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章 夜半话语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这时。左拜出现了……

  左拜是还是如此恐怖,提着那把大刀,何永兴和何纳兴都呆住了。

  突然,左拜把何纳兴抓走了。

  “住手!快住手!”何永兴看见自己的父亲被左拜抓走了,很着急,何永兴奋力拿剑砍了下去……

  而然,何永兴太弱了。

  被左拜一刀劈在了身上,吐血而倒。

  左拜捂着嘴巴大笑,笑何永兴的弱小和无知,左拜很得意的笑着……

  何永兴突然醒了……

  身子一动,发现全身是水……

  何永兴意识立马恢复,原来自己刚刚跳下下水道的时候摔晕了。

  “刚才的是全是梦……为什么还会做这种梦……”何永兴暗想着。

  何永兴感觉有些冷。

  “捂!咳咳……”何永兴突然咳嗽起来。

  何永兴松开手一看,不如得一惊,手上全是血。

  何永兴疲惫的靠在墙上,顺着下水道慢慢的走着……

  宁静的夜,宁静的城堡。

  灯火辉煌的大厅,喝茶聊天的人们。

  李文健又开始发表谈论了:“现在这时候,刘仲强一定在公主殿下的晚餐上吃着美味的东西吧!”

  “当骑士团长真是挣到了呢!”

  刘文军接口到:“那一定是很死板的……”

  熊飞只顾着吃东西。

  白兰望酒杯陷入就思考。

  这时,刘文军突然想道:“话说回来,何永兴他怎么了啊……”

  他望了望门口。

  “我今天打一早就不见他人影……”

  李文健不屑道:“哼!我看应该是一个人去练习了吧,不是每次都这样吗?”

  白兰终于忍不住了,道:“那只是在发泄,今天本来是预定的,我的部队和他的部队要共同练习训练的!”

  “而他却……也没说一声就……”

  “好了,别说了!”

  刘文军阻止道。

  于是大家又干自己的了。

  李文健和熊飞在争食。

  “喂!那个给我!”

  “不要!我特地留起来的。”

  “怎么能给你呢!”

  突然,门开了。

  何永兴,偏体鳞伤的何永兴出现了。

  而且满身污泥。

  “何永兴!”

  刘文军大叫道。

  全场寂静了。

  “啊……”“嗯?”

  场中所有人都震惊了。

  白兰不顾一切的跑过去

  她不知道是惊喜还是责备,是关心还是愤怒:“何永兴!你今天一到哪里去逛去了?”

  “而且你那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掉到阴沟去了?”白兰指责道。

  何永兴泠漠的问道:“刘仲强……在哪……?”

  白兰幽怨道:“刘仲强他……去参加诺丽丝公主办的晚餐会了!”

  “是吗……!谢了……”何永兴话落转身就走。

  “喂!话还没有……”白兰从何永兴的手上看清了:“那是……箭伤……”

  熊飞在旁边问道:“喂,何永兴他怎么了……”

  白兰没有回答。她在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宫里。

  气势恢鸿的王宫,金碧辉煌的王宫,歌舞生平的王宫呈现在何永兴的面前。

  何永兴。

  满身污泥的何永兴,偏体鳞伤的何永兴,衣衫破烂的何永兴,正向王宫走去……

  这样显得很协调,但是何永兴顾不上那么多了何永兴想向刘仲强去报告今天晚上的情报。

  他走过一级级台阶。

  他看见衣衫华丽的刘仲强。

  “刘仲强……”何永兴轻叫道,他准备接受任务失败的惩罚。

  何永兴正准备上前去汇报。

  突然公主朝刘仲强这边走了过来,穿着粉红的小碎裙,随风摆动着……显得无比的轻巧迷人……

  公主来到刘仲强身边缅甸的摸了摸头道:“有些累了……刘仲强大人,你能陪陪我吗?”

  刘仲强马上解下被风道:“啊,公主殿下,请披上这个,外面冷,小心感冒……”

  公主道:“谢谢你……”

  但她没有披上,而是垫着坐在了台阶上。

  她还保持女孩特有的珺持。

  此时,何永兴准备过去。

  他不知道什么叫规矩,不知道这是不是时候,他只知道执行任务和完成任务。

  “慢着!”

  突然白兰在后面叫:“你打算就这个样子过去?别让刘仲强脸上无光。”

  何永兴道:“我有事要向刘仲强报告,是他要我马上来的……”

  白兰突然奇怪笑道:“你这个呆子,现在不是时候……你不要做电灯泡去呀!”

  何永兴摸不着头脑,道:“我有没有电灯,去了没事的,何况是刘仲强叫我去的……”

  白兰有些无奈的道:“呆子,反正现在不能去……”

  他看看发愣的何永兴,道:“借一下。”

  白兰说完从何永兴的腰间拔出匕首。

  何永兴惊讶道:“喂,你这是干什么?”

