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抓周之礼
作者:老典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呼~呼~~~呼~~~”元帅府前,因寒冬逐渐枯萎的老树上,依稀还挂着几片秋天未落的树叶,寒风呼啸而来,叶片好似孩童般的依偎在枝干上,不舍在这寒风凛冽的季节里让大树一人独熬般的,坚挺着被风吹的摇曳生姿。

  一片枝叶被急风吹动,在满地银霜中,浮浮沉沉的卷向元帅府那灯火通明,热闹欢乐的场景中。

  “风….缘,…啧啧,好名字,好名字…这….”一名身穿道袍,满头白发的老者好似跟着树叶一起卷进了这元帅府的会客厅里。

  “来人,保护皇后,保护王爷…”府中的侍卫们纷纷涌出,顿时,所有的目光全看向那老发老者。

  “贫道,只是山野之人,路经府前,见府中贵气大盛,便突兀造访,还请见谅…”道士打了个稽首,风轻云淡的说道。

  “哦,远来是客,道长请入席。都退下吧,别惊扰到皇后娘娘。”风战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道,虽说年纪与国师差距很大,但从他们身上都隐隐感道一丝压迫心脏的力量,这力量平常都被隐藏着,一旦爆发,足以惊天的力量。摆摆手,示意侍卫们退下。

  皇后双手环抱着刚被取名的风缘,站在席间的空地上,双目往老道身上一瞥,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缓缓走回座位。

  “王爷,小世子可曾行那抓周之礼了?”道士在席间坐定后,缓缓开口道。

  “哈哈,正有所安排,来人,为吾儿行抓周之礼。”风战看到坐与尾席的道士,开口应道。

  管家听得风战吩咐,领着一帮托着各色锦盒的青衣小厮,走到厅中,逐一打开那锦盒中物,放于厅中一条长案之上。

  一时间,玉笔、朱砂、宣纸、砚台、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等物陈列案上。

  “呵呵,我这风缘侄儿的抓周之礼便由我这个坐婶婶的来吧…”不时逗弄着手中婴孩的皇后看到厅中陈列的各色物品,抱着小风缘往案前走来。

  “劳驾娘娘了”

  “皇后娘娘亲抱世子抓周,此后必为皇城有一段佳话啊!”满座的大臣齐声恭贺,心中都在想着,今日这事得快点抽身离去啊,不知自家家中去那宫中的儿子们可别给自己惹什么麻烦啊。

  “且慢,我这里也有一物,想赠与世子,只是不知世子能否抓到…”老道看着皇后手中的风缘,目光一闪间便望向皇后那张沉鱼落雁的绝世面容,老道双目突的灵光一闪,很避讳的收回了目光。手中白光一抖,席前案上多出了一个物件。

  只见一枚华光内敛的白色犀角,立于案上,初时看去,与其他等物并无多大区别,若是有修真之人在此,便可听到,犀角拿出后,便有大音希声的呼啸反复与耳中。

  “…大音希声…少有的天才地宝啊…道友…好宝贝…”这时只见元帅府中的大门夹着几片雪花的打开,一位身穿紫黑色长袍,手中拿着一柄紫金色折扇的俊朗中年人,披星踏月而来,整个带着一阵现在外面寒冬特有的冷意,让这个略显热闹的厅堂众人,头脑一清,却感不到一丝寒冷。

  “国师,万福。”

  “我等见过国师,国师天颜,今日相见,实乃三生有幸。”

  ……

  头脑一清的大臣们,急急转身对着门口深深鞠了一躬,顿时,各种问候话语响起。

  “国师大驾光临,小王府上蓬荜生辉啊…”风战见到来者是紫月国师后,急忙起身相迎。

  “王爷,客气了…”国师举目四望,对着皇后娘娘的方向略一停顿后,便看向了坐与莫席的神秘老道。

  “来人加座,国师请上座…”

