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 白兰的过去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怎么会这样?难道何永兴对自己?”白兰想道。

  白兰脑子乱了,低声问道:“这里是……”

  何永兴怕白兰误会连忙解释道:“这里是河边的一个洞穴,我们运气好……掉到了河里……不然可能都死了……”

  白兰惊呼的叫了出来,一脸茫然,似乎对之前的事毫无印象……

  何永兴以为白兰摔失忆了……紧张起来问道:“什么啊!你不记得了吗?”

  白兰似乎是在回忆着……

  何永兴又解说道:“我和那个啊顿打过后,你不知道怎么着昏了过去,就从断崖上掉下去了。”

  何永兴一边说一边给白兰拧着衣服,准备给白兰擦擦虚汗……

  而白兰依旧是感觉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脸色显得有些平静……

  “我们差一点就死掉了呢!真是悠闲的家伙!”何永兴凑上前去准备给白兰擦汗……

  白兰突然却要起来,好像要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何永兴连忙又尴尬又紧张的说道:“哎……你、你、你先多躺一会啊!你还在发烧呢!”

  白兰突然像是醒悟过来一般,意识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躯体……

  白兰想都没想就捡起地上评放的飞镖往何永兴飞去!

  “叮!”飞镖钉在了不算好硬的洞壁上……离何永兴脑袋只差一丝……辛亏何永兴躲得快。

  不然,何永兴不死也要半条命了……

  何永兴愤怒了。

  气急败坏的吼道:“唉!你干什么!你该适合而止吧!”

  白兰被愣住了……

  何永兴继续说道:“您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我是不打算卖你人情给你啦!”

  “我可是拼死拼命把你从河里救上来的!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吗!”何永兴指着白兰叫道。

  “真是的!谢谢也没有说一下,还对我丢刀子……我……我……如果不是看你是你的话!我一定把你磕到下巴脱臼!”何永兴上气不接下气的直骂道怱。

  白兰被骂得清醒了许多,她努力去回忆……

  白兰只记得一些零碎的东西,他记得她被啊顿追上,啊顿调戏她一个女人别去当什么的骑士……“力量不如男人的女人,在战场上厮杀有何意义?”“大概你那千人长的位置是潜入那个刘仲强房间而到手的吧!”啊顿的话一句一句的播放在白兰的脑海了……

  白兰不敢再想了,她知道她错怪了何永兴……

  白兰沉默了……

  可是何永兴并没有注意到。

  何永兴还在骂……“真是的……鬼迷心窍了……我真是傻蛋……跳下来干什么……就是这样,我才说女人麻烦……”

  何永兴骂着骂着突然听见白兰没有任何声音了,何永兴扭头一看。

  何永兴被惊住了,只见:白兰披着内衣,赤丶裸的站在那里,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白兰抽泣起来:“我也……我也……”

  “喂!你哭什么啊?真是的!刚刚差一点被你弄死的可是我啊!你又哭什么?”何永兴纳闷的叫道。

  “我也不想是个女人啊!你以为我想啊!我也不想啊!真是的……”白兰抽泣道。

  白兰含着泪说出了心里话。

  是呀。女人是苦的。但是女人是水做的。

  作个坚强的女人就要控制住自己的泪水!这样只能让女人更苦……

  何永兴纳闷了……又是跟上次一样……老是把自己搞得怒火冲天,这女人就要哭了,上次凑我一拳……现在飞我一刀子……

  何永兴从没把白兰当女人看过,但是一旦看见白兰哭起来,何永兴就会情不自禁的心软下来……

  白兰还在抽泣着……

  何永兴嬉笑道:‘哟、哟、白兰队长,你哭起来比平时漂亮多了,嘿嘿。’

  “把脸转到那边去!”白兰尴尬的低估道。

  白兰准备要穿衣服了,何永兴连忙把脸转到了另外一边……何永兴暗想:“都看够了……”

  穿好了衣服的白兰蹲在地上,道:“真丢脸……只有你……为什么又偏偏是你……”

  “我什么啊?”何永兴嚷道。

  “只有你!我就不希望的就是你救我!整个蓝炎团谁都好!就是不想你救我!我不想欠你人情!”白兰嚷道。

  何永兴眼睁睁的盯着白兰纳闷的道:“欠我人情又怎么了?我会要无礼的要求你还啊!真是的!”

