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作者:悠悠雨滴      更新:2015-06-26 18:50      字数:0
  太和三年六月,魏汜国新皇陈宵天登基。

  太和五年八月,陈宵天之弟贤王陈宵安率五十万大军压进重经济轻军事的邻国岷越国。

  十月,陈宵安攻破岷越国十余座城池,都城告急。

  太和六年一月,为了不让百姓遭受战乱之苦,更为了江山社稷,在没有任何和谈筹码的状态下,岷越国二皇子李月如这个掌管经济动脉重量级人物前来魏汜国求和。

  割地赔款:南方十二个经济最发达的城池割让给魏汜国,每年进奉黄金十万两,白银三十万两,锦锻三十万担;

  李月如做为质子扣留;

  陈宵天偶闻岷越国公主灵仙儿有倾国倾城之貌,便又加上了一条公主和亲的附带条件。

  大势之下,不得不低头,李月如在签下辱国之约,就口吐鲜血昏死过去。三日之后岷越国公主灵仙儿在迫于形势压力,反抗无义的状态下来到了魏汜国,因年龄末达到婚配,经陈霄天的默许暂时送到远离城镇,环境幽雅的灵秀山居住。等到及笄之年就可婚配。

  天刚下过雨,茂密的丛林,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疯狂的

  向山顶跑去,华丽的衣裳已被路边的树枝划破,绝美的脸上染满泥土,她一边跑,一边哭“我不要嫁给那恶魔!不要,”

  她正是岷越国前来和亲的公主灵仙儿。

  山顶上,立着一位身穿象牙色长衫的男子,手持长萧,悠扬的萧声,带着淡淡的清愁,弥漫在整个山峰。

  男子似听到什么,长萧离口,皱了皱眉,回身看到了一路狂奔的灵仙儿,幽深清冷的眸子闪过一道恼怒和厌恶,转身欲走,却听到灵仙儿的怒斥。

  “混蛋!你又跑来做什么?我都说了,叫你别跟着我,你听不懂吗!”灵仙儿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花,脸越发花了,“我说了,打死也不嫁给那恶魔,我没哥哥那么伟大,他能挡住我一次,能挡住我一辈子吗!”

  说着说着,灵仙儿似发了狠,捡起地上的石子就向男子扔去“滚开!离我远点,听到没!”

  男子皱了皱眉,看着飞来的石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幽深清冷的眸子透着寒意,深身散发着冷凛之气,末见他怎么动,石子在离他一丈之时化成了粉末,散在了空中。

  冷笑和不屑在唇角不断扩大,因为更多的石子飞了过来,长萧一挥,石子尽数折了回去,直逼灵仙儿,

  灵仙儿受惊,尖叫出声,本能的向后退,忽站住了,双眼一闭,大有视死如归的势头。

  男子一愣,“可恶!”性感的唇角轻语滑出。待欲收萧,已是来不及。情急之下,男子一个飞身旋起,长萧暗自用力,石子受到冲力,化为石粉,散落在灵仙儿的四周。

  “你没事吧?”男子冷冷的问了一句,脸上有一丝不耐,幽深清冷的眸子扫过灵仙儿绝世之容时微微一滞,犹如蜻蜓点水。

  吓得脸色苍白的灵仙儿猛然睁开眼,看着男子“你,你不是清优,你是谁?”

  男子对灵仙儿上下打量了一番,勾了勾唇,嘲讽一笑,“山野闲人。你又是何人?千金小姐实在是不应在这荒山野岭乱发脾气!若有个好歹,哼”

  灵仙儿双眸一瞪,似有满腔怨恨和痛苦“哼!你此等闲杂人也敢教训本,”

  话末说完,忽听到一个很久末听到熟悉又亲切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一张小脸顿时染上微微红韵,清亮的眸子右顾左盼,竟是又羞又愧又急又怕,呆住了!

