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薛雪
作者:十七翼王子      更新:2015-06-26 17:34      字数:0
  “将军,这里果然是太平间,”他们冲过重重尸群,来到过道尽头。

  “打开门,我们躲进去”凤天歌对着后面穷追不舍的丧尸一阵扫射,只是丧尸实在太多了。

  “将军,快退”薛市长高呼一声,把手中的手雷投了出去。凤天歌一个闪身,躲进了太平间。碰,大门被紧紧关上。所有人都瘫痪在地上大口呼着气。外面蓬蓬的撞门声敲击着众人的神经。

  “将军,大门可能顶不住多久了”蓝夜莺看着摇摇欲坠的大门,忧虑的说道。

  “先检查一下这个太平间还有什么出口没有”凤天歌把机枪弹夹上好,观察起这个太平间来。基本上一眼就能看个大概,这间屋子太空旷了,除了几个躺死人的担架外几乎一无所有。

  凤天歌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发出一阵闷轰声。“妈的,是铁的”愤愤的吐了口沫洛。

  “连个窗户都没有,难道我们就要长眠于此了吗?不甘心啊我还是处男啊,”萧催绝望的哀号着。

  “草,别唧唧歪歪的了,老子也是处男呢,难得老子长的这么帅,死了多可惜啊”凤天歌郁闷的要死。

  “什么,不会吧,你也是处男?”萧催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难道你还没把她搞定”萧催眼神瞄向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擦拭着手枪的蓝夜莺。

  凤天歌咽了口口水,此时的蓝夜莺,帽子早就掉了,头发有点凌乱,有几丝垂到了嘴角,小巧的鼻尖上沁着一滴细汗,在黑暗中她的身影显得朦朦胧胧。

  凤天歌语气坚定道,“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一定要搞定她。”蓝夜莺好像有所觉的朝他们望了望,两位处哥赶紧把目光移开。

  萧催竖起大拇指,“这种极品美女也只有将军敢碰,我每次走在她面前都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嘿嘿”凤天歌摸了摸鼻子,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这种感觉。我已不是原来的我,想起前世他是绝对不敢对这种天仙一样的美女起邪念的,可能是我前世沉默太久,这世来爆发的吧,那么就爆发的更猛烈一点吧。想到这里,凤天歌猛的站起,鼓足勇气向她走了过去。

  “将军,你想干什么?”看着凤天歌慢慢迫近,蓝夜莺没由来一阵心慌,赶忙站起来弱弱的逼问道。

  “也没什么,只想亲你一下”说完不等她反映过来揽过她的身体,向她的樱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唔”蓝夜莺脑中一片空白,体内的力气一下子全部消失,身体软软的依靠在他身上。过了好一会当思维再次回到她脑中的时候,她才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你混蛋,”蓝夜莺愤怒的向他一脚踢了过去,凤天歌抓住她那性感的美腿,一双忧郁的眼神深情的望着她,一脸的歉意“对不起,你的美丽让我情不自禁想要亲吻你,在这生死之间我才明白我的真心,原来我一直喜欢着你,是我的懦弱让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在这生死之间我才大彻大悟,作出了伤害你的事情,你可以尽情惩罚我,但请不要在我面前说“不””

  现在凤天歌骑虎难下,亲都亲了总不能对她说刚才自己意淫过头了吧。好在凤天歌急中生智,来了番深情表白。看着蓝夜莺脸色趋于缓和,凤天歌暗道有戏。

  “太无耻,太卑鄙了”在一旁看完全过程的萧催鄙夷道,不过在他心里还是很佩服凤天歌的勇气的。

  听完他的深情告白,蓝夜莺美目闪过莹莹泪光,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起头对他展颜一笑:“如果我们能活着,我会给你一次追我的机会的哦”

  “我们一定能活着”听到她那明显的暗示,凤天歌内心激动万分,对于蓝夜莺他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意淫,她的美貌,她的风采无一不深深的吸引着他,或许这还不是爱情,但这确实是凤天歌第一次内心的悸动。

  “将军,将军,我们找到了一个出口,”果然好事成双,感情上刚获丰收,性命就又有保障了。顺着卫兵的手指望去,他沉默了。这是一个50公分左右的通风口,刚好容一个人通过,却是仅限一个普通人。

