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白兰的眼泪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站起来的何永兴没有还手,只是把怒火化成一声吼道:“干什么!你这个臭女人!真是难缠!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你这个……”何永兴还想接着骂,但是他发现白兰正默不作声的望着他,眼睛已经是泪汪汪了……

  何永兴愣住了。

  何永兴顿了好久,大家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不敢做声,何永兴平生最怕的两件事,一是没有人和他打架、他不能挥舞他的刀,二是女人的眼泪。

  白兰用带着哭腔的嗓子叫道:“为什么……为什么刘仲强总是……总是容忍你……为什么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你老是这样……做什么事总是不看后果……为什么刘仲强会对你这……”

  很快,说着说着的白兰眼泪就流了出来了。

  何永兴没有见过这个凶猛大将哭……其实大家也没见过……

  女人的眼泪是世界上最强的武器……

  何永兴被白兰的眼泪冲得失去了主张,最后那一道野蛮的心理防线被冲破了。

  何永兴只好低下头来,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何永兴不好意思的喃喃道:“到底是怎么了?你打了我,想哭的人是我才对呀,现在,你哭什么呀……”

  何永兴说完又摸摸鼻子,心里暗自感叹道:“真是个男人婆,打得真疼……”

  白兰还是还在抽泣着……

  “哼……没意思……算了……还是走了吧……”何永兴轻声的哼完,便慢慢的走开了。

  “喂!何永兴!难道你不看望刘仲强了?”陈东叫道。

  “等下再来吧……太扫兴了……你们慢慢等吧,我可没有这个耐性……”何永兴便说便走道。

  大家看见何永兴走开,都沉默了……

  白兰停止了哭泣,也沉默着。

  过了许久……

  白兰才喃喃道:“这次是我做得太过分了……”

  大家都惊愕的看着白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白兰说的话。

  白兰不理大家,只管自己道:“何永兴的心情……我也有点体会得到呢……只是我当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大家都一直望着白兰。

  白兰接着说道:“最近对着刘仲强……对着何永兴的容忍发脾气……随便的呼叫何永兴,也很难为他了……”

  白兰望着里面。

  大臣们围着刘仲强。

  白兰诺有所思,轻轻的说道:“看着现在的刘仲强,总觉得有点……逍遥不及的感觉……仿佛离我们远去了!”

  大家都不说话。

  其实,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只是何永兴把这种不平的表现出来了。

  因此时,白兰把他说出来了。

  空气平静下来了,仿佛就在平缓大家的的心情一样。

  难道……

  所有的一切真的有在改变吗?

  只是陈东他们几个若有所思……因为他们还不太清楚……

  在不知不觉中……

  只过了几日,在人们的记忆中仿佛过了许久。

  一个清晨,阳光明媚。

  大病出愈的何永兴,显得格外精神旺盛。

  好久没有舞刀了,现在又开始练刀了。

  不过似乎今天练得却不能静心。

  在何永兴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白兰的声音,就连何永兴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何永兴耳里,不停的是她愤怒的声音:“你只要能与敌人交手就满足!”

  “一点也没考虑同伴的事……”

  “只是一头疯狼!”

  只是她含泪的声音:“为什么你这种家伙……”

  “经常也是那样……”

  是她的哭泣声音:“都是因为你……”

  一句一声,生生鞭打着何永兴的心,总是挥之不去。

  何永兴烦躁起来,怎么自己的心总是想起那个女人的话,这是怎么搞的。

  何永兴在心里骂道:“妈的!那女人到底怎么了……”

  突然听见背后一声:“真荒唐呢!我们的何永兴也有挥刀不能专心的时候,真是荒唐……”

  一眼望去,何永兴一惊:“刘仲强”

  刘仲强自台阶而上。虽然脸色还是虚弱,却带着笑容:“已经能挥刀了吗?”

  何永兴笑道:“是啊,几天不舞刀心里痒痒的……”

  刘仲强惊叹道:“你比我还伤的严重……现在又能舞刀了,你真是个不知道累的家伙呢!”

  “大家都来探望我,但却……”

  何永兴停下刀。

  于是,两人坐下来。

  两人在阳台上,随意地聊起来。

  刘仲强:“…真是,那班大臣当我受伤是好事而来……”

  “而且还每天……”

  刘仲强抱怨道;“若我说烦厌的话,他们便不会那么做!”

  “但是,那是没办法的呢!”

