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章 暗杀开始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神奇的是,伤口很快的变成黑褐色,白烟停止了……

  “结、结、结、疤了……结疤了……”李文健不可思议的尖叫起来。

  刘仲强的伤口正在缓慢的结成伤疤,血液停止了外流……

  “好了!送刘仲强回去吧!已经没有大碍了!”陈东呼出一口大气,沉吟道。

  大家又惊又喜!惊的是竟然有人要暗杀刘仲强!喜的是刘仲强还好没有生命危险了。

  大家议论纷纷……

  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公主,她正蹲在那里不停的打着哆嗦……而且,眼泪一直在流,样子显得无比的让人怜爱……

  刘仲强看到了公主,公主也对视着刘仲强。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没有控制好马儿……才会搞成这样……对不起……对不起……刘仲强大人……”公主胆战心惊的说道,两眼泪汪汪的。

  刘仲强艰难的说道,顶住苍白的脸,说道:“你说什么呢!保护公主可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啊!你别自责啊!公主殿下!”

  刘仲强的一句话,便宽了公主的心。

  一句话,便宽了公主的心。

  四周的士兵而在七嘴八舌:“话说回来,要杀掉我们的大将的家伙,是那儿来的小人?”

  ‘开这种玩笑……“我非剁了他不可!”

  “不……该不会是狙击公主吧!”

  “不管对方是谁,都奈何不了他”

  何永兴转身道:“我带部下到这附近的草丛找找看。”

  不远的高处。正带着人离去。

  “喂!走了,李文健!”

  “是!是!……”

  他们都没机会看到刘仲强的眼神了!

  如果他们看到了,绝不会走的如此轻松的。

  此刻,刘仲强盯着手中的箭,仿佛知道这箭的主人似的。

  刘仲强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他咬牙道:“好高的代价啊……这个箭的主人……”

  “这个毒……”

  云登诚。

  伯爵府内。

  “这是什么样子让你办点事情都办步好,真是个废物……”

  一个酒杯砸在的上。

  伯爵怒气冲天。

  刚刚还洋洋得意的弓箭手弛豫道:“实在是非常抱歉……伯爵大人!”

  又辩解道:“但……但是……”

  伯爵喝道:“我不想听你的辩解!”

  弓箭手问道:“这、这、这……件事情怎么收场了?”

  伯爵道:“这次这件事以杀手要公主性命之说勉强收拾过去了。”

  弓箭手不放心道:“会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呢?”

  伯爵冷笑道:“基本上是怀疑不到我们头上……我是国王的弟弟呀!谁会怀疑我了……”

  弓箭手道:“可是,可是……最高贵的伯爵”

  伯爵突然发怒道:“但是,这件事却因此给了刘仲强一个一身相救公主性命的功绩……”

  伯爵越说越气:“士民们马上便口耳相变把那小子当成英雄了!”

  弓箭手道:“伯爵息怒,犯不着为了那种下贱的人……”

  伯爵道:“陛下也十分欣喜的样子!”

  伯爵狠狠地道:“没想到,没有杀死他,反过来倒最后竟成了帮他晋级的助力!”

  一拍桌子:“多么难看的事!”

  弓箭小心辩解道:“但……但是……”

  伯爵怒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别吐吐吞吞的!”

  弓箭提醒道:“要说是瞄准公主而射的箭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巧会插丶进他的心脏位置才是……”

  伯爵发怒了,道:“那你是要说要陛下眼前解释说,那是你要瞄准刘仲强的是吗?”

  弓箭手道:“伯爵大人说笑了,属下当然不会那么笨!但是……”

  伯爵厉声道:“不论怎么说,最重要的是他人还活着!”

  手下还是要说:“但是……”

  “那种事情也是会有万一才是的……”

  伯爵一挥手,仿佛很累了。

  烦躁地道:“够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出去不要到处乱说……”

  “下去把!”

  弓箭手唯唯诺诺的退下了。

  尤里兰达伯爵一个人坐在房间。

  脑海中。

  又浮现出刘仲强冷冷的眼神来。

  “唔!那眼神……”

  伯爵自言自语道:“简直像在对我”施压般…”

  “像把我看做是无聊的东西一样……”

  越是不想越是放不下。

  “是那样的眼神……”

  “怎么可能……”

  “我可是王室中人耶!”

  “马利克的第二王位继承人!”

  “和那种平民出身的小子身份之间,差距天地之高!”

  “而竟然……”

  又想起猎场的一幕来。

  “在猎场之时也是如此,”

  “虽仅一瞬,他却像打猎的猛兽……”

  终于想到了:“对!”

  “用那如老鹰的眼神看着我…………”

  心中惶恐道:“难不成……?”

  “……不,没这可能!”

