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章 坠入悬崖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这是一个平民的梦想,他要战斗!用战斗去换取这一切!

  一声令下!

  士兵如开闸的潮水,涌向平川!

  一泄千里的气势!

  何永兴陈东两人左右伴随着刘仲强!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刘仲强才是终点!

  一瞬间!

  风起云涌,云雨也俨然变色,草木为之低头,这是泣鬼神的一场战斗。

  广阔的草原上,沵漫了黑压压的人,沵漫了互相厮杀的战士!

  不知道哪里是草!哪里是人!人的生命在此地就如同地上的野草野花一般……

  狭路相逢勇者胜!

  双方人马混战在一起!短兵相接,厮杀成一片,分不清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只看见剑舞枪动长矛飞……

  人仰马翻。

  不知道是谁打了谁,有些人死了都不知道,刺中自己的剑是从哪里来的。

  “嗷……”“啊……”“呀……”“呜哇……”

  一声一声的惨叫,一声比一声的痛苦,声声催人泪下,寸寸断人柔肠。

  刘文军在乱军中一会用刀,一会儿用弓、一会儿用暗器……

  显得游刃有余。

  刘文军感叹道:“第一次遇见如此场面的混战啊……”

  刘文军看到何永兴正一刀又一刀的砍翻敌人,刘仲强冲在最前,陈东左侧,何永兴断后,一人一人顶千军……何永兴还是那么的猛将,挥舞着巨剑,在万军之中,挥洒自由。

  巨刀所到之处人死马翻。

  但是,当刘文军再看看白兰,那个令他担心的白兰现在如何。

  一看情况就不妙了。

  白兰很痛苦的骑着马,样子显得很疲惫而且憔悴不堪。

  有气无力的应付着周围的敌人。

  更糟的是。

  她的这些情况好像被敌人的大将看出来了。

  他一直追寻着她。

  死死不放手。

  最后还是被他追上了。

  他们正面相对。

  “就是你吗……?”大将问道:“人称蓝炎团唯一的女千人长的……”

  白兰愣住了。

  敌人怎么会认识她。

  “哼。有够看不顺眼一个女人去学别人当什么骑士……”敌人大将道:“力量不如男人的女人,在厮杀上何助益可言?”

  那人奸笑道:“当士兵们夜晚的慰籍也未尝不可用啊!”

  “你说什么?”沉声道。

  白兰愤怒了。

  没人理他,继续道:“大概你那千人长的地位,是潜入那个叫做刘中强的男人寝室里而到手的吧!”

  那人大笑道。

  “哈……”

  一阵讥笑。

  “你这家伙……简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小心我撕烂你在嘴巴……”

  白兰终于忍不住了。

  拿剑想那人砍去。

  其实这就是中了敌人的计谋。

  在对敌人时,最忌讳不冷静。

  何况是发怒。

  谁先冷静谁就失去了先机,因为情绪会影响理智的。

  这样,白兰想不败也难了。

  在不,才一个回合。

  白兰就被他打下马了。

  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她摔下马滚个几个圈才停下。

  那人傲然的骑着马过去。

  站在他前面道:“战场是男人的圣域!以女人之身踏进此地无知……”

  “我青鲸超重装猛进击灭骑士团团长阿顿要让你知道!”

  于是,不断的想她袭击。

  决心棒打落水狗。

  他不过白兰一丝喘息机会。

  就是一刀砍来。

  白兰一档。

  差点没摔倒,白兰真的恨自己不中用。

  她心里暗暗找急;“不,不行……力量使不上来……这样下去非死掉不可……”

  白兰急的冷汗直流。

  正在这时,有人救煖她来了。

  “大姐……”

  “丽千人长!”

  “你的人!女人总是是要别人来救她,真没意思……”

  阿顿调戏道。

  看着那些人冲过来,阿顿笑了笑。

  “哈哈……”

  阿顿的笑容里,白兰看见了杀机。

  白兰急的大叫:“呆子……别过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但一切已晚了。

  只见那些人个个人头落地。

  翻身落马。

  马上就被全部解决掉了。

  阿顿得意道:“不愧是女人的统领军队,没半点劲头!”

  白兰有气有恼,但是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来了,哪里还故的上部下了。

  白兰被逼的节节后退。

  突然,白兰脚下一空。

  她退不了了。

  因为身后是悬崖,她已经是走头无路了,走到了尽头了。

  “怎么了……身后没路咯!”

  阿顿嘲笑道:“来啊,来啊!”

  啊顿指着她的脖子道;“打扮的像个样……还是个相当不错的美人呢!

  “给你个机会,如果乖乖的做浮傉,我就暂时不杀你。”

  吖顿接着又笑道:“说是当俘虏,可是当随军慰安妇哟!”

  正当阿顿的剑要砍下去时。

  何永兴突然出现了,像一个幽灵一样,忽隐忽视的。

  用他的巨刀挡住了阿顿的剑-

  真不像你啊!“何永兴回过头来对白兰道。

  “何永兴……?”

