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兼前回
作者:游离者      更新:2015-06-26 18:56      字数:0
  主人公:

  罗琪琪{七七};档案:生于1986年11月13日,天蝎座,体重65公斤,身高169,丹凤眼,挺拔的鼻子,樱桃嘴,柳叶眉,因其爱吃夜宵,爱熬夜从不修边幅,而看起来有胖,有邋遢。现供职于安府安少爷的贴身管家及助理,出来名的没事找事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型,狂放不羁型也是老爹收养的9个孤儿中排行第7,也称为罗七七,是个脾气十分火爆,没耐心,没信心,没决心,没房,没车,没存款,没男朋友的的7没女生,当然加上好吃懒做,没收拾,称为“十全十没”头号人物

  罗芊芊{晓玖]:罗七七的小妹,生于1988年9月19日,因出生年月中也带1.9而被戏称小九,因其天资聪慧,小小年纪已经博士毕业,正在奉行其经典人生哲学:“读完博士就直接家人,相夫教子,早婚可以使爱情的寿命更长哲学。”正在大肆寻找如意郎君,真命天子。而也是老爹收养的孩子中的一个,因为是最小的一个,也最受大家宠爱,从小就是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但因其个性单纯,善良,而人缘超好,运气超好,且勤奋,刻苦,踏实,又因人长得漂亮,因而追求者颇多,她也是众多兄妹中跟罗七七关系最好的,因为他们是一起被领养的。

  纳兰容若{简单}:本名,纳兰性德,名字来历于“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却赢当时避讳太子名讳而改名“成德”生于1655年1月19日,因生于冬季,小命“冬郎”因其天赋异禀,饱读诗书,过目不忘,文武全才,家世显赫,博学多才,温文尔雅,而早早就名声鹊起,名震京城,但因其始终渴望在一个封建,封闭,落后的社会中包有一颗童心,理智实现孩子的艺术:放弃理智与逻辑,忽视人类社会道貌岸然的生存规则和价值观,听从感觉的蛊惑,让心灵成为指引。而在那个社会活饿很累,有因为其深爱的女人皆先他而逝,终于在31岁,所有男人最宝贵有最美好的31死病死在床。时年1685年7月1日。在大家都认为此人已亡时,一次意外原因穿越到21世纪,从此开始不一样的人生,此为人生一大幸事。

  安佑赫{小安子;罗七七专属称谓}生于1983年11月28日,身高178,体型健硕,匀称,肌肤催弹可破,拥有女人嫉妒的美貌,拥有所有男人羡慕的家世,喜欢画画,钢琴,设计,表面上是个人人畏惧的天面判官型的总裁,有深度洁癖,留恋花丛的公子哥,背地里是个胆小怕黑,害怕吃辣,害怕罗七七的胆小鬼,对罗七七言听计从,无微不至。

  罗孟元{老爹}出生年月不祥,只知道是7月30日生日,身高175,体重70公斤,身份,黑帮老大,人长得帅气斯文,说话做事彬彬有礼,没人会认为他是黑社会老大,是坏人,至今未婚,原因害怕老婆成为他的负担和弱点,因觉人生无聊而爱心犯难,遂收养9个小孩,五男四女,所有孩子年龄相差都不超5岁,后因五更多精力再多养一个而放弃收养孤儿。悲哀之处在于从此管他的人为9人,幸运的事,从此人生其乐无穷。儿女最大心愿:为其找个老伴——

  前回——

  罗七七4岁时。

  “把不娃娃还给我啦,还给我,呜呜妈妈,你在哪里啊?”一个小女孩,孤单的坐在草地上哭泣,因为他们又把她推进泥塘里,弄脏了院长刚给她做的新衣服,也抢走了作为生日礼物的布娃娃,她好想妈妈,好想妈妈,可是她记不得妈妈是什么样子,只记得一个长发飘逸的背影和一个下雨天。

