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作者:勿恋浩然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淮七并没有留在蒹村,胤祥走后,她怕终究有一天连累了元笙一家。

  一直以为时间可以让人淡忘一切,把在深的伤口抚平,可无论到了哪里,过了多久,胤禛还是淮七身上的一根刺,思念只要触及到了关于他们的一切,几乎要窒息。

  淮七还是去了京城,只想离胤禛更近一些,云春楼每日宾客流水,地道的江南菜,冒美如花的老板娘,淮七并没有留在蒹村,胤祥走后,她怕终究有一天连累了元笙一家。

  一直以为时间可以让人淡忘一切,把在深的伤口抚平,可无论到了哪里,过了多久,胤禛还是淮七身上的一根刺,思念只要触及到了关于他们的一切,几乎要窒息。

  淮七还是去了京城,只想离胤禛更近一些,云春楼每日宾客流水,这里地道的江南菜,十足勾引着人的味蕾,每天来这里的客人,都必须要提前预定一声,淮七一面要照顾若芊,还要经营着云春楼,每天忙的和陀螺一样,离开胤禛已经有一年了,若芊咿呀学语开始,第一句话竟然说的是阿玛,淮七望着眉眼和胤禛那样相似的若芊,本是不平静的心,再次涟漪不断,算一算时间,胤禛还有两年的时间,淮七想要迈出去这一步,将一切的实情告诉胤禛,天意难为,一切都按照自己历史的走向,如果告诉他事实,这样是对是错,淮七不清楚,脑子里极乱。

  胤禛一身玄色长袍,出现在云春楼时,淮七正在和伙计们打典东西准备开张“现在没有起火,您先去别家吧”低头算账的淮七隐约感觉到有人进来,头也没抬的说。

  “要等多久才能起火?”一道低沉的男声划过。

  淮七手上的狼豪停在纸上一处,迟迟没有移开,墨汁缓缓沁在纸中,墨汁弄脏了刚刚算好的账目,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盯盯的看着眼前负手而立的男子。

  两个人只是这样的望着,谁也没有往前踏出一步,泪水模糊了双眸,看不清了眼前的男人,他终究还是来了,胤禛给她的这份爱,淮七试问,除了胤禛,谁会对她如此的坚持:

  “四爷来这里做什么?”淮七很久没有开口叫胤禛四爷,这句四爷,尤是叫进了胤禛的心坎里。

  “你离开以后,我就不在去派人找你,也不想问你离开的原因,或者苦衷,既然觉的和我在一起束缚,我尊重你选择的生活方式,前些日子无意间听人说起你在这里,一直忍住不想相见,可不知不觉,还是走到了这里,还好么?”

  “一切安好,四爷看上去倒是清瘦了不少,即使在忙也该注意自己的身子”两人之间的问候不温不火,到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般。

  周嫂恰好抱着若芊来前堂,若芊在周嫂怀里奶声奶气的说,额娘抱抱,打破了两人间既尴尬又温馨的气氛。

  胤禛走上前,从周嫂手里抱过孩子,若芊一直胆小,陌生人倘若抱她,若芊必定会涕涕大哭,周嫂跟在淮七身边这么久,从未见过胤禛,若芊在这个陌生人怀里不哭不闹,周嫂显然不敢相信。

  淮七这才感觉到了血脉之间的不可分割,是那样的神奇,若芊肉呼呼的小手,在胤禛的脸上又揉又掐,在胤禛的脸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不悦,她知道,胤禛认定了这个是自己的女儿。

  “女儿长的像你,长大以后,一定很漂亮。”胤禛抱着若芊,眼里透露出的父爱,难以掩饰。

  “淮七让周嫂将若芊抱下去,感觉脸上两行温热,胤禛轻轻的为淮七拭去眼泪轻笑道:“还是那样的爱哭”。

  “四爷,现在天要转凉,每日多喝些温润的东西”淮七怎么忍心去告诉胤禛,他的时间不多了,雍正的死因后世流传着各种版本,无论哪一种,结局都是胤禛的撒手人间,淮七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一天,哭的更加厉害。

  “四爷,倘若让你放弃一切,我们一家隐居山林,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你会么?”淮七如今只有这最后一个办法。

  “给朕时间,如果我大清局势已定,朕也想抛开一切,和你每日相伴,不去理会世间纷扰,当初你选择离开,朕知道定是不想朕因为你得了什么骂名,你离开朕才是最大的残忍,我爱新觉罗胤禛答应你,日后定会和你相守。”

  胤禛的话犹如还在耳边,那日云春楼一别,胤禛派人将淮七和若芊送到一处深山别院,这里环境清幽,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小溪孱潺,溪水清惹见底,碧波下两各色的小鱼游摆,淮七一在这里住就是两年,胤禛期间没有来过一次,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淮七在这里一住就是两年,等待一个未知。

  一切的事情按照历史下的轨迹发生,当雍正帝因染急病,驾崩传位四子宏立的消息传到淮七的耳朵里时,淮七哭了整整三天,终究还是没有来,终究还是不可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她甚至想到了,要陪着胤禛一起走那条黄泉路,在世不能陪伴,莫不如在下面相聚。

  门外的马蹄声传来,由近到远,这里如今只有她和若芊住在这里,心里纳闷这么晚,会有谁来,木门打开发出刺耳的一声,淮七望着骑着枣红色高头大马,一身布衣的胤禛,她知道生活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