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个男人叫战
作者:桃花洛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5362
  “我是这车的主人,我叫战,你呢?”

  “桃”淡淡地一个字,心中却是波涛汹涌,是战,会不会是他,那个愿意为她放弃生命的男子?是他嘛?

  “桃”战淡淡呢喃,终于等到你了,千年之前,为我而来的你

  “喂,你能不能,背过去,让我换衣服啊?”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把衣服换下来在说,脸上的妆可能已经毁了吧,真不敢看自己这张鬼脸呀!

  一旁被无视的两个美人,双目快要喷火了,他们的王,怎么能随便让一个贱人叫他的名字,他们伺候他这些年,也没有这般厚待,看着一脸乱七八糟颜色的女人,忽然有种害怕,她,会打破后妃之间的平衡,害怕看见,那颜色掩盖的脸。

  “好”战转过身去,

  这么爽快,不是吧!本来还以为要在撒点娇,才可以说动战的呢,没想到?

  她哪里知道,战怎么舍得让她受一点点苦呢,湿衣服要是瘦了风寒怎么办?

  桃也顾不上女孩子的羞涩了,拉开箱子,拿出淡蓝色的公主连衣裙换上,插开早上盘好的发髻,用毛巾轻轻的擦拭着,拿出镜子一看,哇塞,那张本来如花似玉的脸,被雨水这么一淋,真的是如花似玉了……简直就是大花猫嘛,拿出湿巾,擦拭着脸上的妆。慢慢的,渐渐露出脸上的本来样貌。

  一旁的女子看到,嘴张的大大的,好美的人,就连花贵妃,战国最美丽的女子,站在她旁边也不会比得过她!她看起来就像是仙女跟妖精的结合体。

  静妃看着正在擦拭着脸上妆的桃,轻轻的骂了句:“贱人”

  已经弄完脸上妆容的桃,对着战说:“好啦!我已经弄好了!”

  战慢慢转过身,只一眼便呆住了,刚刚好像可怜的小猫一样的女子,现在,已经美得不像话,那身露骨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不但显得不放荡,反而有一种清纯的美丽,美好的想让自己宠她,在宠她,只要她提出一个要求,自己便会倾尽一切,满足她。

  桃被看得不自在,轻轻的转过头,这个男人怎么那么色啊,盯着自己移动不动的,就算是在开放的女孩子,也会不好意思的好不好啊。

  看着那丫头露骨的衣服,虽然很美,但是,他不想让外面的八大暗卫看见,尽管他们是他深信的朋友,也不行,丫头的娇躯,只能他一个人看,别人不可以看到!想到这里,战便忍不住了,她的美好,只能是他的!突然起身,抱住正在别扭的桃,用自己的披风,把她裹在自己的怀里,那感觉美极了!

  “喂,色狼,赶紧放开我!”桃虽然反抗者,但心里感觉还是跟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他的霸道。

  “不放,桃穿的太少了,这是哪里的服饰,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嗯?”

  糟糕,该怎么说呢,桃心里打着小九九~

  “这个是我们那里的衣服,叫连衣裙,好看吗?”

  “好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呵呵”

  战低沉的笑道,手里依旧紧紧的抱着桃

  “你对所有的女人,都这么都这么随便吗?”

  “我只对你”

  静妃差点没有咬碎那一口银牙,王这是怎么了,虽然是他的妃子,但是她更加觉得她就是她的泄欲器,从来完事后,没有抱着她,也没有亲吻过她们的嘴,刚开始他觉得王只是这么对她,得知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时候,她心里就平衡了,毕竟,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可是,这个贱人出现之后,那般爱干净的王,居然能够容忍这个脏兮兮的她进马车,还拿自己的披风,把她遮的严严实实的,仿佛是不想让自己的所有物被人家窥视,所有物?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王……

  “主子,奴婢弹首曲子给主子解解闷,好不好嘛?”

  娇滴滴的声音凭空乍起,让桃联想到了古代妓院的老鸨。一个没忍住,噗的笑出声,看着怀里贼笑贼笑的宝,肯定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战也笑出声,

  可是桃看不下去了:“喂,你傻笑什么?”

