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章 正式加入蓝炎团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楼下。

  大家围着刘仲强有说有笑,一人说道:“我当时担心刘仲强团长穿出树林之时会不会受了伤呢,万一有什么事的话……”

  咬着肉的刘文军骂道:‘蠢材!只要是刘仲强,哪里会有什么万一的事!’

  “哈哈,刘文军,当时你不是很害怕吗?”一旁的熊飞连忙揭了他底。

  “胡说!我对刘仲强可是信心十足!”刘文军鄙了熊飞一眼道。

  “不过说起来,何永兴那家伙确实是厉害啊!”刘文军转移话题道。

  “其实,我起初还以为他会跑掉呢……”熊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愧是刘仲强看中的家伙,确实是有值得赞赏的一面呢。”刘文军说道。

  “这样的话,我也承认了他是我们蓝炎佣兵团的一员了呢……”

  大家开始围绕着何永兴议论起来……

  “唔?他呢?”正在喝酒的刘仲强突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见到何永兴了。

  众人也开始迷惑了。

  于是,大家开始四处寻找。

  星光灿烂,在繁星满天的夜晚。

  月儿弯弯照苍月,几家欢歌几家愁。

  (ps:社会都是坑爹的……今天发生了一件很悲剧的事……我被骗了……呜呜)

  孤城墙头,在清冷寂静的气氛中,显得凄凉沧桑。

  何永兴独自坐在墙头,看着星空,已是星河溪夜未央了。

  何永兴自从上次掉下悬崖开始,他便喜欢上看着星空……看那些孤星……

  何永兴,他就只是在众生喧哗中……一个孤星……

  独守那份清静。

  品味那分孤独。

  然而现在……

  现在他不在孤独了,因为有人已经找到这里来了。

  “何永兴,在这里呀!”刘文军叫道。

  “唔?刘文军,是啊!”何永兴笑了笑。

  “怎么?在这里乘凉吗?”刘文军说道。

  “嗯,算是吧!”何永兴说道。

  “走吧!去喝酒去!现在的人生有快乐时且快乐啊!”刘文军拉着何永兴说道。

  “那个,我不喝了。”何永兴道。

  “别!主角不在的话,那就没有意思了!”刘文军笑道。

  “嗯?什么?”何永兴有些迷惑了。

  “哈,其实今晚的宴会也是为了庆祝你的正式入团而设的!你可不能辜负我们的好意啊!”刘文军笑道。

  “我可没有拜托过这种事吧?”何永兴答道。

  “别说了,来就是了……熊飞!”刘文军对着附近一个大个子叫道。

  那个熊飞很快跑来,二话不说,就是扛起何永兴就跑,刘文军则在一边笑。

  “哎、哎、呀、你干什么?放我下来!”何永兴连忙挣扎大声叫道。

  “别害羞了,我经常这样扛人的,刘仲强我经常扛呢……”熊飞憨憨的笑道。

  何永兴感觉无语……

  很快。

  “啊,终于来了啊!”

  “何永兴来了!”

  众人欢呼道。

  看见嬉笑的众人,何永兴连忙挣扎着下来,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来!喝酒吧!”刘文军递来一碗酒说道。

  下来的何永兴看看在场所有的人,一个个都是真诚的,终于,他还是接过了碗,场面一下子又活跃起来了。

  一个士兵夸奖道:“好小子,你可是很有本事呢,这年龄,恐怕是这里最小的一个了吧!”

  何永兴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其实你们也是很厉害的……”

  熊飞喝下一碗酒,大笑道:“你一人抵挡敌人那么多,还能周旋那么久,换上我们可是做不不到的。”

  何永兴笑道:“其实只是马儿好,最后还不是要刘仲强救我吗……”

  “哈哈,总之就是很了不起了!虽然你显得有些老气……”刘文军突然笑道。

  “我很老气吗……刚刚你们还说我最小吧?”何永兴纳闷了。

  众人笑了,何永兴也笑了。

  “其实,你真不愧是一个有魄力有能力的人,起初你殴打刘仲强时,我以为你死定了……还有你接下这个任务时我也认为你死定了……哈哈,真不愧是刘仲强选中的人啊!我羡慕啊!”刘文军眼中带着丝丝崇敬笑道。

