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拍卖会
作者:冰雪飞扬      更新:2015-06-26 18:44      字数:0
  夜飞扬几个人在不大的静谧城里瞎逛着。为什么说瞎逛,因为他们是漫无目的的跟着聂天浩乱走,聂天浩说哪里有什么好看的,他们就到那里去看看,哪里有好吃的,他们就去那里。

  当他们第N遍说要去哪家店的时候,他们终于遇到了正在找他们的七子。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他们的身上并没有带武器,就连平常形影不离的玄神,他们也没带。

  “你们的弓呢?藏到那里去了。”

  听到夜飞扬这么问,七子是统一的有点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最后还是紫大胆点,把原因说了出来。

  “我们出来的时候是有带玄神的,可是就来找你的那段时间里,就有大概十帮人说要抢劫玄神,我们不是打不过,而是怕麻烦。所以我们就想把它们都收起来,不过没武器在手上还真不习惯。”紫说完还顺手摸了摸平常放玄神的位置。

  “这也是个问题,我会回去好好想想的,今天就先难为你们了。”经他们一说夜飞扬才注意到这个问题,毕竟那二十一把武器都有着七子他们的独特光芒,只是单单一把还没那么明显、耀眼,要是七个人在一起,那种光芒可是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虽说以七子他们现在的实力,不用担心会有人能把它们抢走,可是那些贼不断来抢,也是一种麻烦。看来得想办法把那些武器的光芒给掩盖下来才行。

  看着聂天浩一动不动的看着七子他们,夜飞扬才想起,聂天浩还不认识除了青以外的那几个,于是给他们双方做了个简单的介绍。“那接下来,我们去什么地方。”

  “经他们一提醒,我才想起今天城里会举行一个拍卖会,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反正离天黑还有时间。”

  七子在来的路上都有听青提到过,听到夜飞扬提到今天晚上的决斗,他们当然希望自己能被夜飞扬选上。

  “中国拍卖行,这名字有点我们世界的风格,小浩这是你开的啊!”

  “我也想是我开的,不过开的人我认识,跟我们一样是来自地球的,他现在人不在静谧城等他回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

  和聂天浩认识才一天不到,夜飞扬就有中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禁叫起了聂天浩的小名。本来聂天浩也想叫夜飞扬“飞飞”或者“小飞”之类的小名,可是那一个成了他宠物,一个是他的小分身的名字。后来,聂天浩想叫“小扬”的,可是夜飞扬坚决反对,说什么听起来像“小样”,到最后聂天浩只能叫回夜飞扬的名字。

  “聂少爷,你来了。贵宾室还有一间你看是……”那门口的人看了看夜飞扬,向聂天浩问到。

  “飞扬,你怎么看,坐外面还是坐贵宾室?”不知不觉聂天浩也把夜飞扬当作这群人的最高决策者。

  “就贵宾室吧!”说着给了那看门口的一个紫金币,夜飞扬当然知道那看门口的人这么问,是怕自己是攀聂天浩的关系,不用付钱进贵宾。

  坐在贵宾室内,从那个展望台看出去。夜飞扬是第一次真实的看到书上所描写的雄伟,拍卖馆分两层,一层是普通的拍卖座位,那座位一排一排的排满整个拍卖馆的空间,座位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舞台,想必那就是拍卖物品的展位了,拍卖馆的顶端和悉尼的歌剧院一样是半圆形的,这样能更好的将声音传到拍卖馆的每一个角落。

  二楼是十三间贵宾室,从一号到十三号。它们是围绕着拍卖的舞台而建造的,那样使得不管在哪一间贵宾室都能清楚的看清要拍卖的物品,贵宾室与贵宾室之间有着一面魔法镜,这样能让两间贵宾室之间不能看到对方有些什么人。毕竟想到进贵宾室的人,都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人。

  拍卖会还没开始,夜飞扬本来是想到这里消磨时间的,没想过要买什么东西。倒是聂天浩兴奋的向夜飞扬他们介绍着这拍卖行的规矩什么的。

  不过这里除了夜飞扬就没有一个人是认真的在听他讲话,七子是沉醉在今天晚上的决斗上,飞飞更是索性变回小狗的形态,躲到夜飞扬的怀里睡觉去了。

  “女士、先生们,让你们久等了。我是今天拍卖会的主持无法,拍卖会就要开始了,今天我们拍卖的东西很多,不过主要的是一些武器和套装,好了我也不多废话了,先在这里祝贺各位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好,首先请我们的美女姐姐把我们今天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拿上来。”在一个夜飞扬眼里算得上美女的人,手里捧着一个盘子放在了那主持无法身后的展示台上。

  “小浩,那叫无法的主持是不是还有个弟弟或者哥哥叫无天啊!”

