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请你吃饭
作者:颜若烟墨      更新:2015-06-26 18:30      字数:0
  既然秦云都说了,林月也不好再说什么,又带着秦云走到另一座别墅前面。秦云看着这栋别墅,即使以他外行的眼光,也能看得出来这栋别墅确实比刚才哪一栋别说好了不止一点两点。

  “色狼,怎么样?”卿伊月得意的看着这座别墅道,眼角却透露着一丝兴奋还有一丝狡黠。

  秦云点点头,这别墅确实不错,他喜欢一个住,一个人住在那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面。

  随着林月进去房间看了一下,这座房子是装修过的,一切按照南林最高的水准。对于这里的装修他感到很满意,虽然价格有点贵,不过钱对他来说也只是数字而已。

  “妈,这套房子是我卖出去的,对吧!”看到秦云痛快的刷卡付了账,卿伊月撅着嘴,没有看到秦云吃瘪心里总是有些不乐意。这可是两千八百万,而不是千儿八百的,谁知道秦云就这样花出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不过想起自己的赌约赢了,不用和那个王八蛋订婚了,心头仅存的一点不舒服也就消散了,看秦云的眼光也是和善多了。

  林月摇摇头,伸手一点卿伊月的额头笑道:“你啊!不过你既然不愿意,也就算了,就是你爹那边……。”

  “妈,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今天我请你吃饭。”卿伊月几乎快挂在林月的身上了,撒着娇道。

  “那顺便带上我怎么样?”秦云一听有人请吃饭,尤其这人还是个大美女,一转头对着卿伊月眨着眼问道。

  “你……”卿伊月望着他正想说你好不要脸,可是心头闪过一点点想法,忽然改口道:“好啊。”

  “伊月,你难道不记得我们约了杨晔他们一家人吃饭的吗?”林月眉头微微一皱,对着卿伊月道。

  一听林月的话,卿伊月的樱桃小嘴就厥的老高,委屈的道:“妈,我的业绩都完成了,我才不去,而且那个杨晔看我的目光恨不得把我吞下去似的,我去了他们肯定不答应退婚的。”

  “这孩子……”林月皱着眉头才开了个头,却被卿伊月打断道:“更何况我刚才已经说了要请秦先生吃饭的。”

  秦云一听,这都什么和什么,吃顿饭而已何必搞得这么麻烦,他也不是什么不识趣的人,于是开口道:“既然卿小姐今天还有事的,那改天有时间再请我吧!”

  “没事,没事,我说了今天请你便今天请你。”卿伊月一听秦云的话,忙一把抓住秦云的手臂说道。

  “妈,我们先走了,你替我告诉老头子,我赢了。”卿伊月双手使劲的拉着秦云匆忙往外走,边走边回头对林月说,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她已经走出门了。

  林月望着卿伊月拉着秦云走了出去,摇当然知道秦云被当做挡箭牌了,摇摇头苦笑道:“这孩子……”

  “喂,男女授受不亲啊。”秦云也是知道自己被当做挡箭牌了,自己可不能吃这么个暗亏,怎么也得还回来才行。胳膊贴在卿伊月的胸口处,暗暗呼爽,嘴不对心的说道。他是知道卿伊月一会儿就会发现的,自己要先下手为强,恶人先告状。

  “你……”卿伊月一听秦云这么说,一低头就发现了,甚至还感觉到秦云的咸猪手使劲的往里面蹭,顿时心头火起,抬起脚对着秦云的脚狠狠的踩去。

  这一踩不要紧啊,差点成残疾,当然不是秦云,在卿伊月刚刚有动作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脚立马移开一步。卿伊月一脚才空,才发现自己穿得是高跟鞋,这一踩竟然将脚给崴了,这应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卿伊月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蹲下身揉着紫青的脚,那么个大男人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让我这样的大美人踩一下那是他的荣幸,那么多的人想让我踩我都不踩。

  “你没事吧!”秦云望着蹲下身子肩头微微抽动的卿伊月,有些尴尬的问道,毕竟也怪自己,大不了让她踩一下就是,反正自己运转一下内劲就好了。

  “不用你管,你个大色狼。”卿伊月头也不抬,大声呼道,她自己不知道,这模样像极了那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秦云摇摇头,女人还真是麻烦,不就是扭了一下脚,我帮你揉一下就好了。蹲下身子,笑着道:“我帮你揉一下吧,我可是中医。”

  卿伊月抬起头撅着嘴,不相信的看着他,委屈的道:“真的?”