  “那个……其实我也认为我死定了……谁知道……”何永兴摸着脑袋说道。

  “哈哈,总之我们是真诚的欢迎你!一起奋斗吧!”刘文军拍拍何永兴的肩膀拿起大碗说道。

  何永兴一下子就被这个闻名的蓝炎佣兵团接受了。

  何永兴觉得很高兴,他觉得这个佣兵团有些不同之处,这些人都很年轻,真诚,可爱……

  何永兴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仿佛是熟识的老朋友了。

  “责……”一个角落一声轻啧声响起。

  李文健仇恨的看着何永兴,看着那些和他有说有笑的人。

  李文健气愤了。

  很明显,大家围成二个圈,一个围着刘仲强,一个围着何永兴。

  “嘿!”何永兴与刘仲强举着杯互敬。

  下方一片欢乐……

  上方城墙……一双黑色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她,就是白兰,她一个人独自坐在清冷的城墙上。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又在忧郁着什么呢……

  昨夜狂歌残酒时。浓醉不消疼饮处。春风吹起酒又醒。抱刀墙头独逍遥。

  何永兴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与刚刚结实的朋友同伴狂欢,他这一生中,现在是第一次……何永兴其实也很渴望这些……

  但是,何永兴还保持着一个战士拥有心态。大家都醉了,他独自跑到墙头,抱着刀吹着冷风,他还是喜欢独自一个人……

  很快,朝阳升起,何永兴看着朝阳,突然一种对生命的渴望油然而生……这是以前他没有的思想……现在他开始渴望了……

  “嘿,还很早呢!再睡一会呗。”是刘文军的声音,何永兴现在很熟悉这声了。

  站起来的何永兴伸了伸腰,笑道:‘没办法呢,贱骨头,到了这时候自然最会醒了……’

  “呵呵,有意思……”刘文军笑道。

  “大清早的还喝酒……”何永兴看着拧开酒瓶的刘文军说道。

  “嗯……我习惯了,早上喝一点,晚上喝一点……对了,问你个事……”刘文军笑道。

  “嗯?什么事?”何永兴问道。

  刘文军喝下一口酒,问道:“你觉得蓝炎团怎么样……”

  看似很随意的一个问题……却把何永兴愣住了。

  何永兴笑道:“那你觉得呢……你来得早……你说说吧”

  何永兴等了一会儿,只见刘文军还是吞着酒没有回答的意思,于是又喃喃道:“这个问题……那些事……我还真没有想过……既然已经是团员了……我能做的只有好好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吧。”

  何永兴停了一会,又继续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里确实是有些不同呢……”

  刘文军看着何永兴道:“到底是怎么个不同呢?”

  何永兴回答道:“一般的雇佣兵团一般大同小异……大半都是些无赖或者心理有问题,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吧?,反而……这里,都是年轻人,确实有点惊奇,而且个个实力都不错,充满朝气……但是不单如此……”

  回想去一种种,何永兴再次沉思道:“蓝炎团……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同……与别的不同…………”

  刘文军笑了笑,他未料到何永兴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能吧,在蓝炎佣兵团,确实是多变化呢……”刘文军沉思着。

  “这些人确实不同呢……”何永兴答道。

  “其实,我们都是来自各地的人,有人是逃犯,有人是奴隶,孤儿,士兵的孩子,甚至是没落贵族的孩子都有,而我以前是街头卖艺的……”刘文军慢慢的说道。

  “这样说来,应该是一群乌合之众呀……”何永兴沉思着。

  “嗯……说来说去……问题始终离不开他呢……刘仲强……”刘文军道。

  “他么……”何永兴沉思着。

  刘文军扬起头,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大家心里都是非常仰慕他呢,我们都认为跟着他,日后功成立万也是很有可能的……”

  “是吧!确实刘仲强这个不能看扁呢……他确实是了不得……”何永兴也觉得刘仲强这人捉摸不透。

  朝阳慢慢的升起来,普照大地。

  城墙上一片灿烂,照得一些趴在地上睡觉的人动了动身体。

  “刘仲强是个怎么样的人……”何永兴问道。

  “不清楚……看不懂……”刘文军回答得很干脆。

  “我到是觉得他有时候像个小孩子呢,而你把他当小孩的时候他又会变成一个经历世故的人……”何永兴回忆道。

  “对,当他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目光之余,却又像小孩般露出无邪的笑容。”刘文军也沉思道。

  何永兴脑海慢慢浮现出刘仲强的影子来。

  平静的笑容,令人觉得温暖无比。

  温和的眼神,令人觉得这人毫无气势和架势。

  尖锐的目光,令人觉得这个人根本无法接近。

  冷静的头脑,令人觉得他非常的可靠。

  他……刘仲强……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吗?

  何永兴回过神,再次问道:‘难道刘仲强一点没有让你们了解的地方吗?’

  突然,一个士兵大叫道:‘何永兴,刘仲强团长叫你过去呢!’

  “有,就是跟着他,没错的,他的信心,我们看得到!老板叫你了,这么早叫人是很少有的事,特别是只叫一个……快过去吧!”刘文军把酒挂在身上,边说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