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星芒法仗
作者:冰雪飞扬      更新:2015-06-26 18:44      字数:0
  整间拍卖馆在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都静了下来,这时不知道那家妇女的针掉在了地上,那声音都能清晰的传遍拍卖馆的每个角落。

  接着他们听到了鬼叫般的喊声从那间贵宾室传了出来。“夜飞扬,你傻拉,居然用一亿金币买那样的一件垃圾。”从那时候起,拍卖馆里的人都知道那法仗的新主人叫夜飞扬。

  “小浩你先松手,我等下再跟你解析。”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的聂天浩放开了夜飞扬,他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花钱的又不是他自己。不过他又很快从自责变成好奇,他好奇那根在他看来像垃圾的法仗,为什么夜飞扬要用那么多钱去卖。

  而七子对于夜飞扬的举动没有一点怀疑,他们对夜飞扬的信任已经到了有点盲目的程度,他们相信那件东西一定存在着夜飞扬花那么多钱去买它的价值,只是他们和聂天浩都在好奇,好奇那法仗的价值在哪里。

  逃脱了聂天浩的魔爪,夜飞扬看回拍卖场去,他发现那个拍卖师也像木头般的呆在了哪里,看到这里,夜飞扬想着要不要把那拍卖师挖过来的事情。

  最后,夜飞扬不得不提醒那发呆的拍卖师。“我说那个叫无法的拍卖师,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成交,这法仗的拥有者就是一号贵宾室。”反应过来的无法生怕夜飞扬反悔,立刻敲定了价格就让人把法仗送到夜飞扬所在的一号贵宾室。

  很快法仗就被送了上来,夜飞扬看了看那法仗,心疼的从戒指里拿出一堆紫金币。

  看着这堆紫金币,不仅聂天浩和那送东西来的人愣住了,就连七子也愣住了。他们知道夜飞扬很有钱,可是他们不知道夜飞扬有钱到居然能随手拿出一堆紫金币。

  那个送东西的人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很快就叫人数清金币的数量,退了出去。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夜飞扬才细细的打量这把法仗。其实他也在赌,他不知道这法仗是不是真的是上古法仗,所以他在赌。赢了他就得到一件惊世的武器,就算输了,他最多就亏点钱,他也还可以在把那武器卖出去,亏的也不多。

  就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夜飞扬划破手指,滴了一滴到那法仗上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以法仗为中心的一阵白光将夜飞扬在内的所有的人都包裹了起来。

  在白光内,夜飞扬逐渐的适应了周围的光亮,这时他看到小金、破灭还有那法仗围成了一圈,而圈里面站着一个人,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夜飞扬,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找齐了三件武器,它们都是我过去最喜欢的武器,希望你能好好的利用他们。”说完那三件武器就飞到了夜飞扬身边,而那个人也消失了。

  突然怀里的飞飞大叫出来。“飞飞,你鬼叫什么。”

  “没,那个男的我曾经见过。”

  “你见过?你在哪里见过,他是谁?”

  “就在魔兽森林里,那时我还很小。他有一天突然出现跟我说,问我想不想变强,我当然想变强啦!要知道变强是每只魔兽都想的事情。于是,他就告诉我只要我在魔兽森林的边缘等着,等到有一天一个人从天上掉下来,而我只要和那个人契约,我就能在短时间内变强。”

  “说重点,他是谁?”夜飞扬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了,自己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一只双S级的魔兽怎么会和自己建立契约,原来中间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他是谁?我没问。”夜飞扬倒!他没想到飞飞居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相信了对方的话。

  夜飞扬也没在去理会飞飞,仔细的看着在面前漂浮的法仗。认主后的法仗,一洗原来的沉静,原本生锈的地方消失了,光滑亮丽的魔法金属像告诉人们那铁锈只是他的伪装,那透明的水晶依旧是透明的,只是那中间若隐若现的光亮告诉其他人,它依旧是有用的。那不动的魔法阵也疯狂的吸取着周的魔法元素。

  夜飞扬伸手握着那法仗,光芒突然消失。其实刚才就只有夜飞扬一个人被包裹到白光里,只是白光扩张的景象让夜飞扬觉得是所有的人都被包裹了起来。

  看着白光消失,再见到夜飞扬后,众人才松了口气。松懈下来的众人才注意到夜飞扬手里拿着的那把法仗。

  “飞扬,那就是刚才的那把垃圾法仗啊!”

  “这不是垃圾法仗,这法仗叫星芒法仗,是真正的上古神器。”这些都是刚才夜飞扬在接触到法仗的时候知道的,不过相比这些,夜飞扬更想知道那时候在白光中他所看到的那男人是谁,还有他说小金、破灭还有这把星芒法仗都曾经是他的东西,是什么样的人能同时拥有三把这样的上古神器,那人又为什么要把那么重要的三把神器交给自己。

  这一切一切都是夜飞扬迫切想知道,可是稍微一想夜飞扬也就释怀了。他能把这三把神器给自己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在说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反而还得到三把别人梦寐以求的武器。

  硬要说损失也就要算那一亿金币了,不过那些金币都是那几个老头给的,也算不上夜飞扬的东西,所以也算不上什么损失。所以说这几件武器对自己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说你夜飞扬今天是走什么狗屎运了,居然得到了一把上古神器。”聂天浩的话是有点难听,但夜飞样也没和他计较,因为他知道聂天浩这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我这不叫走够屎运,我这叫有眼光。”虽然在白光中夜飞扬已经仔细看过,但现在夜飞样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放到这把法仗上去。

  没有了白光的覆盖,星芒法仗上多了一倒若隐若现的光芒。就好象天上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为它那不平凡的出身再添一点神秘。

  “对了,你有没有看过这星芒法仗是什么属性的啊!”

  “你放心,我刚才看过。这星芒法仗是全属性的,而本人也正好是全属性的。就算它只是单一属性,我每种属性的兄弟也正好有一个。”

  聂天浩的如意算盘没打好,他也就不乐意的别过头去。

  “好了,别呕气。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是时候去决斗场了。”

  “我们真的去,我以为你只是骗他们。”

  “你当我夜飞扬是什么人啊!就算骗我也不会骗他们啦!既没钱也没色,有什么好骗。”

  “那……你有把握能赢?”

  “不是我,是我们。好了相信你兄弟我吧!”

  说没信心那就是假的,夜飞扬这样说是故意想逗逗聂天浩的,用他的话来解析,那就是不说怎么会有笑料呢!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聂天浩跟着夜飞扬走在去决斗场的路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聂天浩也只好去相信这个认识了不到一天,和自己差不多的小男孩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