  白兰都没理他,就从自己的衣衫上割下一块布。

  “…喂”“喂……干什么?”

  白兰不容分说的把何永兴拉了过来,帮何永兴把伤口绑好。

  何永兴撅着嘴,仿佛很不愿意似的,但是,何永兴心里高兴……

  何永兴没想到女人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何永兴和她都沉默了……

  在喷水池边。

  “你随随便便的走出来,这样可以吗?”刘仲强问公主道。

  “才不要紧了。”公主道:“就算我不在,大家还是会玩的很开心的。”

  她突然忧郁的道:“我……实在是不喜欢大半夜里.宫里只是一群人乱哄哄,而且,其实是……”

  公主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今晚的宴会是为了让疲余战争的城内的人们放松一下。”

  刘仲强盯着诺丽丝,不开口,只是一直看着。

  “是父亲大人安排的,与其开这个宴会,不如停止战争这种东西……”诺丽丝顿了顿,又继续道:“为什么男人都喜欢流血的东西……”

  刘仲强呵呵笑道:“我记得你在打猎的时候也这么说过。”

  “嗯。”诺丽丝点了点头,看着刘仲强。

  刘仲强接着说道:“是的,男人也许有着野蛮的一面也不一定。”

  诺丽丝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或许是因为赢得和保护珍贵之物的道具……就像是双刃剑一样……”刘仲强轻轻的道。

  “珍贵之物……”诺丽丝惊奇的道:“是家族……和恋人吗?”

  刘仲强回答道:“也有人这么说。但是……男人,在得到那样东西之前,恐怕还得遇上另一样珍贵之物呢。”

  公主疑惑的看着刘仲强。

  刘仲强接着道:“不为任何人,就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成就,那就是……世界和梦想!”

  “梦想……世界?”诺丽丝被惊呆了。

  躲在不远的白兰和何永兴也呆住了。

  刘仲强呼了一口气继续道:“有着称霸世界的梦想……”

  诺丽丝又叫道:“这种人太可怕了!真的……”

  刘仲强道:“还有,有的只是锻造一把剑而奉献一生的人。”

  诺丽丝又道:“这种人太渺小了……”

  刘仲强接着道:“有让人花一生探求梦想的话……”

  诺丽丝疑惑道:“这种人很有意思,说来听听……”

  刘仲强笑道:“这种人就有像暴风一般捣碎其他成千上万的梦想。”

  诺丽丝道:“我想那种人……一定是贵族吧!”

  “不。这东西和身份阶级……出身等等,没有关系。”刘仲强正经道。

  诺丽丝问道:“那么这种人怎么实现梦想,他没有特有的权利呀……”

  刘仲强道:“梦想能否成真,人们为此而思念,而焦虑……”

  “嗯!”诺丽丝点点头。

  “还有一种人被梦想支撑着、为了梦想而苦、为了梦想而存活、为了梦想而被杀……”刘仲强慢慢的道。

  诺丽丝道:“这种人太辛苦了!恐怕没有人是这样的吧!”

  刘仲强笑了笑:“那样的一生,男人应该会想象一下吧!”

  “那是为什么呢?”诺丽丝道。

  刘仲强答道:“因为他们想成为以梦为名的……神明的痴教着奉献出一生……多么豪状啊!”

  “这样的生活方式!我已经受不了了!”刘仲强激烈的吼了出来。

  何永兴白兰和诺丽丝都呆了……大家都沉默了。

  “啊……公主殿下,失礼了。”刘仲强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诺丽丝。

  “啊,不会,不会。”诺丽丝红着脸连忙说道。

  “其实,我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和男人这样的说话。”诺丽丝紧张的道。

  “刘仲强大人……你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诺丽丝回忆道:“在我初次遇见到你时,还以为你是某些贵族的后人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刘仲强问道。

  诺丽丝道:“因为……因为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却如此威风,而且还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气质。”

  “哈……不是吧,我自己都没有这么觉得,公主殿下,真是夸奖了。”刘仲强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时候我听说你是平民出身,我实在是不能相信……”诺丽丝继续说道。

  “真是奇怪呢……其实我就只是个平民呀……只是一个草民呀。”刘仲强说道。

  诺丽丝反驳起来,嘟着小嘴道:“可是,我觉得你比城里任何一位贵族……都更有贵族气势和贵族的气质……”

  刘仲强被公主说得脸红了。

  诺丽丝接着道:“但是那次在草原的时候,你教导我吹那叶子,我感觉你又是多么淳朴,而且而且爽朗……简直像是在森林或者是河里长大的某个村里的孩子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