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章 裸丶体的白兰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而然,他们两人确实掉下去了,就像是断线风筝一样,直直的坠入了万丈深渊……

  再次厮杀起来……愤怒的蓝炎军士兵与啊顿的士兵们……

  半空。何永兴在空中也不放开白兰,扯过白兰紧紧的保住了她,样子很悲壮,好像是死也要一块的感觉。

  急速下坠的同时,何永兴看见了下面是河流,何永兴意识到还有活着的希望……

  “扑通!”两个人一起掉进了水里。只见河流里溅射起数米的水花,两个人消失在急流中……

  悬崖顶上战斗依然在继续,这个偏僻的悬崖边上,没有多少士兵会特地过来,蓝炎军的士兵们不是人多势众的啊顿军的对手。

  下边,疾驰的河水,何永兴和白兰顺着河水飘荡着……

  “咚!”突然,何永兴撞到了一棵树上,何永兴顿时被撞醒了,眼疾手快的扯住了树杆,抱着白兰,奋力的往河边游动。

  好长时间过去,“咳咳……”何永兴吐出了许多水,终于爬到岸上来了。

  “穿着铠甲在河里游泳……这种事我再也不干了……”何永兴呼着大气,伸着舌头道。

  “白兰!喂!喂!”何永兴摇摇白兰,白兰依然不醒过来。

  “还有心跳,没呼吸?糟糕!”何永兴俯下身子探着白兰,惊呼道。

  “不能白救了她!一定要她醒来!”何永兴把白兰平躺在地上,使劲压白兰的胸口,然后掰开白兰的嘴,做起了人工呼吸。

  当何永兴对着白兰冰冷冷的嘴唇时,何永兴再次感觉到了她是个女人!虽然是冰冷的唇,但是依然滑腻游滑……吸引着何永兴……

  半响。经过几次的努力,很何永兴终于把白兰肚子的水弄出来了。

  “呀……呼……呼……”白兰有了呼吸,张开嘴,使劲的呼起来,只是依旧是昏迷的。

  何永兴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嗯?”何永兴突然发现了背后生疼。

  何永兴一摸,才发现剑还插在腰上,只是箭尾早已经断了……

  何永兴咬着牙,把剑拔了出来,痛得何永兴直骂道:“可恶啊!那该死东西……竟然给我发发暗箭!”

  何永兴愤怒的把剑丢到河里,坐在河边,看着树木,听着鸟叫,暗自笑道:“真是命大……从那种地方掉下来竟然还能活着……”

  接着何永兴又郁闷了,“怎么办?现在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怎么样才能回到大本营去?”

  下雨了,很大,何永兴愣愣的被雨拍打着……

  “哟,这鬼天气还真是冻死人呢!”何永兴低估道,然后转过头看看身后的白兰。

  看着白兰微弱的呼吸,何永兴一摸她的额头,“好烫!”

  “应该找个地方避一避这水……而且这家伙又昏迷着,再这样淋雨的话搞不好真挂了……”何永兴自言自语道。

  何永兴不敢多停顿了,如果白兰真死了那可不好玩……

  何永兴抱起白兰,四处寻找藏身之地……

  雨一直在下,秋风秋雨愁煞人。

  而此时,最愁的却是刘仲强!

  他的左手,何永兴!他的爱将,白兰!同时掉下了深渊,此时还是生死未卜……

  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了。

  “何永兴!白兰!”刘仲强心里不停的默念着他们的名字,刘仲强站在大雨中焦急的等待着回音,刘仲强已经派了不知道多少人出去寻找了。

  刘仲强望着灰蒙蒙的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一阵马蹄声,是陈东,一脸深沉的道:“刘仲强,悬崖相当的高,但是底下是河川,只是河水比较急!何永兴及白兰一定被冲到了什么地方!”

  刘仲强沉思着。

  刘文军开口道:“何永兴队长和白兰没有那么容易就死掉的,这点可以放心。”

  “我想也是!看,想想办法先找人吧!”陈东说道。

  一旁的李文健可开心了,不冷不热的道:“据说何永兴掉下去的时候还中箭了……白兰也是已经昏迷了……只是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刘文军微怒的喝到。

  “不知道有没有毒……”李文健不急不缓的说道。

  “呀……真是……”刘仲强更着急起来。

  “好了,这些商量也没有用,继续搜索吧!”陈东叫道。

  刘仲强呼了一口大气,冷静下来道:“再派更多的搜索队!”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刘仲强大人!你应该明白吧!”原来是一名马利克的大将。

  刘仲强停顿了一下,看着那人。

  那人继续说道:“战争的首要是打败敌人!尤其是这次如此庞大的战役!而你……仅仅为了一个队长的生死,把国王授予给你的兵力分散,太不像话了吧!”

