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黑冥拳套右手
作者:紫雪银耳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接下来呢,我们就来拍卖这次的重点拍卖物品,我想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我们这次要拍卖的那件物品的名称是什么,那么我也不多做介绍了,那件物品就是黑冥拳套的右手拳套,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黑冥这个人曾是一个杀手,行为也极其古怪,可惜最后在三大王朝的武道强者的围攻下陨落了,当时他还只是个涅槃境中期的时候,就能以这黑冥拳套和其他部件,还有那把黑冥神剑,总的称之为黑冥修罗套。刺杀了许多识神境的高手,被人称之为独行刺客。”

  “这些我们都知道了,玲姨,你就说说这怎么买吧,”一位竞拍者急着叫道。

  “那好,既然各位都等不及了,那我就说说这件装备的起拍价吧。”玲姨笑了笑“这件起拍价是三百万。那么请各位竞价吧。”

  “我出三百二十万”“我出三百二十五万”低下的人,一声高过一声。“下面的人怎么这个时候都开始抢上了,原来下面那群人,也都是为了这件装备来的,看来都是准备把那套装备收齐啊,不知道这独行刺客到底有是个什么来历,刚也没听怎么清楚。”江寒心里想着。

  “雪儿,这黑冥拳套,真有这么厉害么?”江寒问道。

  “江公子,我看啊,你真是被那赵二老爷说对了,是乡下人头一回,这独行刺客黑冥啊。”林雪没说什么,那个杨若兰身边的丫头秋菊就开嘴了。

  “秋菊!你怎么说话呢”杨若兰怒视着身边的丫头秋菊,然后又转头对江寒道歉了声“江公子,不好意思啊,我这丫头不懂事,你别见怪啊。其实吧,这个黑冥我也有点稍微了解,记得以前我爹和我说过,这独行刺客黑冥,拥有那套黑冥修罗,每天会在夜晚行刺一些武道强者,而且还特别喜欢越级刺杀,那时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他一个涅槃境中期的武者,能以那种实力去刺杀识神境的强者。”

  “后来呢,因为他的这一行为引起了很多强者的注意,起先一些识神境的强者对这种越级挑战刺杀感很震怒,但是也没有更多的关注。不过后来因为识神境的被刺杀的多了,才真正的引起各派强者的重视。不过当他们重视的时候,那个黑冥已经达到了识神境初期,这不得不让仙元境强者担心起来,所以……”林雪插嘴道。

  “所以啊,就有很多仙元境强者联合围攻了黑冥,这样才断绝了此类刺杀的发生。”秋菊又插嘴说道。

  “哦,这人还真是厉害啊,难怪低下人纷纷争抢这件装备。”江寒微笑着说道。

  “嘿嘿,我怕他们是没那份力拿到。”林雪的右手装作兰花指捂着小嘴说道“如果这黑冥修罗所有部件都被一个人集齐的话,除非他是一个武道霸主,不然定会被人围攻而死的。”

  “嘿嘿,我想也是,要是这么容易拿到,我看也走不出这座益阳城了。”江寒笑了笑。“也罢,本还想买来看看,这样的话,还是留给他们慢慢争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十号包厢的赵家人就喊到“四百二十万。”这一喊完,下面是一片哇的一声之后就是一片的寂静。就在这一片寂静的时候,五号包厢发出了声音“怎么,你们赵家真敢拿这东西?不怕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么?”一个年老的声音从包厢里发出来。

  “哼!在这益阳城里,还没有谁敢惹我们赵家的,就算是你们林木派,也不行。”赵球轻哼了声。

  “哦?是么,那我就不信了,玲丫头,我出四百三十万。要了这拳套的右手。”那年老者不理会赵球的威胁,对着玲姨说道。

  “怎么你们林木派真的要和我赵家争着东西?我们出四百五十万,我倒要看看你们林木派有多少积蓄够你们挥霍。”赵球冷声冷气的说道。

  “嘿嘿,我们有多少可以挥霍,这好像不用赵二老爷担心吧,四百八十万。”年老者直接喊道。

  “嘿嘿,你们两位不用争了,这件东西我要了,五百五十万,谁要是再出声,那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了哦。”一声嘶哑的声音从一号包厢里传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谁啊,在这益阳城,我们赵家还没怕过谁呢。”赵淡这个时候喊了出来。

  “小朋友,你别后悔你说的哦。”此时又从一号包厢里传出一声甜美的女声。

  “那个包厢里,不会是一对夫妇吧。”江寒心里想着。“雪儿,第一包厢的那两个是谁呀?”

