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章 右手、野心、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何永兴以为有什么事,看那个士兵叫得那么急,赶忙小跑着过去。

  却没有料到……当他找到刘仲强时,刘仲强正在淋浴……

  这样的见下属朋友的方式的确是很少的……

  刘仲强的身躯健壮而白皙……水淋过之处,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何永兴纳闷了,这样的见面,何永兴有些不好意思……二个男人之间。

  何永兴心里低估着:‘这家伙脑袋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刘仲强回过头,看见何永兴站在不远处,连忙大叫道:“嘿!何永兴,要过来一起吗?”

  何永兴发现刘仲强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急躁,悠闲洒脱……

  “来吧,试试,这样对醒酒是很有效果的,尤其是在早上,超级舒服呢……哈哈……”

  何永兴忙摇头道:“我不用了……”

  何永兴的眼神好像在说:“我可没你那么疯,看你的样子,真可笑……”

  刘仲强一声不响,走到何永兴眼前,就是一桶水冲着何永兴泼过去。

  刘仲强看见满身是水的何永兴,笑道:“不用这样客气嘛!我可不能亏待你呀……”

  何永兴手忙脚乱,道:“我可不想像你一样,像个疯子……”

  刘仲强却笑道:“你的样子已经这样了,还不如一起来吧……”

  何永兴看看自己的身体,真的已经像个活落汤鸡了。

  何永兴生气道:“你这人怎这样……”

  刘仲强笑道:“对别人,我可能不会这样,但是,一看见你我就想让你变成这样,你说了……”

  刘仲强说道,又准备再泼一桶水。

  何永兴忙叫道:“嗨!不要乱来!!又不是小孩子……”

  何永兴突然想到刘文军说的话:“刘仲强有时像个小孩,他有着天真的微笑……”

  何永兴此时才明白,刘仲强真的有这么一面。

  此时的刘仲强不就是。

  何永兴想:“难怪刘文军说刘仲强令人难以琢磨……”

  刘仲强看着何永兴水淋淋的样子。

  刘仲强大笑道:“…哈哈哈!!”

  何永兴听见刘仲强的笑声,实在无法忍受了。

  何永兴的野性被激发了,他气愤的骂道:“瞧你这古怪的样子1!”

  何永兴也恼火了,只见他转身,劈头盖脸的向刘仲强泼去。

  刘仲强笑嘻嘻的摆出姿势,好像在调戏何永兴一样。

  孩子一样的叫道:“啊?”

  “我避!”

  何永兴的第一桶水落空了。

  何永兴不管三七二一,提起第二桶水接着向刘仲强泼去。

  刘仲强还是笑嘻嘻的躲避。

  两人在浴室里面在泼开了。

  何永兴才不管这些了!他不泼到刘仲强是不会罢休的。

  “呼”

  终于,刘仲强一桶水躲闪不及,被何永兴退到了墙角。

  何永兴一桶水淋过去,刘仲强也成了落汤鸡。

  刘仲强自然不罢休。

  何永兴也趁胜追击。

  于是,两人围着那个大水桶,互相溅泼着,好像两个没长大的小顽童。

  就这样,两人你一桶,我一桶,泼来泼去……

  玩的不易乐乎!

  就连刘文军在远处观战。

  刘文军也不由笑道:“大清早就这样龙精虎猛呢。”

  玩了好久好久,他们也不知道。

  大概是一直到两个都累了,才同时休战。

  “一大清早就好好松了筋骨呢,就此停下吧”刘仲强舒心地道。

  刘仲强停下手了,却不料……

  何永兴又一桶泼过来。

  “哗!”

  刘仲强皱着眉头道;"何永兴……你……你怎么能这样不守信用呢?说好停手的嘛……

  何永兴笑道:“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呀,所以那不算……”

  何永兴停下手中是水桶,镇重的说道;“好,合约就此生效!”

  然后,何永兴看着生气的东方雄霸,狡谲一笑,道:“这样扯平了!”

  刘仲强被何永兴的强词夺理气到了,气愤的叫道:“呀……”

  “呼……”

  然而,刘仲强看见何永兴的样子,终于拍着胸脯道:“好了!我认输了!”

  刘仲强收拾残局,狠狠地道:“你太好胜了呢……”。

  “没有办法,人不好胜是活不下去的……”何永兴突然深沉的说道。

  “是吧……不过也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胆小怕死,不过活得却更久呢……”刘仲强缓缓说道。

  “对了……上次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何永兴突然说道。

  “唔?你问了我什么?”刘仲强莫名其妙,他实在想不起何永兴问过他什么。

  何永兴又问道:“那天,你为什么还要回过头来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为什么要冒险?”