  停一会儿。

  他深吸一口气。

  “不过……得要在这个国家往上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互相利用……这是人性的根本吧吧……”刘仲强轻轻说道。

  微风吹来,一片片枯黄的叶子掉落、四周寂静……

  没有人知道刘仲强的心声,除了何永兴,只有何永兴才能明白刘仲强现在的心情……

  刘仲强看了看何永兴,意味深长的问道:“那个魔物左拜……你是怎么看的……”

  何永兴震惊了,因为这个问题,一直在缠绕着何永兴……

  何永兴沉思着,刘仲强又道:“真是没有想到,那种只有传说般的怪物居然真正存在……”

  何永兴笑了,感叹道:“只要努力我不觉得不能砍过那种怪物呢……不过这次捡了条命也是很庆幸呢……”

  刘仲强突然深沉起来,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然后一眼正经的看着何永兴说道:“我居然相信了那魔物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能感觉到很快……那些怪物会席卷而来……所谓的魔族……”

  何永兴陷入了沉思……

  刘仲强又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看见那个石像就会搞成这样……但是……我好像感觉到了那个石像的灵魂……”

  何永兴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盯着刘仲强,许久说不出话来……

  继而,刘仲强又道:“我好像做了噩梦,但是,或许又可以证明世界上有什么人力不及的东西……”

  刘仲强陷入了迷惘中……

  何永兴接着道:“无所谓了……那些东西……”

  “对!那些东西无所谓了……先把你的梦想实现了才是我们的任务呢,嘿嘿!”一道声音从何永兴后背传来,是提着枪的陈东。

  刘仲强突然对着何永兴及走过来的陈东沉吟道:“假如……我的梦想变了……你们还会帮我我吗?”

  何永兴震惊了。

  “那倒要看看是什么了……”陈东坐在何永兴旁边说道。

  何永兴实在想不出刘仲强还可以有什么梦想……得到国家不是最后最好的吗?何永兴突然感觉有些气不过来的感觉……自己如此看重的东西,竟然被刘仲强说变就变……

  “我不想要国家了……我想要这个世界……还有未知的一切……包括那个……”刘仲强缓缓说出。

  “什么……”何永兴惊呼起来。

  陈东却是笑道:“包括那个未知的所谓魔族吧……”

  刘仲强轻声感叹着:“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要呢……要么就是消灭……要么就是收服……”

  陈东微笑着不语。

  何永兴在思考着……

  “怎么样?两位……觉得我这个梦想有意思吗?哈哈……”刘仲强突然大笑起来问道,似乎是笑自己的梦想如此庞大……又像是在笑自己的梦想如此搞笑……

  “如果……有能力……我想我会帮你……”陈东答得很轻快。

  刘仲强看着孩子思考的何永兴,许久不语。

  终于何永兴似乎是想清楚了,吐了一口大气,缓缓道:“还是待你实现了原来的梦想再考虑其他吧……”

  刘仲强笑了。

  何永兴接着道:“现在说未免太早了……若是那个魔物所说真有那么一天……如果太近的话,别说帮忙……逃命都来不及……”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刘仲强答得很是轻快……

  三人坐在地上,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又是一番讨论后……太阳不久便落了下去了……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

  军中又显得朝气勃勃,大家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训练的训练,玩乐的玩乐,出去找女人的也慢慢陆续回来……

  刘仲强今天走出军营,一个人散着步,不知不觉来到马利克主城里。

  突然,刘仲强看到前面好几个士兵跟着二名高贵的人在缓慢的行走着,刘仲强定睛一看,国王……

  很快,刘仲强便单膝下跪,悠然的行礼道:“陛下!”

  “呦!这不是蓝炎团的统帅刘仲强吗?”国王也惊奇的说道。

  国王有继续道:“来,起来吧,我只是平常的散散步罢了……”

  刘仲强闻后便立马站了起来,国王旁边的一男子却突然轻声哼了一句,似乎是对刘仲强的无礼不满。

  国王笑着对刘仲强说道:“最近接二连三的战争和军事会议,弄得满城杀气腾腾……真是的的,连偷空休息一下都不行。”

  刘仲强也笑道:“辛苦国王陛下了,不过也是为了陛下早日统一而进行的事!”

  国王轻笑,然后道:“替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弟弟,尤里兰达伯爵,也就是白鹰军的统领。”

  刘仲强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赶紧行礼道:“在下刘仲强,以后请多关照!”

  而尤里兰达却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