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淘气公主
作者:百里幽月      更新:2015-06-26 18:04      字数:0
  十四年前

  夜,凉如水,静若那月中的广寒宫。

  高塔之上,一道娇美的身影独自促立,璀璨星眸平静无波,没有一丝温度,就如这夜一般幽暗,深邃。冷眼望着那高墙之内。

  繁星似锦嵌在夜幕更增添了一抹神秘,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更不会有人能够看穿她的心事,仅仅是那样的神秘莫测。与夜空中的那轮残月一样的神秘诡异。

  “哼!”只听她冷哼一声,莹润饱满的双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绝美的容颜浮上一抹杀意。对,是杀意。她明亮的眼中,满是悲凄与哀思,瞬间便转变为坚定与仇恨。

  风和日丽,时至正午,阳光似火般照在这金色瓦砾之上,晃得人无法张开眼睛,依稀可见的人像黏了的茄子在皇宫中移动着,做着自己应当做的事情,夏天的虫也不停的吵闹着,让人无法入睡。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处院内,清风抚柳,跟外面是两个世界。

  金碧辉煌的坤云宫中,皇后靠在软塌上闭目午休,身边的摇风扇不停的转动着,让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清爽的凉意,如山泉般流过。

  这时,一个小太监慌张的跑进来,来到皇后塌边跪倒在地,见他一脸焦急惶恐道:“皇后娘娘,不好了,小公主她……她爬到承乾宫的房顶上了。”

  “什么?”皇后一听腾的一下坐起身,一脸惊怒道:“那还不快把她给本宫救下来?”

  “回娘娘,奴才们都叫了,也喊了,可是……小公主她非说要找什么宝贝,就是不肯下来。”小太监心惊胆战的偷偷瞥向皇后,只见皇后的脸色,尤如山洪快爆发般吓人,吓得他大气不敢出一下。

  “快,把苌钥给本宫叫下来,就说本宫要她立刻来见,不可耽搁。”皇后厉声道。

  “是,奴才这就去。”小太监说着爬起来便向外跑。

  ++++++++++++

  清优雅致的轩阳宫中,一位极美的男子正坐在塌上。

  只见他长得是眉目清秀,清秀中带着一丝英气,英气中又透着儒雅,儒雅中又有着一抹妖魅的味道。一身雪白镶着金边的滚龙袍,头上的紫金冠金光耀眼,那英秀的面貌更是散发着一身的傲骨,搭眼一看便知是非凡人。

  此人正是颖月王朝的二皇子,轩王,颖月云傲。17岁,皇后(坤云国公主坤云岚雪)所出,生性聪慧,凭着一张俊朗不凡,就连女人见了都会嫉妒的脸,使不少的女子为他而倾倒。他英俊的面容是其次,重要的是他那显赫的皇子身份,再加上他那三寸金舌,每天就像是抹了蜜似的,哪还有女子不向他投怀送抱。

  轩王一脸悠闲自在,身边的小案上摆着一套棋局,黑白分明的棋子让人看起来是那样的耀眼。只见他白皙滑嫩,纤细修长的手,如精雕细琢般的精品,有着优美的线条,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颗白子轻轻的落在棋盘上。

  随即,他端起案边的茶盏,一手拿着茶盖,轻轻的拨动着浮在水面上的几片茶叶。那薄厚适中又不少性感的红唇,轻轻吹着杯中的茶,热气升起,带着沁人心肺的茶香钻入英挺的鼻中。

  嗯!这是刚刚进贡的贡茶,确实很香纯,他把茶杯放在唇边,轻轻的茗了茗,再吹再茗。放下手中的茶,伸手取出一颗黑子,神情专注的看着棋局,唇边浮着的笑,更显得他英俊潇洒,气宇轩昂。

  “主子,主子……”小顺一脸焦急,跑得满头大汗来到轩王面前。

  “小顺,又出了什么事了?瞧把你急的。”轩王依然看着案上的棋局,红唇轻启淡淡道。

  “主子,公主,公主她爬到承乾殿房顶上去了。”小顺长舒口气。

  “什么?”轩王英眉一敛:“这个丫头,我只是随口说说,她就真的上去找了?”

