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托付遗愿
作者:陈小飘同学      更新:2015-06-26 17:38      字数:0
  老头双目紧闭,表情痛苦!他用右手在自己的小腹中先是摸索了一下,给人感觉像是在水里捞一条鱼,而后锁定了目标旋转了两下,“啪”一声响,像是摘下了一个什么东西!随即他便将手伸了出来。而另一只手早已解下原本腰间的腰带,立刻缠着自己的伤口,严严实实地困了两圈,止住了不断涌出的鲜血!

  老头子握紧的右手缓缓摊开,让小猫没有想到的是,一块拇指般大小的紫色水晶正安静地悬空直立飘浮在他的手掌心上。并且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光线虽暗,但水晶的周身却不断有丝丝圣洁的雾气向外界溢出。

  等等!小猫脑海顿时好像想到了些什么,难道说这块紫色的水晶,原本就是他肚子里的东西么?既然如此,他把它掏出来做什么?还有就是这紫色的水晶到底是什么玩意,莫非他身上的宝贝就是这个小东西?

  一系列的疑问在小猫的脑海里此起彼伏!但是他还没想通呢!糟老头那边却有了动作。

  只见他毫不犹豫地伸出左手,掰开小猫的嘴巴。右手顺势一拍!刚刚还安静地呆在他手中的那块紫色水晶这会竟直接就被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小猫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东西,正顺着他的食道,急速向下坠,穿过了胃,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小腹之中,并在那里安了家一般!

  小猫彻底石化了,以他的思维已经完全搞不懂这个要命的糟老头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了!就算那块紫色晶体是宝吧!你交给我保管不就完了么?可现在你直接丢到我肚子里算是怎么个事啊?难不成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把自己开膛破肚给捞出来么?那这生意可就是赔本买卖楼!小猫心里暗暗叫苦。

  但是糟老头这边可不闲着,他双手却在不停地变换着一系列不一样的手势。或成掌、或成拳!时而双手互博,时而双手互连!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手势没有一个是重复的。每比划过二三十个手势之后,他都会向着小猫的肚子推出一掌!

  而这时则会有一个很奇怪的符文般光芒,飘入小猫的腹中!对于小猫而言,身体没有什么多余的痛苦,有的只是好奇:这老头到底在干什么?

  符文一道接一道地飞入小猫体内,一开始糟老头还耍地头头是道。可是当打出第八道符文之后,他就立刻显得异常艰难起来。每打出一道符文,都像是要了他半条命!手势比划的速度也是明显地减慢了下来。

  终于在打出了十二道符文之后,他整个人脚下一软,双目紧闭,瘫倒在地!

  随着他一瘫倒,附着在小猫身体四周的紫色光芒薄雾也自动消失了开去!小猫也恢复了知觉和行动能力,他第一反应就是先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并未发觉有什么异样。可是刚刚还是会说会笑的糟老头此刻却像是立刻苍老了十岁,整个人变了一副模样!

  小猫没管太多,立刻蹲下身去,将其扶了半个身子,不停地边摇晃,边在他耳旁唤道:“前辈、前辈!你醒醒啊……”

  在小猫的心里想的是:你丫的可不能死啊!你一死,我这一身不明不白,谁来给我解释清楚?谁知道你给我肚子里按了什么玩意?会不会爆炸什么的,就算是你要死,也得先给我说清楚了再死。想到这些,小猫可是摇得更勤了!甩得那老头的头像拨浪鼓一样,左右摇摆!

  果不其然,在小猫强力地摇晃下,那糟老头竟然直接被摇醒了过来。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紧紧地抓住小猫手臂,艰难地呻-吟道:“别、别摇了!”

  小猫喜出望外,“前辈、你醒啦?你怎么样?没事吧?刚刚你对我做了什么?那个紫色的东西是啥玩意?”小猫道出了自己的一大堆疑问。

  糟老头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用一种异常虚弱的声音,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猫楞了一下,怎么这个节骨眼上了还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我叫小猫!”

  “小猫?呵呵!这名字倒是跟你人一样简单。”老头继续道,“你别说话,仔细听我说,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要细细记牢。因为这便是我要托付你去做的事情!”

