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嗯……”

  何永兴插刀在地,大口喘气,看来狼的计划要成功了。

  “呜呜……呜……”

  狼群被激怒了,他们眼看着何永兴体力不支了。

  于是,四匹狼同时扑上来,欲将何永兴置于死地。

  但是,他们太心急了。

  只见何永兴咬嘴唇,拼力反博,他是故意显出疲惫的,目的是引狼上钩。

  何永兴知道自己的体力迟早会耗尽,让他必须趁自己力气还有时,杀死浪群,否则,死的将是自己。

  何永兴用刀一砍,右一刺……

  真的是与狼共舞。

  过了一阵,也不知道何永兴砍了多少刀……

  在何永兴风身边留下了一片狼尸,一片血污。

  “噢噢噢!”

  他终于反手杀死了那领头的狼。

  那群乌合之众,没了领头的,也失去了主张。

  当那群狼呆呆的看着何永兴那比狼眼还凶是眼神,仿佛要吃人的样子。

  它们却退了,散去了,飞也是的逃走了。

  何永兴也疲惫的倒在了地上。

  恶狼群终于不散去,要不然死的将是他。

  他真的精疲力尽了。

  何永兴在绝望的惊奇后,瘫在了地上,像个死人一样。

  打倒在了茫茫荒原来中。

  绝望……恐惧……

  车队,常常是车队,像一条长龙。

  在这荒原中,竟然会有车队。

  天天绝人之路,看来天不绝他何永兴。

  一个年老的士兵道:“喂,看看,还是小孩而已。是活着的吗?”

  一个年轻的士兵马上跑过去看,道“是的,但伤的很重……”

  年老的士兵惊讶道:“……这些野狼是他杀的吗”

  年轻士兵惊愕道:“不会吧……不管怎样,再家伙的运气真好呢!竟然在这种荒野被我们碰到!”

  年老的士兵喃喃地说道:“运气好?你是指被禁卫军团碰到的吗?”

  年前的士兵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道:‘对了……安加斯队说他们那里缺一个人呢……’

  年老看着何永兴的伤势,道:“说起来,这孩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这箭伤……”

  “不清楚呢……不是被敌军追杀的战士就是逃亡的奴隶吧……”年前的士兵道。

  “罢了……什么也好,总会有用处的,先替他治疗吧。”年老的士兵道。

  “呦……瞧这刀重的……”年前的士兵拿起何永兴的大刀不禁的震惊起来……

  就这样,命不该绝的何永兴被禁卫军抬到了马上,长长车队消失在夜色中……

  “何纳兴……为什么会这样……”

  “我没有杀死永兰……也没有把你当狗……”

  “娘……何纳兴……”

  何永兴在梦中叫唤着……呓语着……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何纳兴在清晨的草坪上教何永兴练剑……

  何纳兴在教他战场上的生存之道……

  时间定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四年后……

  苍月大陆在变化着……世界也在变化着……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战争仍然在继续……无休无尽……

  在这四年里,何永兴随着军不停的攻城,不停的厮杀……

  矮小瘦弱的何永兴也长成了结实的小伙子。

  这次,何永兴所在的雇佣兵团,他们的任务,是打开城门。

  他们运用了许多云梯,许多人力,许多硝烟来攻打这座城堡……

  终于九牛二虎之力之后,城门被攻破了……

  “去吧!”

  “冲进去!”

  一声号令,部队冲了进去!

  “谁斩了敌方大将,必有重赏!”指挥者对雇佣兵们激励道。

  士兵们个个如狼似虎,蜂拥而至,企图建立军功!

  突然,最前面的几名士兵被砍了回来,残像横生……

  见到队友如此死相吓得正热血的士兵们连忙停下了脚步,个个一脸震惊。

  “是张大德!”不知道是谁大喊道,声音中夹着丝丝恐惧……

  “灰色骑士……张大德……”士兵们思考着……

  “张大德,是那个斩杀五十人巨斧张大德吗?”

  “听说他还徒手杀死过黑熊啊!”

  士兵们议论开了……这就是正规军跟雇佣兵的区别……

  “传弓箭队来!”看到个个贪生怕死的雇佣兵们,指挥者不如的怒吼道!

  “弓箭队还在外围……恐怕要赶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一士兵附和道。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人站了出来,手持巨大的黑色斧头,瞪着对面的士兵们笑道:“来啊!张大德在此!这城门谁人能过!谁人赶来!哈哈!”

  所有人都不禁退了一步,生怕被张大德的斧头劈到……没有人希望自己身首异处,所有没有人敢上去迎战。

  “杀了他!杀了张大德可以一举成名啊!他可是五十人斩啊!”指挥者开始激励起来,显然,没有一点经验与头脑的人是当不了指挥者的。

  隔了好一会,还是没有人出声……

  指挥者终于气急败坏了,嘶吼道:“你们还算是骑士吗?你们不想建功吗?杀啊!一起上还怕杀不死他吗?为了骑士的荣誉战吧!”

  有人反驳道:“别搞错了,骑士跟我们还差远了,我们只是雇佣兵,荣誉对我们一分不值,我们看重的只是自己的人头而已……”

  “是啊!我们的生命更值钱,更实在……”

  “没错,谁会去送死呢……”

  “要上你自己上吧,这里只有你才是正规军!”

  雇佣兵们开始争论了。

  “你们这帮家伙……切……”指挥者咬牙切齿。

  “哈哈!不敢来就滚回去吃奶吧!”张大德看到没有人敢上,横着身子开始嚣张起来。

  当指挥者失望的时候,准备率军回头,有个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果然还是有人珍惜骑士的荣誉啊!你们看!”指挥者指着那人大叫道。

  大家开始望向那个不要命的人,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个瘦猴般的士兵惊讶道:“好像是个雇佣兵呢!真是个勇士啊!”

  一个胖的士兵也惊讶起来道:“看!还好小好年前啊!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他的武器?竟然比张大德的斧头还大啊!不重吗?”又一名士兵惊叫起来。

  一个年来的士兵眼中带着不屑道:“小子年少气涨,想逞威风吧,一个蠢材,不知死活……”

  则接下来,讨论的更多是不屑……嘲笑……

  指挥者问道:“小子,你是否要与那个张大德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