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章 暗杀失败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何永兴一惊,他以为尤里兰达要杀那小孩了。

  但是,尤里兰达却是过去抓起小孩的头发,狠狠的道:“起来!”

  尤里兰达脸色严厉的道:“你那是什么样子!你这也配做王室的男人吗?”

  小孩索索发抖,眼睛不敢直视尤里兰达。

  “快起来!别偷懒!在战场上,敌人可是不会这样等着你的!”尤里兰达拿着剑指着那小孩吼道。

  何永兴明白了……原来尤里兰达正在训练他的儿子。

  近于残酷。

  一个年迈的老人阻止,道:“伯爵大人,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尤里兰达发怒了,道:“退下去!哈删!”

  他瞪着眼睛对小孩说:“安东尼嘶他总有天非要成为我白鹰骑士团的团长,绝对!”

  “还要指挥着我国最强的军团!”

  他对儿子期望很大。

  “不仅如此!也有可能得到诺丽丝公主,统帅着马利克的全部!”

  小孩被震惊了。

  尤里兰达接着道:“所谓的王室男人,就是生为如此!”

  尤里兰达很自豪的样子说:“和他人相比,在你身上所负的重担之大是不同的!”

  见小孩站起来了。

  很高兴道:“来!起码要从我手中拿下一分看看!……”

  小伯爵激起了战斗!

  奋力举剑砍杀。

  两人又激战着。

  何永兴看着这一幕幕,他陷入了沉思……

  天下的父亲都是那么的吗?望子成龙。分明是爱他。总是那么凶巴巴的样子。就何纳兴无私也不例外……总是严厉的批评,几乎苛刻的对待孩子,从来也少有笑容,也难得看见他们温柔的样子,听见他们严肃的话语,做孩子的总会想: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身父亲,怎么一点都不疼爱自己。他们哪里知道:“父亲爱是最深沉的。他好像大海深处,那一枚藏在贝壳的珍珠。它不耀眼,默默的婉转发光,最后变成一张密密的大网,把你包容起来,参透你的你的血液,汗水,泪水……”

  人们总是在失去后才明白。

  曾经的拥有。

  如此珍贵。

  突然,小孩的剑被挑落了。

  手臂被刺了一剑。

  摔倒在地。

  “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尤里兰达好像不高兴的说。

  但心里很心疼的。

  他转身要走。

  看见儿子呆在地上。

  停下道:“身体别着凉了。会妨碍到明天的练习。”

  说完便走了。

  “身体被着凉了”是真心话。

  “会妨碍明天的练习”是掩饰内心的话。

  父亲呀,被总是那么累。

  一边的老人听见主人走了。

  才敢上前道:“少主,不要紧吧?”

  一看到:“好重的伤,要赶紧治疗……”

  他流着泪道:“少主,请您别灰心……”

  他陷入了沉思,道:“自从夫人过世之后,令尊义男人一手力拼命想把少主您培养成独当一面一梑骑士。”

  “请你不要怨恨令尊……”

  他说着,用毛巾给少主擦了擦汗。

  小孩流了泪水……

  何永兴停到这些不禁浮想连篇,何纳兴的剑,何纳兴那敌人般的教导方式……

  何永兴被砍刀后的惊慌中,何纳兴的严厉呵护……

  小何永兴的泪,像三月的米、梅雨……

  草坪上的练剑。

  战斗后就奖金……

  奖金后的……

  往事一幕幕浮现。

  何永兴痛苦不堪,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相象。

  难道不是吗?

  永兰死后,就是何纳兴用男人的手,把他养大。

  用男人的手把他培养成战士。

  可何永兴现在失去了他,失去了严厉管教自己的何纳兴,他的父亲。

  永远的……失去了……

  “太大意了,在这种时候……”

  何永兴告诫自己,现在不该想这些,于是他不敢在想了。

  他怕自己待会会下不了手。

  去杀一个爱自己的父亲。

  尤里兰达现在是父亲,而不是敌人……

  何永兴害怕……黑夜包容了这一切。

  烛光灿烂的大厅。

  老仆人对主人道:“伯爵……”

  尤里兰达道:“什么事,哈删!”

  哈删道:“你的心在下很明白,但是你对少主悄悄温柔些也……”

  尤里兰达道:“你不明白呀,他是王族的王位继承着……”

  哈删点点头道:“身为王族的责任也是很大的……,这我明白。”

  尤里兰达反问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劝助我?”

  哈删解释道:“但安东民斯少主只十三岁,很需要母亲的时期。”

  他鼓起勇气道:“怒下惶恐……这连日来的练习,已稍有逾越常情了。”

  喝着酒的尤里兰达,把杯子一顿道:“够了!知道了!”

  “下去吧!哈删!”

