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幽冥鬼步
作者:陈小飘同学      更新:2015-06-26 17:38      字数:0
  藤子这才领悟了其中的奥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可是小猫哥,他若是一个江湖中人,你这样做会不会有危险?毕竟我们都不会武功什么的!万一得罪了他的仇人,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的我也想过,不过所谓富贵险中求。与其像我们这样小打小闹的,富也富不了,饿也饿不死,倒不如找准机会,狠狠干一票。成就成了,不成的话,那也只能怪命不好。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看这紫晶城,遍地是有钱人,我可不想一辈子过被人瞧不起的生活!”小猫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耀着一份特殊的坚定。

  “嗯!小猫哥既然你这么决定了,就一定有你的道理。到时候有需要我的话,随时吩咐!”藤子似乎对小猫特别的信任。

  “放心,有好处不会少了你的那份!我先回去了。”说完,小猫便转身离去。

  在回去的路上,他顺道带了伤药和几斤牛肉,一只烧鸡大步迈出了城。十两银子说多不多,但也够他花上个把月的了!

  小猫的家住在城外五里地的一处小山坳中,那里虽说人烟稀少,但却也是一处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之所以住在那里也是有原因的,第一、小猫虽打小生在紫晶城,长在紫晶城。但是却是个孤儿,在城内是一个亲人也没有。第二、他以各种骗人手段为生,这样的职业还是少出现在人们的眼皮底下为妙。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他救下了那个所谓的糟老头!而小猫也是认定了,这个糟老头必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一路步行回到自家的小破屋。说是小破屋,一点也不为过。在小猫眼前就是三间异常简陋的茅草屋,一副经不起大风吹的模样。好在紫晶城历年来都是风调雨顺的,要不然小猫早就无家可归了。

  小猫推开了院子的竹篱笆门,走了进去。令他吃惊的是,一个宽厚的背影呈现在他的眼前,乍看之下,这背影竟有着些许落寞的意味。

  “前辈!你、你没事了?”小猫吃惊地问道。

  那人闻言,转过身来。这是一张久经沧桑的面孔,然而岁月的雕刻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他所散发的那份英气。饱含风霜的脸上镶嵌着一对剑眉大眼、眉宇间流露出的那份霸气,是小猫从所未闻未见的。

  虽然小猫的嘴里叫他糟老头,但是看那样子顶多也就五十来岁。

  小猫救他回来到现在也有两天了,他被救回来后没多久就醒了过来,但是醒来后,却一言不发,只一味地静坐在那,乃至不吃不喝。小猫不懂武功,只是以为他在疗伤!不过现在看样子,他的伤应该是好了差不多了。

  “小子,你为何救我?”糟老头终于开口,且声音宏亮,语气中竟略带一丝质问。

  小猫那是什么人?从小就在紫晶城的三教九流中摸爬滚打着长大,什么场面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识过,一听他这话,便得知这糟老头心里定是怀疑自己的身份。因而淡然一笑道:“前辈,男子汉在世,顶天立地。救人于为难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哪里需要什么原因呢?”

  糟老头听闻小猫这一句豪迈的言辞,顿时有些赞赏的意味,“呵呵……孺子可教!你这份气节倒也值得敬佩!”

  “前辈谬赞了!看前辈这样子,想必伤势已经好了吧?”小猫继续问道。这可是他目前最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一旦他的伤势好了,那就代表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自己这前前后后也就等于瞎忙活了。

  孰料糟老头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疑问道:“小子,你可是这里的本地人?为何会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我自幼是个孤儿,一直靠接些零活儿为生,自然只能住在这种地方!”小猫名正言顺地说道,“若是前辈看不起我的身份,那便尽管看不起好了。反正我是不在意……”

  小猫话还没说完,那糟老头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且越咳越厉害,咳到最后,险些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咳断气过去。

  小猫一看这情况,心里直道有戏!感情这糟老头刚刚那么镇定都是装出来的呐!

  “前辈,你怎么了?没事吧?”小猫走上前去,关切道。

  糟老头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慈祥地望了小猫一眼。“我暂时无妨!小子,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看你是值得托付之人,所以我想托付你件事情!”