  秦云点点头,搀扶着她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蹲下身子将卿伊月的鞋子脱去,伸手隔着丝袜揉着,输入了一道内劲。

  卿伊月娇艳的脸颊上染上了两抹红云,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秦云说出来的话让人格外的信服。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让一个才认识不到半天的男人揉脚。感受着崴了的脚上传来的一股股清凉,望着秦云专注的模样,不由的看的有些痴了。

  “还痛吗?”片刻后,秦云头也不抬的问道。

  “啊!”卿伊月心头一慌,才感觉到干脆崴了的地方已经一带你都不痛了,点点头小声的道:“好了,不疼了,谢谢你。”

  秦云给她穿上鞋子,拍拍手笑道:“好了,你走一下试试。”

  卿伊月羞红着脸,试着走了两步,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便,喜道:“一点都不疼了。”

  经过这件事之后,卿伊月心头有些慌乱,秦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走在路上,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你和谁学的中医,真的太神奇了。”卿伊月脸上的红润还未褪去,小声的问道。

  秦云淡淡的一笑,摇摇头道:“这没什么,一些小技巧而已。”

  卿伊月低头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卿小姐,我想问一下,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吃饭。”秦云忽然出声问道,他是不得不问了,两人都走了大半天了。

  卿伊月一惊,刚刚恢复常态的脸颊瞬间又红了,小声的说道:“叫我伊月就好,去哪里吃饭你说吧!”

  秦云摇摇头,这女人还真是难懂,刚才还在色狼色狼的喊着,现在却又改口了。难懂归难懂,饭还是要吃的,抬头看到旁边就有一家法国餐厅,秦云一指那里,笑道:“卿小姐,就去那里吃吧!”

  “叫我伊月委屈你了是吧!”卿伊月的脸色一青,不悦的道。

  秦云无语,不就是一个称号,用得着这样注意吗?摇摇头笑着讨好道:“那美丽的伊月小姐,能不能邀你共进午餐。”

  卿伊月一抬头望着不远处的餐厅,脸色变了又变,他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去法国餐厅,心头慌乱中,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答应。

  秦云见她不说话,也当她默认了,伸手拉过她就往餐厅里面走。

  卿伊月像个木偶似的被秦云拉着往里面走,脑中一阵迷糊,忽然想到,自己不就是请他吃一顿饭,用得着这样忐忑吗?这样一想,顿时就就得浑身一阵轻松,感觉到秦云拉着自己的手,脸色又是一红,嘴中却道:“喂,帅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秦云一愣,回头不解的看着卿伊月,卿伊月眼角一瞟他拉着自己的的手,微微昂着头骄傲的哼了一声。

  秦云算是知道了,她肯定是在报复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秦云也是暗哼一声,我就是不放手,你能那我怎么着,装作没听见,拉着她的手接着往前走。

  卿伊月脸色微微一红,这人怎么这样啊,想要挣开却无奈地发现他的手仿佛铁箍似的,抓地紧紧的,仍自装作不在乎的道:“喂,色狼,还不放开我的手。”

  秦云回过头望了她一眼,嬉笑着道:“你都叫我色狼了,那肯定是不能放手了,放开手那不是对不起色狼这个称号了吗?”

  卿伊月气急,瞪了他一眼,不悦的道:“哪有你这样的,小心我喊非礼。”

  秦云嬉笑着,对她眨眼道:“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卿伊月无语了,眼皮一翻,仍凭他牵着自己的手,心想反正也快到餐厅了,到了那里你总该放手了吧!

  走进餐厅,卿伊月才发现了一件事,没有带钱。眼珠一转,眉头一挑,眼光瞟了一眼秦云,就有主意了。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虽然说没关系,可是坐在这里还是感觉有些别扭,更何况他们两个坐的还是情侣座。

  “你点吧!”卿伊月拿起菜单眼光闪烁,对着秦云笑道。

  秦云抬头微微看了一眼卿伊月,怎么感觉有些不对,接过卿伊月递过来的菜单,看到上面全是法文,顿时仿佛明白了,她一定不会法文,或者是以为自己不会法文,想看自己出丑。既然想到了原因,那肯定不能如她所愿。

  秦云把菜单递过去,笑道:“还是你点吧,女士优先。”

  卿伊月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这个笨蛋果然上当了,她装作不好意思的模样道:“那我点了。”

  秦云一听她的话,心中暗暗冷笑,还想骗我,看来自己果然猜对了,挥手笑道:“你点吧!”

  卿伊月拿起菜单,强忍住笑,开始点起菜来,让秦云刚刚自得的心又有些迷惑了,直到卿伊月点完菜了,他疑惑着是不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