  “凤将军,能不能给我一根烟,”薛市长喉咙有些沙哑,语气颤抖道。凤天歌,从口袋掏出一只神龙烟〔相当于现在的软中华〕,为他点上火。

  “薛市长,我们是不会抛下你的,到目前为止我凤天歌还没抛弃过战友呢,现在弹药充足,我们可以原路打回去。”见他坐在地上只是默默地抽着烟,凤天歌上前安慰道。

  “凤将军,你对现在的局势怎么看?L市能够躲过这场灾难吗?”薛市长吐了口烟圈,眼睛盯着他疑问道。

  凤天歌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别说L市,就是整个人类也未必能够躲的过”薛市长把烟放最里吸了一口,

  “凤将军,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薛市长从怀中拿出一章照片,轻轻的抚摸着,“很漂亮是不是?”薛市长一脸自豪。凤天歌接过照片,照片上是一个20多岁的少女,女子很漂亮。她坐在电脑前面,修长的手指像事敲击着什么,脸上还浅挂着一丝笑容。她戴着一双浅边框眼睛,显示出她是一名知性女性。长长的马尾辫垂到胸口,挂在一只正在她怀里睡觉的猫咪身上,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安静和谐。

  “她是我女儿薛雪”仿佛看出了凤天歌眼中的疑惑,薛市长解释道“她是一名作家,她已经发表过许多作品了,凤将军,我求求你能代我好好保护她,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薛市长,你…”薛市长伸手阻止他说下去,

  “都怪我平时没听小雪的话,要是我早点减肥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了。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了,我跟在你们身边,只会增添你们的负担”说完,他对萧催招了招手“小催,你过来”

  “市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千万不能放弃啊”萧催一脸焦急道。

  薛市长摇了摇头“萧催,从此刻起你已经不在是我的属下了,你以后就跟着凤将军吧,我看的出他以后一定会傲视天下的。凤将军,萧催虽然表面看上去很浮夸,但他却是有真本事的人,而且他本性并不坏,如果他跟了你,请善待他”

  “我会的”凤天歌点头道。然后提出了一个他疑惑很久的问题“在病房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一起走呢?”

  薛市长长叹一口气“我和他们不同啊,我在L市做了近20年市长,看着它由一个偏远落后的小城镇,发展到现在拥有30万人口的2级市,它就如我的孩子一般,我是不会容忍那些怪物来毁灭L市的。”

  “将军,门顶不住了,快点撤离吧”一个卫兵焦急的汇报道。

  “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了”薛市长催促道,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萧催满脸焦急,却毫无办法。

  薛市长拿出仅剩的一颗手雷,咬牙切齿道:“我会和他们一起下地狱”

  “走吧,这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了”凤天歌拍了拍萧催的肩膀。

  “市长放心,就算死我也会就出你的女儿的”萧催向他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踌躇一会才转身离去。

  “薛市长,你是个真男人。”凤天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打破通风口的栅栏,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钻了进去,很快他们就都逃离了太平间。

  “砰”太平间大门终于被丧尸撞开了,薛市长一脸平静的望着目光狰狞猛扑过来的丧尸,丢下手中的烟头,义无反顾的拉掉了引线。

  “轰”在通风口穿梭前进的凤天歌他们,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爆炸声。“薛市长牺牲了,我们一定要完成他最后的心愿”凤天歌沉声道,其余4人也都默默点头。

  “将军,这里是地下室车库?”一个领头的卫兵惊喜的大呼道。

  “赶快找辆车子,萧催你带路,我们去找薛市长的女儿”

  “明白!”萧催迅速来到一辆吉普前,车门上钥匙还挂在上面,显然车主离开的很匆忙。

  “市长家离这不远,大概5分钟就能到”萧催一边启动着汽车,一边诉说道。

  “希望丧尸没有扩散到那吧”所有人在心里暗暗祈祷。

  “萧催,看你对薛市长挺尊敬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看着萧催急迫的神色,凤天歌好奇的问道。

