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战争年代
作者:何永兴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上纪元……

  世界战争持续几百年……

  种族之战、王国之战、据说……

  还有人魔之战……

  苍天仿佛厌倦了这个世界无休止的鲜血、尸体、硝烟、终于在某一天。

  天地色变、整个世界都陷入无比强大的磁暴之中……

  这是天的惩罚还是另有原因……传说就是这样说的……

  整个世界都被无比巨大的磁暴龙卷袭击……

  有些人被龙卷磁暴卷到了另一个地方……有些房子也被卷到了另一个地方……甚至有些国家也被卷到另一个地方……

  所谓另一个地方……近则几十万的距离……远则几千万的距离……

  世界混乱了。世界随处都出现了不一样的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哪……

  战争停止了……

  上天也宁静了……

  而然……

  千年之后。

  人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即使很多东西明明是现实、在人类的眼中也会变成虚假的、真实的传说也会变成真正的传说……

  时空定格。

  中纪元。

  苍月大陆。

  那时候,战争频仍,硝烟四起,尸横遍野,无尽的战火已经蔓延到整个苍月大陆。

  此时战火来源只有区区的王国之战……

  雇佣兵团被雇佣与不同的国家,他们有的为钱拼命,有的为升官拼命。

  生死存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瞬间的事。

  他们只有顾着自己生命,他们只会为自己的生命做出保障……

  谁会顾着一名小孩?

  而然,他,何永兴,就奇迹般的成长在雇佣兵团……

  那年。

  硝烟四起、处于深秋的季节却看不到深秋的影子……

  一队雇佣兵团骑着马走在路上,应该说尸横遍野的大路上……

  白骨、腐肉、长满虫子的死马、屏淌万里……千里无鸡鸣……

  惨象已不堪入目、令一些普通百姓呕吐不已。

  雇佣兵团长何纳兴,骑马走在前面,带领着他的士兵们奔赴于另一个战场。

  “嗯?”何纳兴轻吟了一声。因为他看见一死人堆中一妇女胯下平躺着一个都是羊水与血水的婴儿。

  “呦呦、真是凄惨的母女呢。”何纳尼后面一士兵叫起来。

  尽管身经百战,看惯了尸横遍野的场景,早就习以为常的何纳兴此时也觉得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只是个婴儿,也井然轻啧了一下。

  突然,在马车中的何纳兴的妻子听到声音后探出头连忙跳下马车。

  “喂!永兰?”一士兵惊叫道。

  “别过去呀,那婴儿看起来好邪门啊!死人生下的孩子那可是邪门的象征啊!”有士兵大喊道。

  但是永兰仍然是头也不回的向那死婴走去……

  “呀……好可怜的孩子……”永兰蹲下后抱起了孩子失声的叫道。

  “喂!你们看永兰……”士兵们大叫道。

  “没办法,自从永兰她上星期流产后就变得浑浑噩噩的……现在对死婴都感兴趣了……”一士兵说道。

  “应该是想孩子想疯了吧。”一名士兵看着前面骑着马不语的何纳兴轻啧道。

  “何纳兴,怎么不说话呀,快做免费爸爸了。哈哈”一名士兵们对何纳兴折损起来。

  “哈哈……”很多士兵哄笑起来。

  “妈的。你们真他妈吵,你们再吵我可是要砍人了……”何纳兴满脸不爽的对哄笑的们吼道。

  “何纳兴、把刀丢过来!”永兰的声音响起。

  恼羞成怒的何纳兴拍马往永兰身边前去脸色极其不悦的问道:“永兰,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刀拿来。”永兰抬起头伸出手说道。

  有些微怒的何纳兴跳下马背试图将永兰拉回去,永兰被他一扯,一个不甚手中婴儿掉落在地上。

  “啊!天啊!”永兰挣扎着挣开何纳兴的拉扯,士兵们都以为那只是个死婴儿,认为永兰确实是疯了……往往事情是出人意料的。

  “呜哇……呜哇……”掉在地上婴儿突然张起了口大哭起来。

  “快看快看,那个婴儿是活的。”士兵们惊呼起来。

  没等士兵们惊呼完,永兰已经挣脱何纳兴的手,快速的抽出挂在马背上的匕首,抱起地上嚎啕大哭的婴儿,手起刀落、长长脐带被割下,沉溺的抱着那婴儿亲了又亲,孩子奇怪的停止了哭声。

  “真是活见鬼了!”何纳兴啧了一口。

  “喂!永兰……”何纳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那沉迷在婴儿可爱的永兰,他也没能说出来。

  永兰她现在太想要小孩了,她怀了7个月的小孩流产死了……她痛不欲绝,现在……她又有了孩子……她很开心,她可以知道做母亲的感觉了。

  永兰沉溺的抱着孩子上了马车,没有看谁一眼……

  “喂!何纳兴,这样好吗?”士兵问道。

  “我不管,随便她。”何纳兴一脸的不悦。

  那人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样真的能行吗?”

  于是,士兵们也开始附和起来。

  何纳兴看着起哄的士兵们脸色凝重起来,不解的问道:“什么对不对?不就是捡个孩子吗?”

  起初说话那人也大胆的说道:“你不认为很不吉利吗?居然在这种地方捡到孩子,最重要的的是死人生出来的孩子。”

  “哈哈!”何纳兴闻后突然大笑起来,他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大笑的何纳兴,个个满上疑问。

  看到众人不解的眼色,何纳兴好不容易停下来,对着众人问道:“怎么?你们害怕啊?”

  “不是、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士兵们连忙掩饰道。

  其他他们更怕被人嘲笑胆小,所以也未能再说些什么……无奈之下众人只好作罢。

  “嘿,救人一命那个胜造什么来着……我忘记了,总之就让这个孩子安慰一下我的妻子也是是很好的。”何纳兴笑道。

  想到这里的何纳兴便释怀了,道:“好了!别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事情,夜色快来临了,停在这里伤神还不如上路吧!”何纳兴说完便拍马前去……

  于是队伍又恢复原有的宁静……当然窃窃私语的也为止不少。

  何纳兴假若无事的回回头,看了看那一堆堆死尸……朦胧的夜色缓缓笼罩着,阴气沉沉。恐怖异常……

  何纳兴暗自想道:“真的会很不吉利吗?”

  何纳兴望了又望那片死寂之地,心里总是感觉不对劲,但是他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只好记在心里说不出来……

  随着时间流逝……众人都是默默的赶路,想着自己的命运与前途,没有人再去理会马车上的永兰与那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