  “小朋友,你怎么了,干嘛这么伤心啊。”一个语气温柔和蔼的叔叔

  “他们欺负我,老抢我东西,我想妈妈,我想妈妈”说着小女孩又是一阵抽泣,哭得越来越伤心

  “小妹妹,听叔叔的话,以后谁欺负你,你就狠狠的揍他,知道嘛?打到她跟你求饶为止,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欺负你了。”叔叔看起来想天使

  “真的嘛?叔叔,你说的是实话?”一个稚嫩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充满希望

  “当然了,叔叔怎么会骗你了,叔叔啊,不但不会骗你,以后啊,叔叔还要保护你,直到有一天叔叔发现你有了一个值得信任的守护星,好不好?”他尽量温和的说,害怕一不小心就弄哭她了

  “真的嘛?叔叔要当我爸爸嘛?那叔叔会帮我找妈妈嘛?”小女孩充满希望

  “当然你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爸爸,知道找到你妈妈为止,好不好。”

  “好诶,好诶,那我可以有要求嘛?”她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痴痴的望着他

  “你这小滑头,刚刚认爸爸就谈条件,好吧,说来听听,我会考虑的。”

  “哦,太好了,那叔叔爸爸,我能带上她嘛,叔叔爸爸也做她得爸爸好不好?”小女孩说着手指指向了一个静静站在树下的小女孩,她更小,更矮,看起来最多2-3岁。

  “恩,我想想那好吧,不过从今以后你要负责照顾他哦。”

  “恩。”女孩回答的干脆而坚定,仿佛这就是一个需要遵守一辈子的诺言

  于是男人去找院长办理了相关手续后,一手牵着一个,高高兴兴回家了

  罗七七9岁时。

  “罗七七,我们知道你很厉害,可是这我们跟他之间的事,你最好别管。”一个看似很嚣张的男孩在哪里喋喋不休。

  “你说完没,你很烦诶。他,我罗七七今天罩定了,你们最好快滚啊,否则别哭鼻子,哈哈要打赶紧的,别耽误我时间,我还要回去看猫和老鼠呢,打不打,一句话。”那个叫罗七七的女孩,已经将书包丢给这个在一旁唯唯诺诺,两脚发软的男生。

  “哈哈。看搞笑了,你又不幼稚啊,居然还在看猫和老鼠,哈哈”一群那生笑得更疯狂了。

  可是这时候,这个叫罗七七的女生,脸色由晴转阴,瞬间就要暴风骤雨了。

  “你有胆就再笑得大声点。”她一个字一个字很慢得说

  “哈哈,我们就是要笑,兄弟们,笑的更大声点,哈哈哈哈怎样?”

  “你们都给我去死”她提脚加速,一记无影腿扫在那个刚刚一直聒噪个不停的老大身上,接着一阵乱战

  “我让你们笑,我让你们笑,看你们还有没有胆子再笑我,我打死你我。”

  “饶命啊,我们以后不敢了,绝对不敢了。”一群人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你,给我学狗叫,我让你话多,我这个人最讨厌话多的人,还有你们,以后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让你们变沙皮狗,哼,还不快滚,滚啦。”她一声嚎叫,吓得那些同学撒腿开溜。

  “你啊,过来。”我用手指指着那个替她那包的男孩,用手指勾一勾,那男孩乖乖的过来了,没敢说一句话,呼吸声都小了许多。

  “你,以后我罩的,谁敢再欺负你,就来找我。今天我救了你一命,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一辈子都是,直到你死为止。”她的话听起来就是命令,一个小小年纪不该有的命令

  “哦。”男孩木讷的点点头,不再说一句话。

  “恩,话好少,我喜欢,走了。”说完,提起背包就飞奔而去了,因为她急着回家看电视。

  莫七七16岁。

  “小子,听说你最近在向别人收保护费啊?”一个长相十分漂亮斯文的女子,一头浓黑的飘逸长发,不说话时,人人都会觉得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一开口,完了,瞬间30米开外没人

  “你不错嘛,胆子挺大的嘛,敢再我罗七七的土地上收租。”她用手轻轻的拍拍那个低下头的男孩的脸,随即怒吼到:“你活腻了,啊?”