  刘仲强淡淡的道:“因为……我不想失去自己的右手!起码不想在没意义的战斗中失去……”

  何永兴沉思着……没意义?什么意思?

  刘仲强抬起头淡然道:“总之你跟着我吧!”

  “就这样……我实在想不出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何永兴说道。

  刘仲强突然很慎重,又很诚恳的说道:“你跟着我,跟着我一起去实现我的梦想!成为我的的右手!帮助我吧!”

  何永兴不语。

  刘仲强话中带着无比的气魄:“现在只是第一步!对蓝炎团也是第一本!”

  “什么第一步!我怎么听不懂……”何永兴更不解了。

  刘仲强笑道:“我是说,在战场中多次胜利也只是个开端……是一个开始……我对于这些无意义战斗……真的有些厌烦了呢……”

  “无意义的战斗……那么我怎么样帮助你?我能帮到你什么呢?”何永兴问道。

  刘仲强说道:“你对我帮助可能是最大的,我敢肯定的说,比现在的蓝炎团的任何一个人都大……”

  “白兰也比不上?我好像连白兰都胜不了呢……”何永兴脸色有些不甘的说道。

  “我说了,你是我的右手!反而白兰只是一个团员而于……至于上次你会败……其实那箭中带有神经迟钝的药剂……否则你是不会败的……”刘仲强说道。

  “……难道白兰还不算你的一只手吗?”何永兴问道,心中更是解开一层迷惑,至于上次与白兰的战斗,他感觉白兰的剑法实在快得有些离谱……原来只是自己变迟钝了……

  “还差远了!”刘仲强答道。

  “所以,现在所有的一切才开始,你伴随着我,用我们的生命去做赌注!”刘仲强说道。

  响午。阳光挂在正头,显得有些强烈……

  刘仲强望着刺目的烈日,脸中坚定,豪迈的道:“我要得到自己的国家!我已经厌烦这些领主之间的战斗!我要去与国家战斗!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永远也没有……”

  阳光似乎更强烈了。

  刘仲强的光芒也如此强烈。

  何永兴不敢张望烈日,何永兴更不愿张望刘仲强的背影,刘仲强野心太大了!

  “所以!你要为我而战!为了我的梦想而战!”刘仲强大声呼道。

  何永兴反感道:‘为什么?我不想为任何人而战,除了我自己……’

  刘仲强脸色变得阴沉起来,霸道的说道:“因为你是属于我的!你的葬身之地也是由我来决定的!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你败给我的不只是留下……而是生命!”

  这一番话,让何永兴想来了好久,不过何永兴始终是不明白……

  “啊哈……哈哈……你说你想得到自己的国家……”何永兴大笑起来……仿佛是在笑刘仲强的愚昧……

  “你不是皇室贵族,甚至连正规军也不是……竟然那样大言不惭!”何永兴说道。

  刘仲强不语,还是望着那刺目的烈日……

  何永兴突然想起刘仲强的样子,心中突然震撼了一顺,想道:“他……说那话的样子,似乎就是理所当然……仿佛一切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何永兴陷入了沉思:“他跟我的年纪差不多……只是一个人……那样真的可以断定吗?”

  何永兴最后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没错了,他就是个疯子!”

  空中大雁飞过,雁过无痕,多么美妙而短暂。

  那么,人生呢?伟大的人生和平凡的人生有什么不同了……

  何永兴看着大雁想到这些。

  “我在这四年里都干了些什么……只是在战场上奔驰……只是一一把敌人砍杀……只是延长生命……”何永兴沉思着。

  “生命……难道我的生命我的一生就这样滑过去了,我的一生会留下什么……”何永兴不禁想道了何纳兴……

  何纳兴是何永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依稀之间,仿佛又回到那个夜晚……

  从悬崖跌落,是万丈深渊……

  何永兴遍体鳞伤的爬起……何永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没摔死……何永兴甚至相信了那个似乎是虚无的声音……说他被选中的声音……

  何永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何永兴想过就此了把生命完了……但是何永兴还是踏出来了……何永兴漫无目的的活着……只是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

  “似乎……这些刚好能拟补一下我空白的生命旅程呢……”何永兴心里想道。

  许久……

  当刘仲强抬起头时,却见何永兴又准备开始练刀了……

  “嘿嘿,要不我们现在斗几回合?”刘仲强捡起地上的细剑笑道。

  “对了……”拿着刀的何永兴看着刘仲强的细剑突然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