  “看你在笑,所以我随波逐流一下”

  “你…”

  看着一边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兰婕妤终于爆发了。

  “桃姑娘是对我的琴艺感到不屑吗?”听声音都能感受到主人严重的心情不好。

  桃吓住了,她没有那个意思呀!这这这跳到黄河都不知道说的清说不清了,咋办呀?

  “我我我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位姑娘,你误会我了”桃的声音都有点抖动了,平时被哥哥保护的太好了,哪里见过这个仗势,拼命的往战的怀里钻,希望能从他身上得到意思慰藉。

  “什么姑娘,我可是已经出嫁的妇人,请教夫人,哼”兰带着一丝不屑。

  看着战怀里的桃,恨不得在桃身上看出个洞。

  夫人?她是战的妻子嘛?那旁边的呢?也是的嘛?桃身体一僵,虽然知道古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是,她可是21世界来的啊,追求的也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在想到,她们都是战的女人,心里便更加难受了,毫不犹豫的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战感到她的挣扎,把她抱得更紧了,“放肆,兰,还不闭嘴!”战带着微怒

  “你怎么可以当着你妻子的面抱我,色狼,还不快放开!”桃着急了,虽然她害怕对面的两个母老虎,但是,当着别人老婆的面跟她们的老公抱得那么紧,不好吧。

  “她们算什么!”战云淡风轻的说出口

  气的旁边的两个女人差点吐血,什么东西?她们好歹是朝中大臣的千金,而那个桃,她才是算什么东西,刚想抗议的,马车上突然射进一枝箭头,吓得三个女的花容失色。

  上帝啊,对我好点行不行啊,别我刚穿越,就要我拜拜啊!桃心里哀悼遇上刺客了。啊的一声,战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嘴里不停的安慰着!

  “有我在,不怕,宝贝!”

  这声音仿佛有魔力,桃渐渐的不害怕了,可旁边的那两个女的,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箭头是从静妃脸旁边进来的,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毁容了,吓得她立马晕过去了,兰抱着头大叫着,哪有刚刚的傲气了。

  只听见外面声音吵杂,似乎是刀剑碰撞的声音,不一会:

  “主子,总共三名刺客,已经全部就地正法!是否继续赶路?”

  “走”战依旧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他的宝贝应该没有见过这些吧,她是美好的,不应该看到这些血腥的场面!

  全部死了?好奇的看着窗外,外面雨停了,可是那三个人,浑身流着血,惨不忍睹的躺在地上,堆在一起,我们走了的话,他们会被野兽吃掉的吧?好可怜。

  “等一下”桃挣开战的怀抱。从行李箱拿出自己惯用的毛毯,白色如雪,突然蹿出马车,扶着车夫的身体从车上跳下,这一系列的动作,又看的他们目瞪口呆,这个女孩,她要干什么?

  战看着怀里空空如也的身子,那丫头,动作也太快了吧!跟着也出了马车,一行人注视着桃,抱着白色毛毛的东西,往尸体走去。

  桃认真的把手中的毛毯盖在他们身上,双手合在胸口,不知道在干什么,大雨过后,彩虹出来了,照在桃身上,使他们怀疑,这般美好的女子,是不是天上的仙女,要知道,杀手,从一出身开始,便已经注定,要为主子卖命!就算是他们跟主子情同手足,也是如此,他们从来没有奢望,要是哪天,任务失手,还会有人,他们盖上一层薄毯,让他们安息。可是她,那个看起来娇小,弱不禁风的女子!就是这样做了,而且毫不犹豫!这一刻,他们共同鉴证着她的美丽。

  “你们安息吧!下辈子,别在做杀手了,做自己吧!”桃轻喃

  做自己吧?树上的男子一怔,做自己吧!仿佛带着魔力,穿透他的心!

