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背水一战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吃完午饭后,吕布向高顺打听他师父的下落,高顺说他师父临走时说他去雁门拜访一个老友。吕布恨不得上翅膀飞过去,可是高顺的伤口未愈,吕布怕他伤口感染,只好等他好了之后再上路。

  高顺一边养伤,一边抄刻,而他八个师弟愿意奉师命追随吕布,于是吕布给他们取了名字,都姓吕,单名依次为乾、坤、玄、黄、宇、宙、洪、荒。这八个人跑起来健步如飞,隐匿起来无声无息,个个耳聪目明,身手不凡,而且都通晓与飞禽走兽沟通,可惜现在年纪太小,无法马上成为战力,不过日后他们定能胜任斥候、密探、刺客一类的任务。

  管亥偷偷的将那只黑兽放了,吕布埋怨了他一通,花老大力气才抓住,怎么说放就放了。贪狼骑们都一个个都精力旺盛,重组完队伍,比武选出伍长之后开始演练,磨合阵型。高顺偶尔按照《六韬》上的介绍指点贪狼的演练,侯成则统筹着贪狼的训练俨然成为了一名校官。而吕布每天上午研习《六韬》,下午练练箭术,以及体能训练。吕布还经常和贪狼切磋一下武器,不管什么时代,人们总是崇拜强者,另外吕布还会教众人识字,这个时代工农子弟是没有受教育权的,所以吕布教众人识字是十分大的恩惠,因为以上两点,吕布在新来贪狼骑中建立起了极高的威望。

  吕布站在无名谷后的湖边,欣赏着仙境般地景色,在谷中生活的几日可谓是浮生偷闲,再等几日便可启程,雁门在代县西北,从五台山去雁门经过代县的时候正好去探访任蠡。此时吕玄惊慌失措的飞奔而来,嚷嚷着:“不好了,不好了。”

  “何事慌张?”

  “谷外有不明人马,杀气腾腾,来者不善。”

  “对方多少人马。”

  “长枪手百余,弓箭手二百余,骑兵七十余。”

  吕布心里咯噔一下,对方人数五倍于贪狼骑,而且所有长枪,弓箭,都是可以克制骑兵的兵种,吕布感觉对方有备而来是针对自己的,可是谁和自己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现在来不及细想这些了,所有的事情等过了这个坎再说。

  无名谷两侧皆是悬崖峭壁,背后是一泓湖水,只有一个入口。如果让对方先一步抵达谷口,那吕布便成了瓮中之鳖了,于是吕布立即返回营地准备点齐人马突围。赶到营地的时候看到贪狼骑列成了三角阵,舍弃了一些辎重,已经整装待发了。吕乾等人也上了马,小家伙们每人手持朴刀一柄,倒也显得威风凛凛;侯成立在列在贪狼之前,严阵以待;而一向乐天的管亥此刻持枪立马,神情凝重。虽然敌人的数量五倍于自己,可是没有一个人胆怯。

  高顺策马而来将一个木盒交给吕布,对他说:“虎韬疾战篇曰:‘敌人围我,断我前后,此天下之困兵,暴用之则胜,徐用之则败。以骁骑惊乱其军而疾击之,可以横行。’今日我们只有在敌人稳住阵脚之前突围或有一线生机。”高顺的想法与吕布不谋而合,看样子是高顺代吕布集齐贪狼骑的。

  吕布接过木盒,估计里面是《六韬》原本,今天将是一场恶战,所以他没有骑御风,二十将木盒拴在了御风的身上,依恋的抚摸了她两下,不知道能不能逃过此劫。吕布翻身上马,紧握云月戟,豪气顿生,带领众人奔向谷口。

  抵达谷口时,敌人已经先一步赶到,且列阵完毕。长枪手在前二十人一排,将狭窄的内谷口封死,三米长枪一头支在地上,长枪手后是弓箭手九排弓箭手方阵,骑兵在谷外策应。此时发起骑兵冲击等于是送死,幸好对方也不敢冒然进攻,他们一旦变阵,吕布便能凭借骑兵的机动性抓住变阵是的破绽突围而去,看来对方是想将吕布等人全都困死在此。

  双方在谷口对峙着,对方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大摇大摆的在阵前设置鹿角拒马,而吕布这边羽箭不多,必须用在关键时刻不能随便浪费,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设防御工事。就这样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入夜后,吕布带领贪狼撤入谷内,埋锅造饭,吩咐大家抓紧休息,晚饭只能吃七分饱,吕布准备乘着夜色突围。如果僵持下去,这边的士气早晚会消失殆尽,到时候放手一搏的机会都没有了。晚饭后,吕布召集了管亥,高顺和侯成作突围的部署:吕布、管亥和侯成组成一个三人队,作为尖刀,任务是破坏对方防御工事,扰乱敌军,撕开裂口;高顺统领贪狼,在后策应,并寻找机会突围。这样的部署有些冒险,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高顺研习过《六韬》,从白天一系列的行动和建议可以看出他能够把握住战场上的变化,应该能够抓住稍纵即逝的生机,可是他还只是个十四、五的孩子,从来没有领兵经验,是否能在战场上指挥贪狼,吕布无法肯定。侯成指挥起贪狼骑能够如臂使指,但是担心他把握战机的能力没有高顺敏锐,而且扰乱敌军的任务危险且至关重要,目前侯成是除吕布和管亥之外武艺最好的,所以非他不可。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吕布将所有的宝都压在高顺身上了,高顺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于是瓮声瓮气对吕布说了“定不负重望”五个字。