  萧催一时沉默了下来,点起一根烟慢慢诉说了起来

  “其实我原来不是干刑警的,恰恰相反我是一名杀手,或许有点讽刺,但这却是事实。我是死神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两年前组织内部发生叛乱,我们的首领,也是我的教官死神重伤逃走,作为死神的嫡系,我遭到他们的追杀。有一次,我受了重伤无奈之下我随便躲进了一辆汽车,随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来后,我才知道我被救了,救我的就是薛市长。他没有把我送去监狱,只是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当时能有什么打算,能保住一命算是不错了。后来在他的劝说下,我成了一名警察,他重新帮我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从此以后我就在也没有遭到追杀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渐渐喜欢上这个工作,拯救一个人比杀一个人更能给我带来成就感。总的来说,薛市长不但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的我人生路上指导老师。”

  “没想到一向貌不惊人的胖子市长,能有这么伟大之处”凤天歌感慨道。

  “他是一名英雄。”蓝夜莺默默的说了一句。

  “夜莺,你能联系上军部吧!”汽车疾驰在马路上,整个城市一片混乱,望着路旁人们一个个绝望的被丧尸扑倒,凤天歌脸色铁青。虽然早就预料到这种结局,但他心里愤怒着想要跳出去亲手把那些丧尸撕碎。

  “我出来时没有带通讯仪,不过我可以联系上莫参谋长,我有他的手机号码。”蓝夜莺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粉红色手机。

  “那你就马上联系他,就说是我的命令,第一,出动所有的直升机炸毁L市东面所有的桥梁,然后其中一架去电台楼顶等我的命令。第二,第一师,第二师全体战士全副武装封锁东河,任何妄图渡河的生物立即击毙。第三师收集所有船只,去渡口救援幸存者,一旦发现有人有奇异症状立即击毙。第4师,警备军部,任何接近军部的生物,一律击毙。最后派出军部的10辆装甲车在邻近城镇搜罗生活物资,告诉莫离,这是紧急军令,他要是敢丝毫怠慢,我立刻枪决他。”凤天歌一口气把话说完。

  “将军,为什么要把直升机停在电台大楼,直接接出我们不就可以了?”一个卫兵疑问道。

  “我们必须占领电台,指示的市民撤离L市,能多救一个是一个,也不知道最后能有几个能活着”凤天歌不是生化危机上的美国军方,为了自身安全而断绝了所有幸存者的活路。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

  “将军,前面就是市长家了,”萧催指着前方一座古典式的别墅。

  “周围没看到任何丧尸的痕迹,丧尸应该还没来这儿。”蓝夜莺观察了下四周,最后确定道。

  “那我们快行动吧。你们两个在外面警戒,不要让任何丧尸靠近”凤天歌对两个卫兵吩咐道。“明白”两个卫兵回答的很坚定。

  “玎玲玎玲…”萧催连续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开门。”萧催双手一摊,无奈道。

  “你让开”凤天歌越过萧催,抡起拳头对着门就是狠狠一拳,那扇质量上好的檀木大门瞬间支离破碎。

  “何必那么麻烦,你们四处找找。”到了现在凤天歌可没什么兴趣来讲礼貌了。走进别墅,凤天歌就觉得自己来到了博物馆,这里完全是书的海洋。

  “这位薛市长兴趣还满广博的啊,”凤天歌随手拿了一本桌子上的《圣经》。

  “这些都是薛市长的女儿薛雪的,”萧催解释道。

  “看来这个薛雪是一位博学之士”凤天歌看着四周琳琅满目各种类型的书籍后,心里暗暗想到。

  沿着楼梯来到二楼,凤天歌来到一扇门前,看了一眼门上的大字“薛雪小居”,字写的不错。

  凤天歌微笑着推开了门,“唆”迎接他的是一个逐渐放大的鸡蛋,凤天歌好笑的侧身闪过,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彻底冻住了,因为他的右眼圈上正挂着一个破碎的鸡蛋。看着那个躲在床后,全身瑟瑟发抖的美丽少女。凤天歌火气直冒,冲上去领过她的身体,对着她的挺翘的臀部就是一巴掌,破口大骂道“草,老子好心来救你,你竟然赏老子两个臭鸡蛋。”

  “哇”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哭声,引来了劈劈啪啪的脚步声。看着蓝夜莺和萧催向他投来的怪异的目光,凤天歌老脸一红,急忙松开抓住薛雪衣衫的大手。