  “老大,我们来了,别怕她”一群手持武器的年龄比他稍大的男孩子,急忙跑过来

  “我就在你地方收保护费,怎样?我的兄弟都来了,有本事,你一个单挑啊,我看你还不死。”那男孩突然气势来了,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好啊,不过你以为我傻啊,干脆站在这里让你打好了,这样你岂不是更满意。”

  “对啊,我也想看看,谁那么又胆子敢动我妹妹。”女孩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人,数量不多,男男女女总共9人。

  “老大,惨了,罗柏贤,圣道学院的罗柏贤,黑道联盟的太子爷。”其中一个男生小声的说着,声音里是恐惧带来的颤抖

  “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呢,害怕他们几个不成。”大头的气势嚣张到不行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啊,可是你难道没发现他们刚好9个人,刚刚好9个,6男3女啊。”这时候这男孩说话已经吐词不清了

  “黑道联盟掌门人罗天王的9个儿女,这下我们完了,他们九个,个个都是恶魔啊,快跑啊。”

  转眼间,没人了,正当带头大哥想跑时。

  “姐姐,我抓住他了,怎么处理啊,要不放了吧。”罗小九总是这么仁慈。

  放人是肯定的,不过得再等1分钟。

  “从此,你若再敢出现在我的土地上,别说收租了,只要出现,你就必须死。滚。”那个叫罗七七的女孩总是出口很恨,可是兄妹们都知道他从来不杀生,更别说杀人了

  罗七七25岁。

  “罗七七,马上给安总备车,准备会议所需资料,拿去印了,还有,以后记得我的coffee多加一颗糖。”一个踩着8寸高跟鞋,纽扣只扣到胸前的,划着精致无比妆容的女人,气势汹汹的说着,她心里一直不爽,凭什么她这样又能看又能摸的人,安总就是看不上眼,偏偏要那个整天素面朝天的罗七七,什么事情都要叫上他,让她机会,要知道这可是踏进豪门的第一步啊。

  “托尼,罗七七去哪,快把他给我找来,还有我的办公室怎么这么脏,把那个总务科的科长给撤了,只知道吃饭。”一个能穿透整个大楼的声音在咆哮。

  “好的,好的,总裁,我马上去办。”这个有点娘娘腔的总经理摇摇头,办公室都扫了800遍了还不干净,真是受不了,罗七七小姐,你到底在哪里了,你不在,天会塌的啦。说曹操曹操就到

  “七七啊,你还在这里干嘛啊。老板又发火了,快去啊,你再不去,我们都会遭殃的。”托尼翘着兰花指,朝着我做了一个妩媚的动作,亲昵的很。

  “哎哟,总经理,你也看见了,我这不正忙着吗,我还有一大堆文件要印啊,而且我还得帮我的伊萨小姐泡杯多加一块糖的coffee了,估计没空,要不,你让他等等。”我蹩下嘴,说明我很无辜啊。

  “你是不是想回家吃自己啊?”托尼啊,就是管用,关键时候他总能马上发现我,嘿嘿,美女,你的coffee你就自己动手吧。本来是总裁的特助,没空。

  3分钟后

  “小安子,快过来给我捶捶背,真是的,疼死我了,那帮女人啊,总是没事找事,总是想办法让我做事情,烦死啦,这边,这边,你这么笨,想死啊。”

  “好啦,我的老大,我知道是你忍着不然她们早就死翘翘了,对吧,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老叫我去死啊,这样以后就没人给你捶背了。”

  “你还讲,要不是你,没有安抚好那些莺莺燕燕的,我用受这罪嘛我。”

  在外面,他是上级,我是下级,他是总裁,我是特助,不过关上门,哼哼,我是主人,踏实仆人。知道为什么了嘛?

  嘿嘿,事情就要回到十几年前了,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哈哈,开玩笑的啦,他就是我9岁那年救得那个男孩,如今他可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啊——

  预知更多精彩,爆笑内容,敬请期待,下回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