  陈东阴冷的盯着那人。

  那人继续道:“而且掉下去的是何永兴及白兰队长……以他们的武资……”那人顿了顿停下冷笑冷笑道:“大名远传的两位队长这点小小困境应该很容易走出吧……”

  “哎呀!正是啊!特别是那个、那个何永兴队长,不是超级威猛的吗?”那大将的手下附和道。

  所有人的听得懂他们的话语,就是说,何永兴白兰只是浪得虚名……

  大家都不理会他们说的什么,现在的他们也没有时间去生气这些无所谓的气,只是想快点知何永兴及白兰的消息……

  悬崖下面。

  何永兴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躲雨。

  山洞并不大,只能容许两个人。

  何永兴感觉确实有些冷,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答答的……

  “唉……”何永兴似乎是解开了什么心结,脱掉了衣服拧干衣服,晾在了一边,再扯块布把伤口包好……

  “好了……那么,现在该如何是好呢?”何永兴沉思着。

  “为我们掉下来的地方,敌人也看见了……又冲得不远,我的大本营又没在这边,升个火的的话简直就是告诉那个啊顿我的藏身之处……”何永兴又想道。

  何永兴又看看白兰,在发烧而且还穿着湿透了的衣服。

  “白兰现在这个样子……看来暂时只能留在这里了……现在这样下去的话,那衣服湿了,会会让她烧得更厉害的……”何永兴想道。

  何永兴想把白兰衣服脱了,免得越烧越厉害……但是再想了想又不好意思……想来想去都是因为白兰是个女人……

  最后,何永兴还是下了决心……

  “没办法了……算是为了救你吧!”何永兴低估道。

  然后又想道:“难道……天是那么公平的?”何永兴突然想起了白兰第一次救自己的时候。

  “算了啦!反正那么熟了……而且……这种事我和她也已经做过一次了!”何永兴正色道。

  何永兴伸手去脱白兰的衣服,心中暗想:“别醒来啊……”

  “晕……我怎么了……想她醒来还是不想她醒来啊!靠!”何永兴暗骂自己刚才的想法……

  何永兴很笨抽的脱下了白兰的衣服,顿时白兰的酮体一丝不挂的展露了出来……

  何永兴咽了咽口水,但是冷风依旧让何永兴是清醒的。

  “这女人的身材还真是好……比那些妓女的好多了……”何永兴是这样想的。

  何永兴接着便脱去白兰的裤子。

  “真是不好意思……你可千万别、别、别、醒来啊!”何永兴不好意思的低估道。

  当何永兴脱去白兰裤子时,何永兴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的手……

  “受伤了?”何永兴看着手上的鲜血,震惊的道。

  何永兴紧张摇着白兰,不停的问白兰是哪里受伤了……

  白兰还是一动不动……

  何永兴只看见鲜血从白兰胯下不停的留下……

  何永兴沉思了许久……

  何永兴突然想起了刘仲强给自己看的春宫图……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女人会流血……会虚弱……这是真的啊!”何永兴自言自语道。

  “女人真是辛苦……没事搞这些东西……”何永兴暗自感叹道。

  洞外雨层层,凉风淅淅,碎叶飘花随处飞舞着……

  但是何永兴却没有这闲心思去欣赏……

  有女人相伴本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但是,何永兴却是望着洞外的雨水,无心再想其他事……何永兴只想怎么样走出现在这个困境……带着这个受伤的白兰……

  “你来或者不来!你自己决定!”刘仲强说道。

  “很好!你适合做一名士兵!”刘仲强说道。

  “你现在已经明白任何打仗了吧!”刘仲强说道。

  “你是我得力的助手啊!哈哈!”刘仲强说道。

  刘仲强的一句一字在白兰脑海回荡着……

  白兰迷糊的想起来刘仲强救她的情景……

  白兰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天真的看着这个潇洒的刘仲强骑士……

  她想起了自己的军旅生活……蓝炎团的唯一女人……女千人长白兰队长……

  英武身姿、豪气破敌……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着……

  “呀……”白兰突然发出了声音,白兰醒了,她是被惊醒的,好像是被自己的梦给惊醒了……

  白兰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看见何永兴蹲在一边。

  再看看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身上只有几片树叶……完全的,赤丶裸裸的躺在何永兴面前!

  尴尬的白兰立马羞惭的转个身子,背对着何永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