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胡诌大法
作者:陈小飘同学      更新:2015-06-26 17:38      字数:0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在等人,说不定咱俩还有渊源呢!”小猫双手抱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话一说,那美人便肃然起敬了起来,她试探问道:“你、你是仙缘城周家来的人?”

  “你是唐家的人?”

  女子闻言当即释怀,“当然了,要不然你以为谁会在这城门口傻呆呆地等上大半个下午呐!快跟我回去吧!我都快饿死了都。”

  女子不再多理会小猫,转身带头欲离开,可小猫却驻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女子不解,回头皱眉道,“你还不走?天都快黑了!”

  小猫不紧不慢道:“走?我干嘛要走?我都还没确定你的身份呢?”

  “确定身份?你不是知道我是唐家的人了么?那还确定什么身份?”那女子大为不解。

  “笑话,你说你是唐家的我就得信?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我的仇家派来杀害我呢?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问几个问题,确认一下你的身份才行。”小猫显得异常淡定。

  “那行,你问吧!”女子倒也坦然。

  小猫摸了摸下巴,作思考状,“你说你是唐家的人对吧?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在唐家里头是个什么角色!”

  其实紫晶城有不少唐姓之人,小猫问这个问题是想弄清楚件事,这个唐家究竟是哪一个唐家。到底有没有油水可捞,值不值得自己冒这个险!

  唐家美女白了小猫一眼,“我叫唐小茹,我爹是唐正华。这下你应该满意了吧?”

  小猫一听唐正华三个字,浑身不由地震了一下。紫晶城有三大家族,唐正华所代表的唐家正是其中之一,这个唐正华手下产业众多,说是家财万贯那可是一点也不夸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跟这个唐家扯上了关系。这回可真的是要搞大发了!什么钱不钱的,那还不是勾勾手指头的事情么?

  小猫满意地点了点头,“嗯!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们来接我,那又何以连我长什么模样你们都不清楚呢?按理说,你们应该一眼就认出我才对的。还有,怎么是大小姐你亲自来接我,你们唐家难道连一个下人都没有了么?”

  “切!你以为我想来接你啊?要不是最近本小姐心情烦闷,在家里憋的慌,我才懒得跑这趟苦差事儿呢?”唐小茹不乐意道。“本小姐从没见过你,自然不认得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那你爹就不会派个认识我的,见过我的人一块来么?他不怕出什么纰漏啊?”小猫故意问道。

  “得得得、你还真把你当回事儿了。我爹说了,你爹当年对我爹曾有过小恩小惠。只不过后来两家人鲜有往来。前些日子你们家送来信函说是把你托付给我们家。我爹不想背负背信弃义的骂名才勉强答应收留你,别说我了,整个唐家谁会认识你啊?”唐小茹鄙弃道。

  小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也就是说,连你爹也没见过我了?”

  “那是当然。”

  这回小猫可是彻底地安心了,周家已灭门。世上再无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这一个周大公子的身份可以当得稳稳当当。唐家?在小猫的眼中简直就是一座金银财宝堆积而成的小山呐!小猫一想到这些就浑身激动不已。

  唐小茹自然是不会知道小猫心里所想的这些,“问完了么?”

  “嗯!问完了。”

  “可以走了?”

  小猫点头。随即两人便一前一后地向城里头走去!

  小猫走在唐小茹背后,看着她纤细窈窕的背影,不由心痒了起来。话说他今年也十七岁了,正是躁动的年纪。像一些正经家的人这个年纪基本上也都娶上媳妇了。奈何他无依无靠、无家无室的,自然也不会想到这方面。

  虽说平日里也不少调戏一些良家,但是像唐小茹这般绝色,还真是罕见。小猫不仅忽悠人拿手,说到这调戏哄骗姑娘,那也是一把好手呀!现在秀色可餐的美女当前,不施展一下自己的本领,简直枉为人了。

  只见小猫嘴角流露出一嘴坏笑,大步迈上前去,与唐小茹并肩前行。对于他的行为,唐小茹只不过瞥了他一眼,并未说什么。

  “妹子,我看你年纪应该比我小。我叫你一声小茹妹妹,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小猫面色诚恳,谈话倒也落落大方,使得唐小茹并无什么不适之感。

  “不瞒小茹妹妹,我们周家在无极国也算得上是个大家了。什么样的女子无我没见识过,我还以为自己是饱览群芳了。但是直到今日见到小茹妹妹你,我才知道我以前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实话实说,小茹你真的是我见过这么多女子中,绝对意义上最最水灵靓丽的一个了。”小猫赞道,虽说有点夸张,但也的确是真心话。

