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厮杀开始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嗯,太阳下山之前看能不能离开这里吧!”白兰连忙利索的穿上铠甲。

  突然,两个士兵来到了洞口,但是没有发现……

  把何永兴跟白兰吓了一大跳……

  何永兴白兰呆在洞里盯着士兵不停的搜索着……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何永兴白兰感觉就像是过了一年……

  这个时候,何玄白兰贴得很近,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仿佛时间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了……

  女人是个让人忘掉忧愁的东西,同时也是让人忘掉斗志的东西,但也是让我充满斗志的东西。

  何永兴竟然会想,就这样厮守一世多好呀,有个女人在身边……平静的生活……仅仅是一瞬间的想法却让何永兴震惊了,何永兴没有想道自己嗜血的情绪竟然会因为女人而突然暗淡了……

  何永兴摇摇头,马上又清醒了。

  何永兴还要战斗,他们还处在生命的边缘……

  他们希望太阳快点下山,而然,事情总是不如意的……

  你想他快,他偏偏就慢……何永兴等待得额头都布满了汗水……

  终于,时间总是会过的,再慢他也始终是走的,太阳缓缓落了下去……

  趁着黑暗,何永兴赶紧逃命,跑在前面。

  白兰跟在何永兴后面,呼着大气,毕竟身体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嘎!”白兰被树杆伴了一下,摔了一跤。

  何永兴回头看看,继续奔跑,因为白兰已经站起来了。

  就这样,何永兴跑着,白兰跟在后面,何永兴跑得太快了,白兰快跟不上了……

  白兰暗骂:“这个呆子!真是的!”白兰还处在发烧中,而且还来那个,身体机能是非常差的,又是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白兰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越来越慢了。

  “晕。你怎么了啊!”何永兴在前面暗叫道。脸中带着丝丝焦急。

  白兰被何永兴叫得又跑了起来……

  还没跑多远,“嘎……”白兰又摔了一跤……

  “真是麻烦啊!所以我说女人……”何永兴骂骂咧咧的跑到白兰身边说道。

  “麻烦什么啊!你不会自己跑啊!管我干什么!”白兰被何永兴气得要死。

  何永兴立马不悦的道:“你看看!就是这样!没有体力!又容易冲动!说说你几句又乱发飙了!女人就是这样的……麻烦!”

  白兰怒色道:“臭男人!你有体力!你快跑啊!”

  白兰对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呆子有些无语了……

  何永兴还挖苦道:“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无论怎么样也是不能战斗了……真是麻烦啊!”

  白兰忍无可忍……

  “我是男人!怎么可能明白女人的东西!”何永兴不屑的道。

  “我们可不能因为你那女人的麻烦东西,还停留在这里!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对敌人来说可是没有什么不一样!也只是一刀的问题!”何永兴道。

  白兰愤怒的起来,准备跑了。

  何永兴冷笑道:“哈,这样才像样嘛!我们的白兰队长!不过我知道了一点,女人就是要激的……不然会乱发脾气……很麻烦……”

  而突然,何永兴敏锐的感觉发现了不对劲!这是何永兴许多年培养的直觉。

  何永兴一个回头,一直箭正朝白兰飞来。

  “砰!”何永兴用力一推,白兰被何永兴推倒在地上。

  “干什么啊!混蛋!”白兰被何永兴气得要死!白兰发现自己好讨厌何永兴,何永兴就是这样,粗鲁、小气、阴冷、暴躁!

  “嗖!”白兰还准备再骂何永兴,就听见声音从她头顶飞过,白兰瞬间明白了……立即闭上了嘴。

  是何永兴救了自己,让自己避开了这箭,虽然方法有些笨,有些重……但是白兰还是很感激何永兴。

  “敌人来了……糟糕了……”何永兴道。

  “怎么办?没武器啊!”白兰惊叫道。

  是的,何永兴及白兰的武器都在掉下来的时候落进了河里,何永兴也没有机会去捡了。

  突然,森林里草丛蠕动着……

  许多人从草丛里穿了过来。

  “呜……”号角声响起。

  “怎么那么多人!我草啊!这女人!都是女人太麻烦了!搞不好小命真丢这了!”何永兴暗想道,想着想着愤怒起来,何永兴把责任都推给了白兰。

  “嘿嘿!果然没死啊!这回你们跑不掉了!哈哈!”