  “你这个大坏蛋”薛雪一恢复自由,抓起床上的枕头就向凤天歌砸去,凤天歌接过画着加菲猫图案的枕头一脸的无奈。

  “扑哧,将军我建议你最好把眼圈上的蛋壳拿掉,这样太有损你的形象了。”萧催拼命的忍住笑。

  “她就交给你们了,我去一下洗手间,”凤天歌放下枕头落荒而逃。

  “真倒霉,这次形象怕是全毁了”凤天歌清洗掉脸上的蛋清。一想到这里,他的怒气就直升腾,这时,从房间里传来更为悲戚的痛哭声。凤天歌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这女孩也挺可怜的了。点了一根烟,凤天歌不禁想到这个柔弱少女将会在这个末世如何挣扎生存下去。

  当哭声渐渐小了下去,薛雪小居的门打了开来,蓝夜莺扶着一个少女走了出来,给了凤天歌一个搞定的眼色,她拉过少女对她介绍道“这位是共和国陆军少将凤天歌将军,小雪,我看刚才你们可能发生了一点误会。”

  凤天歌也适时的配合道“对不起,薛小姐,刚才是我冒犯了”。

  薛雪粉贽的俏脸微红,别过头低哼了一下。这时,凤天歌才看清薛雪的全貌。她没有戴眼睛,红红的眼睛完全沉没在汪汪泪水之中,眼珠暗淡无神充满对人生的绝望。乌黑的头发披散着,一直垂到腰际,不施粉黛的玉颜毫无血色,柔弱的娇躯完全依靠在蓝夜莺的身上。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幽灵。

  “很抱歉,我们没能把薛市长带出来。”凤天歌一脸歉意。

  摇了摇头,薛雪抽咽一下,悲声道“你们已经尽力了,我刚才看过电视了,这些怪物太恐怖了,就算爸爸还活着,他也不会抛弃L市逃跑的”。

  “薛市长真是一个值得人们尊敬的人。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还是快走吧,薛小姐你把想带走的东西拿上,或许我们就没有在来的机会了。”

  还是摇了摇头,“我们这就走吧”薛雪抱起桌脚正在酣睡的猫咪,率先走了出去。

  “真是个特别的女子”凤天歌暗暗赞道。

  …

  “嗒嗒答…”出事了,凤天歌架起机枪,飞快的冲了出去。

  “将军,快走,丧尸太多了”在屋外守卫着的两个卫兵发现无数丧尸已经包围过来,拿起AK对着丧尸猛烈的射击,只是丧尸实在太多了,望着越来越进的丧尸,两人对视一眼,忽然大笑起来。

  “看来我们今天要挂了呢,”一个卫兵幽默道。

  另一个卫兵耸了耸肩“挂就挂吧,不过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两个卫兵说着把手中的AK丢掉,拔出腰间的军刀怒号着冲向丧尸。

  凤天歌冲出屋子,眼看着两个卫兵被丧尸淹没,怒火从双眼喷射而出,收起黄金MG3,拿出狂花乱舞温柔的抚摸着。

  “看来今天要拿它们来祭刀了呢”此刻他只想粉碎前面的一切。

  一个飞跃,凤天歌冲进了丧尸群,“你们这丑陋的头颅,真让人讨厌”刀光一闪而过,5个丧尸的头颅离开的他们的身体。看不见凤天歌的身影,只有忽闪忽现的刀光收割着丧尸的生命。站在门外,看着面前一切的蓝夜莺3人沉默着。

  “他是不是人?”萧催咽了把口水,颤声问道。

  “他肯定是救世主”薛雪双目闪出耀眼的光芒。

  “他是共和国的骄傲,他是奇迹的创造者,他是无所不能的凤天歌”蓝夜莺满脸骄傲。心里默念道“他还是我未来的男人”

  “刀光剑影”看着越来越多的丧尸,凤天歌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了,直接使出必杀计。一片片花朵四处飘舞,演示着这充满杀机的浪漫,丧尸们单纯的追逐着四散的花朵,直至它们的身体支离破碎。鲜花散尽,一眼望去已经再也不能看到完整的丧尸。

  “走吧,我们必须尽快赶往电台,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凤天歌线东边望了一眼,这时从东方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