  岂料唐小茹听完,整个人却皱起了眉头,鄙视地望了小猫一眼。

  小猫一看这眼神,心道不妙,感情这丫头肯定是平常听这些赞美之词都听腻歪了。现在再这么说,倒有些登徒子之嫌。

  唐小茹正欲开口,小猫忙开口继续道:“小茹妹妹你一定以为我乃轻浮之人,所以看轻我,是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小猫眼珠子一转,为扳回一成,他必须得开始施展自己的胡诌大法:“想我周展在无极国仙缘城也是耳熟能详的人物了,当然这其中跟我父亲有一部分关系,最紧要的是,我有一门手艺。这手艺莫说在整个仙缘城了,即便是当今天下,想必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而且这门手艺跟你们这些姑娘可是息息相关的哟!不知道小茹妹妹可有兴趣知道?”小猫表情开始自负了起来。

  “手艺?什么手艺?”唐小茹果然被小猫的胡诌大法给唬住了。

  “嘿嘿!说到这手艺,还得从我十二岁那年说起。你也知道,我们家在仙缘城是鼎鼎有名的丝绸大家。有一次,一个商户做生意赔了,可是却欠了我爹几万俩银子还不出。我爹太忙了,于是我就替他老人家上门收债!”

  “你?你才十二岁就干这事?你行么你?”唐小茹有些难以相信起来。

  “那是!我当时叫上几个家丁直奔那人屋里要债,可谁知那人也实在是没钱,就差没卖老婆孩子了。我看他实在是可怜之极,恻隐之心大起,所以就把那账本给销毁了。顺便还给了那人几百两银子救急。”小猫说得自己无比伟岸。

  “你这事做的倒也挺爷们的。”唐小茹赞许地喃喃了一句。

  “是呀!谁知道我将离去之时,那人突然叫住了我。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角落里,偷偷摸摸地递给我一样东西。”

  “哦?是什么?”这回就连唐小茹也忍不住极度好奇了起来。

  “是一本书!”小猫郑重其事了起来,“准确的说,是一本绝世秘笈!我当时看了那书,上边写着是‘不老驻颜术’!”

  “‘不老驻颜术’?”唐小茹惊呼了起来,“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东西?”

  小猫一看唐小茹这种表情,心下已经安了大半。他知道,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对自己容貌不在意的,尤其是美女,则更加关心这方面的东西。他又一次赌对了。泡女孩子,一定要使得她对你有兴趣,只要这兴趣一来,那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小猫继续道,“可不是么?一开始我也没怎么在意,随随便便地丢在书房中,后来有一次上茅房的时候,顺手拿来看。这一看才发觉里头写的全都是一些驻颜美容的方法及手段!”

  “那你学了没有?”唐小茹焦急问道。

  “哎!我当时琢磨着我一大老爷们学那个干嘛呀?因此也就随随便便地翻了几页,大致记住了一些法门,其中就包含了如何使得女子肤质变得细腻白皙。我也正是仅凭着这个手段,在仙缘城的女子中大受瞩目的。”小猫自豪地说道。

  “你不知道呀!我再仙缘城拯救了多少丑八怪,只要是经过我这手法的女子,个个的皮肤都犹如新生儿一般细腻!所以说我对这女子的皮肤也是略有研究的。”

  唐小茹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心里痒痒地想试试,女孩子谁会嫌自己不够漂亮呢?可是她一个大美人儿从小就听惯了别人的夸耀赞美,哪里好意思说出口要小猫为她作这些事情,一旦说出来,那不就是变相承认自己有缺陷了么?因而只得颔首低思,一副颇有心事的模样。

  可是这种小女子家的心思,焉能瞒得住小猫,当然了,小猫要的也就是这种效果。只听他继续道:“小茹妹妹,你虽说天生丽质,但是我观察你的肤色却不够白皙细腻,我这人最喜锦上添花。妹妹你在我眼里本就应该是完美的,所以我希望能为妹妹施展一次那种功法,使妹妹变得更加漂亮。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你说的是真的么?”唐小茹忽而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那是当然,不信你去问问,整个仙缘人多少富家女眷找着求着我为她们施展这一套神奇的功法,我都没答应呢!”

  终于唐小茹再不矜持,微微点了点头,嘴角甚至流溢着一丝羞涩的笑容,“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让你作一回吧!”

  “嗯、嗯!等安定下来以后,我这就帮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