  男子将灵仙儿瞬息间的各种变化尽收眼底,幽深清冷的眸子缓缓染上一抹戏虐之色,原来她是和情郎闹别扭!呵呵呵,正欲转身而去,忽然身后传来风声,头一低,三枚飞刀直直刺入前面的树上。怒意顿时在眼底涌起,手微动,细如毛发的银针飞了出去。

  “当”,银针被来人用剑击落,手臂还是被划了一道口子。

  “你是什么人?在此做什么?”

  男子慢悠悠的转过身,幽深清冷的眸子冰冷刺骨!这世上敢偷袭他的这是第一个!男子不露痕迹的扫了一眼来人的手臂,眼底微微有些诧异。能躲得过他‘夺命三环’的人实在不多,他是谁?

  发飞刀的是一位青衫男子,面如美玉,目似明星正手持一把剑,满脸戒备的盯着他,眼角时不时的瞟向一旁的灵仙儿,灿如星辰的眸子里挂着担忧。

  “你又是何人?扰了爷的好兴致。”男子微扬起下额,眉眼轻挑,清冷的眸子幽深如海。

  “在下尹怡风,敢问,”尹怡风话刚落,就见灵仙儿发疯一样向山顶冲去,顾不得其他,尹怡风飞身追了过去“仙儿,”

  “尹怡风?”男子蹙了蹙好看的眉,幽深清冷的眸子闪着冷凛与痛恨,任你是谁!偷袭本大爷都不可轻饶!

  灵仙儿不顾一切纵身跳下山崖,尹怡风大急,飞身而下,一把抓住了灵仙儿的手臂“仙儿,你怎么这么傻!”

  “放手!放手啊!”灵仙儿哭闹着,满脸泪花。

  尹怡风死死抓着灵仙儿的手,回首瞟了一眼被他勾在脚上,摇摇欲倒的小树,心里焦急万分,“这个清优怎么还没来?!”

  灵仙儿拼命挣扎着,小树承受不住连根扒起,眼看二人就欲一同跌入山崖,就在此时,男子抓住了尹怡风的脚,将二人拉了起来。这时才发现,灵仙儿的头部受了伤,人已昏死过去。

  “仙儿,”尹怡风焦急的叫道。

  “别动她!让我看看,”男子冷冷的扫了一眼灵仙儿,正欲为她搭脉,却被尹怡风挡下,

  “不用了!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刚才情急之下,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尹怡风说得诚恳。

  男子冷冷一笑,瞥了一眼昏死的灵仙儿,道“阁下意在救人,本大爷只是好意相告,那位姑娘只怕现在已是凶多吉少了。”

  尹怡风一惊,忙蹲下身看,一张俊脸顿时变得苍白如纸“不!不会的,仙儿,你醒醒,醒醒,千万别开玩笑,”尹怡风着急的拍着灵仙儿的脸,一脸恐慌。“别,吓我,你要真有个好歹,你让你哥他怎么办?你让岷越国的百姓怎么办?仙儿,快醒醒,快醒醒啊!”

  男子幽深清冷的眸子,疑惑一闪而过“让我看看吧。”

  “你,”尹怡风本能的护住灵仙儿,

  男子不耐的横了他一眼“不想她死就让开!”

  说完,不再理尹怡风,府下身查看灵仙儿,一搭她的脉,心头一震,忙从怀里取出一包东西,尹怡风一看,竟是江湖上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通脉神针》!

  就在尹怡风惊愣之时,男子已动作麻利的拿起银针对着灵仙儿的百汇、人中等处穴位施针。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男子紧蹙的眉慢慢松开,从怀中取出一精致小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放在灵仙儿口中,站起身,冷冷的瞟了一眼尹怡风“送她回去吧,若两个时辰之内尚末醒来,就准备后事吧。”

  “凝香玉露丸?!”尹怡风惊讶的看着男子,心里掀起巨大的波动,“你,你与幻影山庄有什么关系?”

  幻影山庄乃是江湖上的泰山北斗!凝香玉露丸是幻影山庄特治的,具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男子恍若末闻,冷冷的看着尹怡风,片刻,飞身而去,转眼就消失在茫茫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