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不放手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火儿醒过来,就看到耶律浩逊趴在窗前,眼中满是疲惫。看着耶律浩逊睡梦中,眉头还是紧紧皱着,火儿心里一阵心疼。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抚平耶律浩逊的眉头,孰料火儿因为动弹才发觉自己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了。浑身酥麻,且疼痛。一点力气都没有,火儿闷哼一声。耶律浩逊立刻从睡梦中惊醒。

  看到火儿已经醒来,他扶住火儿,将火儿扶着坐起来,在她后背垫上毛绒绒的枕头。火儿额头的汗水渗出,惊慌地说:“我怎么了?为什么一点力气都使不出?”耶律浩逊轻拍火儿的后背,安慰说:“不要怕,没事的。你只是脱力了而已,修养个几天就能够恢复了。”火儿闻言稍微心安,不过还是捉住耶律浩逊的手说:“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耶律浩逊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火儿一惊,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于是伸手推开耶律浩逊,别过脸说:“不要你假慈悲!我们金人和夏人势不两立!”耶律浩逊眼中的失望一闪而逝,随即一脸冷漠地说:“我关心的不是你,这你应该清楚。”说完,甩着袖子走了。火儿心里痛骂自己,真是自作孽啊!

  过了一会儿,耶律浩逊端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但是看相不好的药走过来。不由分说掰过火儿的头,直接将药碗端到火儿嘴边说:“喝了它,你会很快恢复行动。”火儿憋气不过,入鼻没有意想到的难闻,而是带着一股果香的味道。火儿喝了药,一股苦涩在嘴里蔓延。火儿别过头说:“好苦啊!”

  耶律浩逊愣了愣,随即虎着脸说:“苦了才有疗效,快点喝了,不然本王就要强行灌了你!”火儿扁嘴,随即一咬牙,一口喝个干净。周身的真气开始有了一丝,暖暖的,很舒服。火儿不禁很是佩服耶律浩逊,随即想到他对自己的粗鲁和无情,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耶律浩逊不发一言,拿起药碗再次走了出去。火儿试着伸出手,发觉没有刚刚感觉那样刺骨难受了,虽然有点儿吃力,不过好在可以勉强动弹了。想到还要和耶律浩逊相处几天,火儿心里的不舍和别扭交相呼应,脸上一抹矛盾和复杂,愣愣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只是火儿想,这古代的屋顶真是丑啊!哪像现代,自己那客厅的天花板上可是吊着一座价值百万的水晶吊灯呢!

  火儿越想越感觉怀念前世的生活,无奈自己如今看情况是只能奢想了。本尊魂魄已去,除非自己死了,否则自己就是赵火儿。必须要顶着这个名字继续在这个世界游荡,火儿叹了口气。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身体里的真气全部消失了,当时自己看到耶律浩迟不甘受辱,咬舌自尽。耶律浩帅故意出言揭穿自己火妃的身份,老太君的失望和伤神,金军上下的恨意,火儿感觉自己那个时候心里升起一股悲天悯人的悲哀。

  然后就感觉似乎有一股力量,游走在心田,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真气全部抽走,直到真气丹田枯竭。然后火儿便失去了意识,醒来看到的就是熟睡中的耶律浩逊。那么,那场战争后,赵府之人还有活口吗?火儿的心一阵绞痛,她出声喊:“耶律浩逊,我有话要问你。”

  耶律浩逊走进来,坐在板凳上,一脸漠然地说:“什么事?”火儿说:“那天,战况怎样?”耶律浩逊嘴角勾笑:“哦,你是以何身份问这个问题?”火儿词穷:“我…”耶律浩逊挑眉,继续说:“或者说,你问的是夏军战况还是金军战况?”火儿知道,这是试探,自己不管怎么回答,最终都要中计。回答是赵府丫鬟,那么自己如今的救命恩人却是夏国王爷,少不了一番讥讽。若是说以儒清王妃的身份,那么正好遂了耶律浩逊的心意,自己要随着他回夏国了。

  至于战况也不用问了,耶律浩逊肯定只会捡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随便打发自己。所以自己进退两难,看到耶律浩逊似笑非笑的表情,火儿毫不怀疑,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火儿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说:“我可以问下耶律浩帅怎么样了吗?”