  “无需加座,吾坐与莫席即可…哈哈…这位道友应该自南方远赴而来的吧,吾就坐与其对面,与道长好好亲近亲近。”紫月上师走向莫席间说道。

  老道不为所动的对着国师微笑而视。

  “是,是…文儿,与国师摆宴…”风战看着国师与道士,针锋对麦芒的眼神对视中,颇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王爷,小世子满月,我也未带何礼物,此是一随身玩物,能抓到便是世子的了…”说完,也不见紫月有何动作,案上紫光一闪,一座袖珍小鼎刚好立于白色犀角对面。

  “国师能来便是小王福气,何来由还要国师礼物…不敢…不敢…”说着便想上前将小鼎还与国师。

  “长者赐,少者不敢辞…王爷…既然国师拿出了,就没有收回之礼了…”皇后抱着风缘立于案前,嘴角微笑道。

  “哇…哇…哇…”此时皇后手中所抱的风缘好似觉的本应他是今日主角,却被冷落的感触一样,张开小口呜哇呜哇的哭了起来。

  “呵呵…风缘等不及了呢…我们快开始吧…”皇后微微抖了抖手中襁褓半晌,风缘哭声暂歇后,道。

  皇后将风缘小心放于桌案的红毯上,风缘张着刚哭略显微红的眼睛,左看看摇着手中折扇的国师,右看看扶须而笑的老道士,再看看站在自己身旁的皇后娘娘。小手一抓,一件物事便被他抓进手中。

  众人定睛一望,白色的犀角还立于案上,小鼎也还在与犀角遥遥相对。桌上原本所呈之物,依然赫赫在目,从未动过。

  “唔…唔唔…”只见一叶枯黄的树叶被风缘撰在手中,紧紧握着,上下摇动,仿佛举着旗子迎风飘荡般,嘴里发出好似极高兴的声音。

  “这,此物…”

  “何解?从未有过抓周之礼,出现树叶的…”

  “且这树叶还是枯败的…这代表的莫非是…”

  ….

  众人望着这树叶,低声议论纷纷。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哈哈…抓得好…抓得妙…”

  老道士低沉的话语打断了众人的议论,也惊醒了风战呆若木鸡的表情。今天的事情实在让风战不安,先是皇后强逼着大臣陪同自己参加风缘的满月之礼,已然惹得云祯皇帝的不满。国师的到来不让自己以外,但是所送之物,鼎乃国器也,怕是明日又有弹劾自己的奏章了。最让风战感到不安的是,国师与这老道士之间不显山不露水,隐隐有着对立的感觉,让他今天实在是难受,实在是早点结束这满月之礼。

  “不为珍宝动神,不为定鼎之物生情,却选这草木,风缘此子我看颇有继承上古圣贤之德悲天悯人的广大心怀…”国师双眼对着风缘深吸一口气的问道。

  “谢道长,国师,解惑…”

  “大才啊…呵呵…大才…”

  “恭贺王爷,世子以后必定成才…”

  “哈哈…来,大家随意,随意…”风战看到抓周总算是告一段落,松了一口气的让管家撤了中间案桌。

  “皇后娘娘起驾,回宫”一阵觥筹交错后,皇后离开座位,竟从未向地主的风战告辞,也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只是起身前望了国师与老道士一眼,转身走向大门。

  “恭送娘娘”群臣都相继离开座位,似已然习惯了皇后这不合常规的行为。

  “王爷,在下身体欠安,也就不多呆了…”

  “王爷,家中还有要事,这就告辞了…”

  ……

  随着皇后的前脚离开,众大臣纷纷坐不住了,一时间,大部分人都向风战赔罪告辞。风战莞尔一笑,并不因为大臣们这集体离去不合礼数而生气,深知其中原委的风战与其纷纷告辞,见国师还在,却只能立于厅中,遥遥相送。

  “此女是何人?为何这小世子的名字她会取风缘?与太师祖交待的一样…莫非她也是我辈中人,只是我观她周身并无一丝灵气,不会啊…莫非只是凑巧…这也太怪了…”老道士望着皇后消失的大门处,空空荡荡的大门,隐托着黑色的天空,好似一张大口要将他一口吞下。

  “道长,不知师承何处?是苍山的无为宗还是紫阳山上的全德宗?”国师似没有感觉到皇后与大臣们的相继离开,眼中只有老道似得缓缓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