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 失意的何纳兴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何纳兴被平安的放在病床上。

  “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总算把他命捡回来了。

  医生一边治伤,一边感叹道:“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战将,没有这么轻易完蛋的。但是没有了一只脚,恐怕不能在上战场了……”

  说着医生都感到有些惋惜了,留下了泪水。

  何纳兴一声不吭的躺着。

  何纳兴自己知道他将不能再上战场了。

  同时,门外的人在商量:“必须要想想今后的事呢!新领袖的事……暂时由达古替上……”

  人还在病危中,不知道去采取抢救,反而在这里……

  人就是这么现实和无情。

  何纳兴停留这些觉得很寒心,但是也无奈。

  何永兴独自静静的坐在何纳兴的病床前,回想起以前的往事,何纳兴和他的过去。

  他对着昏迷中的何纳兴喃喃的说:“你经常也看不起我。”

  他眼前浮现出何纳兴的神态来了。

  “你是那么的高傲·武断·冷血……经常摆出不把他人放在眼内的笑容。”何永兴说着说着,往日何纳兴的笑貌神情全浮现在脑海中。

  恍如昨日,历历在目。

  “不要死………永兰……”

  “我现在马上回来啊…”

  突然,何纳兴噩梦般的呓语,他在梦中不停的呼唤永兰的名字。

  原来他是那样的深爱着永兰,那么深情。

  何永兴简直无法相信这是往日里,冷酷无情的何纳兴,傲慢冷血的何纳兴。

  何永兴抓住他的伸出的手,说:“不像你啊!”

  “……不像你啊……何纳兴……何纳兴!!”

  他发现何纳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

  何永兴此时感到其实自己很爱何纳兴,何永兴认为何纳兴是作为父亲和别的父亲有许多不同之处……

  何永兴决定要好好让他过完下半生……

  时间定格!

  两年后。

  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在厂阔的原野上发生了牧野之战。

  战斗的双方正激战,进行你死我活的厮杀。

  此时何永兴,没有了何纳兴的看护显得更成熟。

  何永兴已然是沙场老蒋。

  在战场上英雄无比,萧然自如。

  只见何永兴挥舞着大刀出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地。

  何永兴像三国中的张飞一样,取敌人上将首级热探囊取物。

  这不,又取了一个上将首级来了。

  “何纳兴!!”

  何永兴兴冲冲的跑回来了。

  “乖~乖……”

  何纳兴正在玩那只可怜的老黄狗。

  “你看!我杀了敌方大将,得到的奖金啊!这么多的奖金,你高兴吗?”

  何永兴说着把奖金给了他。

  何纳兴拿着奖金似笑非笑道:“有这么多,酒和女人都没问题……”

  “有肉吗?”

  他突然精神质似的问道。

  “嗯……?”何永兴还没反应过来,何永兴以为是要为他祝贺的酒肉。

  何纳兴马上不耐烦的道:“肉啊!是这个家伙食粮!”

  他指着狗说。

  “……呀呀……”

  何永兴惊呆了,站在那里,他不敢相信何纳兴对他的关心竟然比不上那种狗。

  何永兴在何纳兴眼里竟然不如一只狗。

  “干什么!快拿来吧!快拿来啊!……”

  何纳兴说着就暴跳如雷给了何永兴以拐杖。

  何永兴当场嘴吐鲜血。

  旁边的人都愣著了。

  何永兴擦了嘴角的血道:“现在……去拿了……”

  “哼……”何纳兴不消的哼了口气,昂起头来看着大家。

  有人讥笑他道。

  “喂!在说一次看看!”

  何纳兴愤怒的骂道:“在说一次看看吧!!”

  “不……我们不是……”

  众人忙解释道:“喂……喂,何纳兴。别那么认真吧!是说笑而已……”

  “说笑?说笑后要试试被这东西砍吗?”他说着已经把长枪从门口挥出了。

  “不敢来的话,二人一起来也不要紧的!”

  两人害怕了,不敢上前。

  “哼!连与伤残的人打架的胆量也没有,你们便不要说看不起人了的话了!”

  说完何纳兴便是撑着拐杖走了。

  夕阳中,只有那条忠实的狗跟在身后。

  自从他的腿断了以后,他就便的喜怒无常了。

  他不能上战场杀敌了。

  他还要靠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养活。

  他痛不欲生。

  尤其是,当何永兴挣了那么多奖金。

  他心里越发的不平了。

  曾经他是那么的风光,那么的英雄。

  如今……

  何永兴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拐杖,心里感到很委屈。

  可是在旁人面前他不好发作,毕竟是他的父亲在打他,即使父亲是错的,那又能怎么样呢?

  愤怒的何永兴回到帐篷,他将愤怒发泄到大刀上,他乱砍一气,见什么砍什么……

  许久,何永兴砍累了……他坐在地上伤心委屈颓废……

  这一夜。

  雷电交加,一道道划破黑夜的霹雳,大地一片惨白,暴雨狂啸,如同瓢泼一般……

  何永兴躺在床上,不能成眠,他反复的告诫自己,不要再想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样活下去……要赚到更多的钱……要消灭很多敌人……”何永兴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突然何永兴发现自己被困在笼子里,外面很多没有见过的怪物,一个个盯着他吐舌头,他害怕害怕极了……他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刀……发现他说不出话来……笼子被打开……怪物们视乎是见到壛到食物般疯狂的涌来……

  “咔嚓!”

  一声炸雷,在宁静的夜中更加惊人。

  何永兴被炸雷惊醒了,原来刚才是梦……

  还没来得及擦掉额头汗水的何永兴,睡眼朦胧的一看,何纳兴一手撑着拐杖,一手提着枪,一拐一拐的来到了他的床前。

  “何纳兴!你干什么啊!”何永兴猛然站起来,吃惊看着一脸阴冷何纳兴的问道。

  何纳兴没有理会何永兴,二话不说挥起长枪就向何永兴胸口刺去。

  何永兴迅速的躲开,低声道:“何纳兴,你喝醉了!”

  “我实在太不小心了……”何纳兴抽回枪指着何永兴说道。

  何永兴不明白的看着何纳兴说:“何纳兴,你什么不小心了?要我帮你吗?”

  “哼,帮我?我让你加入佣兵团,才会弄成这个样子的!原本以为你马上会死掉……你这该死的小子……”何纳兴盯着何永兴狠狠的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