  看着如梦般的女孩,那样认真的在替他死去的属下超度!心中一动,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心中的悸动,代表的是爱。

  “小笨蛋,出来也不知道穿身衣服”战突然抱起桃,用自己的披风把怀中的女孩裹得紧紧的,心中怒火横生,知道后面八双眼睛都看着属于他的人儿。

  “都给我转过身去,小心你们的眼睛!”

  桃往身后一看,妈妈呀,都盯着自己干嘛呀!突然想到,自己鞋子都没有穿就跑出来了,虽然是快入春了,但还是很冷,自己的衣服,好像都是夏天的嘛?

  打了个冷战,往战的怀里一钻,便不好意思见了!

  战知道怀里的小人儿冷了,便飞身抱着她进了马车,还带着怒气,“还不走?”

  虽然桃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但还是聪明的闭上她的小嘴巴。

  战拿出毛巾,轻轻的擦去桃脚上的污渍,用自己的大手握住桃的小脚,用内力努力的把桃的小脚,唔的暖暖的!这丫头的脚,好小好小,他一只手就能握住,她的身体软软的,抱着她,他心里就静下来了,好像拥有她,就拥有了全世界。

  哎哟,这个男人干嘛这么深情的看着我哟,我都不好意思啦!看着他那么小心翼翼的替自己擦拭着脏脏的污渍,还用自己的手掌,把自己的小脚丫弄的暖暖的!一股电流在自己的身体窜来窜去!这个感觉是什么捏?

  战看着出神的小鬼!似乎她很能神游太空,十次有九次看着她,都是一副呆呆的样子,那微张的小嘴,看起来,好像好好吃的样子,当战的嘴快对上桃的时候,桃突然就抬起头,香没有偷到,到时撞了一头包!

  “笨蛋,困了吧!嗯?”看着天,快黑了,今晚,只能在外面过夜了。

  “风,找一块地方,准备晚上露宿”懒懒的声音从桃的头顶传来,听的心儿扑通扑通的。

  “我好困哦!”她确实困了,从早上到现在,不知道时差有没有错?只知道她现在是又冷又饿又困哦!感觉自己像是没有人要的小猫猫似地,好可怜啊!蹭了蹭战的胸口,撒娇道。

  战那里舍得她不好受呢,连忙抱着她往貂皮上一躺:“乖乖的睡觉,准备好了,我在叫你,嗯?”抬头轻轻的在桃额头上亲了一下。

  “恩,好的,要记得叫我哦!”他对自己好像真的不错呢!比哥哥还要温柔,或许,在这里,他是不错的选择!

  旁边的两美人可没有那么幸福咯,在战冷冽的目光下,想说出口的话,都使劲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目光死死的盯着主子怀里的丫头!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静妃看着王,再看看怀里的桃,眼里杀气横生,这个女人,不能留!看来,要飞鸽传书给爹爹了。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饿了,桃睁开眼睛,微微动了一下,抬头看见战正死死地盯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了。

  “怎么才睡了一个半时辰就醒了?”

  桃看见那两名女子已经不见了?

  “她们呢?我肚子好饿哦!有没有吃的呢?”桃可怜巴巴的

  “已经弄好了,就等你了,来,穿上这身衣服,我抱你下去!”说完拿出一身衣服给桃换上

  “你不准看,我自己来换。”哎哟,这个人,不知道羞羞的嘛?他好意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好,那你快点换,我去外面等你!”战看着怀里这个闹别扭的女孩,无奈宠溺的说道!

  桃拿着那衣服,光看就知道这衣服的名贵,粉红色的衣服上,用金线绣着大朵的牡丹,似假似真,系在腰间的流苏,搭配着这身衣服,是一朵逼真的牡丹花荷包。鞋子跟衣服同色,穿起来很舒服!桃轻轻呼出一口气!古代的衣服美是美了,就是太难穿了,好在安定下来应该是有人服侍的吧!不需要亲自动手,要知道,她可是很懒得……

  呀,头发咋办啊?没有镜子,不会梳头发,今天那两个女人头上的发髻应该是很难梳理的!算了,就披着吧!起身走出马车,嗖嗖嗖,几道目光铺面迎来,她想雨轻轻招手,示意他抱她下去,那种单纯不做作的动作,尽然丝毫没有引起这几位的反感,可能,在她毫不犹豫的替那些刺客盖住身体的时候,他们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又善良的丫头!