  他无奈轻叹,看向小顺:“母后知道了吗?”

  “回主子,皇后娘娘大怒。”小顺小心答着。

  “唉!这丫头就是不能有一刻消停的。”轩王无奈摇头,顺手把手中的棋子丢了回去,起身向殿外走去。

  ++++++++++++++

  “儿臣参见母后。”

  坤云宫正中,跪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只见她清澈灵动的双瞳不停的转动着,显示着她的机智可爱,那娇翘可人的小鼻子甚是惹人疼爱,樱樱粉唇如桃花瓣般娇嫩欲滴,向上勾起更加可爱更显顽皮。她就是颖月王朝最小的一位公主,苌钥公主颖月澪儿,十三年前,她的母妃瑶妃诞下她后便先世了,她一直都在皇后身边长大,皇后对她视如己出。

  (钥yue:同乐,指唯一的,最宝贵的。)

  “好了好了,不用这么多的礼束,快过来坐母后身边让母后好好瞧瞧,瞧你这一头的大汗,以后不可再爬那么高了,多危险呀!”皇后疼爱的为她擦着汗。

  “都是二皇兄不好,他骗我说小的时候他将一件他最宝贝的东西,藏在了承乾宫的金砾下面,我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苌钥一脸生气嘟着嘴道。

  “你这傻孩子,不管因为什么也不能爬那么高,太危险了,都快把母后的心给吓出来了。”皇后心疼的将她搂入怀中。

  “孩儿让母后担心了,是孩儿不对。”苌钥撒娇的在她怀中蹭来蹭去,又有些气道:“那还都是二皇兄不好,他把我骗开了自己却跑去玩,都不带我。”

  “哟!这是谁在说我的坏话呀?我可听说了,有个小丫头可把这皇宫闹得天翻地覆了。”这时,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

  待人走进,正是俊朗不凡的轩王,颖月云傲。

  见他眉宇间透着一丝优雅,薄厚适中的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上前跪下道:“儿臣参见母后,方才要母后担心苌钥是儿臣的不对,请母后降罪。”

  “行了行了,轩儿快起来吧,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如何罪你呀!”皇后无奈摇头,看来这两个孩子确实让她操了不少的心。

  “儿臣以后不敢了。”说着他起身来到皇后身边,看着苌钥关切道:“都说等我回来带你去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哼!谁让二皇兄出去玩不带我?我就要把你的宝贝找出来。”苌钥轻挑着秀眉做出挑衅的样子。

  “好好好,我输给你了行吧,一个女孩子家,多学学琴棋书画多好呀,非要跟着我们武刀弄枪的,多危险。”轩王无奈摇头,目光中却透着无限的宠溺。

  “不么,母后也说多学是好事,再说了,我学武也是可以保护母后保护自己的呀。”苌钥不依不饶道。

  “你在宫中能有什么危险?就算是有也有御林军呢,哪用得着你来保护呀?”轩王轻蹙英眉看着她。这个妹妹,他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争了,我的苌钥是疼母后对吧!”皇后欣慰笑着,又看着轩王一脸正色道:“本宫准了,以后再上骑射课,让苌钥一起去参加。”

  “啊?……”轩王一脸为难的看着二人。

  “真的?母后太好了。”苌钥开心的抱住皇后摇晃着。

  “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太危险的事不可以做,母后会吩咐人在一旁照顾你的。”皇后满心关切叮嘱着。

  “嗯,谢谢母后。”苌钥开心点头,又看着轩王眨眨那顽皮的眼睛。

  突然,又一脸乞求的看向皇后道:“母后,二皇兄成天总是出宫玩,可不可以让他出宫的时候也带上我呀?那个狗洞被父皇给封了,我想出也出不去了。”

  “狗洞?”皇后听了脸上的表情一敛,严肃道:“记住,你是个公主,怎么可以钻狗洞呢?以后要出宫就从正门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耶!母后的意思是,儿臣可以像二皇兄那样,正大光明的出宫了?”苌钥一下从皇后的怀中窜出来,高兴的手舞足蹈。

  皇后和轩王相互对视,完!这回又被这个小丫头给套进去了!

  轩王无奈摇头,不知道还要被这淘气妹妹缠到什么时候,都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