  果然,耶律浩逊眉毛一挑,继续似是而非地说:“哦,六哥很好啊。就是由于八哥的事情,很是伤头脑。”火儿不禁出言讽刺:“果真是皇家无亲情,你八哥死了,你却一点也没有伤心。还能够轻描淡写的提他。”

  耶律浩逊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火儿说:“哦,差点忘记了。你似乎并不知道夏国皇室里,有一种药丸叫做‘轮回’。”火儿眉毛跳了跳,似乎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看着耶律浩逊,火儿收起好奇心,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耶律浩逊说:“八哥没有死,只是吞了‘轮回’,三天之后自会醒来。”

  火儿惊讶地看着耶律浩逊,这夏国真是不可小觊。火儿如是想着,自己不自觉想到了耶律浩逊。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倒是疏忽了耶律浩逊。他文韬武略,由于师从三清始祖门下,不但通晓天文地理,而且紫薇星宿,八卦阵法,无一不通。他在自己面前一直默默扮演一个皇子,一个拥有离奇心酸身世的皇子。后来成亲了,他只是每天陪着自己逛街购物,俨然一副闲散王爷的作风。

  可是火儿清楚,深夜醒来的时候,他总是不在身边。他有事出去了,一次两次火儿没有多想,但是当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时候。火儿再傻也知道了大概,他拥有自己的拥护者,他心里对于那个皇位不是没有想法。而是付出行动,伺机而动。

  火儿暗暗心惊,自己原来这么不了解他。他要的是皇位,那么自己算是什么?帝君之心难测,火儿不知道夏武帝是什么心思。太子耶律浩泽虽然文雅不失睿智,但是行事太过仁慈,未免有点儿优柔寡断。但是火儿不是没有想过,也许这就是太子故意流露出来的软肋,迷惑敌人而已。至于耶律浩帅,虽然屡次在火儿面前露出马脚,火儿可是从没有小忌过这个六皇子。据说他三岁能诗书,五岁能够弯弓射箭,七岁就可以赤手空拳擒住大内高手。十足一个天才加异才,尤其是,他与夏武帝惊人的相似。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喜好,如出一辙。

  所以火儿可以肯定,夏武帝并没有打算将皇位固定在太子身上。他要的是能够挑起夏国重担的帝王,要的是能够完成一统天下宏图的帝皇。那么儿子之间的这些纷争,或许根本就是他所希望和首肯的。只是火儿想,他也有大忌。只是不知道他的大忌是什么,火儿甚至想着,或许回夏国了,一定要进宫多多观察这个夏武帝。

  火儿惊了一下,自己怎么忽然想了这么多?再看耶律浩逊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火儿被看得心里发毛。耶律浩逊说:“再有两天,你就可以行动自如了。”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两天后,要和他分道扬镳了吗?

  耶律浩逊说:“那天,暂时休战。只是今日在断魂山,两军再次相遇,恐怕这一次的大战在所难免了。”“什么?”火儿大惊,挣扎着站起来。耶律浩逊瞪着火儿说:“你以为,凭你这般模样,过去了能够阻止得了吗?”火儿倔强地推开耶律浩逊,踉跄着差点摔倒。扶住床柱,火儿说:“那又怎么样?身为金人,战场上当有我赵火儿的身影!只因我手中,有奢逸帝御赐兵器!”

