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何永兴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时空再次定格……

  时光飞逝、光阴在流、转眼又是三年之后……

  这三年内,何纳兴打了无数的胜仗。

  当初那名婴儿也长成了小顽童。

  这三年内,永兰把小孩看作是自己亲生的一样,给了他无私的母爱。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祸旦夕。

  “永兰!振作起来!”一妇女鼓励道。

  帐篷中,永兰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着,嘶叫着……几名将脸包裹得严严实实妇女在一旁干着急……

  其中一名妇女对着站在帐篷门口只知道呆呆看着,不知道伤心的小孩大声吼道:“何永兴,你到外面去吧!”

  但是小孩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仍然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三年前永兰捡的小孩,他叫何永兴!跟了何纳兴的姓,起初何纳兴并不是很愿意,但是经过永兰的死缠烂打……到最后连名字都是用二人名字里的单字配成的,永兰很希望孩子能得到这个所谓父亲的爱……

  妇女见何永兴还是呆呆的不走,继续说道:“这是尸黑瘟疫……!”

  妇女吓唬何永兴又继续道:“这个病传染性很厉害的,若你传染了你也会跟着完蛋的!”

  何永兴仍然呆呆不动,眼中没有任何波动……

  “你想找死吗?”妇女吼道。很明显妇女已经很不耐烦了……

  他怎么可能走?那可是他的母亲啊!何永兴很爱他的母亲,所以他是不可能走的。

  永兰属于昏迷状态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停的呻吟着,但是她嘴里念得仍然是:“何纳兴……何永兴……何纳兴……何永兴我的孩子……”

  这是她临死之时证明她对何纳兴的爱与及对何永兴的爱……

  “何纳兴呢?”一妇女叫道。

  “别叫了,他现在正在攻城啊!”另一名妇女答道。

  “真是的,这些所谓的男人……自己女人都快死了却……”妇女有些激动有些失落的感叹道。

  “女人可以为男人付出一切……可是男人往往在女人最需要他的时候正干一些祸国殃民的大事……”妇女埋怨道。

  “开始吐了,已经病入膏亡了,快、快、快找东西塞住她的嘴,这些东西最容易传染了!”一名妇女大叫道。

  “喂!你们!害怕死就离开这里!”站在门口的何永兴突然跑过来推开准备塞布块到永兰嘴里的妇女,稚嫩的声音响起。

  “何永兴……儿子……”永兰似乎听见了声音,连忙伸出都是污血和苦水的手……

  “妈妈……”何永兴拿着永兰的手,他想哭,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样哭……他只感觉妈妈的手好凉……

  “永兴……永兴……”她呼唤着他的名字……终于死去了……

  小帐篷内,风雨摇摆着,让人凄凉孤寂,一只小手紧握着大手……许久许久……

  一个女人的生命结束了,默默的走完了她充满艰辛并且简陋的一生。

  而然……

  她心爱的男人在她即将告别人世时,还在欲血沙场,没能看上最后一眼……

  女人遗憾、并且痛苦。

  转眼……又是一个艰难的三年,飞速流逝的三年。

  硝烟弥漫的城堡,在烽烟中抖动着。

  在大路上有成千上万的雇佣兵。排着整齐的队伍,正声势浩天的向城堡方向来了。

  他们用八匹马拖着一门大炮,缓缓移动着。

  “冲啊……”

  一片接一片的冲锋声音响起。

  人仿佛跟蚂蚁一样,蜂拥而上,很快……城堡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喂!何永兴!枪啊!拿枪来!”何纳兴大吼道。

  只见此时才6岁的何永兴,拿着比自己长三倍的长枪,上战场杀敌了。

  “别慢吞吞的,你这样迟早被爱人砍成八块。”何纳兴怒骂着。

  而然战场是不能分神的,一个不慎,被死尸绊倒在地,满脸愤怒的何纳兴正想骂些什么……

  敌人的骑兵却不给他机会,挥着长矛向何纳兴刺了过来。

  何永兴赶忙将长枪丢去,何纳兴右手接住,左手撑地,一个回旋,他的长枪比敌人的长矛更快、更准!甩开已经死去的敌人,愤怒的脸色也变得平缓起来,可见何纳兴在战场的能力,多么的临危不乱,镇定机智,枪技惊人。

  何永兴吓得半死,惊呆了。他本以为何纳兴会被敌人先刺到……

  “哎呀……”何永兴一声惨叫。

  原来何纳兴正毫不留情的用枪棍向他敲去,看似平缓的脸庞又开始显示狰狞起来,破口大骂道:“再磨磨增增死的人就是我了!你想我死吗!”

  “真是的!你以为你是全靠谁才有今天的,才有饭吃的!我要是死了,你的小命也不长了!”何纳兴仍然在骂。

  说着的何纳兴开始向前走了,突然又转过头来说道:“喂!下一批敌人来了!”

  被何纳兴一棍打趴下的何永兴冷冷的看着他,缓缓的爬起来。

  何纳兴不由一惊,心里居然波澜起来:“这是什么眼神!这眼神6岁的小鬼能做到吗?”

  甩开何永兴眼神的何纳兴又继续吼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满,你信不信我就丢你在这也可以,让你被敌人杀死!”

  何纳兴心中低估着:“永兰那个混蛋真是的!竟然留下一个这么麻烦的东西给我!”

  何永兴不语,跪坐在都是血水与尸体的地上,咬着指头,没人知道在战场上一个6岁的孩子在想些什么……

  “切……”何纳兴提起长枪跳上马背,往前方冲去……战斗仍在继续!

  数日后!

  风和日丽的营地中,一片祥和欢快的景像。

  “来啊!来啊!砍我!刺我!”只见何纳兴大叫着,脸中带着丝丝轻蔑。

  原来他在教何永兴练剑。

  小何永兴使完了全力,仍然不能碰触到何纳兴一分,额头上早已布满汗水。

  “怎么?你就这点本事吗?你这样怎么样去杀敌!”何纳兴叫道,随即用脚一顶,何永兴往后往后倒在地上。

  无视何永兴痛苦的样子,何纳兴数落道:“现在不是跳舞!你真是没用!”

  一旁的士兵都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道:“何纳兴!无论是跳舞还是练剑也好,他还太小了了,能拿那么久阔剑已经很不错了!”

  何纳兴双手抱拳,带着傲气轻轻说道:“不可以让这家伙白吃我的东西!我也是雇佣兵啊!我的钱都是用血水换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