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章 狩猎、护卫、流箭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尤里兰达瞬间醒悟过来,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嘿嘿!我是说,或许森林里还可以出现意外的事……”佛斯阴沉的笑了笑。

  尤里兰达在思考着……嘴里喃喃道:“意外……意外……”

  佛斯添道:“或许是因为被瞄准猎物的流箭所射中……以前也发生过呢……又或许可以在箭上涂点什么之类的……”

  尤里兰达惊住了,双眼盯着佛斯。对于出入战场的尤里兰达并没有这些大臣的心计和诡计……但是……被人牵着走的话……

  “对!流箭!涂了东西的箭!”终于反应过来的尤里兰达轻声吼道。

  “哈哈!没错!这就对了!”佛斯大笑起来。

  尤里兰达也好像是释怀一般,也大笑起来。

  佛斯慢慢的退去,尤里兰达托着下巴,暗暗想道:“流箭……涂上无救之毒的流箭……对!下贱的草民就该这么死去!只是不小心……不小心被流箭所射中而已……”

  宫廷深处、勾心斗角、阴谋时时都在酝酿着……

  画面转换。

  一轮明月,群星在明月的光辉下,显得黯然失色。

  何永兴独自一人凝视着月亮,心思涌动……

  何永兴想起了刘仲强,想起来刘仲强的一些话语。

  那天,何永兴生死一线,刘仲强挺身出救,留下了一句话:“我为了你舍命挺身这种事,全部都需要理由吗?为了你,难道还不是理由吗?”

  何永兴继续沉思着,突然,何永兴想起了多年以前,也就是他从军营逃出,被饿狼群攻以后。

  何永兴全身都是伤,心力憔悴的躺在悬崖低下,望着天空和星群。

  何永兴嘴角突然一笑。

  那时候也是……像这样的夜晚啊……

  一轮明月悬空群星闪烁的夜晚啊……

  同样的自己!

  同样的大刀!

  同样的明月!

  何永兴自言自语道:“我追寻的东西,我追寻的答案,你是否真的可以给我解答呢!”

  “还是不知道……”

  “不过,我现在有了目标……比起那时候的盲目和迷惘……而现在我只需要做的就是……”

  “为了他!挥舞我的刀!”何永兴大叫道。

  随后,一个宽阔的墙头,刀风呼呼响起,大刀也明月照耀下显得寒风淅淅……

  突然,清脆的武器相撞声音响起……

  只见,一杆黑色的枪杆上雕刻的龙蛇栩栩如生,枪头银光闪闪……

  大刀对上长枪。

  没有人说一句话!只有武器相扛的声音……还有丝丝火星在跳耀着……

  今晚,何永兴战得很尽兴!当然,陈东也是!

  这两个刘仲强的左手和右手,他们正为了刘仲强的梦想努力着……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正是狩猎好时光。

  秋猎。

  这是马利克王国定下的祖训,为了防止子孙懦弱而失掉江山,特定下的这秋猎遗训,以规定国王每年都要亲身经历,保持王室凶悍的本色。

  秋猎,国王的性命是没有保证的,所以,国王会带着自己最信任的战士们,也就是显示了身份的高低!能参加的狩猎。这是许多人不敢想象的事!

  对大臣来说简直就是恩赐和奖赏。

  今年的狩猎特别热闹,因为有了平民出身的刘仲强参加,而且护卫也是蓝炎团的工作!

  在广阔的草原上,有凶恶的狼,有长着长牙的老虎,当然也有懦弱的鹿和兔子……

  奔跑如闪电的豹子,在茫茫的草原上就像是风一样疾驰。

  温顺的鹿,就像是西子湖的绿柳一样,柔顺而平静。

  奸猾的狐狸,贼眉鼠眼的转悠着。

  总之草原的场面十分壮观。

  国王一马当先!威猛不减当年!

  “哈嘿!”看到了草原的场面,国王豪情万丈!

  国王驻马在山坡上,往下张望。

  “哼!如此棘手的猎物!逃得如此之快……”国王感叹着。

  “陛下,再追一程!必能到手!”作为国王亲身护卫的尤里兰达鼓励道。

  其实,尤里兰达在想着一个阴谋……

  “不了!就此打住了,这把年纪了,都快不行了……”国王说道。

  尤里兰达气得要死。但是嘴上依然要说:“也是!陛下身体重要!”

  尤里兰达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望着着不远处的刘仲强。

  看着那个仿佛跟女人一样的脸庞,充满了朝气,气质不一般的刘仲强,轻蔑和愤怒顿时涌上尤里兰达心头。

  终于,尤里兰达忍不住了,他对身后一个弓箭手使了个眼色。

  弓箭手轻轻点了点头……

  “好!要追进草丛里了!”一个人说道。

  “喝!”何永兴虽然不怎么懂射箭,但是凭他的身手和眼力,几只野狼很快被何永兴射中了!