  “嗯!”小猫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大限将至,我死后很快就会有三个人来找我。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得到我身上的两样东西!第一件就是我刚刚封存在你体内的那块紫色晶石。”

  “晶石?干嘛用的?这么大一块东西放在我肚子里会不会拉肚子啊?”这节骨眼上小猫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健康。

  糟老头苦笑地摇了摇头,“你放心,那块晶石唤作紫魂珀。当今世上万千修真人士想一睹其真面目尚不能够,虽说你不是修真人士,但对于你的身体绝对是有利而无害。为了避免那三人前来感应到紫魂珀,我在你丹田处设下十二道封印。一方面稳定了紫魂珀的能量,另一方面也阻止它的气息外泄,所以你放心。即便是那三人也不会发觉我把紫魂珀藏在你身上的。”

  “哦!”小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既然糟老头这么说,小猫在心里也笃定了一件事,这糟老头一定也是个修真者。因为只有修真者才能做得出这些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糟老头继续道:“至于今后紫魂珀的何去何从,就全按天意吧!若是上天要灭我们神魂大陆,那也不是你我的意志能改变的了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一脸无奈。

  小猫自然难以理解他所说的话,因而催促道:“那另一件东西是什么?”

  “我来的时候随身携带一把剑,我丢在屋子里灶头后边的柴堆里了。那把剑非比寻常,威力巨大!”

  “啥?威力巨大,你还丢柴堆里?不会突然着火什么的吧?我就这几间茅草屋,别给我烧着了!”小猫揶揄道。说实话,要不是老头刚刚表现出难以置信的神奇,他现在绝对会以为这个糟老头就是个疯子!

  “你放心,之前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同样在这把剑的身上设下了十二道封印。只要你别拿出来让那三个人看到,他们是感应不到那把剑的存在的。”

  “哦!你托我的事情就这些么?”小猫忽觉有些失望,本来还以为有什么藏宝图之类,现在看来就一把破剑,还要冒那么大的危险,有点不划算呐!但愿那把剑能指点钱,赶紧拿去卖掉,才是最实际。

  “不!我要托你办的事是……咳、咳、咳……”老头开始咳嗽,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小猫才懒得听他托付的什么事儿呢!他心里在那不停地诅咒着:咳、咳、咳!直接咳死你!

  不想那老头咳了两声以后,便又不咳了,清了清喉咙,说道:“我要你、帮我将那把剑送到一处叫做断指山的地方!将它交给一个叫做千里若惜的女子。”

  “女子?”小猫没有想到这糟老头还挺风流,这么大年纪了,还惦记着什么女子。

  “对!你帮我把剑交给她。并告诉她: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忘记,东西都为你带来了!”

  小猫对他交代了事情,实在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以他的性格,才不会傻到真的跑去一个什么断指山就未传达这么一句无聊之极的话呢!因而他便随口附和道:“好的,前辈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替你把话带到。”

  糟老头在交代完这一切后,终于双眼发直,愣愣地看向远方天际。小猫知道,一般一个人临死之前基本上都是这么一副死样子。

  可是谁知就在下一秒,小猫忽然身体一怔,想道了一个事忘了问清楚,因而便急忙低头去看那个糟老头。孰知那个糟老头也正转头去看他。两个人在这个时刻竟然来了一次诡异的对视!

  小猫忙道:“对了前辈,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小猫忽而意识到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这才突然开口问道。

  岂料那个老头竟然也还没断气,他瞪大了眼睛,鼓足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吐出几个字:“他、们、来、了!”说完便彻头彻尾地断气隔屁了。

  小猫一听这四个字,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是啥意思!待他反应过来时候,脑海里就一个字:“跑!”因而用力将糟老头的身体往外一丢,整个人起身拔腿就跑!

  孰料他才刚刚迈开腿跑出两步,他的头就像是撞道了一块什么硬东西,整个人直接被弹了回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头。这才停了下来!

  小猫一边摸了自己撞得红肿的额头,一边抬头望去。距离自己前方三米处,竟然直接凭空多了三个人。他好奇不已,刚刚没见到有人进来呀!怎么就无端端冒出三个人来呢?难不成是大白天见鬼了不成?又或者这三个人就是糟老头口中说的仇家么?

  想到这里,小猫不得不谨慎起来。要知道这些人一看就不像是普通的江湖人士,极有可能是糟老头口中的修真人士。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危险了!因为修真者一向视凡人为草芥,杀那么一两个,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更不会有人过问。

  要如何才能使他们不杀自己?机敏的小猫长这么大第一次跟修真人士对面,感到有一丝紧张了起来!

  他可听说,修真人士可是属于那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有些更能随意猜透你的心事。小猫这么点小手段天知道能不能逃得过他们的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