  “是啊!他还有个弟弟叫无天,你是怎么知道的。”正在专心的观看下面拍卖的聂天浩很奇怪夜飞扬会什么知道这样的事。

  和夜飞扬想的一样,因为两兄弟加起来不就是“无法无天”了。夜飞扬摇摇头,就将视线放回到场上拍卖的物品去了。聂天浩见夜飞扬不说话也将目光放回到那个美女姐姐身上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来拍卖我们的最后一件,也是最珍贵的一见物品。”

  整场拍卖会下来,夜飞扬也没看上一样东西。因为那差不多多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偶而有件不错的武器,夜飞扬也看不上眼,毕竟自从他学会无为之火之后,就算随便用青火炼制一件武器,也比下面正在拍卖的东西要好的多。

  不过看到下面那些不入流的武器也能卖个几千,好一点的甚至能卖上几万金币,这让夜飞扬不禁要考虑,自己要不要也炼制些出来卖卖,想必一定有很好的销路。

  这也是夜飞扬想想而已,毕竟炼制一件好的武器不比说的简单,单单是找材料那就一件不简单的工作。

  眼看着拍卖会就要结束,夜飞扬也没有想再呆在这里的心思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在空间裂缝里的小金和破灭发出了一阵阵骚动。

  “小金、破灭,出什么事了。”刚被唤出来的小金和破灭神弓,一出空间裂缝就围着贵宾室转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突然觉得有一股熟悉的魔法波动,然后身体就不自觉的发出回应。”

  能让小金他们感到熟悉的想必同样是一件上古兵器,可是那件兵器到底在谁的身上,为什么他们刚才没反应,现在却……难道…….

  这时候拍卖行的美女姐姐那了一根普通的魔法师法仗,说它普通是因为吗法仗没有其他法仗一样的魔法金属的光泽,反而像一块生绣的铁块。它的顶端镶着一个透明的水晶球,在贝恩思大陆,水晶的颜色深浅就代表着那颗水晶所含有的力量的多少,透明就说明那水晶的力量已经用完了,要不是那个可以聚集能量的魔法阵,很多人会把它当作一件能量用完的垃圾法仗。

  同样要不是小金刚才的话,夜飞扬肯定会像其他人一样把那法仗当作一件垃圾武器。

  “各位,请千万别让你们的眼睛骗了你。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法仗,据那个那来拍卖的人说这是一根上古的法仗。你们知道上古的兵器它们都会自己选择他自己的主人,很不辛这次拿出来拍卖的人不能成为他的主人,不知道在这里的人中间会不会有人能成为它的主人呢?好了,拍卖现在开始,底价十万金币,每次喊价不能少于一万金币。”

  “十一万”

  “十五万”

  “二十万”

  ………….

  “一百万”

  很快那法仗就翻了十倍,从十万变成了一百万,可是夜飞扬也不急着喊价,因为他知道这根法仗的价值还不只这样,他在等,等一个最后价格的出现。

  果不其然,见喊价的人小了。那主持人就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刚才有一点说漏了,那法杖上面有一个聚集魔法的魔法阵,听说这魔法阵不仅能恢复法仗本身的力量,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它的主人的力量。”

  这句话一出有引起了新的一轮喊价,夜飞扬不得不佩服那个主持人居然留了这样的一手,他想着要是以后自己在这里开个店什么的,他一定要把这个热挖过来帮他看店才行。

  很快那法仗就飘升到另一个层次。

  “一千万”

  “一千一百万”

  ……

  “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

  进到一千万后就只剩下贵宾室里的几个人在争抢着,下面的人多数都是在看着,他们最后是谁得到那法仗。不过那大多都是那一家贵族了,因为很小人会愿意发几千万金币买一件不知道能不能用的武器。

  就在夜飞扬以为两千万就已经是那些人的极限准备喊价的时候,旁边的两间贵宾室里的人想斗气搬的抬着价格,夜飞扬也没有打断两间贵宾室抬价,他是想看看那两间贵宾室里的人,究竟能把价格抬到什么地步,反正夜飞扬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两千五百万”

  “三千万”

  “三千五百万”

  “五千万”

  当某间贵宾室里传出五千万的时候,夜飞扬能清晰的听到下面传来的吸气声。不过更多的是好奇,他们好奇是谁会出五千万买一件这样的武器。

  “五千万,五号贵宾室出了五千万。有没有高过五千万的。”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五千万……”

  不管主持人再怎么煽动,下面的人都没有人再出价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价格要定下来的时候,从那间所有人都以为没有人的贵宾室,因为从头到尾那间贵宾室都没主动出过价。一个声音同过那扩音的水晶传了出来。

  “一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