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 初次杀敌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何永兴吓了一跳,他不敢相信他真杀掉他了,也觉得那人死像有点恐怖……

  刚站起来的何永兴没有想到,另一个敌人正轮着一个流星锤向他袭来。

  “啊!”巨大的疼痛使何永兴叫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反击的何永兴只见那敌人的流星锤已经又袭来了……

  突然。一看起来无比锋利的枪头穿过敌人的胸部,很快敌人便倒下了。

  “何纳兴……”何永兴失声喃道。

  他很感谢何纳兴,没想到何纳兴居然救了他。

  而然何纳兴却是一脸的无情,脸不改色的道:“后背是防备的!现在不是练剑啊!杀了一个人就赶紧巡查四周,不要慢吞吞的爬起来。”

  “知道了,谢了!”何永兴看着何纳兴那看似有情看似无情的脸庞说道。

  “去吧!继续砍杀敌人吧!”何纳兴又一次往前面冲去,边说边跑道。

  血水不知道流淌了多久,地上沾满了鲜血,浓烟更浓,惨叫声不断……

  血水始终都会流干,浓烟也会消散,厮杀声也会静止……虽然只是暂时发……

  何纳兴他们胜利了!

  城堡被拿下了。

  而然,被拿下的城堡并不属于这些雇佣兵,因为他们只是雇佣兵……

  他们只能在城堡外面的帐篷里,驻扎着,风吹雨打……

  但是打了胜仗对于这些佣兵门来说可是好事,因为他们可以拿到他们用生命换来的钱,大家高兴的开始领取津贴了。

  “下一个!”

  终于轮到何永兴了,他实在是等不及了,迫不及待跑到雇主的管家面前。

  拿到奖金的他高兴的边喊边跑道:“何纳兴、何纳兴!我拿到奖金了,我能自己赚钱了!”

  “又怎么样?你以为好运的拿了一次奖金就很厉害了吗?”何纳兴似乎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他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真的能在战场上砍杀敌人,杀敌建功,获得奖金。

  “这个……给你吧。”何永兴摸出刚刚领取的奖金,递给了何纳兴。

  何纳兴也很快的接了下来,掂量了一会又道:“那你好好干……”

  “嗯……嗯!”何永兴低声应着,他没想到何纳兴会一点不留的将他钱拿走了。

  呆了一会的何永兴又释怀起来,心想道:“我是为了什么拿钱,不就是为了让他承认我吗?他拿走了我的钱,也就是说他已经承认我了,证明我不是吃白饭的了!哈!”

  何纳兴没有理会那表情多变的何永兴,拿着钱笑嘻嘻的走向妓女的帐篷。

  战场上的男人,尤其是这些雇佣兵,在生死边缘来回的人,他们也说不定哪天就会尸裸战,他们挣了钱,有什么用处,除了少许部分人会寄送给家里,剩下的都自己用,找妓女发泄,去发泄他们心里对死的恐惧,对生的眷念,全部发泄掉,然后等待另一场战斗……

  军中有着不少的妓女,让出生入死的男人们在她们身体上暂时忘记忧愁和痛苦和恐惧……在在这里得到肉体和灵魂的解脱……当然这里也有一些男人会找男人,毕竟这东西各人所好……

  何永兴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口袋,愣愣的笑了笑,因为他给自己留了三个金币,足够让他去买买一把刀了,剑对于他来说往往没有刀的魅力大……

  他可爱的样子被一个高大的黑人看在眼里,那黑人舔了舔舌头,往何纳兴帐篷走去……

  黑夜。

  晓风残月,寒气逼人,子夜的风吹得所有人都瑟瑟的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何永兴的帐篷在一个角落,他也冷,他也蜷缩在被子里,冷得他打顿。

  何永兴心里在想难道人的心真的会冷吗?他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永兰了,他以前以前可以睡着她温暖的怀抱里……可是现在……想到这里的何永兴已经情不自禁的流下了几滴眼泪。

  时间缓缓过着……

  就在何永兴就快睡去的时候,他的帐篷被人掀开了,一个黑影走了进来……

  “维尔中斯?怎么了吗?那么晚了……”何永兴站起来看着这位黑人疑问道。

  只见他狰狞的笑着,向何永兴地铺走来,张开魔爪扑来……

  面对扑来的维尔中斯,何永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本能却让他伸手去拿地上的大剑……

  “铛、挡、”大剑被维尔中斯一脚踢到一边,打中一些摆在地上的铁瓶子,半截剑都飞到帐篷外面去了。

  何永兴痛苦极了,一个战士居然拿不到自己的武器,如同想说话却是哑巴一般。

  “哈哈……宝贝……”维尔中斯一把按住了何永兴,脸色垂涎的看着何永兴笑道。

  “你要干什么?”何永兴大声的吼道,他想叫唤别人的到来,而然深夜……又是寒冷的夜……除非是号角响起,否则其他人是不会起来的……这点何永兴也懂……

  “别叫!”那黑人怒喝了何永兴一句。

  “我不是吃掉你!只要你乖乖就范,很快就完事,否则我就……”维尔中斯做了一个杀人的的动作。

  何永兴被吓着了……因为这事是常有的,白天醒来会发现一些队友会死在帐篷中,但是每次每次都是无从追究……

  维尔中斯急得满天大汗,他正欲火焚身,快速的将自己带来的绳子绑住何永兴的手脚,并拿拿布块塞住何永兴的嘴。

  他迫不及待的解开了何永兴的衣服,一头亲去,却没有想到何永兴用膝盖朝他下颚顶去。

  黑人痛得只叫,他觉得自己嘴巴甜甜的,咳了几声,他居然吐出血来了。

  何永兴挣扎着站起来,他们手脚被绑着,正一蹦一蹦试图跳到别人帐篷去……“砰!”有些大的拳头朝他肩膀砸来,何永兴感觉自己被砸得有些头晕,维尔中斯双手抓住何永兴的肩膀威胁道:“你再乱动我可是真是会杀了你,即使是死人我也感兴趣的……”

  “砰!”又一沉闷的声音响起,原来这次何永兴用自己的头使劲一顶,又是维尔中斯的下颚,顶得他往后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