  火儿借助火棍亦步亦趋向外走去,耶律浩逊眼中有心疼有矛盾有阴沉。最后都化作一缕无奈,追上去搀着火儿。耶律浩逊说:“若不是因为她,本王绝不会管你的死活!”火儿听了,嘴角苦涩,心里却是一阵甜蜜。耶律浩逊还是在乎她的,火儿暗下决心,等平息了战乱,自己一定跟他回夏国。只是火儿不知道后来的事情,否则她怎么也不会对耶律浩逊隐瞒自己回来了的消息。

  两人到来的时候,两军已经激战。遍地都是死尸,空气中的血腥浓厚的让人喘不过气,火儿脸色苍白。看着面前的厮杀,忽而眼前一阵闪烁。火儿看到了耶律浩帅,他的铠甲已经破旧,暗淡无光。与他交手的不是别人,正是马瑶光。火儿心里一阵紧张,那么赵文广和老太君呢?

  耶律浩逊皱着眉头,将火儿护在身后。右手不断击掌击飞乱箭,火儿紧紧抓住耶律浩逊的衣襟。难道说赵府只剩下马瑶光了?火儿的心不住地下沉,不可能的。眼中的泪水打转,火儿努力睁开迷蒙的眼睛看着周围。入目的是不堪一睹的画面,火儿几欲吐出来。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好多死尸死相凄惨。在看到一截截断肢,甚至还有无头尸体,火儿终于忍不住胃里翻涌,吐了出来。

  大口大口的酸水从胃里吐出,火儿越吐越感觉胃里反胃。耶律浩逊皱眉说:“非要来这里吗?”火儿抬起头,惨白的脸带着绝然说:“看到这样的画面,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我们金人不畏死,即使只剩下一个人,也要誓死与夏军决战到底!”说完火儿推开耶律浩逊,一步一个蹒跚向着马瑶光走去。

  耶律浩逊看着火儿绝然的背影,眼中的痛苦暴露无遗。耶律浩帅看到了火儿正在走来,周围的箭矢立刻争相向着火儿射去。耶律浩帅心下一惊,说道:“众弓箭手听令,不得对火妃放箭!”马瑶光冷哼一声,欺身向前。耶律浩帅眼中的阴霾夹杂着不悦,瞪得马瑶光手中的剑一滞。

  耶律浩帅使出一掌,正中马瑶光胸口。马瑶光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耶律浩帅说:“找死,本帅成全你!”眼看着第二掌就要击中马瑶光,马瑶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赵文广的脸庞愈加清晰,只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马瑶光感觉右肩一痛,睁眼就看到火儿推开自己。耶律浩帅的一掌正中火儿,火儿吐出一口鲜血,身体轻飘飘地向悬崖落去。

  马瑶光发出大喊:“火儿!”耶律浩帅立刻伸手去抓火儿,火儿脸色更加苍白,像只无力的蝴蝶随风飘舞。就在火儿闭眼的瞬间,一只温暖熟悉的手抓住了自己。耶律浩逊一脸的心疼说:“抓住我!”火儿抬头看到耶律浩逊左手抓住一根枯木枝条,若是自己不放手,很可能两人都要坠崖了。

  火儿虚弱地说:“放手!”耶律浩逊摇头说:“我不放手!”火儿摇摇头,松开自己的手,耶律浩逊嘶吼:“火儿!”左手也松开,与火儿双双坠落崖底深渊。

  耶律浩帅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对着地面狠狠地击出一掌。地动山摇,耶律浩帅痛苦的哀嚎声响彻在整个山谷。

  赵文广率领援军到来,看到的就是火儿与耶律浩逊坠崖的一幕。马瑶光嘴里喃喃自语,眼角的泪水扑簌簌滑落。

  号角声声,这场战争似乎失去了意义。

  佳人已逝,耶律浩帅感觉自己的心竟那么的疼痛。原来那个圣女,在自己心里并不是坐拥天下的棋子而已。

  就在双方人马都停止一切动作的时候,空旷地山谷传来一声尖锐的嗓音:“圣旨到!”是奢逸帝的近侍曹公公,骑着马右手拿着圣旨赶来。

  耶律浩帅无视金军全部跪地接旨,只是看着山崖愣愣地出神。

  曹公公展开圣旨宣召:“奉天承运,奢逸帝诏曰。赵府一干将帅即刻收兵回朝,不容刻缓,如有抗旨不尊,则即刻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