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小猫本性
作者:陈小飘同学      更新:2015-06-26 17:38      字数:0
  时间正值大晌午,原本喧闹的街头,此刻稍显平静,不过却也不乏来来去去形形色色的诸多身影。

  此时,一个金色的四人大轿从大街上摇摇晃晃地抬过。紫晶城是金石国的大城,一些有钱有势的大家族出行都是用这种四人大轿,因此也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金色大轿穿过了喧闹的大街,来到了一条小路前。原本不宽的一个路口,此刻却有三四个人杵在那,堵住了路口。似有事情发生!

  轿子无法继续前进,只得暂时停下,轿中人察觉到异样,因此稍稍拨开一丁点轿帘,看看外头怎么了!

  只见有两个彪型大汉,满脸的恶相。正指着他们跟前的一个看似十七-八岁模样的年轻人,恶狠狠道:“小子!今天你要是再不还钱,我就让你跟你爹在天上团聚去!”

  那年轻人倒是长得眉清目秀,只是满身泥土,满面泥垢,像是很久没洗过澡似的。

  他一脸的哀愁状,双手甚至在那微微地颤抖着,用一阵略微沙哑的声音道:“两位大哥,我爹生前看病花了很多钱,跟你们钱庄借的钱一直都用在看病买药上,可是没想到,还是没留住他老人家!”

  “得、得、得!别在我这卖可怜,快说你身上有没有钱,没钱的话,我这就剁下你的双手双脚回去交差!”壮汉丝毫没有同情的意味。

  年轻人楞了一下,慌慌张张道:“你、你们看!我爹尸首就在这,我一会就把他推到街上去卖身葬父!卖过来的钱,全部都还给你们。”他边说边用手指着一旁的一张草席,草席上果然用白布遮盖着一具尸体。阴森森的,甚是恐怖!

  大白天的拖着一具尸体,也确实挺可怜的。

  这年轻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吃力,身体似有点虚弱。他的话才说完,随即伴随着一顿剧烈的咳嗽。他自己忙用袖子去遮盖住嘴,岂料却越咳越厉害,到最后放下袖子一看,袖子上竟然都沾染了些许血渍。

  两壮汉丝毫不在意,看着他那份落魄样,抖了抖双肩,嗤笑了一声。大步走上前去,其中一人竟用脚去踹了踹年轻人父亲的尸体,鄙弃道:“你欠我们钱庄五两银子,如今利滚利一共是二十两!就你这病怏怏的贱骨头,还卖身葬父,谁敢要你?不过难得你有这份心,我就再多给你一天的时间。假如你明天还拿不出钱还我,那我就直接要你的命!”

  “谢、谢谢两位大哥!谢谢……”年轻人兴奋不已。

  “谢谢就不必了,不过既然来了,那拿点利息还是必要的。嘿嘿……”两壮汉流露出一副令人发冷的笑意。大步流星地冲了向了那个弱小的年轻人,随后两人抡起了砂锅大的拳头,毫无预警地朝那年轻人身上砸了过去,一拳紧接着一拳。像是雨点一样落在年轻人的身上!

  两壮汉每个人少说也有个两百斤,那一拳的力道,又岂是那个文弱青年的身子骨所能承受得了的?只打得那年轻人满地打滚,痛苦地挣扎着,哀吼声不断。

  这场惨无人寰虐待足足持续了近五分钟,那两壮汉这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笑着,满足地离开!

  而刚刚那个本就虚弱的年轻人呢?此时早已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鼻青脸肿不说,最关键的是还吐了一地的血。

  只见他两眼发直,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边一动不动的样子。一行泪水从他的眼角滴了下来,似在控诉这个世界的不公。看得人不由心里一揪!

  四个轿夫见事情已毕,也就没有多做停留,抬起轿子欲走。孰知轿子还没走两步呢!刚刚还欲死的年轻人此刻却突然毫无预警地大声哀吼了起来:“苍天呐!求你睁开眼吧!……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间?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丁点的同情和温暖了吗……”

  年轻人吼完这一句后,整个人便跪在地上,并不断地用额头猛烈地撞击地面,当真似在虔诚地向上天叩头一般!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天真好呢?还是该说他傻好了。

  话音刚落,从那轿子里发出一句柔和的女声:“轿夫,麻烦等一下!”

