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寂静的夜
作者:百里幽月      更新:2015-06-26 18:04      字数:0
  夜,寂静如潭,不生一丝波澜;月,冷清如镜,悬挂在黑幕之上,璀璨繁星散乱的嵌在四周,为这夜幕增添了一抹神秘的气息。注定这不是一个平凡,安静的夜。

  昌宁十年,是颖月王朝第八代帝王,颖月云傲登基的第十年,全国上下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可说是夜不闭户。

  颖月王朝北有辛尧国,东有幽单国,西北又有坤云国,各各已对颖月王朝俯首称臣,四海可说是已尽达到统一。

  是的,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金碧辉煌的承乾殿内,颖月云傲如幽潭般的眸子,正认真的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奏折,他时而英眉轻蹙,时而一脸愁容。一身九龙穿云袍,头带紫金冠,俊朗好看的脸宠,经过多年的磨砺,已经没有了当年的优雅温润,霸道飞扬的眉宇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冷酷威严。

  “启禀皇上,康王求见。”小顺走进来轻声启道。

  “宣。”他没有抬头仍看着手中的奏折,声音冷漠,不带一丝情感。

  “是。”小顺轻应转身离开。

  片刻,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只见他清秀俊朗的脸上透着淡淡的英气,英气中又带着一丝儒雅,眉宇间那与生俱来的霸气,与当年的他不正是很像。一身雪白镶边长袍,头带银色的紫金冠,更彰显了王者气息。

  少年走进,来到颖月云傲面前跪下行礼:“侄儿,隆泽参见皇叔。”

  “嗯,平身。”颖月云傲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垂眼看着手中的奏折。

  片刻,又开口道:“泽儿这么晚来见朕,有事?”

  “回皇叔,也没有什么事,只是侄儿探望母亲回来,见皇叔这里的灯还亮着,所以就来给皇叔请安。”颖月隆泽恭敬行礼,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只是一闪即逝,颖月云傲并无查觉。

  “柔儿?你母亲她……还好吗?朕,好久没去看她了。”颖月云傲眼中闪过一丝愁绪,但仅仅是一闪即逝,仍被颖月隆泽牢牢的抓在眼中。

  “母亲她很好,谢谢皇叔关心。”好看的双眸清澈明亮,淡淡笑道:“现在天凉了,还请皇叔多多保重龙体。”

  “嗯,那朕就谢谢泽儿关心了。”颖月云傲脸上浮上一丝淡笑,放下手中的奏折,起身向颖月隆泽走来,关心道:“最近泽儿都在忙些什么?”

  “回皇叔,也没有什么,只是每日下下棋,作作诗词罢了。”行礼笑道。心中冷哼:我做什么你能不知道?在我身边安插那么多的暗卫,不就是为了监视我吗?

  “噢?那么,泽儿的棋艺应该很精湛了?改日陪朕下上几局。”颖月云傲脸上浮着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笑,犀利的双眸,从颖月隆泽的脸上扫过。

  “皇叔的棋艺才称得上精湛,侄儿哪敢担当此名?只是闲来无事随意下着玩玩而以。”颖月隆泽垂头思忖着,好似在等待什么。

  这时,颖月云傲从他身边走过,只见颖月隆泽袖中突然露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迅速向正背对着自己的颖月云傲刺去。

  颖月云傲只觉一道冷光向自己射来,转身轻轻一闪,那匕首从他身旁擦了过去。一招没中,颖月隆泽顺式横扫,颖月云傲向后一昂首,匕首从面前划过,他起身一个侧身,伸手轻轻的抓住颖月隆泽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只听‘铛’的一声,匕首应声而落。

  接着,又听到‘哗啦’茶杯落地的声音。

  只见小顺呆呆的站在门边,他去为二人沏茶去了,可是端着茶回来却见到了这个场面,当下吓了一惊。

  立刻收神大喊:“来人哪!康王行刺皇上……”

  “锵!锵!锵!”

  声音刚落,御林军便冲了进来,数柄刀已驾在颖月隆泽的颈上。

  “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颖月云傲脸上不怒而威,犀利的凤眸微微一眯,漠视在场众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你竟敢刺杀朕?”声音冰冷慑人,如从地狱传来般,让人冷得不由打了个寒战。

  “哼!颖月云傲,七年来,我留在你身边委屈求全,就是为了今天。只可惜……今日杀不了你,都怪我学艺未精。”颖月隆泽咬着牙狠狠的瞪着他,目光中透着浓重的恨意。

  “七年了,朕,带你不薄。”颖月云傲脸上仍是平静无波,但声音却冷得可怕。

  “哈哈……”颖月澈隆泽仰首大笑,那笑是如此苦涩,凄凉。

  “不薄?哼!”颖月隆泽不屑的冷哼,眼中满是讽刺道:“你以为,封我爵位,赐我国姓,这就是带我不薄?”

  “哼!这个皇位本就应该是我父亲的,是你,都是你,害死我父亲,夺他皇位,霸我母亲,害我生活在别人的嘲讽之中。隆泽?你以为真的是你给我的恩泽吗?这个名字是你给我的一个耻辱。我的名字叫颖月澈,是我父亲给我的,我永远都是颖月澈。”

  淡定,他淡淡的看着颖月云傲,目光中带着丝鄙夷,冷冷道:“如果,你不是看在我娘的情份上,我早就跟我爹一起去了,不是吗?”

  “这么说,朕,做的最错的事,就是留了你一条命。”颖月云傲听到心中一紧,双眉轻蹙,眼中含着淡淡的杀意。是,他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柔儿,他可能真的会那么做。可是,他不想看着柔儿伤心,在这个世上,也只有柔儿才能牵动他的心。

  “压入天牢”颖月云傲眸光冰寒刺骨,声音阴冷的如地狱传出一般。袖中的手紧紧攥起,指甲嵌入肉中都不觉知。鲜血,顺着指间滑下,滴在地毯之上。

  “是。”御林军应声压着颖月澈向外走去。

  “哈哈……颖月云傲,你真的好可怜……”门外传来颖月澈讽刺的狂笑。

  “柔儿,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你当真是恨我入骨呀!”仰首望向寂静的夜空,颖月云傲脸上浮上淡淡的疲惫。

  那美丽容颜,那一件件往事,一一浮现脑中……