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荷香居
作者:戏天下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素素也停下脚步,感谢了云之后,便抬眼朝前看去,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荷塘,这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

  荷塘四周被杂草包围,但却一点都不影响荷花的开放,满糖的莲叶片片相依偎,粉红的荷花挺立在荷叶之间争相开放。

  他们脚下的路到了这里转个弯朝另一边延伸而去,也可以说路已经延伸在草丛之中,有路却无路。

  杂草有一人多高,杂草深处有一处房屋,看起来不算小,房屋的正门上写着三个占满灰尘的金色大字“荷香居”。

  金色的大字下方用彩色颜料涂有几片嫩绿的荷叶和几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同样也是占满了灰尘。

  也许,荷香居就是由此而来,如果不是这些杂草和灰尘,这荷香居应该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居住环境。

  也可以想象,以前住在荷香居的女人肯定是一位心地善良、温柔似水的女人。

  按说这么好的庭院不该如此的荒凉啊,难道真的是人去茶凉,连打扫庭院的丫鬟都没有了?

  素素愣了片刻,本以为荷香居和它的名字一样,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的荒凉,好在荷塘里的荷花给荷香居点缀了一点生机。

  看来她猜对了,这个冷面阎王是厌恶她的,不,不止是厌恶,而是恨,已经到了痛恶恨绝的地步了。

  素素泪了,什么样的环境她都住过,只是这个杂草丛生的房子还没住过,何况现在是夏季,这杂草深处除了蚊虫不知道还有何物?

  云也愣了一下,这个地方很久都没人过来打理了,只是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的严重,但是王爷的吩咐就好比圣旨,谁也不敢违抗。

  即使这个王妃再怎么丑陋那也是女人啊,这个王爷怎么就忍心把一个女人扔在这种地方呢,云又深深同情的看了素素一眼,连忙告辞。

  “王妃,小的告退!”

  云走了之后,好久素素才回过神来,不许她带一个人过来,原来住的是这样的房子啊,素素心里忍不住骂了寒王千万遍。

  死阎罗!!!臭王八!!!一个大男人却长的像个女人,真是变态的人连长相都这么变态,要是打扮成女人就连仪器都分辨不出来。

  当然,这个朝代也没有分辨男女的仪器。

  骂累了的素素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匕首,匕首大约七寸来长,匕首的外套是牛皮制作的,那是她出嫁的时候她二姐给她的,让她放在身边防身。

  还是她二姐有先见之明,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素素抽出匕首,蹬下身子,开始一点一点的割着面前的野草。

  还没割一会肚子就很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从昨夜到现在她都还没吃一口东西,只有昨夜喝了两杯酒而已。

  素素摸了摸肚子,又在心里把寒王的八代祖宗给问了割遍。

  准备采取不理肚子叫嚣的方针,继续割草,要是今天不把这里处理干净了,那她今夜连住的地方都成问题了。

  尼玛的,死阎罗,臭阎罗,不得好死的阎罗。

  出门被门夹,走路掉水坑,骑马会撞树,坐车车散架,夹死你!淹死你!撞死你!摔死你!

  素素一边割草就一边咒骂轩辕寒,而此刻在书房的轩辕寒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送到了?她有什么反应?”

  轩辕寒轻轻地揉了揉鼻子冷声问那个送素素去荷香居的侍卫云。

  “王爷,你对王妃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本来不想管的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因为那个地方别说叫一个女子去住了,就是让一个男子去住也会害怕的。

  “本王平时是不是对你们太好了,现在你都敢来说本王的不是了。”

  轩辕寒那凤眸里的两道寒光直射站在面前微弯着身子的云,云一个哆嗦,全身就像掉进一个冰冻里。

  “属下不敢!”

  轩辕寒收回那两道寒光,用那冻死人不偿命的话语问道,

  “她有什么反应?”

  云感觉身上稍微暖和了一些,抖了抖身子,好似要把身上的冰霜给抖了去,

  “王妃呆住了。”

  听见王妃呆住了,轩辕寒那冰冷的脸上才看见一丝暖意,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不爽,

  “只是呆住了?”

  那言下之意就是,只是呆住了还不够,要她哭,要她害怕,要她来求他,只有这样他才会稍微解恨一些。

  “是!”

  云不想多说,只感觉到这个王爷变了,从上个月开始就有点变了。

  “你出去吧,随时给我汇报那个丑女人的情况。”

  轩辕寒挥了挥手,他想休息一会,昨夜开始他就莫名的烦躁,他已经派风去调查那个明轩了,查到此人不管是做什么的,立刻给他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