  白兰在想不管是谁救了她她也会很开心……就是唯独……唯独何永兴……具体是为什么,白兰也说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何永兴刚进蓝炎团的第一天就让白兰出了一回丑。

  让她赤丶裸着身子抱了何永兴好几天。

  也许是因为,何永兴的出现让刘仲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到了他那里去了,冷漠了白兰,冷漠了大家……

  特别是这点,白兰无法忍受……

  从前,刘仲强是多么的信任她。

  或许,爱一个人往往是从恨开始的。

  或许,根本就不为什么……或许……

  而何永兴听完白兰这些话时,何永兴只有一个想法:“这个男人婆非常的讨厌自己!”

  “擦!不该救她的!”何永兴暗想,何永兴突然变得颓废起来。

  白兰不说话了,两人沉默起来,听着外面的滴答雨水声……

  许久……

  何永兴觉得很没意思……便想找些话题聊聊……

  于是,何永兴不要脸的状着胆子问道:“喂……男人婆……你为什么要加入蓝炎团呢?”

  半响,白兰没有理会何永兴。

  “切……”何永兴以为没戏了,抱怨的轻啧一声道:“不说话……不说话就算了……”

  而然,何永兴没有想道白兰说话了,而嘴里叫得却是:“刘仲强……”

  白兰突然就像是回忆着什么似得……感觉非常的痛苦……

  “是刘仲强!”白兰含着泪水说道。

  思想放开了,一发不可收拾……

  多年前。白兰的故乡……

  荒凉的贫寒的土地,龟裂的天地,除了一点耐燥的粮草外,什么也不能种了……

  残破的村庄,看起来毫无生气……

  人们困难的生活着,但是却是与世无争……

  而就在一天,

  小白兰正在田里干活,穿着白色的有些破旧的裙子,刻画出白兰优美的身姿曲线……

  站在夕阳下,楚楚动人。

  可惜的是,此时的她被从这里经过的一个贵族看见了。

  那个贵族没有想道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竟然有如此动人的小美人。

  贵族找到了白兰的父亲,用半吓半硬的口气说道:“你的女儿我带去城里做侍女!有着比这里好几十倍的生活!”

  白兰的父亲犹豫了,但是又害怕……

  贵族又道:“给你一个金币吧!”

  白兰的父亲老泪纵横……

  他看着自己的五个孩子,实在是没法子,为了自己家庭能够减少开支……以免哪一天饿死人……

  最后,2个金币成交了。就把一个年华正茂的少女买走了。

  人的生命的低贱的,在这个年代,尤其是穷人……

  白兰信以为真贵族是带她进诚做侍女……白兰带着小小的梦想跟着贵族进城了。

  但……白兰的梦想很快便被破碎了,被现实无情的摧毁了……

  贵族再也控制不了对白兰的贪婪……贵族终于露出了本性。

  白兰被贵族在马车上按着,试图强丶暴白兰。

  白兰逃了出来,贵族没有能得逞,贵族紧追不舍,白兰又怕又恨……

  很快,白兰又被贵族按在了草地上……贵族撕破白兰的衣服,白兰使劲的挣扎,依然没用,还是被贵族扒光了衣服,白兰绝望了……

  白兰认命了,女人就是这样,自己的命运什么时候也不能自己把握……

  贵族越来越疯狂了,在白兰身上不停的抚摸着……

  白兰流着眼泪动也动不了……

  就在白兰处在崩溃的边缘,奇迹出现了……

  一个看似英俊且豪壮的男人骑着白马在草原上,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是刘仲强!