  小猫一听这话,心里顿时荡漾了起来,暗自道:死老头,终于肯松口了。看来自己这把还真是赌对了!有什么宝物或者藏宝图的,赶紧交出来吧!我小猫一定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心里虽迫不及待,但是小猫嘴上却故作严肃不解:“前辈,你现在既然已经没事,尽管可以离开便是,又何以托付我?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本事没见识的小子,只怕会有负你所托。”

  “我看上的就是你的简单,只有你这样的身世,才能躲得过那群人的耳目了!而我也真的是,无力再逃了。”糟老头叹气道。

  小猫庆幸自己猜对了,这糟老头身上绝对有宝贝藏匿着!看来他现在这副鬼样子也一定是勉强撑出来的。估计是撑不了太久!

  “可是我只是想过一些平平静静的日子,并不想……”小猫未摒除他的疑心,再次推脱。

  糟老头再次打断小猫的话,“小兄弟,此事关乎天下苍生。你没有别的选择了!”这回糟老头大有死皮赖脸的意思。

  小猫见前戏也做得差不多了,因而便用十分勉强的口气道:“那、前辈请讲!”

  糟老头见小猫有些不情愿,便道:“不过你放心,我既然有托于你,自然也不能让你白辛苦。奈何我身无长物,只有一身的本领。要不,我就传你一套我的独门绝学好了!”

  “独门绝学?”小猫诧异万分,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学到什么独门绝学来着!说道习武小猫是很有兴趣的,只不过这些年来为了生计,他错过了最佳习武的光阴,可是这习武不是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么?怎么可能说传就传呢?

  “没错,老夫生平收徒不少,但是这套功夫却从未传给任何一个弟子。你我既有缘,乘着现在我还有最后一口气,别再耽误时间了。你准备好!”说罢,糟老头一掌拍向小猫!一道靛青色犹如薄雾一般的光芒,竟然直接从他的掌中散发了出来。

  这道光芒直接笼罩在了小猫的身上,小猫心下好奇,正欲去触碰,可是骤然间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动弹不得了。

  这种动弹不得的感觉很奇怪,跟一般意义上被束缚了无法动弹可是一点都不一样。而是属于一种你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你的思想近乎完全飘忽到了身体之外。用灵魂出窍四个字来形容最贴切不过。

  小猫心下有些慌,这是什么神功?为何自己突然就动不了?就这水平,未免也太出乎自己的想象了吧?万一这糟老头失手,错杀了自己岂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了?小猫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在没弄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就瞎打对方主意。可是似乎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糟老头并未多做逗留,只见他身体一跃而起,当即一掌拍在小猫的天灵盖上,他整个人的身体跟小猫倒头贴着,成一条直线!顷刻间小猫只觉得自己的脑中竟无缘无故地从外界强行传递而入许许多多的画面,全部是一些步法和身法的移动要领。

  这感觉就好像是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眼前,一步步地演示给自己看一般。可是却又比那样亲自演示要印象深刻。这些个画面此时已经像是自己的一部分记忆,牢牢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足足两柱香的时间,这些画面才缓缓地停止传递。随后小猫的耳旁突然想起了糟老头的声音:“时间紧迫,只能用传灯大发传你一套最简单的。小子!我这套功法唤作幽冥鬼步。我已将具体的步法和身法尽数传给了你,只要你日后勤加练习,必有所成!只是切记:这幽冥鬼步分三个阶段,只有练熟了前一个阶段,才能练就下一阶,莫要颠倒了顺序!”

  功法即已传成!糟老头便再跃而下,离开了小猫的身体。转而整个人站在小猫的跟前!

  小猫心下不解,他这功法都已经传好了,为何还要束缚自己呢?这事还没想通!却见那糟老头目光忽然凝重了起来。

  老头忽而伸出自己的右手,握成鹰爪状。猛然一爪击出,只可惜这一爪并未落在小猫的身上,相反让小猫难以置信的是,这一爪却实实在在地落在糟老头自己的小腹之上!力道之大,使得他整只手掌都全数没入自己的肚子里头。鲜血喷了一地!

  如此触目惊心的一幕,竟然就是这么生生地发生在小猫的跟前。好在他现在是不能动弹,否则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以一种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一幕。因为这一幕实在已经是超乎了他的意料和想象了!

  糟老头在完成这一幕时,脸上并没有太痛苦的表情!相反,他却嘴角带笑。实在搞不懂他这么做所谓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