  白兰惊讶道。

  “格……何永兴冲锋队长!你来了就好,看他现在还威风什么……”白兰讥笑道。

  “去死吧!”

  何永兴一口气把刀舞的像漫天飞雪,洋洋洒洒……

  “你你这……”阿顿被吓到木凳口呆,什么东西南北都忘了。

  敌人被他的刀术惊呆了。

  “来呀,谁都可以嘛!”何永兴调戏他们到,“我正想尽情的挥舞剑呢……挥到脑中一片空百为止啊!”

  虽然,敌人碍于何永兴的剑法,不敢上前去。

  但是,敌人到目前为止,还是把何永兴和白兰围在悬崖边上。

  现在情况是,何永兴有马,白兰没有马。

  如果何永兴带着白兰骑马逃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形式十分危机。

  白兰有些怕了。

  但当白兰看看何永兴,看看何永兴那充满自信的眼神,她就好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白兰就是对何永兴放心。

  “额额!”

  阿顿使来一招,自以为很厉害,结果被何永兴一招就挡回去了。

  他气的要死,道:“刚才那一招你接的好啊,小子!”

  何永兴笑道:“好说好说……”

  阿顿骂道:“狗运不会有连续两次的!”

  说着他又亮出一招,道:“你接的下吗?”

  何永兴故意道:“是什么剑法?我好怕怕呀……”

  阿顿得意的说道:“这是我寇博依家传承了一百四十年的,连大理石都能粉碎的战枪术最大奥义!”

  说着就砍过去。

  “接招吧?”

  “言斩旋风……!”他在那里舞了半天,就是不见进攻。

  阿顿渐渐的舞的自己都累了。

  他停下来看何永兴在那双手抱着看自己舞剑。

  他问何永兴:“你怎么还不来进攻。”

  “我都舞累了……”

  何永兴笑道:“你不知道进攻吗?我一直在等待你来了……”

  阿顿奇怪道:“唉,你怎么知道我不能进攻。”

  “我爸教我进攻时我走神了。我就只会等他别人进攻后,再后发制人。”啊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何永兴笑道:“谢谢你把这都告诉我……”

  接着就是提刀就是一砍。

  阿顿吓得把剑都掉了。

  他发现自己没一点伤,只是鼻子咋唉滴血。

  他摸了摸。

  原来头盔开了。

  鼻子正正的分成了两半。

  分寸,力度,时间都掌握得非常好。

  他夸何永兴道:“好剑法……”

  说完就倒下了,流鼻血不止……

  何永兴大笑道:“岩斩旋风……什么和什么啊?”

  “叽咕!”“哦罗啊啊啊!”阿顿还在那呻吟……

  “好……好厉害……”敌人惊叫道。

  “那……那样的怪物只挥了两剑就……”

  “不愧是队长!”

  “干的不错!现在敌人也知道咱们的厉害了……真是过瘾……”

  冲锋队的战士叫道。

  何永兴转过头对白兰道:“怎么了?”

  “今天不像平常的你啊!”

  “挥起剑来拖泥带水,一个不留心可是会被杀的!”

  何永兴说着说着,就发现白兰不对劲了。

  白兰站在悬崖边上。

  眼神恍惚。

  如同在睡觉一样。摇摇欲坠

  何永兴开始以为是自己话。说重了。

  想向白兰道歉,但是在一看情况不对。

  白兰像失去了知觉一样,竟往悬崖下倒去,居然没有反应……难道……

  “喂!喂……”

  何永兴叫了两声,但是不知道没叫醒白兰。

  然后,就在这时。

  被何永兴骂成了活宝的阿顿。

  突然,老虎发威。

  奋起挣扎。

  流着鼻血,架好了弓箭。

  对着白兰射去。

  同时,何永兴看见白兰要倒下悬崖了。

  何永兴忙伸手去牵白兰,就连自己的安慰都顾不上了。

  终于,何永兴握住了白兰的手。

  就在此时,阿顿射来的箭也向这边飞来了。

  白兰刚好避开了箭,但是救她的何永兴却中了箭,真是阴错阳差的。

  正当何永兴准备用力牵她的时候,腰上突然中箭了,何永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何永兴此时已经完全用不起劲了。

  其实无巧不成书。

  若不是白兰向下倒。

  她可能中箭而死。

  若何永兴著不救她。

  他就不会中箭。

  他就可以牵的动白兰。

  世上的事就是没有如果,没有假设,否则许多的悲剧就不会上演了。

  当何永兴中箭后,他意识到:“糟了……我怎么用不上劲,在,怎么会这样?”

  “糟糕!不行啊!使劲啊!会……掉下去……去的……”何永兴拉扯着白兰用尽全力。

  但是,为时已晚。

  士兵们眼睁睁的看着白兰跟何永兴掉下悬崖……

  “何永兴队长!”

  “白兰队长!”

  众人一片叫声,一片惋惜声,好像这些声音可以把何永兴和白兰从悬崖底下叫上来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