  他突然觉得语气太重了些,对这忠诚的老仆人。

  他解释道:“最近的守城工作出了些事,因此也许才会有些坐立不安吧……”

  “请你别太勉强自己……”老仆人哈删关心道。

  老仆人走后。

  尤里兰达端着杯子,在静静的思考……

  他脑海里浮现了刘仲强的样子。

  刘仲强那淡淡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那不屑的眼神,仿佛目空一切,天地之间唯他独尊。

  无边的野心写满了刘仲强的脸……

  尤里兰达太气愤了,想着想着就来火。

  一个平民……

  刘仲强这个平民竟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恶!!

  他用力一握,手中的杯子碎了。

  尤里兰达突然想到了刘仲强身边那个凶神恶煞的何永兴。

  尤里兰达感到了有些恐怖。

  突然,吹起了一阵阴深深的风、风把蜡烛的火苗吹得乱舞。

  尤里兰达来自战士的直觉让他警惕起来。

  “怎么那么大一阵风……”尤里兰达话刚完。

  一个黑色的影子就出现了。像是幽灵一般。

  尤里兰达看清楚了……

  黑披风、黑鞋子、黑帽子、黑面罩……还有一把黑色的剑……

  “哼!找死!”尤里兰达出自内心的话。

  尤里兰达拿起了剑,等待着刺客的到来。

  尤里兰达身为马利克最强军团的统帅,在他眼里,想要单挑至他死地的人,没有几个!所以尤里兰达没有害怕……甚至还有惊喜……

  何永兴跳出来了,与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砍来。

  “叮!”巨大的撞击声……

  何永兴瞳孔缩了缩,何永兴暗想,糟糕了,这个尤里兰达竟然这么强……

  两把剑交叉在一起,何永兴选择用剑他以为足够杀死他了,而且秘密一点……毕竟何永兴的大刀有些显眼了。

  “叮、叮、叮、叮、”何永兴竟然与尤里兰达激烈的战了起来。

  尤里兰达也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和自己势均力敌。

  “你是谁?大胆!”尤里兰达怒吼道。

  何永兴不语,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剑……但是何永兴心里却是这样想的:“妈的!这剑太轻了,不顺手!”

  但是交战了十几回合后,何永兴还是占了上风……

  尤兰达额头已经掺露出丝丝汗水,咬着牙……

  “哐当!”一剑被挑落,是尤里兰达的剑……

  何永兴见时机到来,加快剑步,给予尤里兰达致命的一击……

  “嗖……”一箭飞出,从尤里兰达袖子上飞出。

  何永兴急忙一闪,躲开了这个暗器。

  此时,何永兴已经再没有机会下手了,因为外面的巷子上,整齐的步伐声音已经传来,是士兵们来了……

  是哈删这个老仆人以为尤里兰达又在逼少主练剑,不忍的过来看看,但是看见的却是一个刺客……聪明的仆人偷偷的去叫人了。

  “你跑不掉了!留下你的命吧!狗胆包天的家伙!”尤里兰达对着何永兴笑道。

  何永兴心急了,任务竟然失败了,这回去要怎么解释……一咬牙,准备逃离这里。

  但是尤里兰达似乎知道了何永兴的想法,再次飞快的拿起剑准备抵挡何永兴。

  何永兴愤怒了,愤怒的何永兴是最恐怖的。

  一剑划出,尤里兰达手中的剑再次被击飞……何永兴将手中的剑用力一丢,直直的对着尤里兰达飞去……

  “啊!……”惨叫声,何永兴的剑刺中了尤里兰达的腿部,本来何永兴的目标是心脏的,但是尤里兰达避开了。

  士兵们进来了,一个个提着剑……

  何永兴纵身一跃,跳出窗子……

  “给我追!拿他人头见我!”尤里兰达对着士兵们吼道。

  士兵们开始追击了,何永兴跑在了前面,很快……

  但是何永兴再快也快不过箭,士兵们射出的箭,有一根射在了何永兴手臂上,中箭的何永兴来到外围,没路之下从很高的城楼上掉下来,摔得很重……

  “混账!真疼!”何永兴拔掉手臂的箭,七手八脚的扯下一些不料,把手包扎起来。

  后面追兵们还在追……

  奔跑的何永兴突然发现了前面有个洞。一看:“下水道啊……”

  何永兴犹豫了一会,但是最后还是决定要钻了进去……

  外面传来声音:“快找!他掉下去了!”

  声音已经很近了,何永兴不能在犹豫了,他一狠心,一脚踢开删拦,快速的钻了进去。

  快速坠落的何永兴,落地了,溅起了很多水,何永兴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磕到了什么东西……接着……

  好像何永兴思绪突然的空白了……

  “是剑相交的声音……”

  原来是何纳兴和何永兴在练剑,两人正奋力的厮杀着。

  “我为了他……我为了何纳兴……”

  “我很努力……我甚至拼命的去训练自己……”

  但是何纳兴一直都不承认何永兴……

  这是何永兴的意识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