  子夜是人最容易松懈的时候,而今晚月黑风高,连天都帮着吕布。虽然夜晚会让弓箭手失了准头,可是无名谷口异常狭长,一百多丈长的峡谷,仅可供十马并行而过,两百多弓箭手只要朝着谷口乱射,也够吕布喝上一壶了。为了尽量减少牺牲,吕布让高顺和贪狼们与作为尖刀的自己等三人保持一定距离,等自己扰乱了敌方的阵型,然后就寻找裂口一鼓作气突围而去。

  一行人,马摘铃,人衔枚,潜伏到谷口。吕布一举长戟,管亥和侯成便随自己冲向敌营,高顺与贪狼远远的跟在三人之后,所有人都咬紧了口中枚,没有喊杀,只能听到马蹄声,和与马蹄声一致的自己的心跳声。

  敌人的哨兵发现吕布等人前来突围,立刻发出了警报。吕布三人率先冲进敌营,挑开拒马,此时对方的弓箭手已经开始结阵了,有箭稀稀疏疏向三人射来。贪狼凭借马势所以射程比对方的步弓手远,贪狼在三人身后迂回,放箭掩护吕布三人,同时拖延对方集结。

  待三人突破防御工事,发现敌方的长枪手还没有到位,硕大的长枪妨碍了长枪手结阵,实在天助吕布也,于是三人顺势冲进了对方的弓箭手,吕布向身后喊道:“儿郎们,随我杀出谷去。”听到身后传来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贪狼与吕布三人兵合一处,黑暗中吕布不知道具体杀了多少敌人,只知己方摧枯拉朽般的突破了敌人的防线。

  一切如此的顺利,吕布这边几乎没有死伤,劫后余生让吕布等人兴奋不已,一个个全力沿着峡谷向着谷外飞奔,可是不久之后的情形就让吕布等人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峡谷中突然亮起了火把,火光的照耀下,长枪和弓箭都明晃晃的,与白天一样的阵型。难怪刚才吕布没有看到长枪手和骑兵,原来那些弓箭手原来只是弃卒,是用来引诱吕布入峡谷弃卒。现在不能掉头,所有贪狼都拥挤在谷中,而且众人已经在对方的射程之内,来不及回撤了。

  “儿郎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三伍一组,七段冲击,杀~~”吕布竭力吼道。

  “贪狼无敌,杀~~~~”

  对方开始向吕布等人放箭,一轮箭雨后传来贪狼骑的惨叫声。狭窄的谷口让吕布无法展开兵力,对方的弓箭手却能不断贪狼射击,这样下去要被活活窝死。

  吕布带着一队向对方冲去,十人的队伍显得如此无力,刚照面便死了一大半,有些连人带马被长枪洞穿,有些人的尸体被高高的挂在了长枪之上。看到这般景象,吕布顿时血气上涌,全力舞动手中长戟,向着敌方的后阵渗透。第二轮箭雨从吕布头上飞过,又传来一阵痛苦的嚎叫和马啸声。身后的马蹄声伴着喊杀声呼啸而来,在其中吕布听到了管亥的声音,又一队贪狼与敌人胶着在一起,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此时异变突起,敌人的弓箭阵中传来了惨叫声,而且再没有组织起之前那样的箭雨,没有组织的流矢无法有效地打击贪狼。管亥来到吕布身边,护其身后,身上满是敌人的血迹,形容十分恐怖。而有了管亥的掩护,吕布顿感压力减轻了,于是全力攻击,手中长戟折射出的寒光宛如催命符,寒光所至,鲜血立溅,手下没有一合之敌。战场上兵器碰撞的声音,双方喊杀的声音在吕布脑中炸开,然后不停回荡,吕布觉得这些声音如此的动听,让他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恐惧,忘记了疼痛,这一刻吕布享受着战争。

  在轮番的冲击下,吕布等人终于突破了敌方的长枪阵,然后一路杀进步弓阵,看到高顺和吕乾等人弃马步战,在敌人阵中来去自如,吕布奇怪:为什么高顺等人会在此出现?不过吕布立即放弃了疑问,着力于化解眼前的危机。吕布一马当先杀入敌军后阵,如入无人之境。一旦近身,弓箭手变得不堪一击,片刻就溃败而去。可此时吕布吸取了教训,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对方的骑兵由始至终没有出现,对方还有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