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完结】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不愿意再多说废话,鬼武者直接发起了精神攻击。

  就在魔武者小头目准备再说几句让对方掉以轻心的话时,突然感觉眼前一片血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头目身边两位同伴发出的惊呼与惨叫也显示着他们同样的遭遇。

  “鬼武者……你做了什么?!啊……啊!!!!!!!”魔武者小头目突然双手抱着头,一边痛苦地嘶叫一边七窍内缓缓流下绿色的血液。

  银发红衣的鬼武者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伴随而至的还有那眸子里蓝色的光晕。

  少女记者此刻已经站在了龙谦的身旁,看着少年如今的模样,她实在无法想象眼前的鬼武者体内到底蕴藏了多少力量。

  “呃……”呼出了最后一口气,三名魔武者在一瞬间倒了下去,面孔都带着惊异恐惧无比的表情,只有鬼武者知道他们在死亡前的那一刻看到了什么。

  然而……

  龙谦只是面无表情地收起巨剑,继续维持着鬼武者状态对一旁的少女说道:“走吧。”

  少女打了个寒战,拿起相机胡乱拍了两下后跟随上少年的步伐。

  夕阳之下,映照着两个背影,还有冒着烟的土地上躺着的三具可怖的尸体,为这血色抹上一份凝重……

  夜晚。风有点寒,还有的咸和腥。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在一处火堆旁,少女小心地对一旁的少年问道。

  “总部……可惜现在恐怕很难办到了……”

  看着那张俊俏的有些妖异的面庞,少女不禁心脏扑通一跳:“你……还是变回去吧,这个样子都维持了半天了,很累的吧?”

  鬼武者闭上双眼,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少女有些气恼地嘟了嘟嘴,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经过一个下午的奔波,龙谦基本已经将Y县整个绕了一遍,要说生命迹象的话,除了少女所说的到目前为止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地下救援处,鬼武者在废墟里没有发现一个活着的生命。

  “唉……”摆弄着相机,少女叹了一口气。

  龙谦毫无反应。

  少女看了少年一眼,准备靠在一个还算干净的半边塌掉的墙壁上休息。

  这场血腥的入侵,对人类社会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过往的这个社会已经积累了太多的丑陋与罪恶。

  龙谦缓缓睁开双眼时已经是午夜时分,借由精确掌握生物钟的鬼武者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这一点,但只怕长期以往下去,就算是鬼武者,体内的生物钟也会出现一些混乱或者反常的现象吧?

  体内因为过度消耗鬼力牵动的伤势以及那些魔武者攻击造成的伤口已经借由天地法则基本压制住了。

  但现在似乎又来了新的客人……

  火焰照不到的阴暗里,浮现出了无数双眼睛。

  挥舞着镰刀,浑身散发着橘红色光芒的灰色皮肤怪物现出了身形。

  “宗罪怪物么?”和这一类魔物交过手的龙谦对它们并不陌生,只是这次来的和以往的那些却都有些不同。

  “新的宗罪怪物……”

  “不……准确地来说我们是多比小队的残党,那个被你们抛弃的小队……”妖娆魅惑的声音与那曼妙的身姿浮现在少年的眸子里,语气却是带有无数的憎恨。

  “段柳?”

  “呵呵,龙谦大人,还认的我啊……”在那曾经极具诱、惑力的面孔上,龙谦看到了一道深深见骨的伤疤,因此使一度风姿绰约的女子如今看起来充满诡异与阴森。

  “那道伤疤,是怎么回事?”龙谦平静地问着。

  “呵呵,这还都是拜龙谦大人一行所赐呢,那场战斗失败后,剩下来的其他人都被剥夺掉一切力量,连最低贱的鬼都不如般地活着,只有我最先出卖了灵魂换来了黑暗中的新生……”

  “哦?是吗?”

  段柳看着眼前深不可测的少年,真的变了,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历过了什么,眸子里开始有着那种深不见底的冷酷与森傲,这不是鬼武者状态下的面孔所带来的装饰效果,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漠视。

  “怎么,龙谦大人还想对我抱歉或者施舍同情么?”段柳用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呵呵,不会的,我现在也很想要杀掉你,为死去的王恒他报仇呢。”冰冷的语气,那两个字的“呵呵”真不知是如何从那样充斥着杀意与发自本心的冷漠的喉咙里所发出的,又是怎样被此刻如钢铁坚冰一般的神经所传达?