  刘仲强看见了白兰及那贵族……

  走了过来,用剑指着贵族道:“真是放肆啊!光天化日之下,你以为身为贵族就是上天所选中的神吗?就可以无法无天吗?”

  贵族被刘仲强惊吓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愤怒的盯着刘仲强,并恐吓刘仲强。

  “啊……”贵族一只耳朵被刘仲强削掉了。

  刘仲强轻蔑的道:“这只是一个惩罚……”

  白兰惊呆了,看着眼前这个神圣且威风的男子……白兰仿佛就像是看见从天而降的神,搭救她的神……

  而然,刘仲强却没有让白兰继续想下去,刘仲强看着白兰,脸中依然是波澜不动,手中的剑一丢,掉在了白兰跟前,刘仲强道:“自己的命运是自己选择的!如果你有要守护的东西,就拿起这把剑吧!”

  “守护的东西……”白兰惊呆了。

  但是,贵族却像是装死的老虎一样,突然跑了过去,想捡起白兰面前的剑……

  白兰不知道是本能还是因为有神在注视着自己,反正白兰就是挥了一次剑,而且是闭着眼睛的,当白兰睁开眼睛时,就看见了那个贵族倒在了自己脚下。

  到今天为止,白兰还没有搞清楚,当初到底是自己无意挥中了贵族还是贵族自己跑太快撞到了剑上……

  白兰握着剑,颤抖着……白兰没有想道自己竟然杀人了……而且还杀了一个贵族……

  白兰愣愣的盯着刘仲强。

  刘仲强轻笑了,对着白兰点点头,仿佛在白兰一个道理,想要改变自己命运,只能靠自己的双手,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人只能靠自己,世界上根本没有救世主……

  刘仲强的笑让白兰感觉到了莫大的鼓舞,白兰感觉刚才的恐怖及无力感渐渐的消失了……而转变成一种骄傲的感觉……

  刘仲强把披风解了下来,抛给了白兰,让白兰遮挡身体。

  白兰无比的感动,白兰感觉好温暖,刘仲强在白兰心里永久的刻下了。

  就在这时,有人骑着马过来叫道:“刘仲强,那边解决了!”

  白兰应声望去……

  只见,他们在打劫,正在打劫贵族的马车,好些人正在搬运着东西……

  “竟然是强盗!”白兰看着刘仲强生出了一个念头。

  但是,白兰很快又放下了,那些贵族的东西全部都是压榨百姓而来的……这是报应!被抢了是活该!刘仲强又变成了白兰心里的英雄……

  而此时,刘仲强要离开了。

  白兰赶紧对着刘仲强叫道:“哎、哎……”

  刘仲强转过头看着白兰。

  “我、我、我该怎么办才好?我该去哪?”白兰一口气说出。

  刘仲强笑了笑,道:“这个随你的意思了,哪里是你容身之处便去哪吧!”刘仲强说完便拍马准备走人。

  白兰鼓起了勇气大声叫:“那个!我能跟着你吗?把我一起带走吧!好吧!”

  刘仲强停下了马,而刘仲强旁边的人却不愿意了。

  “喂喂!别开玩笑啊,小姐!我们可不是普通的盗贼啊!”

  “嗯,我们现在虽然是打劫,但是我们还有更大的目标呢。”

  “是啊!我们打算不久自己起兵啊!”

  “打仗怎么能带着女人和小孩啊!”

  白兰变得掘强起来,道:“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

  刘仲强问:‘为什么!’

  白兰解释道:“如果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平安,当官的那些人会怀疑我的。会连累我的家人……”

  “你也知道那些所谓的官和那些贵族没有什么两样的……所以我不能回去!”白兰恳求道。

  刘仲强犹豫了。

  白兰继续道:‘你可以教用剑!我可以杀人!我可以帮忙!’

