了笑容,走到枫的面前打量了他,对他说着,“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心服口服!”他开怀的一笑。

  “谢谢诸位的夸奖,我们继续下一项吧!”枫说着。

  “枫,这次你要多加油啊,本小姐的诗文不是那么的好,不要怪我啊……”我在他的耳边说着。这个动作引来了下面无数的尖叫声。连在台下看着的欧阳雪都是。只是想和他说说,身体就这样动着了,就这样字……不由自主的……

  “啊……”就一个字的回答。不过听起来也是那么的有保证。认定他是朋友了吗?已经开始相信他了吗?

  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一曲音乐,一支舞蹈,轻功,让人看的是那么的神奇心动与激动。还有两关。诗和乐。

  “霜儿刚刚的诗让我如林在耳,霜儿上吧!”欧阳雪在下面叫着我,还没等我准备好,她就把我推出去了。

  “既然如此,那么请枫帮我写字吧!”既然这样,总要衬托一下,他的人长的不错,字也应该写的很好。不是说字是一个人的脸面么……

  他没说话,走向书案前,研磨,扑纸。他没做什么,似乎在想什么,也许实在等着我的下文。

  “花开花落几时愁,一杯淡酒两厢幽。

  举杯三人成对影,七夕月下难相逢。”

  静静地吟完一首诗。看着他们。他似乎有些不悦。

  “各位,让你们见笑了,小女子不是很擅长作诗,希望大家不要见笑……”对着大家笑着,但是这时我却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中的涵义。

  “天上幽期,人间乞巧,光转银绳垂玉露。

  千年守望,一朝相逢,泪飞河汉沐金风。

  金风玉露,桂影荷香,点点相思无眠夜。

  澹月长空,秋期银汉,年年聚散此宵中。”望着天上的银河,在银河两侧的牛郎星和织女星,他做了这样的一首诗。似乎略有深意的望向我这里。

  牛郎织女,你们虽然身在一方,但是有着这么多的有情人在祝福着你们,因为你们有着这么多的信任。无论身在何方的我们,都会知道。我也是呢!

  “呵呵,各位员外,枫刚刚的一首诗应该可以让我们通过了吧!”我看着他们,笑着。其实结果不明而语,这样的一首诗,已经足矣。

  “呵呵,刚刚的一曲舞蹈,已经试了你们的武,而且还表现了公子和小姐的乐,所以下一关不用再比了。老夫今年的七夕能够结实两位,是老夫的荣幸。来人!”一声吆喝,两个身着青灰色一副的仆人,一人拿着灯,一人手托着雪参上前。

  “千年雪参虽宝贵,不过老夫结实两位,更加的值得!”

  “叶先生,这七彩琉璃灯我就接下了!”我笑着说。

  “呵呵,这盏灯能够得到姑娘的青睐,是他的福气。”他笑着说,大手一挥,非常痛快的把等交到了我的手上,把雪参交给了枫。

  “以文会友,以武会友,这灯及雪参是彩头之一,还请两位到我府邸里把酒言欢。若不嫌弃在下家宅简陋,不妨给老夫薄面,光临寒舍,如何?”

  “本不应辜负员外的邀请,但是在下还有要事,就不多打扰了。”枫向他们作了一个揖。

  “呵呵,各位员外,霜儿不能就留,先在此感谢您赠灯。”两人说完,便揽着我的腰翩然而下,在观众的肩头点了一点,便跳到了人墙之外。

  “枫,相请不如偶遇,既然我们今天合力赢下了这个,我们不如庆祝一下如何?”我笑着对他说。还没有等他同意,就拉着他跑了。在人群里挤着跑出来的紫灵她们只能看着我们跑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