  “准备好死吧……”龙谦取下背上的旋转之剑。

  “龙谦,你变了。”段柳的语气中竟带有一丝说不出的幽怨。

  鬼武者一怔,随后苦笑:“是啊,是真的变了……力量也好……环境也好……在这样一个浑浊的世间,人,很难不变的啊……”

  “你曾经说过要带着多比死去的那一份信念一起守护下去,那时的龙谦哪里去了?”不知为何这个本该是敌人的女子竟开始进行了如同对待伙伴般似的斥责,也许是在还尚在的鬼武者身上看到了曾经死去的那个人的影子吧,毕竟龙谦承载着对多比死前的诺言。

  “先把这些烦人的家伙们清楚吧。”龙谦轻轻挥动手中的巨剑,无数道由鬼力凝聚的剑气便袭向那些魔物。

  纷纷被撕碎是那些魔物面临剑气时唯一的下场。

  “连‘淫欲’速度这么高的罪魔都无法逃过龙谦的剑气,这个鬼武者的实力已经直逼高级鬼手力量了……”段柳脸上露出了严肃之色,她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让少年的实力进展如此之快。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斩断。

  当身边在乎的人一个个逝去,那怀着情感的心灵空间转而被对力量的渴求所取代,正是一次次经历着死去生死患难过的战友使得鬼武者的内心越发磨砺的犹如钢铁一般坚硬,渐渐逼近了那种无情同魔的可怕境界……

  “龙谦,想不到你的实力已经走到了如此的地步……那么,接下里,我就用我自身来挑战你到最后吧!”段柳的身体从面孔到脚部开始起了变化。

  头颅里的血液开始暴涨把头部撑得扩大并延伸出了两个凸起部,双眼被血红渐渐取代,原来的纤细腰肢变为了分布着鲜红脉络的强壮身躯,胸前那诡异的由血液与筋脉所构成的恶魔图案似乎是这具变异之体力量的源泉,最后便是手中凭空用血凝结而成的红色镰刀,段柳完成了最终的转变。

  这是地狱罪魔里的至强者,深渊之魔!!!

  在掌控它的同时,也要将意志与灵魂活生生地祭献上。

  “也许死亡是对你最好的解脱……”龙谦闭上双眼,自己的最强一击“一剑破天”也在心中酝酿着。

  “一切的一切过往,就终结于这最后一击中吧!!!!!!!!”深渊恶魔段柳挥舞着血腥之镰如疾风一般袭向鬼武者,眼角两滴泪珠随后飘落,是血红色的泪珠。

  “是啊,早该结束了,我也好累啊……”鬼武者睁开眼睛,眸子里坚定的光芒映照在了一直忠实陪伴着自己到最后的古铜色巨剑伙伴,迎向了那来自深渊的一击!!!!!

  剧烈的碰撞后,一切归于宁静……

  “最终还是败了么……龙谦……呵呵,想必这一击能够彻底帮助你进入高级鬼手力量吧……”段柳嘴角溢出着鲜血,是红色的人类血液。

  女子闭上了双眼,安详地就好像睡去了。“多比,我来和你相聚了……”这是死亡前最后的呢喃。

  鬼武者单手撑剑半跪在段柳尸身的旁边剧烈地喘着气,突然抬起头眸子里察觉到了异样。

  身后正有劲风袭来。

  “锵!!!!”巨剑横在背部的心脏位置,挡下了那道偷袭。

  匕首断裂的落地声。

  龙谦缓缓转身,看着身后那个面带惊恐的记者少女。

  显然一开始并不知道龙谦的反应会如此迅疾,少女还以为他正处于虚弱状态,是偷袭刺杀的大好时机。

  虽然之前已经见识到了鬼武者对待敌人的残忍,但少女并未露出丝毫的恐惧神色。

  “你杀了段柳姐姐,把我也一起杀掉吧……”那双清丽的明眸中带有恨意。

  “是吗?原来你还很段柳很熟……”

  少女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一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我只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年轻的记者而已……”鬼武者的脸色越发苍白,显示出了说不出的疲惫。

  “你走吧……”

  龙谦转过身准备离去。

  “等等……”背影略微停滞。

  “为什么不杀掉我?!!为什么?!”

  没有回答,鬼之拉伸带着那道红影离去……

  少女怔怔地看着那道消失的背影……

  我有预感,等着我的,将会是一次次更加残酷的命运……

  鬼武者的眸子里隐隐有坚定的光芒闪动着

  他不知道Y县到底还存在着多少恶魔,背后的主脑又是在哪里。但只要这世上还存在着一个恶魔,他都必将与之战斗下去。

  他曾经只是个胆小怕事的少年。但自他成为鬼武者的那一天起,他就发誓无论再遇到任何情况都不再退缩。他要与这天杀的宿命抗争到底。

  以他鬼武者龙谦之名,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