  “在那当场还有其他诸侯们在……不会怀疑到我身上来的。”

  自我安慰道:“…不过是一瞬间的目光相会而已……”

  “首先,他有什么证据可言。”

  “不可能的……放心好了……”

  尤里兰达自我辩解着……

  可是对于刘仲强而言,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他经常可以创造奇迹。

  沿着石阶。

  何永兴慢慢走到刘仲强的书房。

  敲门进去。

  刘仲强抬头道:“喲!抱歉,这么晚还叫你过来。”

  他正在收拾书本,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

  “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收拾好了。”

  何永兴环顾刘仲强书房四周,是满房的书。

  何永兴叹道:“又都了不少,这些全部读过了吗?”

  刘仲强答道:“嗯……大致上啦……”

  有认真地道:“人一变的伟大,就不能够只从事战斗而已了。”

  何永兴不以为然。

  撇撇嘴,道:“话说如此,但有一半是兴趣使然……”

  刘仲强道:“历史、宗教、哲学、化学、兵法……”

  “奇怪的有像化妆的方法啦·作菜的方法等等,有很多种。”

  突然刘仲强举起一本书,兴高采烈地对何永兴道:“里面也有这种的。”

  刘仲强诡秘的笑道:“借你看看吧!研究研究很有趣的……”

  何永兴眼一直竟是春宫图!

  里面有许多裸丶体男女,而且有许多做丶爱的姿势……

  两个人都大笑起来。

  玩笑开够了。

  何永兴才正色道:“那,有什么事找我?”

  刘仲强轻描淡写地道:“嗯……我要你去……”

  何永兴急问道:快说呀,真是急死人了……

  刘仲强冷冷的道:“我要你去帮我杀了某个男人。这件事情非你莫属了……”

  何永兴听后心里一惊。

  惊讶的问道:“杀谁?”

  刘仲强平静地道:“这马利克的第二任王位继承人白鹰统帅,尤里兰达伯爵。”

  何永兴沉思道:“那个嚣张的男人啊!”

  “理由呢……”

  刘仲强拿出那把箭,给何永兴看,道:“则是这个……”

  又解释道:“在这箭上所涂的毒,一般人要把这弄到手是不大可能的……”

  “这是相当能致命的猛毒。”

  何永兴现在看得出。

  何永兴经过了研究。

  他的解释相当清晰:“这是用钱买通了他家一个待女,在他身边刺探的结果,”

  “待女看到他一脸被骂的很惨的表情,自尤里兰达伯爵的办工室中走出来的样子。”

  “虽然对话的内容听的不是非常详细……”

  “说是在谈有关本次暗杀骚动的样子。”

  刘仲强这时转过身,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刘仲强对何永兴道:“这件事我还未对任何人提过。……”

  “因此,才会将这工作交给你做。”

  停顿了一会。

  他迟疑道“这是……”

  “暗杀。”

  他的口吻很轻,却是很坚定,

  “和在战争中与敌人交手根本上便不同。”

  何永兴问道:“有什么不同,不都是杀人吗?”

  刘仲强解释道:“这是任务,又不容许失败,又不许见光的工作。”

  刘仲强抬起头望着何永兴的眼神道:“怎么?愿意接受我的请求吗?”

  何永兴沉思了,双方都沉默了,只剩下时钟的响声……

  刘仲强还是盯着何永兴看,何永兴却是开始脸色变得不悦起来。

  何永兴低估道:“越来越像娘们了……东拉西扯的,这种请求我是不会干的!”

  刘仲强笑了……

  “下个命令吧……省得浪费那么多口水……”何永兴继续道。

  的确,做这种事,无需多言,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根本用不着这么说。

  二天后……

  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一个杀人夜……

  阴谋常常在不知不觉中进行。黑夜是罪恶的,黑夜把一切都包容。包括恶毒、凶残、仇恨、甚至谋杀。

  黑夜是宽裕的,黑夜让善恶、美与丑,都变得毫无意义……对于何永兴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黑夜。

  何永兴,战场上的战士,而然今夜却变成了飞檐走壁,穿着夜行衣,在黑夜的笼罩之下,在罪恶的包容中,变成了一个暗杀者。

  很快,何永兴像个幽灵一样飘到了伯爵府屋檐上。

  何永兴看见两个人在练剑。又大又干净的大厅中,传来一阵阵剑的撞击声。

  一个正是何永兴要找的尤里兰达伯爵,凶狠切残暴。

  另一个是个小孩,大概十几岁的样子。

  “那个小孩是谁?”何永兴暗想道。

  何永兴看见尤里兰达出剑凶狠,剑剑直击要害,丝毫不留情。

  那个小孩难于招架,额头布满了汗水,突然一个不留神,滑倒在地上。

  尤里兰达凶狠的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