  “哦,那两个啊,不知道,一身黑衣,男的带了顶黑纱帽,女的披了黑面巾,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好像是从外地来的吧。”林雪依旧玩弄着小白,这时小白不乐意了。“嗷~嗷”大叫起来。

  “雪儿,别弄小白了,小白它不高兴了,还是给我吧。”杨若兰说着把小白抱了过去,而小白再被抱过去的时候,乘机逃回了江寒的怀里。

  “嘿嘿,你知道回来啦。”江寒摸了摸小白。

  “既然他们那么喜欢争就让他们争吧,或许赵家和他们争下去的话,可能会惹来大麻烦,还是不要掺合的好啊。”说完江寒伸了个懒腰,躺在座椅上。

  “嘿嘿,我想也是,刚才我一直和江公子的小白玩,要不江公子,你现在和我聊聊天呗,反正你也不参与这次的竞拍,杨姐姐,你不会吃醋的吧,嘿嘿。”林雪对着杨若兰微微一笑。

  “你说什么呢?我和江公子,只是朋友,干嘛吃醋呀,我看是你这位大美女喜欢上了江公子了吧,故意刺激我下。嘿嘿。”杨若兰用手微微捂住小嘴,偷笑着。

  “呃,我是喜欢呀,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粘着江公子了,我决定了,以后江公子到那,我就到那去。嘿嘿,你说好不好啊,江公子。”林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江寒。

  “嘿嘿,这,我看不成吧,你父亲林伯父也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们好像才刚认识吧。”

  “江公子,你没听过一见钟情呀?我就是这种么,既然杨姐姐不喜欢你,我喜欢你,难道不好呀,我这么漂亮,难道你不喜欢么?”林雪略作委屈的样子。

  “呃,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们还是看看他们竞拍的情况吧”江寒想转移这个话题。

  “他们竞拍有什么好看的,而且他们应该还没这么快结束竞拍啊,结果出来的话,玲姨肯定会说的呀,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江公子。”林雪抓起江寒的右臂放在胸前,摇啊摇的。林雪在紫阳阁生活多了,从玲姨那学到了很多讨好人的方法,这次就用在了江寒身上。

  “呃,这……”一时江寒语塞了。

  “嘿嘿,怎么江公子说不出话来啦,若兰姐,你说说看呗,别光我们两个说呀。”林雪随机拉着杨若兰的手。

  “呃,这你让我怎么说呀?”杨若兰若有深意的看向江寒。

  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外面又有了新的变化,“谁,是谁,暗算了我赵家,害死了我侄儿赵淡。是谁。”听到赵球大声的叫的,从他的语气中极其的气氛。

  “怎么?就我们说话的当,那个坏蛋赵淡死了?死了,活该。”林雪高兴的说道“叫他平时欺负若兰姐姐,若兰姐姐,你说他这是不是罪有应得啊。”拉着杨若兰说道。

  “呃,这不能这么说呀,虽然他欺负我,但是终究没害死我,而且昨天他想侵犯我的时候,也有江公子救了我,俗话说的好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杨若兰说对林雪说道。

  “我说杨姐姐,你就是太善良了,他就一大坏蛋,死了对这世界有莫大的好处。嘿嘿”林雪微笑着歪着头,“你说是吧,江公子。”

  “呃,这个也不能这么说,虽然他是坏,但还没坏到用命抵偿吧,还有啊,你们就别叫我江公子了,叫我江寒就可以啦。”江寒稍微揉了揉小白的头,示意小白睡觉。

  “嗯,那我就叫你寒哥哥,好不好呀,嘿嘿。”林雪笑眯眯的看着江寒眼中略带深情似得。

  “呃,随你怎么叫,就是别在叫我江公子了。还是看看外面的情况吧。”江寒说完看向外面。

  “嘿嘿,他死就死了呗,谁叫他一毛头小子乱说话呢,活该被人收拾了。”一号包厢里的女子阴沉沉的说道,“还有那件右手拳套,我们要了,你别再和我们抢咯,咯咯”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