  “哈!小子!真是不错!”一个贵族高兴的称赞着何永兴,一边把何永兴射中的猎物算到自己头上。

  “哼……”何永兴轻哼一声,明显的不乐意……

  “干嘛……板着一张脸……”一旁的刘文军说道。

  “哈哈!就是嘛……那些小狗小猫的直接给那些娘们一样的贵族就好了,我们权当是娱乐嘛……”陈东对着何永兴哈哈笑道。

  “我感觉好像白痴……”何永兴低估道。

  刘文军继续道:‘没有办法嘛,这也算是工作嘛……而且比上战场轻松多了……不需要顾忌被杀……’

  何永兴却不以为然,摸着背后的大刀道:“我还是觉得……我比较适合拿着这个东西……”

  “可是……你挥舞那个东西,那些贵族受不了哈!全部猎物被你一刀分两半的……恶心死了……”陈东笑道。

  “切……满脑袋就只有这东西!”突然李文健加了一句。

  “……”何永兴懒得跟李文健吵。

  但是刘文军却不爽了,沉声道:“李文健,你别没事找事……吵死了!”·

  但是李文健却又道:“听好了!这个狩猎的警备任务,来之不易!我们没来之前一直都是白鹰军担任的无比光荣任务!也就是说,只有被国王看中的人,才能这特权!”

  “那又怎么样?”刘文军不悦的道。

  “为了取得这个权利,我们一路跟着刘仲强,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和血水!不知道生死一线中挣扎了几回。”

  李文健越说越激动:“而你!何永兴!却把这叫做白痴一样!”

  “李文健!够了!”刘文军阻止道。

  但是李文健还是继续说道:“我呸!既然你那么爱砍人!你自己去砍人吧!爱砍人的白痴!”

  何永兴一句都不回直接无视李文健走开了,这些年来李文健对他的骚扰和骂语不少了……何永兴早习惯了……

  而一边的白兰则根本不关心这些东西。

  她只关心刘仲强。

  因为,此时刘仲强正和公主诺丽丝在一起。

  白兰陷入了沉思……

  公主小心翼翼的骑着马,白色的骏马,高高的仰着头,镶金的腰带,蚕丝服饰,粉红的披风,梳着双边的发会,刘海下,是一双大而羞涩的眼睛,这一切都显出了皇室的高贵。

  她继承了她母亲的美,又得到了父亲的千般宠爱,贵为马利克王国的公主,却是如此平易近人。此刻,她的眼睛,正望着那些可怜的动物们。

  小小的生命们,却是一个个死在了箭下,羚羊、斑马、鹿、兔子、甚至,那些贵族们连松鼠都不放过……简直就大屠杀,见什么杀什么……诺丽丝于心不忍,都是生命啊!为什么却要如此残忍!

  诺丽丝很想大喝一声“停下!”来终止这场残酷的捕猎活动,可是又看看父亲,他也正高兴的的射击着,而且,收获不菲,所以公主还是没能喊出,只能一个人慢慢的骑着马。

  风尔轻轻的吹着,公主慢慢的骑着马,不免有些没落。其实,做公主的也做公主的好,平常人家的女儿,也有平常人家女儿的好,毕竟,平常人家的女儿比公主要自由得多,可以有许多兄弟姐妹,可以上大街完,可以和其他朋友交流……

  公主慢慢的转着,突然她背后响起了一道声音:“怎么?你不喜欢打猎吗?”

  公主回过头,只见刘仲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公主身边,无比悠然的看着公主。

  “啊!”公主一下子被问得紧张起来,眼睛眨了又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仲强吃惊看着公主此时的模样,心里也是丝丝醒悟,策马来到公主身边并肩而行,两眼望着公主。

  公主诺丽丝缓缓道:“我今天是第一次来打猎的……是父亲大人有令不得不来……但是…………我就是不喜欢这个残忍的活动呢……”

  “太残忍了吧?”刘仲强细声问道。

  “嗯……太残酷了……而且……战争也是……”公主黯然道。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这些流血的事呢……”公主继续道。

  刘仲强没有回答,经过树下,他顺手摘下一片叶子,树叶翠绿,小巧玲珑,刘仲强在擦拭着叶子……

  “他要干什么呢?擦拭一片树叶……”公主暗想着。

  只见刘仲强将叶子放在嘴里,双唇一眠,接着,优美的旋律便从他嘴里传了出来,高低起伏,就像是山谷的回音,清脆动听。

  公主听着不可思议,大眼睛里,流露着美妙的光华,一眼崇拜的望着这个优美且美丽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