  刘仲强又笑了,道:“哟,看起来,这次你是真的认真了呢!”

  刘仲强看着白兰小小的脸蛋带着无比的坚定,又道:“可能会死掉的哦。”

  “我不怕!”白兰笑了。

  因为刘仲强已经是答应了她,就这样,白兰便跟随着刘仲强一起奋斗了……

  雨还在下。

  洞里,何永兴跟白兰都无语了。

  隔了很久……

  白兰又道:“从那天开始,我的生活就全变了……”

  何永兴突然笑道:“你家还真多人……”

  白兰不语。

  过了一会,白兰又道:“那天开始……遇见刘仲强的那天开始……我……”

  何永兴等得急了,连忙道:“能不能想清楚了再说,给我连贯点,我听得都累了!”

  白兰白了何永兴一眼,道:“爱听就听,不听就拉到!”

  “好好好……我怕你,你继续……我听!”何永兴无奈的道。

  白兰道:“那时候的我,崇拜着刘仲强,他简直就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他说什么什么就准了!不知道多少回都是这样!他算错的几率几乎是0……”

  何永兴不屑道:“我倒不觉得……上次还给我和陈东下了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白兰不爽了,道:“别在我面前说刘仲强什么什么的……否则……”

  “好,不说……你说!”何永兴耸耸肩闭起了嘴。

  白兰接着道:“蓝炎团……这个名字来自于刘仲强一个强力住手牺牲后而取的名字……为了就是纪念那个勇敢战士!蓝风……”

  “竟然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听着好听呢……那、那炎又是?”何永兴感觉很是奇怪。

  “炎……我们如果没有蓝风的话……或许我和刘仲强及许多人都死在了燃烧的火焰中了……”白兰暗色道。

  “哦。火焰……炎……我懂了……”何永兴似乎知道了那时候的危险情形……

  “战场上!刘仲强一人敌百人!蓝炎团百战百胜!”白兰光荣的道。

  “我一人也可以敌百人呀……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何永兴很随意的说道。

  白兰没有理会何永兴,继续道:“更重要的事,刘仲强只是一个平民出身的普通人,而他却有着连贵族也不能比的高贵气质……”

  “还有奇迹……刘仲强带着我们创造了很多奇迹!”白兰道。

  白兰充满无限崇拜的道:“刘仲强!他简直就是个神!”

  何永兴纳闷了,问道:“就是这样?你就崇拜刘仲强了?”

  “是的!但是,不光是我一人!是整个蓝炎团!大家都崇拜刘仲强!”白兰正色道。

  突然,白兰正说得有声有色,外面传来了声响。

  “好像有人来了!”何永兴严肃的道,何永兴就是这样,无论是何时何地都会时时警惕着附近……

  白兰连忙捂住了嘴巴。

  何永兴从洞的侧面望去,只看见许多的士兵在不停的搜索着……

  “竟然是敌人!混账!那个啊顿啊!”何永兴不可思议的道。

  “喂!真的掉在了这里附近吗?”一个士兵不甘的道。

  “好像是吧!将军发令要找……就找吧!”另一个士兵道。

  “找出来也是死人了吧!”士兵道。

  “没事,只要别被野兽叼走就好了!将军说了,只要找到了,不管是死是活,都有重奖呢!”另一个士兵道。

  “找到死人干什么啊?”不远处的一个士兵不情愿的道。

  “喂!小声点,队长在那里呢!”士兵道。

  “因为,掉下来的两个都是马利克蓝炎团重要的人!是杀人狂何永兴和千人长白兰啊!”另一个士兵解释道。

  搜索的士兵越来越近了。

  白兰被吓着了,眼看着这些士兵慢慢的靠近。

  “喂!”何永兴轻声叫道。

  白兰只见何永兴已经戴好了头盔,穿好了铠甲。

  “做好准备吧!没有时间在这里等待了!”何永兴正经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