  四个轿夫闻言,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便将轿子放了下来。

  只见从轿子内伸出一只莲藕般雪白的手臂,那手中提着一个丝绸刺绣的钱袋!一个温婉的女性声音开口道:“麻烦轿夫把这二十两银子给那位小兄弟吧!告诉他不要放弃希望,毕竟这个世间还是好人多一些的。”

  轿夫闻言,只得应从。将钱袋送至年轻人手里!

  整个过程下来,轿子里的那名女子始终没有露面。她在做完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后,也没有留下名字什么的。便被抬着离去了!

  剩下刚刚挨打的那个年轻人,杵在原地,手上提着那个足足有二十两银子的钱袋。要知道这二十两可不是小数目呀!竟然平白无故地就被送了这么一大笔钱。于他而言,这或许真的是老天开眼了吧!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的么?

  只见年轻人似乎很满意地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嘴角竟然流露出一丝奇怪的坏笑?

  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他身旁的那张竹席上,遮盖着白布的他爹的尸体,竟然没来由地动弹了一下。随后那具尸体干脆直接双手撑地,整个人突然坐了起来。白布欣然从脸上掉了下来!可出现的并非一张苍老的容颜,相反的还是一张异常稚嫩的面孔,也就十五六岁的光景!俨然是一个胖乎乎的小子,满脸的肥嘟嘟的,倒也颇为可爱。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胖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掀开身上的白布,对那年轻人道:“小猫哥,刚刚还真是险。我还以为那轿子会管自己走掉,不理我们呢!”

  年轻人很随意地伸手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边的血渍,早没有了刚刚那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自信:“不可能的!那女的是紫晶城周家的二夫人,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善良心软,我早打听过了,平日里她吃斋喜素。就连见下人杀一只鸡都要念叨个半天,今日见到这番情景,又岂能不乖乖慷慨解囊呢?”

  胖子听得满脸崇拜,不由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高哇!小猫哥,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你的每次行动,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这个叫小猫的年轻人却不以为然地从钱袋中拿出十两银子,随意地丢到胖子手里,“藤子!这些钱,你和大傻、二傻他们拿去分了!那两笨蛋,刚刚出手那么重,险些害我破相了都!”他边说,边有手指按摩着自己的腮帮子,满脸的不乐意。

  “这样才显得真实嘛!”藤子拿过钱,乐呵呵地说道。

  “真实?真实个屁!那是不是真的要把我打得吐出血来才满意啊?什么叫做戏懂不?就是你明明没打,那看在别人眼里也必须是在真打!这才叫做戏。”小猫开始教唆了起来。

  藤子仍旧乐呵呵地听着,一副十分受教的样子。

  小猫却无心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那没什么事儿,今儿个我就先回去了。下次有行动的时候,我再通知你。”

  “这么早就回去,我们不去喝两杯庆祝一下么?”藤子有些惋惜道。

  “不喝了,前天在回家的路上救了一个糟老头。所以我得买点吃的和药材回去!”小猫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说还好,一说这事,小胖子整个人当即瞪大了那双原本就不大的双眼。他甚至伸手去摸了摸小猫的额头,半信半疑道:“小猫哥,你没事吧?你可不像是那种会发善心做善事的人呐?”

  小猫一把拍开藤子的手,“你懂个屁!据我观察,这个老头可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啥意思?”藤子疑惑道。

  小猫一手抱胸,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前日我见那老头的时候,他正好晕倒在路旁的草堆里。并且自己周身盖满了杂草。”

  “这很正常啊!一个糟老头可能身体不大好,走着走着就晕了,有什么稀奇的!”藤子不以为然。

  “去、去、去!你懂个屁啊!”小猫鄙视道,“就我住的那个破地,鸟不拉屎的,离城里那么远,一个糟老头会有可能去那里么?明显是迫于无奈,才往偏僻里走!似乎是在逃避什么人似的。再说了,他晕就晕吧,怎么可能正好晕在路旁不起眼的草堆里,还那么正好被那么多杂草给掩盖呢?显然他是自己知道自己撑不住了,刻意而为之。要不是我那么恰好地在路旁尿尿,压根不能发现他的存在。”小猫分析了起来。

  藤子也点了点头,“说的很有道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救起他的时候,发现这糟老头浑身肌肉紧实,手上紧紧握着一把宝剑。这些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一个江湖中人。而且是一个逃难的江湖中人!”

  “一般来说一个江湖人被追杀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手上有什么另人觊觎的东西;另一种,就是他拿了什么另人觊觎的东西。不管是哪种,先救下他,然后再套套口风,要是真有什么好处,那还能少得了我这一份么?”小猫满脸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