  敌人的士兵们全部是欣喜若狂,他们竟然找到了何永兴及白兰。

  蓝炎团的冲锋队长何永兴。

  蓝炎团的女千人长白兰。

  他们全部都可以得到奖金了,这是他们统帅的话。

  “哈哈!你们这次真跑不掉了!哈哈!老天有眼啊!”一个鼻子上包扎着白布的人大笑道。

  何永兴看清楚了,是他们的统领,那个可爱的啊顿。

  那个被何永兴一刀把鼻子分两半的啊顿。

  那个只会舞剑不懂进攻的啊顿。

  “你好啊!大叔!没想道鼻子破了你还是如此精神呢!”何永兴看着满脸绷带尤其是鼻子上的啊顿情不自禁的笑道。

  啊顿被嘲笑,尤其是被当那么多部下的面被嘲笑。

  啊顿愤怒了,喝到:“马上要死了还嘴硬!”

  其实会有敌人来到这里寻找何永兴及白兰,就是啊顿要报仇,报鼻子之仇!发动了许多人寻找何永兴。

  “竟然你没死,是老天有眼,我不杀你,我要扑捉你!哈哈!”啊顿大笑道,接着又开始吹捧自己家传宝了。

  真是个活宝……

  啊顿激动的说:“让你试试我啊里都斯家一百年家传的拷问术!闷绝一考!充分的让你了解这个世界的恐怖!哈哈!”

  “你还真是记仇呢!啊顿!”何永兴说道。

  而然,何永兴立马冷冷的道:“其实,我也很记仇呢,我是有仇必抱的……放暗箭的小人,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的……”

  如果不是啊顿放暗箭,何永兴就不会受伤。那么何永兴就可以拉起白兰,就不会掉到悬崖低下去!

  何永兴就不会有现在被包围的困境,甚至连最爱最重要的刀也不见了!

  何永兴目光巡视着,突然发现了一个士兵,何永兴轻轻一笑,脚步往那个士兵身边挪去。

  啊顿道:“乖乖投降还是让我砍掉你的双脚?我家的拷问术,只是活着就可以的呢!”

  何永兴不语,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士兵手中的武器,是大刀,虽然没有何永兴的刀,看质量也是普通货色,能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个使大刀的士兵,何永兴感觉自己很幸运……

  “女人嘛!就留下来给我们当慰安妇吧!哈哈!”啊顿又说道,说着说着,啊顿竟然流口水了。

  何永兴趁机扁扁白兰,道:“还是直接杀了吧!她可不是一般的可怕啊!简直就是男人婆!会把你们吃光的!”

  “啊呀!”何永兴还没说完,突然惨叫一声。

  白兰一拳砸在了何永兴脸上,何永兴被砸得一拐。

  “哈哈!什么女人我会搞不定……我可是……”啊顿还没说完,只见被白兰一拳打得往前倒的何永兴,突然一个箭步,对着跟前那个大刀士兵一个冷笑,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卡擦!”

  脖子扭断的声音,大家看清楚了……还有何永兴手中提着的大刀……

  “混账!上!”啊顿回过神来,爆喝道。

  顿时,士兵们仿佛是猛虎下山,凶猛的冲来……

  “到我后面来!”何永兴对白兰叫道。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看着冲来的人,何永兴没有办法,只好用尽全力,大开杀戒!

  何永兴是个残酷的人!而且还是个嗜血的人!

  尤其是别人把他逼上绝路的时候,何永兴对生命的热爱就体现出来了。

  一刀一个一刀一个,收割着一个个士兵生命。威严无比。

  白兰也表现很英勇,从地上死尸上捡起了剑,开始厮杀起来……

  白兰好像从低迷中恢复了过来,挥剑砍杀如麻,再次恢复了原来威势……

  没多久,何永兴白兰脚下就躺下了遍地的尸体。

  敌人的尸体,血染红了这片土地,也染红了何永兴的衣服,何永兴已经满身是血了。

  敌人生生被震的惧怕了。看着同伴的尸体,看着血淋淋的何永兴及白兰。看着满脸杀气何永兴。

  慢慢的敌人退缩了,因为他们知道再多的钱也不行,生命是最宝贵的,是无价的……

  如果有无数的钱,却没有生命去享用,那和一堆废纸有什么区别,

  “我不可以……再让你照顾了……不能让你分心了……”白兰趁着喘息的机会说道。

  何永兴表扬道:“很好!不愧是白兰啊!表现很不错!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何永兴和白兰背对背被敌人围绕在中间,并肩作战,视死如归的气势,令敌人望而却步……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敌人还是一动不动,啊顿也在干着急,啊顿小看了这两个传闻中的队长……

  何永兴白兰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喘息了一会,好好养身治敌。

  敢来者:格杀之!何永兴的眼神似乎是在这样说。

  啊顿知道了何永兴的厉害,同时也知道如果让何永兴有了喘息的机会,将会更难对付。

  “别让他们喘息啊!必须趁他们累了,那他们除掉!否则就困难了!大家别畏缩!上啊!”啊顿气急败坏的吼道。

  但是他自己又不敢上,只能在那里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