  雨现在可是尴尬了,看着主子要杀人的目光!到底是抱还是不抱呢?

  他想抱呢,可是不敢啊,主子折磨人可是有一手的啊!他心里的小九九桃才不知道呢!桃嘟嘟嘴巴,想要说什么,突然腰间一紧,她直觉的紧紧抱着那人的腰,小命要紧啊!落到地上,看清楚来人是战!甜甜一笑,本来稍有怒气的战,瞬间心也就软了!

  “今晚我们要露宿在外,你还适应嘛?”

  “哇塞,露营啊!我好喜欢呢,以前想跟朋友去露营,哥哥都不肯呢,说什么都不同意!嘻嘻,没想到今天被我赶上啦!我适应适应的很呢!”桃心里都开始长花了。

  “你喜欢就好!来吃点东西吧!”拉着桃坐在桌子边上,旁边那两个美人瞪着她,看着她身上的衣服。

  那可是天蚕国这次进贡的贡品,是天蚕丝编织而成,上面的牡丹更是秀娘花一年的时间完成的,花贵妃曾经恳求王赏赐给他,王就是不答应,没想到,居然穿在这个贱人身上,真是气死人了!

  “战,他们怎么不坐下啊?”桃看见旁边站着的人,很怪异的好不好哇!

  他们干嘛不做啊,要知道,这地面大得很,屁股下面的貂皮毯子舒服的很,难道站着很舒服吗?

  战看了一眼风他们,“那就坐下吧!”

  这可不行啊,吓他们啊,怎么能与王,娘娘她们坐在一起呢,先不说王,坐在娘娘身边,可是很不礼貌的啊!他们可不敢!

  “快点坐下嘛!难道站着很舒服嘛?”桃肚子饿死了,他们干嘛不吃啊!真是

  “风,不敢,主子们先吃吧!风站着就好!”

  “那我不吃了,你们不吃,我怎么好意思吃啊,也吃不香啊!”桃嘴巴一撅,俨然是生气了。

  “桃叫你们坐,你们就坐,都站着干嘛?”战开口,手中拿起筷子,夹起几块点心往桃碗里送去。

  “不是说饿了嘛,还不乖乖吃饭,要我喂你?”战调笑着,却依旧很认真的给桃夹着吃的!

  一群人又呆了,他们的王,他们冷酷无情的王,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了,从他们记忆开始,没有过!还记得以前一个小才人在宫中偷情,王可是叫侍卫剁碎了喂狗的啊!看来,王是真的爱这个丫头的。

  吃完后,一行人坐在地上,桃从来没有觉得,夜晚的天空竟然如此美丽,在这个美丽的夜晚,是不是要来点音乐听听呢!对了,今天马车里,那个穿红衣服的美人说要弹琴的!

  抬头对战说道:“她今天在马车里面说要为你弹一曲的呢!现在月光美景,你不觉得正缺少了空灵的音乐吗?”

  战眼皮都没有抬:“那兰就为我们弹一曲吧!”

  这可差点气得兰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王这是什么意思?她爹爹虽然不是什么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歹也是个将军,王居然叫她弹琴给这些人听,这不是羞辱她吗?正待还口时,静妃道:“主子,有音乐,也要有舞蹈啊,看桃妹妹长得那么好看,舞姿也应该是一流吧!不如兰妹妹弹琴,桃妹妹跳舞吧?桃妹妹意下如何?”静妃转过头去看着桃,

  战突然用眼刀射向静妃,居然敢叫桃跳舞给他们看,是谁给她的胆子!哼,正想要拒绝

  “好呀,那我就边唱边跳吧!希望这位兰姐姐跟上我的调子,可以嘛?”桃好久没有跳舞了,今晚调一下也好,看看舞技有没有退步!

  桃都说了,兰婕妤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反正大家都是一样!那就一起吧

  “好啊,那请吧,桃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